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1章 是非不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61章 是非不分

“嗯?”裕仁的眉头立刻蹙紧,“淞沪独立团对上海实施全天候戒严了?”

  “哈依。”闲院宫载仁顿首说,“从昨天晚上开始,就实施全天候戒严了,必须承认,徐锐这家伙的鼻子还是挺灵的,不然,要是再晚上两天,哦不,哪怕再晚一天,伤寒病菌就将会彻底失控,那时上海就彻底完了。”

  裕仁的眉头便越发蹙紧,问道:“也就是说,上海还是有可能得以幸免。”

  “这个……”闲院宫载仁说道,“理论上讲,这种可能性确实是存在的。”

  裕仁便有些不解的问道:“皇叔祖你不是说,伤寒病已经在上海大规模集中爆发了?既然已经是大规模集中爆发了,为什么还能控制?”

  闲院宫载仁苦笑着说道:“陛下,老臣也是刚刚才知道,伤寒病的传染途径跟霍乱、鼠疫等几种疫疾不一样,霍乱、鼠疫等疾疫甚至可以通过飞沫来传播,所以一旦集中爆发,基本就不可能加以控制,但是伤寒病却有所不同。”

  稍稍停顿了一下,闲院宫载仁又接着说道:“伤寒病需要通过排泄物、饮用水、食物以及餐具等接触性传播,所以一旦采取隔离措施,并且及时提醒疫发地的居民烧开饮用水之后再饮用,就可以很有效的杜绝伤寒病菌的传播,进而阻止疫情继续漫延。”

  裕仁皱着眉说道:“这也就是说,上海这两天还有未来几天出现的伤寒病患者,其实都是在之前几天感染的,在淞沪独立团采取全天候的戒严之后,就不会再有新增病例?”

  闲院宫载仁说道:“既便仍有新增病例出现,数量也不多,更不会爆发性的增长。”

  “不行,这不行!”裕仁的脸色便立刻阴沉下来,沉声说,“皇叔祖,如果是这样,伤寒病根本就毁灭了淞沪独立团,更加毁灭不了徐锐!”停顿了下,又说道,“告诉东条君,立刻将霍乱班还有鼠疫班也派往淞沪战场!”

  “纳尼?霍乱、鼠疫?!”闲院宫载仁勃然色变。

  “怎么?”裕仁的脸色越发阴沉,阴恻恻的盯着闲院宫载仁,说,“皇叔祖可是舍不得上海的几百万支那百姓吗?”

  “不是,当然不是的。”闲院宫载仁赶紧否认,又道,“但是陛下,上海除了几百万支那百姓,还有一万多西方侨民,如果真的发起霍乱甚至鼠疫细菌战,淞沪独立团和上海的数百万支那百姓固然是无法幸免,一万多西方侨民只怕也是很难幸免。”

  裕仁皱了下眉头,说道:“那就让西方各国的侨民尽快撤离上海。”

  闲院宫载仁说道:“可是陛下,大灾过后上海只怕也将毁于一旦,要知道,不久后上海很可能成为帝国领土,这可是一座国际性大都会哪!”闲院宫载仁的言下之意,毁了上海这样一座即将成为日本领土的大城市,未免太可惜了。

  裕仁狞声说:“朕宁可上海化为废墟,也绝不放过徐锐还有他的淞沪独立团!”

  因为伏见宫俊彦和东久迩宫捻彦的死,因为三十几位日军将官的死,因为日本皇室连续惨遭打脸,裕仁已经恨极了徐锐,为了杀死徐锐,挽回面子,裕仁甚至不惜将灵魂出卖给魔鬼,甚至不惜将魔鬼从所罗门的瓶子里释放出来!后宫升职攻略

  “哈依!”闲院宫载仁只能顿首领命。

  ……

  几乎是同一时间,徐锐也正在浏览这些西方主流媒体的简报。

  徐锐面前的这些简报是海伦送过来的,顺便说一句,因为江南的缘故,海伦现在已经成了淞沪独立团的常客,海伦本质上还是个正直的女青年,对中国的这场艰苦卓绝的抗战也是充满了同情,所以常常会尽可能的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这时候,江南已经被解除了隔离,回到了工作岗位。

