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0章 好事成双-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50章 好事成双

    此时,大别山天堂寨。



    新四军的一号、二号首长都亲自赶到大别山来了。



    当新四军的一号首长跟二号首长骑着快马赶到时,大别山独立团政委郑达伦,已经带着团部的干部等在大门口了,恰好前来天堂寨探亲的肖雁月也带着豆豆站在队列中,她毕竟是大梅山军分区的后勤部长,领导过来了也得迎一下。



    “两位首长辛苦了!”郑达伦迎上前,立正敬礼。



    一号首长一丝不苟的回了一记军礼,然后才翻身下马。



    二号首长却火急火燎的下了马,又随手将缰绳扔给身后的警卫员,然后头也不回的就往大别山独立团的团部走,一边问道:“老郑你说,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郑达伦紧走几步跟上二号首长,苦笑着说道:“首长,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



    “你这个政委是怎么当的?”二号首长便立刻怒了,劈头盖脸的冲着郑达轮就骂,“我问你前线的战况,你身为政委,居然一问三不知!”



    郑达伦便支支吾吾的说道:“这不是,那啥,仗还没有打完呢么。”



    “我知道仗没打完,这仗要是打完了,还用得着你来向我报告啊。”二号首长闷哼了一声,又接着说道,“我就问你,你知道些啥?”



    一号首长说:“老郑,把你知道的情况说说。”



    二号首长补充了一句:“从徐锐把孩子交给警卫连,一个人折返回去说起!”



    两位首长这一路急赶,时间尽耗在了路上了,所以现在大别山这边是个什么情况,两人真是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



    这是让郑达伦给他们补课呢。



    郑达伦这才反应过来,赶紧介绍起来情况来:“两位首长,情况是这样,徐团长将孩子交给曹连长之后,他就又一个人折返回去,说是要给赛大当家的报仇,曹连长拼命劝,可是根本没能够劝住,最后还是去了。”



    “这我知道。”二号首长说,“后来呢。”



    “再后来啊,再后来就是一夜恶战哪。”郑达伦说道,“徐团长将小鹿原特战队还有前来接应的加藤大队,杀的是尸横遍野哪!狼牙大队发过来的电报是这么说的,说他们一路追,一路上全是尸体,少说也有七八百具,那真是……”



    “狼牙大队?”一号首长说,“不对啊,我们从大梅山往这边赶时,狼牙大队甚至还没有到蒲城呢,就算他们比我们快,估计现在也就是刚刚才进入大别山区,怎么可能昨天就赶到大别山了,这完全就不可能啊。”



    “首长,是我刚才没说清楚。”郑达伦赶紧解释说,“不是狼牙大队,是冷铁锋同志带去重庆的狼牙小队,他们是前天晚上空降到麻城附近的,随行的还有国民党一个军官团,据说是出来遂行一项绝密任务,但是没有具体说。”



    “是这样啊。”一号首长点了点头,又道,“再后来呢?”



    “再后来啊?”郑达伦又道,“得亏冷铁锋同志的狼牙小队来得及时,当时徐团长已经是身上多处负伤,流了不少的血,身体状况已经十分糟糕,而且天也亮了,小鬼子很快就又展开了反扑,幸好冷铁锋同志把鬼子引开了。”全系召唤:神话召唤师



    两位首长闻言,便同时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一号首长说道:“这么说,徐锐同志没出事?”



    “没事,当然没事。”郑达伦说道,“能有什么事。”



    “有事!”二号首长却说,“他没事,但我们有事!等他回来,我非得跟他说道说道擅离职守的事情,第四次淞沪会战爆发在即,他身为淞沪独立团团长,在这样的节骨眼上不留在上海坐镇,却居然一个人撇下部队跑到大别山救人……”



    “老项,处分的事回头再说。”一号首长说完,又对郑达伦说,“老郑,既然徐锐已经没事了,那他人呢?他人现在哪里?”



    二号首长恍然道:“是啊,徐锐他人呢。”



    郑达伦摊摊手说:“徐团长还在前线呢。”



    “还在前线?”二号首长道,“在前线干什么?”



    “这不报仇呢么。”郑达伦道,“找小鬼子报仇。”



    “报仇?”一号首长愕然说道,“他不都已经把小鹿原特战大队还有前来接应的加藤大队都给打残了么,为此还险些把自己的小命都搭上,还嫌不够哇?”



