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 乱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1章 乱了



徐锐带着电台,一直跑出去有上千米之遥,确定方圆五百米内没有鬼子存在,这才躲进一簇灌木丛的中间,然后在冷铁锋的帮助下架起天线,然后打开电台,戴上耳机,很快耳机里便传来了嘀嘀嘀的电讯号。

一边记录信号,徐锐一边又翻出了密码本。

这密码本当然是从小鬼子的通讯兵身上抢过来的,上面记录着鬼子的密电码,不过徐锐并没有像猫头鹰一样的夜视能力,所以必须借助手电光才能够看清楚,冷铁锋便一手架着天线一手打着手电筒,徐锐再照着密码本转译电文。

很快第一段电文便转译出来,却是立花庆雄下达给各个鬼子搜索小队的命令:命令各个搜索小队互相靠拢,并且向四号区域集结,还说立花支队的参谋长小笠原五郎已经带着指南针进入沼泽区接应,让各个小队稍安勿躁。

徐锐转译完了,又将电报递给冷铁锋。

冷铁锋看了之后脸色微变,沉声说道:“鬼子这是准备要撤离了?”

“对,鬼子这是要准备撤。”徐锐嘿然一笑,又道,“不过,都到这个时候了,又岂是他们想撤就能够撤的?”

冷铁锋道:“你打算怎么办?”

不等徐锐说话,冷铁锋又道:“老徐,你该不会是想要冒充小鬼子的通搜索队,给鬼子的司令部报告什么假消息吧?

徐锐嘿然说道:“要不是为了冒充小鬼子的搜索队,我费劲八啦抢电台做什么?”

“老徐你想得太简单了。”冷铁锋道,“你也是老兵了,不会不知道,军事通讯跟民用通讯可不太一样,军事通讯,各个单位之间可是存在暗语的,你只知道小鬼子的密电码却不知道相应的暗语,一发报就会被识破。”

所谓暗语,就是指嵌入到电报中的几个字符组合。这个字符组合代表着电台的编号,却是不会记录在密码本上的,徐锐不知道暗语,就没办法将相应的字符组合嵌入到电报中,所以只要一发电报就会被鬼子给识破。

然而,徐锐却冷然道:“我要的就是让小鬼子识破。”

“你说什么?”冷铁锋讶然道,“要的就是让小鬼子识破?这话是怎么说的?”

徐锐嘿嘿一笑。又道:“老兵你想想,如果我给小鬼子的司令部发出了电报。小鬼子的司令部识破了我们,那么鬼子的司令官会有什么反应?”

“什么反应?”冷铁锋沉声道,“鬼子司令官肯定会以为持有这部电台的搜索小队已经遭到了我们的围歼,并且还会给各个搜索队下达命令,让他们提高警惕,一旦遇到持有这部电台的鬼子搜索队,不管是否对得上口令,立刻开火!”

徐锐便击节道:“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只是抢了鬼子电台。持有这部电台的那个鬼子搜索队却没有被消灭,那么,当他们与别的鬼子搜索队相遇之时,当别的鬼子搜索队不分青红皂白向他们开火时,他们会怎么办?”

冷铁锋悚然道:“他们当然会选择还击!”

徐锐嘿然说道:“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说完了,徐锐便开始按下击发键,开始发送信号。

一边发送信号。徐锐一边又说道:“这还只是一部电台,再接下来,我们还要争取抢夺更多的电台,我们抢的鬼子电台越多,在小鬼子司令部的作战地图上,被我们‘歼灭’的鬼子搜索队也就越多。鬼子的混战就越厉害。”

冷铁锋便不吭声了,只是在黑暗中用惊悸的眼神看着徐锐,心忖,这个家伙的脑子究竟是怎么想的?小鬼子遇到了他这样的敌人,可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甚至于,冷铁锋都开始有些同情起鬼子来了。

(分割线)

海安镇祠堂。立花支队司令部。

一个少尉参谋拿着一分电报匆匆走进作战室,顿首报告:“司令官阁下,刚刚接到步兵第2大队第4中队第3小队的电报。”

正躺在摇椅上休憩的立花庆雄摆摆手,说道:“念。”

少尉参谋便打开文件夹,念道:“司令部:本小队于六号区域东南方向发现支那兵,兵力至少有一个营,目前正往五号区域转进。”

“纳尼?一个营?!”立花庆雄霍然睁眼,难以置信的道。

由不得立花庆雄不吃惊,如果电报上说的情报属实,那就太可怕了,整整一个营的中国*军队进入到了七星湖沼泽,而他身为立花支队司令官,对此却是懵然不知,还能有比这更加糟糕的消息吗?

毫没来由的,立花庆雄又想了另外一种可能,当下问道:“确定是井上小队?”

