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6章 全天候戒严-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56章 全天候戒严

两个小时之后,淞沪独立团所有营以上干部就全到齐了,不过,让前来开会的几个营长感到十分意外的是,一进团部就闻着了一股浓冽的消毒水味,接着,团部的警卫就把他们挨个抓进了消毒室里,拿药水喷壶就是一通狂喷。

  蹂躏一遍之后,团部警卫才终于放过他们。

  进到会议室里,这些个营长就一个个牢骚满腹。

  “他娘的,这是咋回事?搞得我们身上多脏似的。”

  “狗曰的,实在是过分,刚才拿药水喷我一脸,真是的。”

  “这什么情况?我怎么觉着好像出什么大事了?不会闹瘟疫了吧。”

  “瞎说什么呢,好好的闹什么瘟疫?我看这是政委在未雨绸缪呢。”

  十几个营长正在说话间,门外的警卫员陡然朗声高喊道:“团长到!”

  听说团长到了,正在交头接耳的十几个营长便立刻肃静下来,整个会议室也变得鸦雀无声,片刻之后,徐锐就大步流星走进来。

  “两件事!”徐锐走到长条形会议桌的最顶端,坐下来说道,“第一件事,你们返回各自防区之后立刻实施全天候戒严,听清楚,不是夜间戒严,而是全天候的戒严!我不管他是什么人,也不管他拥有什么理由,在没有获得团部的许可之前,一律禁止上街!”

  话音方落,有个营长问道:“团长,如果是洋人呢?”

  徐锐立刻两眼一瞪,说道:“没听清楚我刚才的话,我说的是不管什么人!”

  “是!”那个营长便立刻挺直身板,不管是什么人,那就是包括洋人在内了!

  “你们不要问我什么原因!”徐锐沉声说,“我也不可能告诉你们原因,总之,在戒严令取消之前,除了持有许可令的医生外,所有人都不允许上街!”

  “是!”十几个营长齐刷刷的起身,又齐刷刷的立正敬礼。

  徐锐压了一下手,示意众人落座,又说:“第二件事,立刻派兵查封各自防区内的所有药店,不管是中药铺,还是洋人或者华人开办的西药店,一律查封,并派兵看守,有胆敢反抗者,不管是中国人还是洋人,可当场开枪!”

  都说乱世用重典,在这样子的非常时期,徐锐也不惜当个****,当一个****,无非是被一部分利益受损者骂,但如果在这种要命时候心慈手软、优柔寡断,将来史书上,他就要被千千万万的同胞唾骂,孰轻孰重他还是能够分得清楚的。

  徐锐用冷浚的目光扫视全场一圈,问道:“都听清楚了吗?”

  十几个营长便再次齐刷刷的起立,轰然回应道:“听清楚了。”

  “很好。”徐锐微微颔首,又挥了挥手说,“那就开始行动吧。”

  当下十几个营长便纷纷转身去了,不一会,一道道的戒严令便从百老汇大厦传遍了整个上海以及周边的诸县。

  这时候,团部的筛查已经结束了。

  柳眉前来向徐锐报告说:“团长,团部一共查出来有十八人有明显的伤寒症状,还有三十六人曾经与患者有过密切的接触,眼下已经全部隔离。”致命豪门,总裁的独家萌妻

  “很好。”徐锐点了点头,又说,“老叶,现在你立刻将上海各区所有医院的医务力量给我集中起来,尽可能多的组织几支医疗队,尽快赶赴各区对当地百姓开展身体普查,有病治病,没病预防,一定要将伤寒病给控制住!”

  “是!”柳眉答应一声,转身去了。

  (分割线)

  在杨树浦,一家中国人经营的中药铺刚刚准备打烊。

  本来上海的店铺是很少敢在夜间营业的,但是自从淞沪独立团光复了上海之后,上海的流氓混混一下子就销声匿迹,治安好了许多,所以几乎所有的店铺都开始敢在夜间营业了,药铺因为是治病救人的行业,营业时间更长。

  像杨树浦的这家中药铺,甚至营业到了凌晨一点多。

  药铺的两个伙计搬出栏板,正要往上装时,一队独立团官兵忽然跑步进来。

  看着荷枪实弹冲进来的十几个独立团官兵,两个伙计懵了,药铺的掌柜也有些懵,却还是壮起胆子上前问道:“几位军爷,你们这是?”

  带队的一个班长便啪的立正,向药铺掌柜敬了一记军礼,然后严肃的说:“奉命,从现在开始上海及周边诸县所有药店、药铺、药坊一律予以查封!一律停止营业,掌柜的,还有两位老乡,你们现在可以自便了。”

  “啊?”掌柜和两个伙计顿时懵了,你们这不是明抢么?

