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1章 老兵到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41章 老兵到了

    同样急得不行的,还有新四军的首长们。



    已经是深夜十点,可是军部的作战室里却仍旧是灯火通明,从一号首长到五号首长,乃至刚刚调来不久的六号首长,赫然全都在场。



    一号首长神情无比凝重,坐在位置上默不做声。



    二号首长一边不停抽烟,一边神情焦虑的在桌边来回踱步,时不时的他就会停下来,扭头看一眼隔壁的军部通信处。



    此时此刻,一号首长和二号首长都非常的担心,他们不仅担心赛红拂和果儿的安全,更担心徐锐的安全!



    徐锐可是他们新四军的一员猛将啊!



    到了这时候,两位首长已经没有心思再计较徐锐战场抗命的问题了,战场抗命的问题可以回头再来计较,当务之急是接应徐锐。



    剩下的几位首长则坐在一边低声的交谈。



    “唉,也不知道小白同志和果儿安全否?”



    “我们想太多也没用,没准这会徐锐已经把人救出来了。”



    “你也未免太乐观了,我反而觉得徐锐此去是自投罗网。”



    “是啊,鬼子手里捏着人质呢,徐锐投鼠忌器,很容易受制于人。”



    “可是,徐锐这家伙一贯善于创造奇迹,自从他加入我们新四军,我都已经记不清楚他一共创造过多少战场奇迹。”



    “但是这次不一样啊。”



    “我也觉得这次够呛。”



    “行了,都别说了。”二号首长被几位首长说得有些心烦,当即打断了他们,然后扭头向着隔壁通信处喝问道,“王参谋,大别山独立团还没有消息?”



    一个通信参谋便立刻从通信处里跑出来,立正报告:“报告首长,迄今为止,还没有收到大别山独立团的消息……”



    然而他话音才刚落,便又有一个通信参谋跑了出来。



    “报告!”后出来的通信参谋立正报告说,“大别山独立团急电!”



    “给我!”二号首长便立刻快步走到通信参谋面前,劈手将那封电报夺过去。



    这时候,一号首长也已经从座位上站起身,急问道:“老项,高楚他怎么说?”



    二号首长看完电报之后,却有些神情古怪,苦笑说:“高楚说,果儿已经被小徐给救出来了,并且已经由军部警卫连护送回天堂寨了,但是小白同志却已经牺牲了,在将果儿交给警卫连之后,徐锐这家伙又折回去杀鬼子去了!”



    “什么?一个人回去的?这简直就是胡闹!”一号首长一听立刻就急了,“难不成他还准备一个人回去找小鬼子报仇?要知道对面的鬼子可不止小鹿原大队,据可靠情报,驻扎麻城的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也已经进入大别山区了。”



    说完了,一号首长又道:“老项,立刻下令让高楚的大别山独立团出击,不惜一切代价务必要将徐锐同志给救出来!这样一员不可多得的猛将,我们新四军可损失不起,整个国家乃至整个民族也是损失不起!”网游之黑暗战神



    “高楚早就已经出击了!”



    “是吗?这家伙。”



    (分割线)



    高楚确实已经带着大别山独立团的主力,火速出击。



    只不过,最先赶到战场的却是冷铁锋率领的军官团。



    冷铁锋在征得蒋委员长的点头首肯之后,于昨天凌晨率领军官团最后剩下的五十多名军官,搭乘空军的两架运输机,连夜飞赴武汉!准备在武汉附近的黄陂实施空降,然后设法潜入武汉城内,对东久迩宫捻彦实施斩首作战。



    由于东久迩捻彦搭乘运输机直飞苏州乃是临时起意,所以直到现在,军统也不知道这小鬼子曾经离开过武汉,不过现在却又回来了。



    只不过,冷铁锋的真实意图并不是斩首东久迩捻彦,而是对徐锐实施支援。



    在徐锐身边的红颜知己、战友兄弟中间,要说谁最了解徐锐,除了小白和江南,恐怕就要数老兵了,老兵甚至比王沪生还了解徐锐。



    正因为了解徐锐,所以老兵才知道徐锐正处于极度危险之中。



    小鹿原俊泗这个龟孙子抓走了赛红拂和红果儿,可算是拿捏住了徐锐的命门了,如果不能将妻女从鬼子手里救出来,反而让鬼子拿她们当筹码进行要挟,徐锐绝对会被小鹿原俊泗吃得死死的,那么这次救人,徐锐就有很大的可能,会有去无回!



