第1435章 狼王的复仇-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35章 狼王的复仇

    暴风雨真要来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天上已经是乌云密布,而且云层的高度极低,几乎就压在大别山的崇山峻岭之巅,沉重的气压压抑得山谷中的气流都凝滞了,仿佛走几步都吃力,老人说,这样的气象往往就意味着,一场天崩地裂的暴风雨即将来临。



    曹德望服从命令,已经带着部队护送着红果儿走了。



    徐锐却留了下来,一个人静静的坐在群山之巅的一块大石头上,等着小鹿原俊泗和他的队员的到来,这时候,徐锐既没有设置什么陷阱,也没有故布疑阵,因为在最顶级的特种兵之间的较量,这样的微末之技是没有什么用处的。



    更何况,徐锐现在也不想用这种方式来杀死小鬼子,这种方式,未免太便宜小鹿原特战大队的鬼子,当赛红拂在她怀里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他就已经在心底暗暗的发誓,要用最残忍的方式逐一虐杀这些小鬼子!



    而且他的报复远不止此,他的报复才刚开始!



    这是来自狼牙之王的血腥报复,小鬼子们,受死吧!



    没有风,厚厚的云层压得很低,整个群山仿佛都感受到了徐锐胸中那滔天的杀意,百兽辟易、万禽走奔,甚至连空气都仿佛感受到了他不可逆转的强大意志,彻底的凝滞了,一霎那间,仿佛整个世界都凝滞了一般!



    (分割线)



    密林之中,小鹿原特战大队正在全速前进。



    蓦然之间,飞奔之中的朝比奈清毫无征兆的停下来,紧跟在她身后的小鹿原俊泗,也赶紧一个急刹车,跟着停下身形。



    其余跟进的队员也纷纷停下来。



    “小清,怎么了?”小鹿原俊泗皱眉问道。



    朝比奈清摆摆手,沉声说:“大佐阁下,你感觉到了吗?”



    “纳尼?”小鹿原俊泗的眉头越发的蹙紧,问道,“感觉到什么?”



    “杀气!滔天的杀气!”朝比奈清沉声说道,“我感觉到了滔天的杀气,这种感觉,仿佛凝结了千万人的意志!”



    “杀气?”小鹿原俊泗闻言顿时心头一凛,“凝结千万人意志的杀气?!”



    下一刻,刚刚还一片凝滞的密林中忽然就起了风,明明是五月下旬了,天气已经十分炎热了,可是山风吹来,小鹿原俊泗竟然诡异的感觉到了一丝丝的寒意,对,就是寒意,不是凉意,而是,丝丝缕缕的寒意!



    作为一名征战多年的老兵,小鹿原俊泗瞬间就感觉到了,这就是杀气!



    猛然紧闭上眼睛,小鹿原俊泗用心的去感受,片刻之后,又霍然睁开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这不是千万人的意志,而是一个人的意志,就是徐锐!”



    “一个人的意志?!”朝比奈清凛然道,“八嘎,太可怕了!”



    “再可怕他也只是一个人,还有个婴儿做累赘!”小鹿原俊泗凶狠的说道,“所以,我们仍有机会,我坚信最后的胜利一定属于我们!”



    说完,小鹿原俊泗又猛的往前一挥手说:“开路!”夺鼎1617



    尽管小鹿原俊泗神态坚定,但是朝比奈清却还是从他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丝不自信,甚至还有一丝隐隐的畏惧!很显然,此时的小鹿原俊泗已经没有之前那样的自信了,不过,既便明知必死,他们也是没有退路,只能往前了。



    风更大了,从之前的微风,变成了狂风!



    等到小鹿原俊大队一行二十余人从密林中走出来,已经是狂风怒号,飞沙走石了!



    就在距离小鹿原俊泗不到十米远处,一颗横生在悬崖上的枯树,在狂风的摧毁下,忽然喀嚓一声折断,翻翻滚滚的坠落了下来。



    一霎那间,朝比奈清最先感受到了。



    猛然抬头,朝比奈清便清楚的看到,一道孤傲绝伦的身影正巍然矗立在群山之巅!山风怒号,吹荡起他身上几乎成布条的衣裳,在空中猎猎飘荡,虽然相隔着至少上千米远,可她却似乎仍能清晰的感受到,从对方身上流露出的滔天恨意。



    “大佐阁下!”朝比奈清再次停下脚步,沉声说,“徐锐!”



    小鹿原俊泗急抬头看,正好看到徐锐站在山之巅,再次将右手掌横于自己咽喉前,做了一个割喉的手势,再然后,他的身影一闪便消失在了山背面,小鹿原俊泗的心下便立刻咯顿一声,刚才好像,没有看到那个婴儿了?



    终于要来了,徐锐的报复终于要开始了?



    一霎那之间,小鹿原俊泗浑身的汗毛都倒竖起来。



    “停止前进!”小鹿原俊泗厉声喝道,“散开!准备战斗!”



