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0章 残酷报复-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40章 残酷报复

    停顿了下,徐锐又说道:“而且在杀了裕仁之后,我还会通电整个世界,就说这一切都是因为你而起,你才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可以想象,到时候你的同胞将会多么憎恨你,整个小鹿原家族,也将会因为你而遗臭万年!”



    “八嘎,徐锐你这个魔鬼,你是魔鬼!”小鹿原俊泗的眸子里终于流露出骇然之色,如果一切真照着徐锐说的这个样子上演的话,他恐怕就真的要成为整个大和民族的罪人了,甚至整个小鹿原家族都会被同胞的唾沫淹死。



    小鹿原俊泗眸子里流露出的恐惧之色,让徐锐感觉到了一丝残忍的快意。



    本质上,徐锐并不是一个很残忍的人,但是对于那些胆敢伤害到他的妻儿老小的人,徐锐却比这个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更加残忍,对于这些人,徐锐不仅要从**上毁灭他们,还要从精神层面彻底的摧毁他们!



    说白了,徐锐就是要对他们百般折磨,然后让他们在无尽的痛苦中死去。



    有句话怎么说的来着?我一般不作恶,但是一旦作起恶来,我自己都怕!



    徐锐又狞笑着,接着说道:“看来我刚才的想法还有些不完善,得改一改,你的妻子还有女儿是活不成了,还有整个小鹿原家族的下一代也绝对活不成了,但是你的父母及整个小鹿原家族的成年人,还是让他们活着的好。”



    稍稍停顿了下,徐锐又说:“就让他们在同胞的唾弃中苟延残喘吧!呵!”



    “徐锐,你不会得逞的,你绝对不可能得逞的!”面对徐锐的如此威胁,小鹿原俊泗的情绪终于彻底失控,嘶吼道,“别以为这世界上就真的没人能够治得了你的,我告诉你,我们日本还有影忍者,井上小姐不会放过你的,她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井上?小姐?”徐锐哂然道,“貌似是个女人,难道她很厉害么?”



    小鹿原俊泗忽然又镇定了下来,嘴角也浮起一抹诡异的笑,然后说道:“井上小姐厉不厉害,你去了东京就知道了,对了,我收回刚才的话,我现在忽然又希望你前去东京了,因为我很确信,那将成为你的绝命路!”



    折磨人的戏码演到这里,就没办法再继续下去了。



    更何况,徐锐也不打算再继续折磨小鹿原俊泗了。



    因为算算时间,后面的鬼子步兵差不多也该追过来了,当下徐锐便反手一刀刺进了小鹿原俊泗的右侧胸口,他可是没有忘记,上次小鹿原俊泗左胸挨了他一枪却没有死,所以他的心脏肯定长在右侧,这样的情况据说一万人中才会有一例!



    小鹿原俊泗的心脏被刺穿,整个人的表情瞬间变呆滞。



    下一刻,小鹿原俊泗眸子里的神采便散去,然后从喉咙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终于还是很不甘心的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紧接着,徐锐又利用小鹿原俊泗的尸体做了一个诡雷,然后便埋伏在了一侧。



    过了几分钟后,一个班十几个鬼子便出现在了山崖下,看到小鹿原俊泗的尸体之后,他们便立刻以战斗队形分散开来,然后从中走出两个小鬼子,上前察看小鹿原俊泗,结果毫无悬念,被徐锐布下的诡雷炸了个正着。锁魂



    “轰!”猛烈的爆炸过后,两个鬼子当即被炸翻在地。



    几乎是在诡雷爆炸的瞬间,埋伏在暗中的徐锐也开枪了。



    “叭叭!”两声枪声响过,为首的鬼子军曹长,还有刺刀上挑着膏药旗的鬼子旗手便同时扑倒在地,两人均被徐锐一枪爆头,开完两枪后,徐锐便毫不犹豫的一个侧扑,身体像蛇一样贴着湿滑的地面滑开了。



    几乎就是在徐锐滑开的同一时间,剩下的十几个鬼子便同时开火,一挺机枪再加上十几枝三八大盖,瞬间交织成密集的火网,将徐锐刚刚藏身的小灌木丛打得枝叶纷飞,不过很无奈的是,连徐锐的汗毛都没伤着半根。



    先转移,再起身,开枪,再转移,再起身开枪……



    交火没几个回合,一整个尖兵组,十五个鬼子就已经被杀个精光!



    这没什么多说的,连小鹿原特战大队的特种兵都不是徐锐的对手,更何况是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的普通鬼子?这些独立混成旅团的兵员基本都由预备役组成,兵员素质相比野战师团足足差了几个等级,岂是徐锐对手?



    从被击毙的鬼子身上搜集了几个装满的子弹盒,往挎包里边一装,再抄起两条三八大盖往肩上一挎,徐锐就踏上了复仇之路!