    所以在运输机飞到黄陂附近之后,冷铁锋又临时通知飞行员,声称计划有变化,空降地点改为麻城,军官团的学员有些疑惑,麻城离武汉比黄陂远多了,怎么空降到麻城?运输机的飞行员倒是没怎么多想,对他来说,无非就是多飞半小时而已。



    运输机飞临麻城上空,冷铁锋带着五十多名军官以及十几名狼牙,实施了空降。



    夜间空降是很危险的,尤其是对于这个时代的空降兵,因为空降兵才刚刚出现,还缺乏行之有效的实战训练手段,所以空降兵的死亡率高得吓人,以诺曼底战役为例,空降到德军纵深阵地上的盟军空降兵,空降时的死亡率居然超过四成!



    也就是说,有将近一半的空降兵在空降时出现了意外,摔死了。



    不过冷铁锋率领的军官团不一样,因为他们的训练手段是徐锐这个穿越者,从将近一个世纪之后的时代带回去的,行之有效,所以,军官团在整个空降过程非常顺利,就只有一个军官因为伞包被大树挂住,在割开伞包之后,摔断了腿。



    冷铁锋派了两名队员,护送受伤的队员前往国统区,再然后,就带着剩下的队员向着天堂寨方向急进,军官团的五十余名队员虽然感到很困惑,却都忍住了没有询问,因为经过半个多月的训练,他们已经习惯了服从冷铁锋的所有命令。



    不习惯的?都已经被冷铁锋以各种理由清出军官团。



    正如蒋委员长请狼牙来重庆的动机从一开始就不纯,冷铁锋提议替重庆建一个青年军官训练团的动机也同样不纯,从一开始,冷铁锋就已经在想着把这个青年军官训练团牢牢的控制在自己手里,最后拉到**的阵营里去。嘘,让我独享你的宠



    军官团的空降地点原本就在麻城以东,靠近天堂寨的这一侧,所以在经过连续七个小时的强行军之后,到第二天的黎明时分,冷铁锋一行六十余人便已经到达了之前小鹿原特战大队跟加藤大队会合的地方。



    这不是巧合,而且因为这条路,是通往天堂寨的最近的道路。



    只不过,此刻曾现在军官团面前的却是一副无比血腥的场景。



    但只见,薄薄晨曦中,山谷中横七竖八躺满了鬼子兵的尸体,这些小鬼子的死状各不相同,有的是被子弹打死的,有的是被刺刀抹了喉咙而死的,有的是被拧断脖子而死,更有的直接就是被印器击打身体,导致内脏碎裂而死。



    鬼子的死状各不相同,但无一例外的却是他们的表情,所有的鬼子尸体的脸上,全部都写满了恐惧!仿佛,他们在临死之前遭遇了最可怕的噩梦,然后直接就在噩梦之中,被魔鬼夺走了魂魄,再没有醒来。



    “大队长,这里似乎发生过一场激战!”一名队员走近冷铁锋说道。



    冷铁锋闻声回头,却发现是军官团的两名中队长的其中一个,邹超。



    青年军官训练团,一开始确实有一个团的建制,足足有一千多号人,但是后来,绝大部份队员都遭到了淘汰,只剩下五六十人,蒋委员长便也应了冷铁锋所请,将军官团缩编成了一个大队建制,并且下面只辖两个中队。



    只不过军官团的名称却保留了下来。



    这个邹超,就是两个中队长中的一个。



    “你错了。”冷铁锋却摇头说,“不是激战,是屠杀!”



    停顿了下,冷铁锋又接着说道:“一个人对上千鬼子的屠杀!”



    以冷铁锋对徐锐的熟悉和了解,一眼就看出来这些鬼子都是死于徐锐之手,从现场这些鬼子的死状看,徐锐明显没什么事,冷铁锋就不由得松了口气,看来没有来迟,只要老徐还没受制于鬼子,那就没什么大问题。



    “什么?一个人对上千鬼子的屠杀?大队长,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是啊,这怎么可能,一个人怎么可能硬扛上千鬼子?这绝不可能。”



    冷铁锋话音刚落,军官团的五十多名学员便立刻炸了锅,只有跟冷铁锋一起来的十几名狼牙默不做声,脸上却流露出不加掩饰的哂然之色,不可能?那是因为你们没识过我们队长和团长的厉害,否则,你们就绝对不可能这么说了。



    冷铁锋却没有理会这些国民党青年军官的议论,而是猛的闭上眼睛,将他的感知力释放出去,霎那间,方圆五百米范围内的最细微的声响,还有空气里的气味,都瞬间渗透进了冷铁锋的意念里,最终形成一幅抽象图像。



    片刻之后,冷铁锋又霍然睁开眼睛,手指着其中一个方向,沉声说:“这边!”



    下一霎那,冷铁锋便带着十几名狼牙率先上前,剩下的五十余名国民党军官面面相觑了一会,也紧接着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