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0章 放弃上海-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60章 放弃上海

史蒂芬黑着脸说道:“徐团长,我以上帝的名义向你保证,我们一定会做好西方各国侨民的秩序维护工作,既便真有伤寒病的疑似携带者,也绝对不会传染给沿途的贵国居民,这点还请你务必放心……”

  史蒂芬现在是只求尽快逃离上海这个瘟疫之地。

  “抱歉。”徐锐冷冷的打断道,“我不相信上帝。”

  史蒂芬沉声说:“这么说,你是执意不肯放行喽?”

  “没错,放行是绝无可能的。”徐锐点了点头,又接着说道,“公使先生,我也奉劝你一句,半个月的时间并不长,只要半个月之后,等上海的伤寒病疫情控制住了,你们西方各国的侨民再想离开,淞沪独立团保证不会留难。”

  史蒂芬勃然大怒道:“可最后如果疫情控制不住呢?”

  史蒂芬不可能不怒,疫情控制住了还说个屁,那个时候还有必要离开么?

  怕就怕疫情控制不住,最后彻底漫延开来,波及到旅民上海的西方侨民。

  徐锐却嘿然一笑,说:“公使先生,我也以上帝的名义向你保证,我们淞沪独立团一定可以控制住疫情,请你务必相信我们。”

  史蒂芬怒道:“你不是不信上帝么?”

  徐锐冷然说:“公使先生,话我已经说到了,如果贵国侨民执意要离境,那么由此因发的后果甚至于流血冲突事件,我们淞沪独立团是不会负责任的,而且我们也会通过电台,昭告世界,我相信,每一个有理智的人都会理解并且支持我们的。”

  说完,徐锐又把目光转向周围的一营官兵,喝道:“全体上刺刀!”

  持枪警戒的一营官兵便立刻拔出明晃晃的刺刀,插到了步枪卡槽上。

  看着一排排的雪亮刺刀,原本还群情激愤的西方各国侨民终于怕了,单从视觉效果上来讲,黑洞洞的枪口确实还不如雪亮的刺刀更有威力,面对枪口这些个洋人还不怎么害怕,但是面对雪亮的刺刀,他们却立刻胆怯了。

  弗格森走到史蒂芬身边,小声说道:“男爵阁下,这个徐锐就是疯子,他手下的淞沪独立团更是一群疯子,逼急了,他们真的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做出来!为了大阴帝国一万多侨民的安全计,还是暂且忍忍吧。”

  史蒂芬虽然很不愿意咽下这一口气,但他也确实没有胆量跟徐锐彻底撕破脸,如果真的因为他的一意孤行,导致流血冲突事件,甚至导致大量英国侨民丧命在此,英国政府未必奈何得了徐锐,却绝对不可能轻易饶过他。

  说到底,此时欧洲的局势已经十分紧张,英法两国为了应付德国的咄咄逼人,就已经是焦头烂额了,根本就无暇顾及到远东战场了。

  当下史蒂芬只能含恨回到了他的公使馆。

  片刻后,西方各国的侨民便在驻沪英军、美军、意军等军队的劝解下,惶惶然的返回各自的居住区,开始在恐惧之中等待疫情过去。

  ……
初世废物:杀手神医三王妃
  回头再说徐锐他们。

  石长庆恨恨的说道:“这些洋鬼子就是欺软怕硬,这明明是小鬼子发动的细菌战,小鬼子才是灾难的始作俑者,他们不去找小鬼子,却反而跑来找我们的麻烦,真他娘艹蛋,要我说刚才就应该下令开枪,打死这些死洋鬼子。”

  徐锐摆了摆手,说:“犯不着跟这些洋鬼子置气。”

  石长庆顿了顿,接着问道:“不过团长,这些洋鬼子要走,你为什么不让啊?平日里看着这些洋鬼子骑在咱们中国人头上作威作福,老子早就看够了,这些洋人都走了,上海也就清静了,这又有什么不好的呢?”

  徐锐便轻叹了一声,说道:“现在还真不能放他们离开。”

  “这又是为啥?”石长庆茫然道,“为啥不能放他们离开?”

  徐锐又叹息了一声,说道:“留着这一万多洋人,咱们撤离上海时,就能够多一道护身符,不然咱们根本就撤不出去。”

  石长庆闻言便勃然色变道:“撤离上海?团长?!”

  石长庆心中的吃惊可想而知,不是说要坚守上海五到八年,一直到抗战胜利?怎么突然间就要撤离上海了?这真的是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啊!