    刚才徐锐跟小鹿原俊泗所说的话,真不是吓唬!



    徐锐是真打算杀光进入到大别山中的所有鬼子!



    直到此刻,徐锐的整个胸际都依然被滔天怒火所充满,如果不来一场惊天大屠杀,他心头的无名业火无论如何也是消褪不了!



    而加藤大队却偏偏在这个时候倒霉的撞了上来。



    于是乎,在大别山中就上演了无比血腥的屠杀,面对近乎来无踪、去无影的徐锐,加藤大队的鬼子几乎毫无办法,聚成团吧,根本防不住徐锐的远距离猎杀,可要是散开吧,那就更加的完蛋,分分钟被徐锐近身格杀。



    设陷阱?根本没卵用,徐锐的鼻子比狗都还灵!根本不可能上当!



    刚开始,加藤骏介还妄想通过兵力数量的优势,在山中猎杀徐锐,但是到傍晚时,非但没杀掉徐锐,反而让徐锐反过来杀掉了两百多官兵,也是到了这时候,加藤骏介才终于意识到大事不妙,白天这么多人都干不掉徐锐,到了夜间岂不是更加完蛋?



    当下加藤骏介赶紧命令部队全速后撤,但是这个时候才想起撤退,却是来不及了,徐锐又怎么可能放过这种机会?于是夜幕之下,上演了一场一个人对一千人的惊天大逃杀,说起来真是令人难以置信,一个人竟然也能追杀上千人?



    加藤大队一路逃,一路伏尸,鲜血浸透了大山。



    (分割线)

随身空间之重生七十年代

    徐锐是杀痛快了,但是中日两国以及国共两党,围绕着大别山战场的明争暗斗,此刻却已经乱成了一锅粥了。



    其中最焦虑、最忐忑不安的还是华中派谴军司令官,东久迩捻彦。



    自从接到小鹿原俊泗电报的那一刻起,东久迩捻彦的注意力就完全从淞沪战场转移到了大别山战场之上,为了近距离的指挥这场旨在猎杀徐锐的大别山之战,这小鬼子甚至不辞辛苦,又一次搭乘运输机飞回了武汉司令部。



    这会,东久迩捻彦正在他的司令部焦急的等待消息。



    东久迩捻彦之所以会感到焦急,是因为两个小时前,突然接到小鹿原大队的电报,说是徐锐已经从他们手里把人质救走了,老实说,刚收到这个电报的时候,东久迩捻彦是真恨不得一巴掌将小鹿原拍死,如果当时小鹿原在他面前的话。



    八嘎,人质一直都看得好好的,既便是在大梅山中、局势最危险的时候都没出事,怎么临了快到麻城了,甚至已经跟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的先谴大队会合了,却反而出事了?你这个狗曰的小鹿原,还让不让人好好的玩耍了?



    所以,当时火起来,东久迩捻彦是真恨不得将小鹿原一巴掌拍死。



    不过,好在,并不全是坏消息,小鹿原俊泗还是给了一个好消息,那就是被救走的人质中,那个赛红拂,就是徐锐的女人,已经受了不轻的伤!这也就是说,有这女人拖累,徐锐跑不快也跑不远,所以,小鹿原特战大队仍然还有机会!



    时间在令人窒息的等待中一点点的流逝,直到天黑,大别山都还没有消息传回来!



    抬头看了一眼窗外已经昏黑下来的天色,东久迩捻彦终于再也沉不住气,一巴掌将大板桌上摆着的一对青花瓷瓶打落在地,暴怒道:“小鹿原这个蠢货究竟在干什么?从上一次通讯到现在,这都过去了多长时间了?追上了或者没追上,干掉或者没干掉徐锐,倒是给句准话,能不能不要这样折腾人?”



    副官矢野敏毅说道:“殿下,卑职再去通信处看看。”



    说完,矢野敏毅转身就走出了东久迩捻彦的办公室。



    矢野敏毅去得快,回来得更快,前后不到片刻功夫,他便气喘吁吁回来了。



    “殿下,出事了!”矢野敏毅匆匆走进来,收脚立正,顿首说,“殿下,出事了!”



    “八嘎,不要慌!”东久迩捻彦闷哼一声,厉声喝道,“这天塌不下来,慢慢说,到底出什么事情了?是不是让徐锐给跑了?”



    “跑了?哦不不,不是这样的。”矢野敏毅摇头说道,“是小鹿原特战大队遭到了徐锐的反杀,不仅二十余名特战队员全部玉碎殉国,甚至就连小鹿原君也让徐锐给抓走了,而且还是当着加藤大队上千官兵的面,当众抓走的。”



    “纳尼?”东久迩捻彦闻言顿时间感到一股寒气从脚底气直透脑门,再下一刻,便感觉到双腿发软,然后一屁股跌坐回了大班椅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