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6章 狙击-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46章 狙击

    从武汉到麻城其实不远,直线距离也就一百公里,螺旋桨飞机飞得再慢,每小时三四百公里的速度还是有的,所以半个小时的时间就足够了,但是东久迩捻彦乘坐的道格拉斯三型运输机却到十点之后,才终于飞临麻城上空。



    主要是运力紧张,需要从南京调运输机,所以耽搁了几个小时。



    为此东久迩捻彦还将第三飞行团司令官值贺忠治,臭骂了一顿,他心里急啊,直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到麻城去,如果有可能的话,他甚至还想,率领一支部队进入大别山,亲自参与针对徐锐的猎杀行动。



    当然,这只是想想而已,亲自参与是绝不可能的。



    但是,飞到麻城,近距离指挥这次行动是可行的。



    所以,东久迩捻彦才会如此急切的想要飞赴麻城。



    东久迩捻彦觉得,这个徐锐都快成为他的心病了。



    等了两个多小时,等值贺忠治从南京调来运输机,东久迩捻彦终于如愿上天,然后经过半个小时的飞行之后,他乘坐的道格拉斯三型运输机就在六架九六式舰载战斗机、外加两架九七式轰炸机的伴飞之下飞临麻城上空。



    这六架战斗机还有两架轰炸机,是值贺忠治专门派过来给东久迩捻彦护航的。



    身为华中派谴军直属航空兵团兼第三飞行团司令,值贺忠治原本是不必对东久迩捻彦的人身安全负责的,但是现在东久迩捻彦却提出来要搭乘飞行团的运输机前往麻城,情形立刻就变得不太一样,如果亲王的专机遭到中国空军击落,他可是要为此承担责任的。



    尽管这种可能性极小,但还是存在的,所以值贺忠治派了一个飞行中队护航。



    副官矢野敏毅看了一眼窗外,发现地面上已经出现了一座小城的轮廓,仔细一辨认正是麻城,当下对闭目养神的东久迩捻彦说:“殿下,麻城到了。”



    “是吗,这么快就到麻城了。”东久迩捻彦伸了个懒腰,又说,“那么,可以给护航的飞行中队发信号了,让它们立刻飞赴大别山战场,参与猎杀徐锐的作战行动!”



    “纳尼?”矢野敏毅讶然说,“护航中队不一起降落?返航时谁来保护?”



    “八嘎。”东久迩捻彦怒道,“从武汉过来时你不也看见了,根本就没有敌机,再说从麻城到武汉也就一百公里还不到,一眨眼的功夫就飞回去了,国民军的空军就算收到情报,也没有办法这么快从重庆或者长沙赶过来。”



    顿了顿,东久迩捻彦又道:“所以,完全没有必要扩航。”



    “哈依!”矢野敏毅重重顿首,示意运输机的飞行员给伴飞的所航中队发信号,不过他心里想的是,等任务完成回武汉时,最好还是劝殿下乘汽车,反正从麻城到武汉也就一百多公里的路,乘汽车也就几个小时的事。



    很快,东久迩捻彦乘坐的运输机就开始下降,而伴飞护航的六架战斗机还有两架轰炸机则继续呼啸向前,直奔大别山区而去,而地面上,麻城宪兵队的鬼子早已经完成了对南郊集市的清场,清理出来了一大块的平地。


日久生情之:先结婚后恋爱
    (分割线)



    麻城,南郊。



    鬼子、伪军还有便衣队虽然对南门外的集市进行了清场,专门清出了一块长度超过两公里、宽度超过一千米的区域,这块区域是用来给飞机降落的,在这块区域外,鬼子又设置了五百米的警戒线,警戒线外则是伪军,伪军的外围是便衣队。



    必须得承认,麻城宪兵队的队长,警惕性还是非常高的,为了保证东久迩捻彦的人身安全,居然在麻城南门外设置了一个方圆超过五公里的警戒区,在警戒区以内,别说来路不明的中国人,就连一只野狗都不许出现!



    这个其实也在情理之中,东久迩捻彦不仅是华中派谴军的司令官,而且还是日本皇室的一个亲王,又岂是说刺杀就能刺杀的?既便是狼牙,要想刺杀小鬼子的亲王或者司令官,也得费尽九牛二虎之力,而且成功的概率还非常之低。



    比如说现在,韩锋的狙击小组就遇到了麻烦了。



    眼看着飞机快要降落了,可是他们却连两千米的距离都进不去。



    山鸡便急了,对韩锋说:“韩队,现在可怎么办?根本进不去啊!”



    “要不然强攻吧!”叫驴沉声说,“等飞机降落之后,从正面强攻!”