立花庆雄的记忆力极其惊人,虽然跟部下相处的时间还不到三个月,却已经记住了麾下所有少尉以上军官的名字,步兵第2大队第4中队第3小队的小队长井上次郎留给立花庆雄的印象尤其深刻,因为井上次郎是所有少尉当中个子最矮的。

立花庆雄清楚的记得,当第一次召集所有小队长开会时,他还以为是哪个调皮的军属子弟混进了队列中,后来他才知道这个身高只有一米六出头的小个子少尉,竟然是他手底下的一个步兵小队长。

少尉参谋道:“正要向司令官报告这事,井上小队发来的电报之中并没有嵌入暗语,也不知道是疏忽了,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

“八嘎牙鲁,什么疏忽,这是出事了!”立花庆雄骂道,“定然是井上小队已经遭到了支那军围歼,电台也已经落到支那军的手里,支那军这是要冒充井上小队给我提供假情报,所幸的是,支那军并不知道井上小队的暗语!”

立花庆雄做出这个判断,也在情理之中。

因为是岛国,资源匮乏,所以小日本对各种战备物资看得是相当重。

像电台这种装备更是重点保护对象,如果不是整个井上小队集体玉碎,很难想象电台会落到中国人手里。

停顿了一下,立花庆雄又道:“立刻给各搜索小队发报,就说井上小队已遭遇不测,让他们在遇到自称是步兵第2大队第4中队第3小队时,不要有任何的顾忌,当立即开火!以最迅猛的火力给予对方以最猛烈的打击。”

“哈依。”少尉参谋重重顿首,走了。

“八嘎。”立花庆雄却长出了一口气,对着地图恨恨的道,“又一个小队,这已经是入夜之后的第三个步兵小队了吧?”

(分割线)

七星湖沼泽,六号区域。

井上次郎正带着整个小队摸黑前行。

刚才的一通混战,井上小队伤亡了十几个人,其中六人阵亡。

“八嘎牙鲁,该死的支那人,狡猾的支那猪,不要让我再碰上你们,要是再让我碰上你们,我非活劈了你们。”井上次郎一边摸黑前行,一边嘴里还骂骂咧咧。

正行走之间,尖兵组长忽然折返回来报告道:“队长,前面有情况。”

井上次郎便立刻举起手,示意身后跟进的鬼子兵散开,身后跟进的四十多个鬼子,包括几个伤员便立刻散开,原地警戒。

几乎是同时,对面的人也发现了他们的存在。

一个声音立刻从对面的黑暗中传过来:“口令!”

“八纮一宇!”井上次郎大声应答,又道,“回令!”

“武运长久。”对面回了令,又道,“你们哪个单位的?”

“步兵第2大队第4中队第3小队。”井上次郎完全没有意识到危险,直载了当的将本小队的编号报上过去。

然后下一刻,对面便立刻响起一声长吼:“射击,杀改改……”

下一个霎那,密集的机枪火力以及步枪火力便从对面扫射过来。

要不是天黑,再加上井上次郎反应够快,在对面的第一轮火力急袭下,井上次郎就已经被打成血筛子了,不过饶是如此,井上次郎的帽子也被打飞了。

井上次郎勃然大怒,可还是压着怒火大声质问道:“你们疯了?自己人也打?”

“打的就是你这个自己人,你这头狡猾的支那猪!”对面立刻响起一声回应,接着又招呼火力支援小组,“掷弹筒呢,给我发射,炸死他们,炸死这些支那猪!”下一刻,几发高爆榴弹便吱吱尖啸着飞了过来。

“八嘎牙鲁,谁是支那猪?你们才是支那猪!”井上次郎气个半死,不过很快,他就反应过来,对面的肯定不是真正的日军,而是中国*军队冒充的,当下也大声下令道,“射击,杀改改,给我干掉他们,干掉这些该死的支那猪……”

两下里彻底干上了,而且是使劲浑身解数打了个难解难分。

火力急袭持续了五六分钟,两伙鬼子就不约而同的派出了一个小组,一个从左侧迂回,一个从右侧迂回,小鬼子还真不真愧是以严格而著称,就连战术选择也是一般无二,这些个小队长,简直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迂回对迂回,结果自然是谁也没能占到便宜。

相持了大约半小时,双方便发动了决死冲锋。

紧接着,就是惨烈的白刃战,黑暗中,两个小队近百号鬼子兵端着刺刀,恶狠狠的扑向自己的友军,展开了殊死的较量。(未完待续。)

PS:  年关将近,存稿也耗尽了,剑客又是手残党,大家见谅则个,本月坚持每天两更,下个月开始直到春节结束,恐怕就只能每天一更了,保持不断更吧,等春节过完,我再发粪涂墙,回报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