  徐锐神情凝重的点了点头,叹道:“时局有变,上海必须得放弃了。”

  上海确实得放弃了,从一开始徐锐就低估了小鬼子的丧心病狂程度。

  徐锐原本以为,上海有公共租界,还有法租界,小鬼子无论如何都会有顾忌,发动细菌战的可能性非常小,但是残酷的事实却告诉徐锐,他错了,小鬼子最终还是悍然的对上海发动了残酷的细菌战。

  虽然,这次投入的只是伤寒病菌,危害相对还算小的。

  但是,这仅只是第一次攻击而已,如果伤寒病菌攻击不成功,没能达成显著削弱甚至消灭淞沪独立团的效果,谁又敢保证小鬼子不会展开第二波、第三波的细菌战?这次小鬼子使用的仅只是伤寒病菌,下次就该是霍乱甚至于鼠疫病菌了。

  伤寒病还可以通过制造隔离区加以控制,如果是霍乱和鼠疫大规模爆发,隔离根本就是痴心妄想,到那时候,整个上海四百万难民,将无一幸免!那时候日本政府固然会因为此事臭名昭著,但是真正吃亏的却还是上海百姓!

  徐锐虽然嘴上说,不惜跟鬼子玉石俱焚,但是真的要他眼睁睁看着逃难进入上海的四百万难民死在他的面前,却是绝对狠不下心的!所以,放弃上海已经成为必然,他绝不能将四百万生灵的生死寄托在鬼子的习慈手软之上。

  所以,徐锐现在就要开始提前留后路了!

  而这一万多洋人,就是徐锐找的护身符!

  ……

  徐锐的担心绝非多余,别的不说,至少裕仁小鬼子真的动了用细菌战彻底毁灭上海的念头,当然,他真正想要毁灭的其实并不是上海,而是徐锐这个帝国死敌,还有徐锐率领的淞沪独立团,这两者才是裕仁真正要毁灭的对象。两朝为后:独宠坤宁宫

  次日,裕仁就命侍从官将几家西方最大的报刊送到他的御前。

  当然,真正的报刊是不可能这么快就飘洋过海送到东京来的,来的只是日本派驻西方各国的公使,通过电波发送回来的,简略文字版,其实这就是简报,这也是各国的惯例,都会做一些当今主要刊物的简报摘要。

  让裕仁有些意外的是,今天送简报进来的居然是闲院宫载仁。

  看到走进来的是闲院宫载仁,而且老脸上还带着明显的笑意,裕仁悬着的一颗心立刻就落回肚里,凭心而论,日军在上海发起细菌战,裕仁心下还是有些担心的,担心国际舆论会抓住这件事大做文章,给予日本政府施加压力。

  上海毕竟是远东最大的国际性大都会,有西方各国的租界在。

  如果西方各国闻讯之后群起声讨,日本政府也还是吃不消的。

  不过,现在看来,裕仁所担心的这种情形,似乎并没有出现。

  果然,闲院宫载仁走进来,将一大摞简报放到裕仁的御案上,笑着说:“陛下,这些都是昨晚还有今天早上西方几大主要刊物的简报。”

  裕仁把双手一推,微笑说:“朕就不看了,皇叔祖你说说吧。”

  “哈依。”闲院宫载仁微微一顿首,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实质性的内容,无非就是将上海爆发大规模伤寒病的事情以诸于众,然后再借机发表一些评论,其中以苏联塔斯社和红旗报最为可恶,指名道姓的说这是帝国对上海发动的细菌战。”

  裕仁摆摆手说道:“苏联人的态度,我们可以不予理会。”

  闲院宫载仁又道:“其余各国的态度相对保守,无论英国、美国还是法国,都认为上海之所以爆发大规模的伤寒病,是因为天气炎热再加上战事频繁,中日两军阵亡将士的尸体没办法及时处理所导致,而且,几家报刊都对淞沪独立团蛮横封锁上海,不让西方各国旅居上海的侨民离境的行为,进行了大肆批判。”

  “哟西。”裕仁欣然点头,“这样的话,朕就放心了。”

  闲院宫载仁说道:“其实,这也是心照不宣的事情,今天他们不对帝国的细菌战行为加以指责,也是为了他日他们发起细菌战时,帝国能够对他们网开一面,这世上,从来就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但也不会有无缘无故的恨。”

  裕仁轻嗯了一声,又道:“皇叔祖,那么这次细菌战的效果如何呢?”

  闲院宫载仁说道:“从目前特高课掌握的情报看,效果应该是不错的。”

  裕仁闻言立刻来了兴致,问道:“皇叔祖你说说,怎么个效果不错法?”

  闲院宫载仁答道:“光是昨天一天,就至少有上万人出现了伤寒病症状,而且伤寒病的潜伏期一般是三到七天,所以可以预见,接下来的五天,疫情将会急剧增加,淞沪独立团虽对上海做了全天候戒严,恐怕也是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