    “你这叫做找死!”老鹰反驳说,“在这样无遮无掩的开阔地强攻,小鬼子几挺机枪就把咱们轻松收拾了,到时候别小鬼子的亲王没有杀成,反把自己搭进去!”



    “那怎么办?”叫驴没好气的道,“你倒是想个法子,怎么破这局?”



    老鹰想了想说道:“韩队,要不然弄几套衣服,扮成便衣队混进去?”



    整个戒严场所的最外围,就是便衣队在巡逻,对于他们来说,弄死几个便衣简直就跟掐死几只蚂蚁似的轻松,不过,能不能混到里边去,那就很难说了,毕竟在便衣队的警戒线里面还有伪军的警戒线,再里边还有鬼子的宪兵队。



    叫驴不以为然道:“依我看,干脆就冒充鬼子!”



    “你说的倒容易。”老鹰说,“冒充鬼子也要分场合跟时候,咱们就只会几句半吊子鬼子话,也就鬼子部队多、人员杂的时候偶尔冒充一下,可麻城的鬼子宪兵队也就那么一百多号人,互相之间熟得很,我们只要一露面就得露馅。”



    几个人吵个不停,韩锋烦了,哼声说:“行了,都别吵了!”



    稍稍停顿了一下,韩锋又道:“现在是大白天,冒充鬼子肯定不行,冒充便衣队估计也没有什么鸟用,而且还容易暴露,所以得另想办法。”



    老鹰说道:“可是,这时候了,还能有什么办法?”



    “打埋伏!”韩锋略一思索之后沉声说,“我就不信,东久迩捻彦这小鬼子下了飞机之后就在城外驻扎,就不信他不进城,我们先去城里埋伏!”



    城里环境就比城外复杂多了,适合狙击的地点也多。当学吾



    “也是哦。”老鹰点点头说,“狗曰的肯定要进城的。”



    叫驴说道:“如果进城的话,肯定会从南门进,我们就去南门埋伏!”



    叫驴说者无心,韩锋听了却是心头微动,说道:“不一定,没准东久迩这个狗曰的会走别的城门也说不定,所以我们也得多个心眼,这样,老鹰、叫驴还有山鸡,你们各带着两个人分别去北门、南门及西门埋伏,我去东门!”



    “行!”老鹰、叫驴还有山鸡同时点头。



    (分割线)



    这个时候,东久迩捻彦的专机已经降落。



    不等飞机停稳,麻城的宪兵队长松本龙也便已经迎了上来。



    松本龙也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中队长,麻城也仅仅只驻扎了一个宪兵中队,要是换成平常的时候,像松本龙也这样的一个小角色,是怎么也不可能见着东久迩捻彦的,事实上就连他们的大队长也未必有机会见到亲王殿下。



    所以,松本龙也很看重这一次的机会,这次亲王殿下突然提出来要来麻城,松本龙也感到压力巨大的同时,也意识到这是个机会,如果这次在亲王殿下面前表现得好,获得推荐前往陆军大学深造也就是他的一句话的事情。



    舱门刚刚打开,松本龙也便上前一步,顿首说:“难迎殿下莅临麻城指导!”



    东久迩捻彦弯着腰从舱门里钻出来,摆摆手说:“你就是麻城的宪兵队长,松本君吧?欢迎仪式什么的就都免了,直接带我去你们宪兵队!”



    “哈依!”松本龙也一顿首,再招手叫来一辆边三轮摩托车。



    麻城宪兵队条件不好,一辆卡车都没有,更不要说装甲车,所以只能请东久迩捻彦坐边三轮摩托车,东久迩捻彦却不喜欢坐三轮车,问道:“没有马吗?”



    “纳尼,马?”松本龙也先是愣了一下,遂即反应过来,连声说,“有有。”



    东久迩捻彦淡然说道:“那就找匹马来吧,说起来我也很久没有骑过马了。”



    “哈依!”松本龙也再顿首,然后让副官把他的坐骑牵了过来,再弯下腰,充当脚垫请东久迩捻彦上马,东久迩捻彦刚一上马,麻城的鬼子、伪军还有便衣队便立刻跟着动了起来,一拨拨的往回走,径直奔麻城南门而来。



    走了没几步,鬼子伪军还有便衣队却忽然转向,直奔东门而来。



    还真让韩锋给料中了,松本龙也这个小鬼子还真是谨慎,考虑到麻城宪兵队兵力有限,没法对麻城进行全面戒严,他便想出了这个临时改道的主意,以尽可能的减小东久迩捻彦遇刺的可能性,虽然这种可能性非常之低,但他还是会不辞辛劳去做。



    东久迩捻彦虽然很不以为然,却也没阻止,毕竟是人家的好意。



    当下一行几百人中途转了向,绕城门而过,直奔麻城东门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