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8章 生死一线-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38章 生死一线

    这个时候,躲在葫芦谷口的加藤骏介也已经发现了穷追不舍的徐锐,当即就莫名的紧张起来,暗暗在心底给小鹿原俊泗加油鼓劲,快跑啊,小鹿原君,快跑啊,只需要再往前跑五百米,只要再往前跑五百米,我们就赢了!



    然而,这最后的五百米,注定要成为小鹿原俊泗的生死线!



    所谓生死线,意思是说,过了线你就能活,过不了就得死!



    倏忽之间,加藤骏介就看到徐锐再一次举起了手中的步枪,尽管他是在高速飞奔中举枪射击,可是不知道因为什么,加藤骏介却瞬间汗毛都竖了起来,他有一种直觉,徐锐的这一枪很可能会击中小鹿原俊泗。



    加藤骏介不止一次的听说过,徐锐枪法极好!堪称是枪神!



    加藤骏介紧张的张开嘴,想要大声示警,最后却没敢出声,因为他一出声,徐锐就会知道在葫芦谷中有日军的埋伏,他就不可能追进谷,那么他们的安排就全落空了,所以现在他只能祈祷,祈祷小鹿原俊泗能够回头看一眼。



    说真的,加藤骏介并不在意小鹿原俊泗的死活,他在意的,只是小鹿原俊泗能否活着把徐锐诱进葫芦谷,只要徐锐进了葫芦谷,他才不管小鹿原俊泗死活,所以现在,他必须祈祷小鹿原俊泗能够躲过徐锐这一枪。



    加藤骏价的祈祷似乎应验了,小鹿原俊泗真的回过头去看,然后,在看到徐锐举枪射击的一瞬间,他的脚下似乎绊了下,然后扑倒在地,像个滚地葫芦般往前滚出去,这一跤摔得虽然狼狈,却帮助小鹿原俊泗再一次的躲过一劫。



    看到这一幕,加藤骏介忍不住想要击节叫好。



    哟西!不愧是从勃兰登堡训练营出来的精英!



    (分割线)



    这两枪虽然仍未能命中小鹿原俊泗,但是就这么耽搁了一下,徐锐跟小鹿原俊泗之间的距离就已经不足五百米了!



    五百米距离,对于大部份士兵来说,打固定靶也就勉强及格。



    小鬼子的训练好一些,再加上三八大盖的子弹弹道相对稳定,所以绝大部分鬼子兵都能够轻松的命中五百米外的固定人形标靶,但是对于移动中的标靶,鬼子就无能为力了,如果双方都高速移动,命中率那就更加的低。



    但是对于特种兵来说,射击移动靶,在高速奔跑中打移动靶,那都是必训的科目!狼牙大队的考核标准,于高速奔跑之中打两百米开外的移动人形标靶,十发八中算是优秀,十发四中只能算合格,四中以下就是不合格!



    然而,在高速奔跑中打五百米外的移动人形标靶,那是连狼牙都完成不了的任务!



    徐锐也是人,也同样不可能超脱人类的身体极限,但他拥有超级丰富的射击经验,他有办法将动态射击,变成静态射击,哪怕只静止半秒钟!



    低喝了一声,徐锐右脚猛然一蹬地,长大的身躯便已经腾空而起,到了空中之后,徐锐也就再不会随着脚下地面的起伏而起伏,他的整个身体就会保持一个相对稳定的姿态,而且至少能够持续一秒钟左右的时间!



    对自己的滞空时间,徐锐心里有数。少年邪医



    几乎是腾空的同时,徐锐压低枪口,再次瞄准前方的小鹿原俊泗。



    一霎那之间,徐锐就进入到了物我两忘的状态中,视野中的所有都潮水一般褪去,就只剩下小鹿原俊泗一个人,然后小鹿原俊泗的身影就在他的视野中很诡异的放大、放大,最后仿佛变成了大象一般大。



    战国时期楚国名将养由基曾向一无名隐者学射箭,隐者就教了他一个方法,每天站在远处观察风中柳叶,养由基练了整整三年,直到有一天,每一片柳叶变得比磨盘都要大,养由基很容易就能射中任何一片指定的柳叶。



    从此世间就多了个百步穿杨的名将。



    如果你以为这只是传说,那就错了!



    事实上,这是一门练习眼力的法门!徐锐练习过,也传授给了每一名狼牙,不然,狼牙的整体射击水平不可能像现在这么夸张!



    视野中,小鹿原俊泗的身影诡异的放大。



    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也就半秒钟不到,下一刻,徐锐便轻轻扣下了扳机。



    在扣下扳机之后,徐锐又在不到半秒钟的时间内,拉栓退壳、再推弹上膛,然后将枪口稍稍压低又开了一枪!



