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9章 生无可恋-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49章 生无可恋

    正好高楚从军官团的学员面前经过,王斌便忍不住说:“高团长,你们可真行!居然在鬼子最引以为傲的白刃战中打败了他们!”



    “这算什么本事?我们七个人拼鬼子一个,要是这样还拼不赢,那就别当兵了,干脆回家种地得了。”高楚却似乎对这个结果毫不在意。



    高楚说的倒也是大实话,刚才参与冲锋的大别山独立团的官兵确实有七千多人,而被围的鬼子当时最多还剩千余人,所以这确实是七千人与一千人之间的白刃战,大别山独立团的人数优势还是很大的,也难怪高楚没什么成就感。



    但是王斌、邹超和军官团的学员却不这么想。



    “七个拼鬼子一个也很厉害了!”邹超说道,“小鬼子拼刺刀可不是一般的凶狠!”



    “小鬼子的常设师团拼刺刀确实很凶,特设师团也凑合,但是像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这样的守备部队,拼刺就差强人意了。”高楚说道,“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就算来的是小鬼子的常设师团,我们大别山独立团也不怕他们!”



    高楚还是有底气说这话,因为他们没少跟鬼子的常设师团拼刺刀。



    别的不说,第一次反扫荡的第十师团,还有第二次反扫荡的第六师团,全都跟大梅山独立团拼过刺刀,而且都败给了他们,他们大别山独立团正经是要塞警备营的老底子,说到拼刺刀,还真就不怕任何一个鬼子常设师团。



    说话之间,警卫连长李大狗匆匆过来报告:“团长,顽抗的鬼子已经全部解决了!”



    “解决了?很好!”高楚狰狞的笑了笑,又大吼道,“命令各营、连,兵分两路,立刻从两侧迂回包抄,干掉谷口的小鬼子!”



    “是!”李大狗答应一声,转身飞奔去了。



    高楚也将鬼头刀在一具鬼子尸体上擦了下血渍,重新插回背上,然后转身向着谷口方向大步流星去了。



    目送高楚的身影远去,军官团的学员面面相觑。



    什么情况?不首先解决被堵在里边的那一个半步兵大队,却反而将攻击矛头对准了外边的那一个大队?姓高的这是不打算让小鬼子活了呀,他是要全歼呀!你一个团却要全歼鬼子一个混成旅团,也不怕崩了满嘴牙?



    军官团的学员接着又想到了不久前的随枣会战,还有随枣会战前的武汉会战,还有再之前的武汉会战、徐州会以及第一次淞沪会战,他们国军要想在战场全歼鬼子一个师团或者一个旅团,那真不是一般的吃力,重创都够呛。



    再看看人家共产党的部队,全歼或者重创鬼子一个旅团就跟吃饭喝茶般轻松,一个师团也是不在话下,在刚刚结束的第三次淞沪会战当中,徐锐的淞沪独立团不就全歼了鬼子的两个师团,其中还有个近卫师团,人比人,羞死人啊!



    “脸红了?”这时候,一个声音忽然幽幽响起。



    王斌、邹超和军官团的学员回头看,却是徐锐。



    徐锐牵着二皇走到军官团学员面前,淡淡的说:“脸红就对了,等回了学校,好好的说说你们的教员还有长官们,别整天没事,尽造谣说,我们共产党的部队游而不击,只知道躲在敌后战场发展壮大实力。”



    一个学员小声说:“你们躲在敌后发展也是事实嘛,不然哪来这么多的部队?”穿越娘子霸道爷



    “屁话!”徐锐说,“我只听说过有躲在后方的,还从未听说,有躲在敌后战场的,那地儿是能躲的吗?真当小鬼子的清乡扫荡是说着玩的?我们不跟鬼子玩命干能站稳脚跟,不跟鬼子生死相博,哪来的这些硬家伙?”



    军官团的学员们便立刻不吭声了。



    徐锐又说:“另外,再跟你们通报一个消息,你们此行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就在刚才,徐锐收到了韩锋通过电台发来的消息,东久迩捻彦已经被击毙,并且整个狙击小组已经全身而退了。



    军官团的这些学员,却一下子还没能够反应过来。



    “我们此行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这话是什么意思?”



    “是啊,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被全歼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几乎所有的军官团学员全都被徐锐说得满头雾水,直到有一个学员无意间说道:“我们此行的任务是斩首东久迩捻彦,吓!”



    那个学员说到这吓了一声,然后便立刻停顿住了。



    其余的五十几个学员也是面面相觑,该不会是说?



    不过徐锐很快就把谜底揭晓了,说:“说起来侥幸,还真就让我不小心给料中了,东久迩捻彦这小鬼子果然来麻城了,而且已经被我们击毙了!”



