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6章 虐杀-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36章 虐杀

“啊~~~”

  一声无比凄厉的惨叫瞬间响彻山谷。

  听到这声惨叫,埋伏在别的方向的鬼子便纷纷跳起身来,包括小鹿原俊泗和朝比奈清在内,几乎所有的小鬼子都以最快的速度围了过来,朝比奈清虽然埋伏在孤峰上,却反而是第一个冲到事发现场,这女鬼子的速度确实非常快。

  小鹿原俊泗第二个赶到现场,发现朝比奈清已经在那里,便问道:“小清……”

  小鹿原俊泗原本想问朝比奈清这里怎么回事,但是话还没问出口,就又硬生生的咽回了肚子里,因为他已经看到答案了,之前埋伏在这的一个三人战斗小组,两人被击毙,剩下一人却被人用钝器生生砸碎了脑袋,脑浆涂了一地。

  而且,三具尸体被拖到一起,摆成了一个日文中的杀字!

  接着,另外二十多个鬼子特种兵也相继赶到,看到眼前这个用三具鬼子尸体摆成的血淋淋的杀字,剩下的鬼子尽皆凛然,这才几分钟啊,就轻而易举的干掉了他们三个人,而且也能看出来,被杀的三个同伴几乎是毫无还手之力。

  这个徐锐,真的是太可怕了!以前没有与之面对面交手,只是知道他非常厉害,但是对于究竟多厉害,他们其实并没有具体概念,他们的大队长小鹿原俊泗或许是唯一有具体概念的人,但是他从来就不肯多说与徐锐交手的情形。

  但是现在,他们却是终于有了具体的概念了,这完全就是虐杀啊!

  “大佐阁下,追吧!”朝比奈清沉声说,“再这样下去,我们只能被他逐一猎杀!”

  朝比奈清说的没错,小鹿原特战大队再想以守株待兔的方式围杀徐锐,根本就是痴心妄想,继续这样下去,最终的结果只能是被徐锐逐一猎杀掉!

  抱成团也没用,因为他们在明,徐锐却在暗,而且徐锐的视线似乎不受这滂沱大雨以及光线的影响,在这样的气象条件下,居然仍可以进行狙击,眼前这两个被狙杀的同伴就是证明,所以就算抱团,也只能被徐锐逐一的狙杀掉。

  而追击,恐怕是唯一的选择了,把局面搅混,或许会有机会!

  小鹿原俊泗重重点头,沉声说:“各战斗小组,以信号弹联络,追!”

  “哈依!”剩下十八个鬼子重重点头,迅速四散而去,小鹿原俊泗和朝比奈清却是两个人一个小组,顺着徐锐留下的痕迹追上去,小鹿原俊泗隐隐有一种直觉,击杀徐锐的使命最终还是会落到他和朝比奈清的头上。

  霎那间,小鹿原特战大队展开了追杀。

  小鹿原俊泗原本以为是个正确的决定,然后事实很快就证明了,这是个错误的决定,而且错得离谱!

  两人往前追了没多远,右前方两点方向忽然响起叭叭两声枪响,紧接着就是一声无比凄厉的惨叫声,然而惨叫声仅仅持续了不到两秒钟便嘎然而止,就像是一只正在惨叫的鸡,被人一下拧断了脖子。

  “八嘎!”小鹿原俊泗咒骂一声,当即跟朝比奈清转身扑向两点方向。斗天狂徒

  片刻后,两人便来到了出事地点,出现在他们眼前的却又是三具尸体,两人被爆头,剩下一人则被人用钝器硬生生砸碎脑袋,而且尸体又被摆成了日文中的杀字!看着眼前这个血淋淋的杀字,两人顿时气得脸色铁青。

  (分割线)

  滂沱大雨之中,徐锐再次锁定了新的猎物。

  前方不到十米,三个鬼子摆出了战斗队形,正在小心翼翼的搜索前进。

  大雨如注而下,山谷之中的光线更是昏暗,不过徐锐的视线却丝毫不受影响,无声无息的举起手中的步枪,黑洞洞的枪口瞄准了鬼子三人小组中负责开路的尖兵,然而,就在徐锐要扣下折机的瞬间,右手食指却忽然间顿住了。

  “原来是诱饵!”徐锐嘴角勾起一抹鄙夷的笑,当即拿出绳子将手中的步枪,绑在了一颗小树的树干之上,然后再用一根长长的细绳捆在步枪的扳机上,最后拉着细绳,无声无息的退到了几十米外,而且中间还利用几颗树干相对光滑的树拐了好几个弯。

  做完了这一切,徐锐轻轻一拉手中的细绳,几十米外的步枪立刻打响。

  “叭!”一声清脆的枪声立刻从山谷中响起,下一个霎那,早就远远跟在四周的几个鬼子战斗小组便同时朝着枪声传来的方向猛烈开火,这些鬼子特种兵的枪法真不赖,徐锐用来固定步枪的那颗小树都被打断了。

  集火两分钟后,枪声便骤然停顿。

  很快,小鹿原俊泗就带着朝比奈清赶了过来。

  然而,让两人气得脸色铁青的是,现场除了三个鬼子之外,再也没有任何人,这三个被用来充当诱饵的鬼子特种兵,已经被自己人的火力打成了筛子,可是想要钓的鱼,徐锐,却是连影子都没看到,失败了,而且还赔上了诱饵!