  似听到了掌柜的和两个伙计的心声,班长又说道:“不过,掌柜的放心,我们独立团绝不会明抢,眼下只是因为非常原因查封,等事情过去,药铺仍然会还给你们,期间如果有某几样药物被我们征用,我们也会按市价予以足额赔偿。”

  药铺掌柜闻言稍稍放心一些,这其实就相当于军管。

  (分割线)

  与此同时,在租界西区。

  宝山营的一个班,荷枪实弹来到了一家英国人开办的药店前,对于同胞,独立团官兵当然是客客气气,但是对洋人,就没那么客气了。

  “开门,开门,快开门!”带队的班长上去用力拍门。

  药店的大门被班长拍得嘭嘭作响,啪了几下,班长觉得手疼,便立刻示意身后跟着的两个士兵上前用枪砸,那两个士兵便立刻倒转步枪,拿枣木的枪托往门板上狠劲的砸,砸了十几下,店铺门便喀嚓一声碎裂了开来。

  班长再一挥手,十几个荷枪实弹的士兵便立刻持枪冲进药店。

  这会儿,开店的英国人刚刚起床,拿着左轮手枪从二楼下来,冷不丁看到十几个荷枪实弹的中国大兵蜂拥冲进店铺的营业厅,英国店主立刻就傻眼了,跟着被惊醒的一个英国经理和********店员也同样傻眼了,这又是什么情况?

  冲进来的宝山营官兵可没有傻眼,看到一个英国男人手持左轮手枪站在楼梯口,班长和十几个士兵便立刻举起了步枪,十几个黑洞洞的枪口,便立刻瞄准了那个英国男人,班长更厉声大喝道:“放下武器,两手抱头,蹲下!”生存指南害死人

  英国店主满脸的茫然,他听不懂中国话啊。

  带队班长却以为英国店主想要顽抗,当即就喀嚓一声张开了枪机。

  这下可把那********雇员给吓坏了,赶紧给英国店主做示范,两手抱头蹲地上,这下英国店主才终于弄明白了,当下也顾不上所谓的英国绅士的体面了,赶紧把手枪一扔,两手抱头蹲在地上,保命要紧,还是保命要紧。

  带队班长上前捡起左轮手枪,顺势一脚将英国店主踢翻在地,再然后大手一挥,十几个荷枪实弹的士兵便立刻将整个药店看守了起来。

  (分割线)

  法租界,公馆马路。

  一辆装饰得十分奢华的欧式风格的马车正顺着马路疾驰而来,这辆马车上坐的,不是别人,就是上海的法军司令官巴特勒和他的情妇,巴特勒是个老头,但是他的情妇却是个年轻貌美的白俄,所以巴特勒一贯就十分的宠爱她。

  就刚才,巴特勒正带着他年轻漂亮的情妇,在参加一场舞会,结果舞会进行到一半,他的情妇却忽然感到头晕,巴特勒又哪里敢怠慢,赶紧让越南裔仆人套上他那辆私人马车,准备送情妇去上海最好的中山医院问症。

  然而途经公馆马路的一个路口时,却遭到了阻拦。

  一队荷枪实弹的中国士兵把守住了路口,不许马车通过,两个越南裔仆人跟中国人交涉了半天都没有结果,巴特勒就只能亲自出面,唯一庆幸的是,因为是在法租界实施戒严,所以中国军队居然配备了一个法语翻译。

  “将军阁下,我很抱歉的通知您。”法语翻译文质彬彬,但是说出的话却十分强硬,“就在十五分钟之前,我们淞沪独立团就已经对上海市区以及周边诸县实施了全天候戒严,除非您持有我们团部出具的特别通行证,否则任何人都不许上街。”

  巴特勒心疼情妇,平日里在上海又过惯了上等人的生活,哪受得了中国人的管制?

  当下巴特勒怒道:“去******全天候戒严,你们这些黄皮猴子也想管我们法兰西人?我给你们十五秒钟时间,如果十五秒之内不让开,由此而产生的一切后果,均由你们负责!现在我开始计时了,一、二、三……”

  结果,把守路口的中国兵根本理都不理他。

  巴特勒当即下令硬闯,结果把守路口的中国兵却毫不犹豫的举起枪,街垒后面的重机枪也立刻掉转枪口,拿黑洞洞的枪口瞄准了马车。

  巴特勒怒极,当即到街边话亭打了个电话,从法军驻地调来一个连。

  然而,当巴特勒从法军驻地调来的这个连赶到路口之时,独立团的援军也是赶到了,整整一个连的援军,迅速抢占了路口两侧的高点,摆出了不惜一战的架势,巴特勒便熊了,真让他跟独立团打,他可没这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