    几乎是在徐锐第一次扣下扳机的一瞬间,小鹿原俊泗猛回头,在发现了危险之后,再次做出了战术规避动作,一个前扑再加前滚翻,这跟之前使用的是同一个战术规避动作,这却属于心理层面的较量。



    打五百米外的移动靶,射手可以根据标靶的移动方向、速度以及风速算出提前量,然后修正射击的弹道参数,命中率就会大大提升!但是打活人,这法子就不好使了,因为活人会做各种战术规避动作,你不知道他接下来会做出什么动作。



    徐锐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使得子弹的飞行速度变快,将近五百米的距离,子弹再快也需要飞行至少半秒钟,对于一个特种兵来说,足够他做出好几个战术规避动作,真正训练有素的特种兵,甚至可以在零点四秒之内做出战术规避动作。



    训练有素的特种兵为什么很难被击毙?这个就是原因!



    当然,使用重机枪进行扫射,不在本文讨论范围之内。



    如果不用重机枪扫射,只凭步枪就想击毙一个特种兵,是很难的!



    这个时候,就需要心理层面的较量了,追击者不知道逃跑者接下来会采用什么样的战术规避动作,但是他可以赌!如果说赌对了,逃跑者恰好做出追击者预期中的规避动作,就会自己撞到追击者的枪口上。



    徐锐赌的是小鹿原俊泗会在某一刻连续两次做出同样的规避动作。



    结果就是徐锐赌对了,小鹿原俊泗果然连续两次做出了一模一样的战术规避动作,看到小鹿原俊泗猛然一个前扑,再接着前滚翻,徐锐的嘴角便立刻勾起了一抹狰狞的笑意,狗曰的小鹿原,你丫的死定了!



    (分割线)



    回头再说小鹿原俊泗。回到那些年



    小鹿原俊泗之所以连续两次运用同样的战术规避动作,是为了使得自己的战术规避更加没有规律可循,结果却适得其反!



    几乎是在扑地的瞬间,小鹿原俊泗便听到一声尖啸擦着头皮掠过。



    下一霎那,小鹿原俊在完成两个前滚翻之后,正准备翻身爬起时,却骤然间感到右腿猛然一麻,然后整个右半边身躯便立刻失去了知觉!小鹿原俊泗也是个身经百战的老兵,瞬间就知道中弹了,这次有大麻烦了!



    因为右半边身躯失去了知觉,小鹿原俊泗的身体瞬间就失去平衡,一跤摔跌在地!



    但这毕竟是生死关头,摔倒之后,小鹿原俊泗立刻又以左手撑地,再以左脚蹬地,单侧身体匍匐前进,既便到了这时候,小鹿原俊泗也没有放弃心中的信念,仍然想着要在临死之前爬进葫芦谷,将徐锐诱入死亡陷阱。



    但这注定是痴心妄想,他已经没这个机会了!



    小鹿原俊泗单边撑地爬了没几步,再回头看,便看到徐锐再次跳起空中,平举的枪口再次绽放出一团耀眼的红光,紧接着又是一团红光,虽然明知道那是子弹射出枪口之后形成的枪口焰,可是他已经无力再做出战术规避动作了。



    噗噗!先后两声脆响,小鹿原俊泗的左腿和左肩又连续中了两枪。



    这下,小鹿原俊泗的四脚都丧失了行动能力,只能用脑袋顶地了。



    在“伏杀徐锐”的信念支撑下,小鹿原俊泗真的以脑袋顶着地面,吃力的往前爬行,不遗憾的是,爬了不到十米,徐锐就已经追了上来,然后一脚踩在了他的背上,小鹿原俊泗便动弹不得,甚至于连反击都不能够。



    此时,小鹿原俊泗所在的位置,距离葫芦谷口还有不到四百米远。



    小鹿原俊泗背被踩住,便只能像乌龟似的使劲的伸长脖子,再跷起脑袋,然后不停的跟埋伏在葫芦谷口的加藤骏介说唇语:开枪啊,你们快点开枪啊,再不开枪就没有机会了,不然就没有机会了呀……



    然而遗憾的是,葫芦谷口却是一片沉寂。



    加藤骏介看到了小鹿原俊泗脸上的表情,甚至读懂了唇语,可是,他仍然没有下令,因为跟小鹿原不一样,加藤骏介仍然心存侥幸,他觉得徐锐不可能知道葫芦谷会设在埋伏,所以没准会带着受伤的小鹿原俊泗进入葫芦谷。



    更加关键的是,这么远的距离开枪射击,很难打中徐锐的。



    所以,小鹿原俊泗嘴唇都开合的抽筋了,对面谷口仍是一片沉寂。



    看到小鹿原俊泗那在那费力的开合嘴唇,徐锐便哂然一笑,说道:“小鹿原,你还是别费力气了,那边的鬼子只怕还在等着我前去自投罗网呢,他们才不会这么远开枪,打了草惊走了我这条大蛇呢,那就亏大发了,不是么?”



    小鹿原俊泗神情一惨,当即张口就要喊。



    然而,不等小鹿原俊泗喊出声,徐锐就已经探出蒲扇般的大手,一把就掐住了小鹿原俊泗的喉咙,小鹿原就再发不出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