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4章 灾难前夜-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54章 灾难前夜

    当天下午,八营便派人把这二十多个老乡全都送到了百老汇大厦,王沪生亲自接见了这二十多个老乡,在见到王沪生的时候,这二十多个老乡都紧张得不行,一个劲的说他们是被小鬼子给骗了,而且没作对不起国家、对不起民族的事情。



    事情并不复杂,王沪生稍一询问,便把缘由问了出来。



    不过问出缘由之后,王沪生却感到更加蹊跷,当下让警卫先带老乡下去吃饭,然后召集在家的团干部开会。



    柳眉首先说道:“以我在秘密战线工作多年的经验判断,这件事情绝不寻常,背后一定另有玄机,要不然,小鬼子为什么要以招工的名义把这二十多名老乡骗到嘉定去?还有,除了这一批老乡以外,还有没有别的呢?”



    江南也附和说:“我支持叶主任的意见。”



    王沪生皱眉说:“问题是,背后的玄机是什么。”



    柳眉沉声说道:“十有八九跟撒旦计划有关联。”



    江南也建议说:“我认为,有必要再对唯亭镇的那个可疑目标进行一下侦查,或许会有什么发现也说不定。”



    王沪生说:“可是老徐和狼牙要到后天才回来。”



    柳眉说道:“那就等等吧,两天时间也不算长,反正小鬼子也绝不可能在两天之内就向我们发起进攻,至于撒旦计划,这两天我们严加防范就是了,尤其是嘉定、松江还有青浦的老人队、妇女队还有儿童团一定要提高警惕。”



    “那就这样吧,现在散会。”王沪生说完说站起身准备往外走,然而,才刚刚起身,他便激泠泠打个冷颤,胳膊上还有脖子上也瞬间就凸起无数鸡皮疙瘩,这大热天,他居然感到了冷意,好不诡异。



    柳眉心细,立刻发现了王沪生神情有异,当下关切的道:“沪生,你怎么了?”



    “没事儿,没事。”王沪生摇了摇头,因为刚才的那种诡异的感觉已经消失,就仿佛不曾出现过似的,难道只是幻觉?这几天太累所以出现了幻觉?当下也就没有多想,继续投入到了紧张而又繁重的工作之中。



    王沪生说没事,柳眉也就没有再问。



    此时此刻,无论是王沪生、柳眉或江南,一场空前惨烈的灾难正在酝酿之中,一场史无前例的伤寒病,即将要爆发了!



    (分割线)



    当天晚上,又一个老鬼子风尘仆仆赶到了苏州。



    两天之前,就在闲院宫载仁跟东条英机觐见过裕仁之后,日军大本营便对中国战场的陆军进行了重组,在华北方面军、华中派谴军以及第二十一军的基础上编成了中国派谴军,由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多田骏担任中国派谴军的总司令。



    中国派谴军的总司令部设在南京,指挥整个中国战场除满洲以外的所有部队,这些部队包括二十三个师团,外加十七个旅团,总兵力将近一百万人!单以兵力规模而言,中国派谴军甚至已经超过了关东军,堪称是第一战略集团军。重生一医世无双



    多田骏除了是中国派谴军总司令,还兼任第十二军司令。



    换句话说,多田骏要担负起第四次淞沪会战的指挥重任!



    这个对于多田骏来说,无疑是十分严峻的考验,因为到现在为止,所有跟徐锐交手过的日军高级将领,就没有一个有好下场!



    在来南京上任的路上,多田骏仔细梳理了一下,发现华中派谴军的第一任司令官松井石根算是幸运的,仅仅只是遭到了解职,他的继任者,伏见宫俊彦亲王,甚至还没来得及真正上任就被徐锐给刺杀了。



    然后是第三任华中派谴军司令,杉杉元,他也没能好到哪里去,因为在徐锐手下迭遭败绩,最后羞愤不堪选择了切腹自杀,然后是田俊六,最后被气死了,再然后是岗村宁次,也让徐锐单枪匹马干掉了。



    再然后是西尾寿造、板垣征四郎、东久迩捻彦。



    不算不知道,一算吓一跳,先后跟徐锐交过手的日军高级将领居然已经有八人之多,就没有一个能有好下场的,他多田骏是第九个跟徐锐交手的高级将领,对于这样一份殊荣,老实说,多田骏心下是真有些惴惴然的。



    不过对多田骏来说,也有好消息。



    好消息就是,这次将会有细菌部队参战!