    但是下一刻,小鹿原俊泗立刻又改了主意,说道:“不对,不要散开,大家靠紧,尽量挨在一起,不要给徐锐各个击破的机会!哦不,挨太紧也不好。”



    二十余名队员便茫然看着小鹿原俊泗,到底咋整?散开还是挨在一起?



    朝比奈清的秀眉也瞬间蹙紧,还没交手呢,小鹿原长官的心志就乱了,这怎么行?



    当下朝比奈清便主动请缨道:“大佐阁下,你们还是散开埋伏,外围的警戒就交给我来吧,我速度快,既便不是徐锐对手,也有机会逃走。”



    “哟西,拜托了。”小鹿原俊泗也没矫情,当即点头答应下来。



    当下小鹿原俊泗便带着二十余名特战队员在山谷中就地构筑防御工事,朝比奈清则一个人扛着步枪,穿过密林悄然上了右侧的孤峰,朝比奈清选择的孤峰是附近一个制高点,居高临下可以将谷中的情形尽收眼底。



    无论徐锐从哪个方向发起攻击,都逃不过朝比奈清的眼睛。



    当然,这只是白天,如果到了晚上,朝比奈清也只能捉瞎。



    不过不用等到天黑,加藤大队就应该顺着他们留下的路标赶过来增援,这样的话,他们就有很大机会形成合围,将徐锐围杀在这里!徐锐虽然是兵王,虽然厉害,可是面对二十多个忍者特种兵、外加一千多皇军的联合围剿,恐怕也无路可逃。



    当然,如果徐锐现在就回过头逃跑的话,保命是没问题的。偏偏恋上恶魔校草



    但是,朝比奈清相信徐锐不会做此选择,因为他可是徐锐。



    所以,朝比奈清有很大的信心,将徐锐击杀在大别山的这个无名谷中。



    然而,这究竟只是朝比奈清的一厢情愿,就在她攀上孤峰之后没多久,天际就突然下起滂沱大雨,密集的雨线从天际降下,十米之外就几乎无法视物,不仅如此,原本悬于群山之巅的云层也缓缓压下来,笼罩在了山谷之中。



    整个山谷,似乎是一下就进入到了夜间。



    (分割线)



    暴雨如注,徐锐趴在地上一点点往前爬。



    雨水拍打树叶以及地面的声音,还有天空上不时绽放的炸雷声,完全的遮盖住了徐锐在树木草丛中前进时发出的细微声响。



    距离徐锐十米开外,就埋伏着一个鬼子。



    这个鬼子对即将到来的厄运还懵然不知,兀自瞪大眼睛注视着前方的茫茫雨帘,试图从中发现点什么,很遗憾,他的视力根本无法穿透这密密麻麻的雨帘,十米外就根本什么都看不到,而徐锐,恰好停留在十米的距离之上。



    小鹿原特战大队设下的防御圈是圆形的,二十多个特种兵以朝比奈清所在的那座孤峰为中心,围成了一个圆形,每三人一组,互相之间的距离不超过十米,以便互相支援,防止因为落单而被徐锐猎杀,这样的防御安排,真的可以说是无懈可击了。



    但是这难不住徐锐,发现目标之后,他便无声无息的举起了手中步枪。



    步枪是从军部警卫连那里拿的步枪,没有加装销声器,所以要等机会。



    尽管胸中已经充满怒火,但是徐锐并没有被仇恨冲昏头脑,而是仍然保持着理智。



    某一刻,天上电光一闪,徐锐迅速根据电光的强度判断出这是一道距离很近的闪电,当即便毫不犹豫的扣下了扳机,在枪声响起的同时,炸雷也平的一声炸响了,巨大的雷声,完全的遮掩了徐锐步枪的枪声。



    十米外,那个鬼子便立刻脑袋一歪毙命当场。



    只不过,左右两侧的两个鬼子却是毫无察觉。



    同样是特种兵,也是有差距的,昏暗的天色、滂沱的大雨,给予了徐锐绝佳的掩护,在这样的天气条件下,徐锐的优势被无限度的放大。



    很快,徐锐又依样画葫芦干掉了另一个鬼子。



    这下,被干掉的两个鬼子中间的那个小鬼子,立刻孤立了!



    徐锐狰狞一笑,从其中一个鬼子被干掉之后,留出的缺口,无声无息的渗透了进去,然后借着雨声的掩护,鬼魅般欺近到了第三个小鬼子身后,直到徐锐已经欺近到三米之内,那个鬼子才终于察觉,不过因为动静是来自于身后,所以还道是同伴呢。



    那小鬼子刚一回过头,便看到一个黑影猛扑了过来,小鬼子这才发现来的不是同伴,而是那个该死的徐锐,拿枪回转射击已经来不及了,小鬼子反手就是一拳猛砸过来,然而,这一卷却砸了一个空,接着面门上便挨了重重一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