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8章 集中爆发-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58章 集中爆发

    徐锐刚才说上海即将大规模爆发伤寒,是往人群里扔了一颗炸弹,那么现在,他说即将大规模爆发的伤寒病是日军发动的细菌战所导致的,简直就是往人群里扔了一颗核武器,当然要说明的是,此时核武器还没有出现。



    因为震惊,整个大厅瞬间陷入死寂。



    一直以来,化学武器和细菌战都是禁忌的话题,日内瓦公约中明确规定,任何人类国家都禁止研发化学武器或者细菌病毒武器,但是所谓的国际公约从来就像是****的牌坊,真正遵守这些条约的国家几乎就是不存在的。



    比如英国,根本就是使用化学武器的开山鼻祖!



    比如美国,在细菌病毒武器的研究上走得最远,以至于到了二十一世纪,好莱坞的导演根据美国军方的细菌病毒武器研究成果,拍出了大量的诸如此类的科幻电影,蜘蛛侠、绿巨人等大片就是从细菌武器中获得的灵感。



    二战之前的日本在这方面投入也大,臭名昭著的731部队就是铁的明证!



    但是,所有的国家都只在暗地里进行化学武器以及细菌病毒武器的研究,从来就没有一个国家会承认他们正在进行这方面研究,而且表面上,西方各国还会极力冒充圣母婊,动用舆论力量大肆讨伐研究化学武器以及细菌病毒的行为。



    因为黑死病的缘故,欧洲人对于细菌病毒武器的研究运用是极度敏感的,所以西方各国政府才会如此掩人耳目,但是这种伎俩,也就是糊弄一下普通的欧洲老百姓,对于那些真正具备独立思考能力及分辨能力的人来讲,是瞒不住的。



    好在,拥有独立思考及分辨能力的,终究是少数。



    现在,徐锐声称,日军刚刚对上海发动了细菌战,而武器就是伤寒病菌,这样的一个消息,其震撼程度确实不亚于核武器爆炸,与会的西方各国的外交使节以及西方各国的媒体记者全都被震惊到了,足足好半天都没有能够回过神来。



    直到了十几秒之后,大厅里才又响起窃窃私语声。



    最后又是海伦,在征得允许之后再次向徐锐发问:“徐团长,你刚才说日军向上海发动了细菌战,武器就是伤寒病毒,但是据我所知,研究并使用细菌武器是日内瓦公约明文禁止的,日本政府对此也一贯持反对意见的,所以……”



    说到这停顿了一下,海伦接着问道:“你有证据吗?”



    海伦话音刚落,团部的一名警卫就匆匆走上主席台,附着徐锐耳畔说了几句,徐锐的脸色便立刻阴沉下来,然后挥手示意那名警卫人员先退下。



    再然后,徐锐说道:“证据很快就会有的,不过现在,我想带你们去一个地方。”



    海伦再次问道:“徐团长,能否先透露下,你想带我们去哪里,看什么东西呢?”



    “当然没问题。”徐锐说,“我想带你们前往中山医院,看一下那里收治的病人,我也是刚得到消息,今天一大清早,中山医院就收治了三百多名急症病人,这些急症病人的症状几乎如出一辙,恶寒、头痛发热,甚至呕吐腹泄。”大明魔陨记



    “上帝。”海伦立刻惊呼道,“这可是典型的伤寒症状。”



    “没错。”徐锐点点头说道,“这还只是中山医院一家,事实上,其余十几家医院也收治了数量不等的病人,保守估计,现在感染伤寒病的病人就已经超过了千人,这还仅仅只是大规模爆发的第一天,接下来病症扩散的势头将会更加恐怖!”



    听到徐锐这话,在场的不少外交使节人员立刻就相信了。



    像史蒂芬这样的外交使节,可没有平民百姓那么的好骗,他们对于西方各国政府当面说一套、背后做一套的伎俩不要太清楚,不少外交使节甚至知道本国政府也在暗中研究化学武器或细菌病毒武器,只是从不会对别人说而已。



    所以,这些外交使节几乎是立刻就相信了徐锐所说的话。



    但是,相信是一回事,嘴上说不说却又是另外的一回事。



    当下史蒂芬说:“徐团长,我公务繁忙,就不跟你去看了。”



    其余各国的外交使节也纷纷提出各种各样的理由,表示不会去中山医院,但是像海伦这样的媒体记者却还是选择了去中山医院,因为他们想要亲眼看一看伤寒病人,确定一下是徐锐在危言耸听,还是说日军真的对上海发动了细菌战。