    并且在他到任之前,细菌部队就已经成功的将,注射了大剂量伤寒病菌的活体标本,送进上海,不出意外的话,伤寒病很快就会在上海集中爆发了,所以,第十二军现在唯一需要去做的,就是加强戒严,就连一只老鼠都不许从上海跑出来。



    正是出于这个考虑,多田骏并没有立刻去南京,而是来了苏州。



    一到苏州,多田骏便立刻召开紧急会议,与会的有第六师团的师团长冈部直三郎、第一零四师团的师团长三宅俊雄,近卫第二师团的师团长阿南惟几,外加第十二军的参谋长饭沼多稼藏,另外两个师团的师团长因为距离远,没能赶过来开会。



    在会议上,多田骏就只强调了一件事情,就是严密的封锁上海!



    散会之后,冈部直三郎、三宅俊雄和阿地惟几便立刻返回部队,开始部署针对嘉定、松江以及青浦三个方向的戒严!从这一刻开始,所有的水陆交通要道,无论白天还是黑夜,都必须无死角的全面封锁,用多田骏的话来讲,一只老鼠都不许能过!



    (分割线)



    不过全面封锁终究只是鬼子的一厢情愿。



    两天之后,徐锐带着狼牙大队,还是很轻松的从****渡过长江,途经宝山回了上海,老兵带去重庆的十几个狼牙、还有他从重庆带过来的五十多人军官团,也一并跟着过来了,老兵使用的借口,是现场观摩狼牙大队在大规模巷战之中的实战演练。



    吊诡的是,五十多人的军官团,居然没有哪怕一个人提出异议,一方面,固然是因为军官们已经习惯了服从冷铁锋的命令,可是另一方面,在这些军官的内心深处,也确实想到淞沪战场现场观摩一下大规模的巷战。校园之护花兵王



    冷铁锋在平时训练时,可没有少讲巷战的故事,他们早就已经向往得紧。



    这个事情,肯定是瞒不过军统的眼线的,几乎是在老兵带着军官团回到上海的同时,远在重庆的蒋委员长,就已经知道了这个消息,知道消息后,蒋委员长立刻被气了个半死,因为这次他又亏大了!



    蒋委员长原本还想趁着新四军跟日军在大别山恶战时,来个浑水摸鱼,重新夺回大别山这片敌后抗战根基,却万万没想到,日军三五几下就被新四军给彻底打垮,根本就没有给他们浑水摸鱼的机会,临了还搭上了军官团的五十几名精英!



    这可是冷铁锋从一千多军官生中挑选出来的,可以说是精锐中的精锐,现在却居然白白便宜了新四军,想到这里,蒋委员长就有仰天吐血的冲动!娘希匹,能不能别这么黑呀?还让不让人活了?还让不让人愉快的当这个校长了?



    言归正传,徐锐回到百老汇大厦时已经天黑,结果一进作战室,便看到王沪生正抱着双臂在簌簌发抖,看到这个,徐锐便立刻心头一沉,现在可是五月间,天气已经十分炎热,老王居然还能冷得簌簌发抖?



    当下徐锐关切的问道:“老王,你这是怎么了?”



    王沪生闻声回头,见是徐锐顿时大喜过望:“老徐,你可算回来了。”



    “别打岔,你刚才好像在发抖,是不是生病了?”徐锐说话间就已经走到了王沪生的面前,再伸手一摸他的额头,竟是烫得吓人,便说道,“还发热!”



    “我也不知道咋回事。”王沪生摇头说,“刚刚还好好的呢,这会就不好了,头还疼。”



    正说话间,杜俊杰双手拢着一大杯热气腾腾的茶水进来了,看到徐锐也是高兴不已,赶紧上前敬礼道:“团长!”



    徐锐却注意到杜俊杰居然穿了一件棉衣!



    当下徐锐便问道:“小杜,这大热的天你披这个?”



    杜俊杰便有些羞赧的说道:“刚才忽然觉得有些冷。”



    “不是吧,这天你还觉冷?”冷铁锋说,“有没有搞错?”



    徐锐的眉头却瞬间蹙紧了,他已经感到了一丝危险的气味,王沪生和杜俊杰两人明显是生病了,而且从他们两个恶寒、发热以及头疼等症状来看,不是得了疟疾就是得了伤寒,而这两种疾病都有很强的传染性,一旦扩散,就将不堪设想。



    如果仅仅只是老王和小杜两人被感染,那没什么问题,将他们两人隔离起来就是了,但如果他们也是从别人那传染的,那就麻烦大了!因为光是从他们身上查出传染源就得费老大劲,而这两种疾病又极易传染,短时间内就能大规模扩散。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尽快确定两人的病情,万一不是疟疾或者伤寒,只是普通的热伤风或者中暑呢?那就没什么问题,当下徐锐便赶紧让人去中山医院请医生,尽快前来百老汇大厦给王沪生和杜俊杰诊断病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