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7章 事情闹大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57章 事情闹大了

    事情闹大了。



    从今天凌晨,淞沪独立团在上海市区及周边诸县实施全天候戒严,同时对辖区内所有药铺、药店以及药坊实施军管,此举顿时在上海的洋大人中间引发了轩然大波,一直以来,西方洋人在上海都是高高在上,从来只有洋人对华人实施管制,什么时候轮到华人对洋人实施管制?中国人这是要翻天啊!



    天还没有亮,西方各国驻华使节的抗议书就雪片似的飞往国民政府的外交部,同时,外交部的电话也几乎被西方各国驻渝公使馆的电话给生生打爆,美国驻华大使詹森,甚至直接把电话打到了蒋委员长官邸。



    蒋委员长和国民政府的高级官员自然是满头雾水,一问三不知。



    自然而然的,蒋委员长和国民政府的高官就将皮球推给了中共。



    第二天一早,新四军军部就接收到了延安的电报,看完电报后,二号首长摇了摇头,苦笑着对一号说道:“老叶你看,这个徐锐还真是不消停,回上海这才几天功夫哪?就又给我们捅出这么大的篓子,好家伙,全天候戒严!”



    一号首长皱眉说:“徐锐此举肯定有原因。”



    二号首长嗯一声,回头对三号首长说道:“给上海发个电报,问问怎么回事。”



    三号首长答应一声,立刻走进通信处给淞沪独立团发电报去了,去了没多久,三号首长便又回来了,并且带来了淞沪独立团的回复,电报上就只有一句话:在今天中午,淞沪独立团将在百乐门召开新闻发布会,届时将会详细说明一切。



    (分割线)



    在上海,百乐门。



    离淞沪独立团预告的,十二点钟的新闻发布会还有半个多小时,但是西方各国的媒体记者以及驻沪的外交使节就基本上已经聚齐了,此时此刻,偌大的大厅里都是记者以及外交使节,却连一个侍应都没有,情形就有些尴尬。



    “真是太过分了!”威尔逊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怒气勃发的说,“不提供酒水也就罢了,居然连茶水也不提供,这样子的新闻发布会,我还是头一次参加!这些中国人,简直是野蛮无礼到了极致了,哼!”



    “这些都是小事。”乔纳森阴沉着脸说道,“关键是淞沪独立团昨天晚上的暴行,简直就是不可饶恕,他们居然公然打砸抢、我们大英帝国公民在上海的产业,而且,还无缘无故的杀害了两位英国公民,这是一起严重的外交事件,如果淞沪独立团不能给大英帝国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大英帝国就将对中国政府全面宣战!”



    乔纳森的愤怒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昨晚被淞沪独立团查封的十几家租界药店,有一半是他的产业!如果仅只是几家药店,乔纳森既便生气,也不至气成现在这样,关键是这几家药店其实借助卖药的名义,仍然在暗中销售鸦片膏呢。



    自从徐锐对鸦片产业严打之后,上海的鸦片产业,就被迫转入到了地下。



    这之前,徐锐对地下鸦片产业也是有所耳闻,但是因为战事频繁,几次淞沪会战接连爆发,所以徐锐没顾上整顿,但是这一次对药店的管制,却又几乎把上海仅存的地下鸦片产业给连根拔起,挡人财路如杀人父母,乔纳森不生气才有鬼了。重生之土豪庄园



    只不过,乔纳森所说的这些话,却让史蒂芬十分的不爽。



    当下史蒂芬皱眉说道:“乔纳森,你是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的总董事,你只能代表公共租界工部局的态度,而代表不了大英帝国的态度,所以不要胡乱代表帝国,更不要代表帝国胡乱的表态,与中国全面开战这种话,又岂是你能够乱说的?”



    “男爵阁下,我是说……”乔纳森刚要解释,却让史蒂芬打断了。



    “你不必解释。”史蒂芬不耐烦的打断乔纳森,又道,“我赞同你刚才说的一句话,这确实是一起严重的外交事件,不过最终大英帝国如何应对,却不是你我所能决定得了的,现在还是让我们耐心的等待淞沪独立团如何解释吧。”



    乔纳森便只能闭上嘴,非常郁闷的继续等待。



    这一等就是两个小时,原定十二点召开的新闻发布会,却一直等到下午两点多钟,徐锐才终于带着警卫人员出现。



    徐锐刚一出现,所有记者便立刻蜂拥而上,争相拍照。



    海伦也混在人群之中,一边给徐锐拍照片,一边问道:“徐团长,我就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对上海实施全天候戒严,出什么事了吗?”