    如果日军真的发动了细菌战,他们就会动用舆论进行批判。



    中山医院距离百乐门并不远,一行人很快就到了中山医院。



    当然,在此之前,徐锐还是尽可能给每一位媒体记者都发放了防毒面具。



    等徐锐带着上百个西方媒体记者来到中山医院时,却发现,医院大门外的街道上都已经躺满了等待确诊的病人,不断有身穿白大褂、头戴防毒面具的医务人员出来,将一个个已经无法行动的病人抬进去,但是抬进去一个人,便立刻又会有当兵的送来两个。



    凭心而论,徐锐的反应已经算是很快了,在刚刚得知消息后的第一时间,他就立刻对整个上海市区及周边诸县实施了全天候的戒严,但还是稍嫌晚了些,在这之前,伤寒病菌就已经籍由那二十多个昆山老乡迅速的扩散开来。



    伤寒病菌的传染性非常之强,举一个简单的例子,那二十多个昆山老乡离开百老汇大厦之后,到某个路边摊吃了顿早饭,然后这个路边摊的餐具就被污染掉了,然后再来这个路边摊吃早餐的老乡,就会把病菌传染给别的人。



    这样的传染,几乎是几何级数往上倍增!



    你可以想象,三天时间后会感染多少人?



    由于伤寒病菌的潜伏期不等,短的三天,长的甚至十多天,所以说,现在甚至还根本没到伤寒病大规模集中爆发的时候,再过几天,发病的人数将会更加的多,届时送来医院隔离的病人就不是以百人为计数单位,而是要以为万为计数单位了。当我忘记了你



    但既便是以百人为计数单位,也已经把这些西方媒体记者给吓坏了。



    美联社战地记者海伦看到病人的惨状后,竟然是潸然泪下,回去之后就写了一篇色调极其沉痛的通讯稿,将此事报告给了美国国内。



    ……



    海伦的通讯稿传到华盛顿时,美国总统罗斯福刚准备下班。



    看完秘书递过来的通讯稿后,罗斯福对刚好走进来的国务卿赫尔说道:“赫尔,你来得正好,快看这篇通讯稿,日本人又出洋相了。”



    能够听出来,罗斯福对日本人发动细菌战并没有谴责之意。



    事实上,在政治人物的眼里,从来就只有利益,所谓的国际道义根本就不存在,当然话又说回来了,他绝对不可能把真实的态度公诸于众,在表面上,当着美国公民的面,罗斯福肯定会不遗余力的谴责日军在上海的暴行的。



    赫尔匆匆看完通讯稿后说道:“总统先生,我也正要向您汇报这件事情,这是美国驻沪公使馆刚刚发来的急电,威尔逊上校说伤寒病已经大规模爆发,旅居上海的三千多美国侨民正处于危险之中,请求紧急撤离。”



    “喔特?”罗斯福讶然说道,“以当今的医疗技术手段而言,伤寒病已经完全不足以威胁到生命安全了,上海乃是远东最大的国际大都会,租界各家医院的技术也是极先进,难道还治不好伤寒病?应该不至于吧?”



    赫尔苦笑说:“伤寒病如果仅只是小规模爆发,当然没什么,但现在是集中爆发,仅仅只是第一天便有多达上千人染病,再接下来的几天,染病的人数将会呈几何级数增加,这种情形下,要想控制疫情几乎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罗斯福说道:“为什么要控制疫情,建个隔离区不就可以了?”



    罗斯福的言下之意,就算伤寒病在上海大规模的爆发,死的也只是中国人,美国人因为有良好的医疗体系保障,绝不会有性命之忧,而且伤寒病爆发快,消失得也快,快则半个月慢则一个月,疫情就会过去,到时上海的秩序就可以恢复如初了。



    赫尔再次苦笑,说:“总统先生,你有所不知,公共租界的所有医疗资源,都已经被徐锐的淞沪独立团管制了,不仅是药品,甚至就连各家医院的医务人员也被强制征用,现在旅居上海的美国侨民的医疗保障,跟中国人并无区别,甚至还不如。”



    “哦,泻特!”罗斯福立刻怒了,咆哮道,“徐锐怎么可以这么做?”



    罗斯福或许是个伟大的政治家,但是白人至上的思想却已经刻入了他的骨子里。



    当下罗斯福怒吼道:“你立刻给国民政府发照会,勒令他们保障美国侨民的安全,若不然由此引发的一切后果,将由国民政府负全责!”



    赫尔却苦笑摇头说:“总统先生,国民政府恐怕很难左右得了徐锐的淞沪独立团,所以我建议您,还是跟延安的中国共产党接触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