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8章 狙杀-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48章 狙杀

    韩锋选择的狙击位十分刁钻,隐藏在一栋无人居住的民房的二楼,而且这栋破旧民房还隐藏在一条小巷子里,距离城门至少有两百米的距离,所以,既便鬼子伪军还有便衣队对城门实施大规模的戒严,警戒线也拉不进这么深的巷子。



    城内戒严跟城外戒严是有区别的,城外戒严可以将警戒线拉得很远,甚至可以拉到几公里以外去,所以要在野外狙杀特定目标是很有难度的。



    但是,在城内狙杀特定目标就要容易得多,因为城内戒严无法做到野外那样,因为城内环境复杂,不仅人流密集,而且建筑物也密布,只是方圆五百米的范围以内,就极有可能涵盖了数以千计的房屋建筑,你根本排查不过来。



    所以,韩锋选择的狙击位可以有效的避过鬼子的警戒线。



    唯一的缺陷就是,射界相对狭窄了些,因为受到巷子宽度的限制,东久迩捻彦在进入到城门之后,再到脱离出韩锋视野,整个过程不会超过五秒钟,这也就是说,韩锋必须在五秒钟之内完成整套动作,击毙目标!



    不过,这对于韩锋来说并非什么难事。



    选中狙击位之后,韩锋当即命随行的那名狼牙队员留在楼下负责支援,他自己则踩着厚厚的灰尘上到了二楼,然后将二楼破旧的窗户推开了一道缝,最后将狙击步枪架到了推开的窗户缝隙,再通过瞄准镜的视野锁定城门。



    然后,就是枯寂而又无聊的等待过程。



    等了大约五分钟,一队便衣队忽然骑着自行车冲进城门,然后举着盒子炮对着天上就是叭叭两枪,先将城门内的老百姓全部驱散,紧接着,一队队的伪军便开进来,将城门附近的大街小巷全都封锁住,不允许任何人经过。



    看到这一幕,韩锋顿时之间精神一振,东久迩捻彦果然还是走了东门么?



    在伪军完成戒严之后不久,第一辆边三轮摩托车便从城门洞里开了进来。



    第一辆边三轮摩托车过去之后没多久,接着又是第二辆,然后是第三辆,韩锋鹰隼似的目光迅速从三辆边三轮摩托车的边斗扫过,并没有发现目标,三辆摩托车的边斗里坐着的除了有两个鬼子机枪手,剩下一个是个少尉!



    难道判断出错了?东久迩捻彦没进城?



    韩锋便心头一沉,千万别出什么纰漏!



    所幸,韩锋最担心的情形并没有出现,东久迩捻彦最终还是出现了,不过让韩锋略有些意外的是,东久迩捻彦这小鬼子居然骑马!几乎是东久迩捻彦骑着马从城门洞里边走出来的一霎那间,韩锋就已经完成了目标的锁定。



    东久迩捻彦这个小鬼子也确实是该死,如果坐三轮摩托车进城的话,或许还有机会侥幸躲过一劫,因为人坐在三轮车的边斗里边,被弹面相对较小,而且三轮车速度稍快,停留在韩锋视野中的时间就相对更短,不容易被韩锋锁定。



    但是现在,东久迩捻彦却是骑在马上,就显得鹤立鸡群,被弹面大了一倍不止,而且马速还很慢,这小鬼子一边骑行,一边还低头在跟随行的麻城宪兵队长松本龙也说话,完全不知道死神已经向他露出了微笑。超极进化



    “去死吧,狗曰的小鬼子!”韩锋迅速锁定目标,根据马匹行进速度留好余量,然后右手食指轻轻的压下了步枪扳机,他的步枪是装了销声器的,所以只有噗的一声闷响,一发子弹便已经高速旋转着,射向两百米开外的东久迩捻彦。



    两百米外,东久迩捻彦正微俯着身在跟松本龙也说话,其实没什么实质性内容,无非就是问一下松本,驻在麻城有没有什么困难之类的话题,松本也是紧紧抓住这个机会,向东久迩捻彦表示了一下他的决心以及对帝国和天皇的忠诚。



    然而,宪兵队长松本的这一番表演却注定要落空。



    两人正说话之间,空气中忽然响起咻的一声尖啸,听到这声尖啸,松本龙也的头皮便立刻一麻,作为一名老兵,他当然听得出来,这是子弹刺破空气时发出的尖啸,而且子弹的飞行轨迹就在他附近不远。



    松本龙也猛然抬头,本能的就要大吼。



    但是下一刻,松本龙也却像被人掐住脖子般,那一声吼就堵在了嗓子眼,再喊不出来。



    因为,就在松本龙也抬头的那一霎间,他却正好看到,东久迩捻彦的右侧太阳穴外猛然的绽出一团血雾,然后,东久迩捻彦并不强壮的身躯在马背上猛的摇晃两下,再然后就像被人锯倒的木头般,向着一侧直挺挺栽下来。



    看到这一幕,松本龙也傻了,那一声大吼卡在嗓子眼,再也喊不出声来。



    东久迩捻彦的副官矢野敏毅,还有所有随行的鬼子也都傻了,呆呆的看着东久迩捻彦的身体从马背栽下,却是毫无反应。



    一霎那之间,以城门为中心,方圆一百米以内的鬼子、伪军还有便衣队,全傻了,全都呆呆的看着东久迩捻彦从马背上倒栽下来,全都张大嘴巴,全都忘记了呼吸,就仿佛,这方圆一百米的范围,被人施了定身法术似的!