    “什么?”



    “窝草!”



    “东久迩捻彦真来麻城了?”



    “东久迩捻彦真被击毙了?”



    “龟儿子滴,真的假的嗉?”



    五十多个军官团学员一下子就傻了。



    徐锐却牵着二皇,很悠闲的走开了,就跟在上海外滩公园散步似的,二皇走几步,忽然停步回头看向军官团那些学员,狗脸上清楚的流露出极具拟人化的表情:我说老徐啊,这几个二货该不会是被你吓着了吧?



    (分割线)



    军官团的学员没有被吓着,留在武汉的饭沼多稼藏是真的被吓着了。



    东久迩捻彦这个华中派谴军司令官不听劝告,非要跑到麻城前线去近距离指挥猎杀徐锐的行动,那么饭沼多稼藏作为华中派谴军参谋长,就必须留在武汉坐镇,否则万一某个战场出点什么事情,连个做决定的人都没有,对不对?



    不过相比别的战场,饭沼多稼藏更担心东久迩捻彦。



    既便是在淞沪战场,由于第三次淞沪会战刚刚结束,淞沪独立团还处在休整阶段,而且徐锐这个团长还被小鹿原俊泗引到了大别山,所以淞沪战场不会有事,至少在徐锐这个团长回到上海之前,绝对不会有太大的变故发生。



    饭沼多稼藏不担心别的,就担心东久迩捻彦跑到麻城前线还不算,还要带着他的卫队深入到大别山中,配合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猎杀徐锐!宫锁锦琪



    饭沼多稼藏还真不是瞎担心,东久迩捻彦可是有过这样的前科的,去年他刚刚到中国战场时,就曾经亲自率领一个骑兵联队打冲锋,在与徐锐多次交手之后,他的性子已经收敛了许多,但是天知道会不会突然之间故态复萌?



    毕竟亲手击毙徐锐这种事情,还是很有诱惑力。



    因为担心,饭沼多稼藏就索性守在了通信处里,专等麻城的消息。



    中午刚过,饭沼多稼藏因为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了,所以有些犯困,他的副官便给他泡了杯咖啡,结果饭沼多稼藏刚刚从副官的手里接过咖啡,一个负责转译电文的通信参谋便立刻站起身,惶然说:“将军阁下,麻城宪兵队急电!”



    “慌什么?”饭沼多稼藏的眉头立刻皱紧,有些不悦的说道,“什么事?”



    那个通信参谋咽了一口唾沫,低低的说道:“亲王殿下刚刚遇刺,并且当场玉碎。”



    “光啷当!”饭沼多稼藏手里的咖啡杯失手掉落在地,碎裂开来,杯子里的咖啡也溅了一地,溅得饭沼多稼藏的皮鞋和裤子倒处都是,可是饭沼多稼藏却懵然不觉,他已经被通信参谋刚刚说的这个消息给吓着了。



    亲王殿下刚刚遇刺?并且当场玉碎!



    天照大神,大神啊!天塌下来了啊!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越是害怕什么,就越是来什么!



    饭沼多稼藏刚刚还在担心东久迩捻彦的安全,结果下一秒钟东久迩捻彦就出事了,老天爷啊,你能不能别这么捉弄人呀?你还让不让人活了呀?这一刻,饭沼多稼藏真的连切腹自杀的心都有了,大本营还有天皇知道了,岂能饶得了他?



    然而在中国还有一句老话,叫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正当饭沼多稼藏因为东久迩捻彦遇刺身亡的消息,而失魂落魄之际,又一个通信参谋从座位上站起身,惶然说:“将军阁下,尾崎义春阁下刚刚发来诀别电报,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已经在半分钟之前,集体玉碎了!”



    “纳纳尼?独立混成第十三旅集体玉碎?集体玉碎?”饭沼多稼藏脚下踉跄了下,颓然跌坐回椅子里,完蛋了,这下完蛋了,亲王殿下遇刺玉碎,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也是集体玉碎,这下他真的是一点活路都没有了!这下真是死定了呀!



    不过,饭沼多稼藏心底很快又萌生最后的一丝希冀来。



    当下饭沼多稼藏又猛然起身问道:“徐锐呢?有没有干掉徐锐?!”



    只要这次行动能够干掉徐锐,那么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也是值得的,既便是东久迩捻彦殿下玉碎,既便是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集体玉碎,也完全是值得的,他在大本营还有天皇陛下的面前,也是有话可说,否则真就生无可恋了。



    然而,那个通信参谋却摇了摇头,说:“电报上面没说。”



    八嘎!饭沼多稼藏便立刻被抽空了所有力气,颓然坐下。



    PS:继续求月票啊,弟兄们,冲进分类前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