    其他的记者也是不甘落后,纷纷提出了问题,不过所提出的问题就要尖锐得多了。



    “徐团长,你的部队在昨天晚上公然抢掠了十几家英国绅士经营的药铺或者药店,请问你对此有何解释呢?”



    “徐团长,你的部队打死了两名大英帝国的公民,你对此有何解释?”



    “徐团长,你不觉得你此举,是在向整个西方文明发出严重挑衅吗?”



    “徐团长,我听说你是个严重的民族主义者,好吧,我就说得更直白些,你是一个纳粹主义者,对吗?”



    几十上百个记者瞬间就将徐锐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各种提问吵成一片,那情形,简直就如一只大黄狗窜进了鸡窝,怎一个鸡飞狗跳所能形容?



    徐锐皱了下眉头,随行的警卫排便立刻抢上前,把记者挡在了人墙之外。



    徐锐这才得以从容的走上主席台,站到了麦克风前,然后使用英语说道:“各位大使、公使先生,还有各位媒体记者朋友们,今天慢待大家了,我们甚至连一杯茶水都没能够给诸位准备好,我在这里,先向大家致以最诚挚的歉意。”



    说完,徐锐便向着在场的外交使节及媒体记者,弯腰七十五度深深鞠躬。



    徐锐就是这样,对洋人,该强硬的时候必须强硬,但是该有礼数的时候必须有礼,不管怎样,我们都是文明人对吧?



    鞠完躬直起身,徐锐又接着说道:“但是这一切并不是没有原因的。”



    “百乐门的工作人员因为戒严的缘故,都不能来上班了,我原本还想从团部调一批官兵过来临时充当侍应,无论如何也应该给诸位准备下一些茶水,是吧?可是很抱歉的是,我们实在是抽不出人手,哪怕一个都抽不出来!”魔君大人你别怕



    “从昨晚开始,我们全团就在忙两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立刻对上海市区所有药铺、药店以及药坊实施管制!”



    “第二件事情,立刻对上海市区及周边诸县实施全天候戒严,未持有我团签发的特别通行证的人,一律不准许上街!”



    “因为事态紧急,没来得及提前通知大家,同时在行动之中,难免会产生一些误会甚至流血事件,但是请诸位公使、大使先生以及媒体记者朋友们放心,如果真是我们淞沪独立团的错,事后我们一定会补偿!”



    说到这停顿了下,徐锐又无比严肃的说道:“总之,从昨天晚上开始,我们淞沪独立团全团就一直在忙碌这两件事,然而这两件事情,说白了,其实就只是为了一个目的,就是为了控制伤寒病的大规模爆发!”



    徐锐这话,就像是一颗炸弹扔进了人堆里,瞬间就引爆了现场所有人,整个大舞厅立刻唾沫成了一团。



    “什么?伤寒病?”



    “还大规模爆发?”



    “什么意思?伤寒病要大规模爆发了吗?”



    “我怎么没听说,我从未听说哪个区有爆发伤寒病啊。”



    “我也没有听说,这根本就是没有的事,吓唬人的吧。”



    “我看这就是个借口,仅仅只是为了掩饰他们的暴行。”



    “对,我们可不是那么好骗的,伤寒病的大规模爆发?拿出证据来!”



    整个大舞厅瞬间就吵成了一团,徐锐却也没有去制止,只是淡淡看着。



    好半天后,大厅里的外交使节以及媒体记者才终于冷静下来,然后由美联社驻中国首席战地记者海伦率先发问道:“徐团长,你说昨天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阻止伤寒病的大规模爆发,但是就我所知,上海似乎并没有伤寒病集中爆发的迹象?”



    徐锐淡淡的反问道:“海伦小姐,你觉得,我有必要欺骗你吗?”



    海伦耸了耸肩,说:“但是,上海最近确实没有关于伤寒病的任何信息。”



    “那是因为伤寒病还没有大规模集中爆发,而且绝大部分病人,都没有及时前往医院就诊,所以各大医院才没有信息。”徐锐停顿了下,又无比严肃的说,“但是,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大家,伤寒病很快就要大规模集中爆发了!”



    “理由呢?”海伦又问道,“徐团长何以如此肯定,伤寒病会在上海大规模集中爆发?”



    徐锐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咬牙切齿的说:“因为,侵华日军在三天前对上海发动了细菌战,而武器,就是伤寒病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