    唯一没有被施加定身法术的,或许只有东久迩捻彦。



    “喀嚓!”东久迩捻彦的身体倒栽在马下,脑袋着地。



    松本龙也清楚的听到了一声骨骼断裂声响,那应该是东久迩捻彦的颈椎骨拗断了,不过对于东久迩捻彦来说,这一切都已经无关紧要,因为在颈椎骨被拗断之前,他的脑袋就早已经被射穿了,早就已经死得不能够再死了。



    只不过,这一声骨骼断裂声,却像是破除定身法术的咒语般,瞬间就打破了城门内方圆百米的死寂,霎那间,方圆一百米范围的鬼子、伪军还有便衣队,就全部都活了过来,最先反应过来的,还是麻城宪兵队长松本龙也。



    “刺客~”松本龙也瞬间就歇斯底里的大吼了起来,“刺客,有刺客……”



    “刺客,抓刺客,抓刺客了!”紧接着,麻城宪兵队、东久迩捻彦的卫队的士兵,还有伪军便衣队,就都纷纷叫喊起来,现场立刻乱成了一锅粥,再然后,就开始漫无目的冲向四周的每一条大街小巷,胡乱开枪。总裁大人很专情



    东久迩捻彦的副官矢野敏毅,是最后一个反应过来的,不过也是反应最激烈的。



    矢野敏毅呆呆的看着倒毙在地的东久迩捻彦,呆呆的看着从东久迩捻彦的颅腔里流淌出的血液和脑浆,将身上的青石板染得血红,整个人都懵了,过了好半天后,这小鬼子才终于发出两声无比凄厉的惨叫:殿下?!殿下!



    可惜的是,东久迩捻彦已经无法回应。



    (分割线)



    与此同时,大别山中的伏击也已经进入尾声。



    高楚双手紧握鬼头刀,身先士卒冲在最前面,从冲下山坡到现在,时间仅仅过去五分钟不到,却已经有六个鬼子死在了他的鬼头砍刀下,没见他的鬼头砍刀,从刀把到刀身都已经被血给染红了,那都是小鬼子的血。



    西北军的破锋八刀,那可真不是说着玩的。



    “涛次改……”又一个鬼子兵咆哮着,端着刺刀冲过来。



    “找死!”高楚闷哼一声,只一个闪身就躲过了鬼子的这记突刺,锋利的刺刀几乎是擦着高楚的腋窝擦过,下一刻,高楚横转鬼头刀只是顺势一抹,便将那鬼子的脖子右侧的颈总脉整个切开,鲜血便立刻像箭一样标射了出来。



    “团长,小心!”身后陡然传来李大狗的一声大吼。



    高楚闻身回头,却看到一个鬼子军官高举着军刀,正做出下劈的姿势,这小鬼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绕到了高楚身后,试图偷袭,却被李大狗从身后一刀给刺穿了,看着胸口凸出来的一截刀尖,鬼子少尉的军刀便再也劈不下来。



    高楚却还是反手一刀,将那鬼子军官的首级砍下来,再环顾四周时,发现独立团官兵已经完全占据了战场的主动,被围在山谷里的两千多鬼子,有一半被打死,一小半死于刚才的白刃战,剩下不到五百人,被分割包围在十几个角落里,正在负隅顽抗。



    这时,王斌、邹超还有军官团的五十几个学员也已经从高地上下来。



    王斌他们原本还以为,大别山独立团会在这次白刃格斗中吃个大亏。



    毕竟小鬼子拼刺刀凶狠是出了名的,他们国军就曾经无数次在战场上吃过鬼子白刃战的亏,大别山独立团名义上虽然是正规军,可毕竟还是游击队,虽然说装备是改善了,可是拼刺训练肯定没法跟国军比,所以拼刺刀肯定拼不过小鬼子嘛。



    然而,整个战局的发展却完全出乎了军官团学员的预料,大别山独立团的官兵,在与鬼子的白刃战中展现出了摧枯拉朽的实力,小鬼子在他们一贯引以为傲的白刃战中,竟然完全不是大别山独立团的对手,这样的结果,实在让人大跌眼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