  “八嘎牙鲁!”小鹿原俊泗顿时气得脸色铁青。

  然而就在这时,身后方向忽然又传来啊的一声惨叫。

  小鹿原俊泗跟朝比奈清对视一眼,迅速又折返回去。

  然而,当两人赶到事发地点之后,却又发现了同样的一幕,三个鬼子已经倒在地上,两人被爆头,剩下一人被钝器砸碎脑袋,而且三具尸体再次被摆成了日文中的死字,看着血淋淋的死字,两人的心顿时间无限下沉。

  (分割线)

  山中的暴雨来得快,去得也快。

  前后不到半个小时,雨便停了,云也散开了,只有树叶上以及草丛里残留的晶莹水珠以及湿滑的地面还能证明,这里刚刚下过一场暴雨。

  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已经足够发生许多事。

  此时,小鹿原特战大队已经只剩下了两个战斗小组。

  而且,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局面就完全逆转了,从鬼子追杀徐锐,反过来成了徐锐追杀鬼子,无论是被迫还是说主动,此时此刻小鹿原俊泗和朝比奈清,还有剩下的另外一个战斗小组,正在逃命是不争的事实。时光与你有染

  小鹿原俊泗已经很无奈的发现,单凭他们特战大队,已经绝无可能完成猎杀徐锐的使命了,事到如今,只能引诱着徐锐往加藤大队的方向追赶,只要能将徐锐引入加藤大队的伏击圈,他就是有通天彻地之能,也是必死无疑!

  然而,许多事并不是你想怎样就能怎样。

  飞奔之中,身后方向再次响起一声无比凄厉的惨叫。

  听到这声惨叫,小鹿原俊泗就知道断后的那个战斗小组也完蛋了,尽管只听到了一声惨叫,但是他很确信,整个战斗小组三名士兵都已经完了。

  “大佐阁下,你先走!”朝比奈清终于再也无法忍受,猛然一转身,就向着来时的方向飞奔而去,很快,她的身影就消失在密林中。

  小鹿原俊泗脚下只是稍稍一顿,便继续加速往前飞奔。

  回头再说朝比奈清,往回跑了五十多米,便突然停住,因为她看到,就在距离她不到二十米远处,突然之间多出了一个强壮的身影,她记得非常清楚,刚刚这里还空无一人,但只是一眨眼,这里便鬼魅一般多出了一个身影。

  徐锐!朝比奈清的瞳孔霎那间急剧收缩。

  西内!朝比奈清娇叱一声,猛然举起了南部式手枪。

  然而,还不等她扣下扳机,徐锐的身影便已经滑开,接着,才是咔嗒一声,素有卡壳之王美誉的南部式手枪果然不负众望的卡壳了,朝比奈清一甩手,当即将手枪当成暗器砸向已经猛扑过来的徐锐,却被徐锐一摆头躲过了。

  说时迟那时快,徐锐已经迫近到了朝比奈清的面前。

  朝比奈清反手擎出一对短刀,然后一记十字交叉斩,闪电般切向徐锐颈部,她的出刀速度极快,快到刀刃在空中拉出一道模糊轨迹,但是她快,徐锐也不见得比她慢,徐锐猛然抬起左臂,当的一声就挡开了朝比奈清的短刀。

  徐锐左臂带了铁护肘,根本就不怕刀刃。

  下一刻,徐锐的右手便已经一记耳光猛烈的扇过来。

  徐锐的这记耳光乃含恨而发,他可是记着朝比奈清之前扇小白的那一耳光,再加上此时双方离得近,朝比奈清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应,左脸就已经挨了重重的一记耳光,只听啪的一声脆响,她的脑袋顷刻间向着右侧猛然一甩,嘴巴张处,一团鲜血掺杂着两粒牙齿,顷刻间从她口腔里猛烈喷射出来。

  不过这女鬼子也确实是厉害,挨了徐锐这样的一击,居然还没有当场被拍昏厥,几乎是脑袋偏转的同时,她的右腿便是一记撩阴腿,极其歹毒的踢向徐锐的****要害,由于双方离得太近,徐锐同样躲不开,只能稍稍一侧身硬受这一击。

  只听啪一声,朝比奈清的这一脚便踢在徐锐的胯侧。

  这一下徐锐也是极疼,当即便嗷的一声惨叫了起来。

  只不过,惨叫归惨叫,手下却丝毫不受影响,在用胯侧硬受对方一击同时,徐锐的右手已经回过来,照着朝比奈清的右脸又是一记残暴的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