    “这哪够啊。”郑达伦说道,“两位首长,徐团长是这么说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屁话,这话是徐锐说的?”二号首长没好气道,“这是主席说的。”



    “我知道这话是主席说的,我不是还没说完呢么。”郑达伦翻了翻白眼,又道,“徐团长又给主席续了两句,我若犯人,十倍报之!”



    “我若犯人,十倍报之?”二号首长一拍大腿说,“这话我爱听!我们共产党人不是孔老夫子,以直报怨从来就不是我们的性格!好,徐锐这话说得好!”



    一号首长则摇头苦笑说:“徐锐这小子,还真是到哪都不肯吃亏。”



    郑达伦又说:“所以徐团长才不肯回来,他说了,不把小鹿原特战大队还有前来增援的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给灭了,他就绝不回来!”



    “你说什么?”二号首长的脸便立刻黑了下来,“把小鹿原特战大队还有前来增援的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都给灭了?你是说驻扎在麻城的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



    二号首长刚刚还夸徐锐有性格呢,结果一听说徐锐带着高楚的大别山独立团硬扛小鬼子的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去了,便立刻又急了。



    “没错,就是这个旅团。”郑达伦点头说,“徐团长非得把他给灭了才肯罢休,老高都已经带着独立团主力赶过去了,因为担心兵力不足,还把六安、霍山、金寨这三个县的县大队也拉了上去,参战的总兵力,已经超过了九千人。”



    “什么?这不瞎胡闹么,一个团怎么跟鬼子一个混成旅团硬抗?”一号首长闻言顿时急时不行,如果是在内线作战,大别山独立团不见得就怕了小鬼子的一个混成旅团,可现在战场毕竟更靠近麻城,那几乎就是小鬼子的地盘了。极品太子爷



    二号首长也道:“老郑,你怎么不拦着高楚?”



    “我拦了。”郑达伦理直气壮的道,“可拦不住哇。”



    “这事给闹的。”一号首长急声说,“非出事不可。”



    二号首长更是回过头对警卫员说道:“那个谁,你赶紧给三支队发电报……”



    话音还没有落,一个通信员便已经气喘吁吁的冲进团部,向郑达伦报告:“政委,陈家坳大捷,政委,陈家坳大捷!”



    “陈家坳大捷?”不等郑达伦答话,二号首长便已经抢先一步冲了过来。



    “首长?”通信员这才发现军部的一号首长跟二号首长都在,当下赶紧立正敬礼,又大声说道,“两位首长,我们大别山独立团刚刚在陈家坳打了个漂亮的伏击战,一举全歼了小鬼子的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



    “什么?”二号首长失声道,“全歼?!”



    一号首长也难以置信的问道:“你是说全歼?”



    “是的。”通信员重重点头说,“就连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的旅团长,叫尾崎什么春的也让我们给当场击毙,整个旅团最多也就逃回去不到百人,哦对了,还抓了不少的俘虏,不是说小鬼子凶得很从来不投降的么?原来这些都是骗人的。”



    新四军的两位首长却已经傻在那里,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好半天后,二号终于回过神来,说:“我的乖,大别山独立团居然全歼了小鬼子的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这可是外线作战,居然也能够打成歼灭战,老叶,这说明我们新四军已经具备了跟鬼子打大规模运动战的实力了!”



    一号首长重重点头说:“嗯,这次陈家坳大捷,值得认真总结!”



    两位首长正欣喜不已,又一个通信员气喘吁吁的冲进来,叫道:“政委,政委,天大捷报,有天大捷报,有捷报……”



    郑达伦却已经麻木了,问道:“什么捷报?”



    通信员说道:“团长刚刚从前线发回电报,说是狼牙袭击了麻城,击毙了华中派谴军司令官东久迩捻彦!我的乖,这可是鬼子的亲王!又一个亲王被击毙了!”



    为什么说又?因为在东久迩捻彦之前,还有一个更加倒霉的伏见宫俊彦。



    听到这消息,新四军的两位首长也麻木了,我的乖乖,这边才刚刚全歼了小鬼子的独立混成第十三旅团,那边马上又击毙了小鬼子的华中派谴军司令官东久迩捻彦,什么叫好事成双?这个就叫做好事成双,今天到底啥日子啊?



    当下二号首长急声说:“立刻给徐锐和高楚发电报,让他们赶紧滚回来。”



    “是!”郑达伦答应一声,匆匆跑去通信处给高楚发电报去了。



    一号首长却笑着对二号首长说:“老项,你还打算处分徐锐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