  “江南,还有徐,真的非常抱歉。”海伦向江南和徐锐耸了耸肩,说,“我真的已经尽力了,但是我无法改变美国媒体的态度,更不可能改变西方各国这些主流媒体的观点,不过我替我的祖国,就这件事情上面的表态,感到羞耻。”

  “海伦,我们还是要谢谢你。”江南上前挽住海伦的手臂,说道。

  徐锐看着面前摆的这些简报,脸色却阴沉的可怕,他早知道西方各国政府历来就毫无节操可言,既便是美国,在利益面前也是啥啥都能出卖,在徐锐穿越过来的那个年代,美国政府甚至可以跟恐怖分子进行合作。

  比如炸了纽约世贸大厦的本拉登,其实就是美国政府培养出来的,还有被美国人绞死的中东独裁者,萨达姆,也是美国政府一手扶植起来的。

  但是徐锐还是没有想到,西方政府会如此不要脸。

  上海的伤寒疫情,明明就是小鬼子发动的细菌战,但是以美英为首的西方媒体,非但不谴责日本政府的兽行,反而把焦点聚集在淞沪独立团不肯放西方侨民离境的问题上,什么叫是非不分,这就叫是非不分!

  这就好比二十一世纪的朝鲜问题,明明是由于美朝之间的敌对状态,给予了朝鲜人民强大的生存压力,迫使朝鲜政府不顾一切的发展核武器,可美国政府和西方政府却对此视而不见,反而一再谴责中国政府不肯对朝鲜政府施加压力。

  再比如两次鸦片战争,明明是大阴帝国向中国贩卖毒品侵害中国人的身体健康,却还不许中国人禁烟,一旦禁烟,中国就成了反对自由贸易,大阴帝国就要开着军舰来打,打到你们把国门敞开,任由西方贩卖鸦片为止。

  西方世界从来就是强盗逻辑,只照顾自己的利益。

  由此,也更加的坚定了徐锐拿洋人做人质的决心。

  既然你们做初一,那就不要怨淞沪独立团做十五!

  不过,面对西方媒体的下作,什么都不做绝不是徐锐的性格。

  当下徐锐拉开大板桌的抽屉,从里边掏出了一大叠黑白照片。
这个冥夫不太冷
  西方媒体不是说证据链不足,无法判定这是日军的细菌战么?那好,现在老子就把完整的证据链呈现给你们,你们西方媒体自己拉出来的屎,还是自己吃回去!不是老子非要挖一个坑给你们往里面跳,实在是你们自己太作死。

  海伦的目光立刻落在这一叠照片上,问道:“徐,这是什么?”

  “你想要的证据。”徐锐将照片从大板桌上推给海伦,说道,“侵华日军在昆山附近的细菌实验室,以及他们摧残过的活体标本的照片。”

  这些照片是真的,是冷铁锋刚刚才送过来的。

  昨晚,在经过一个昼夜的准备之后,狼牙大队发起了针对唯亭镇的伤寒病病菌实验室的破坏行动,由于准备得十分充分,整个行动十分的顺利,可以说是兵不血刃就解决了细菌实验室的警备部队,然后在鬼子的援军到达之前,很顺利的撤了出来。

  这次的行动,不仅彻底的摧毁了鬼子设在唯亭镇的细菌实验室,而且还把小鬼子的细菌部队一网打尽了,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被小鬼子掳去的活体标本,虽然救出来了,但是都已经遭受到致命摧残,没一个幸存下来。

  不过,冷铁锋还是通过照相机把小鬼子的所有兽行拍摄了下来。

  随着徐锐的话声,海伦早已经拿起了照片,看到第一张海伦的美目立刻就红了,因为照片上是一个瘦得皮包骨头的孩子,能够看出来,这个孩子已经进入到了生命的终点,但是他才只是个孩子啊,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而已。

  看了几张照片后,海伦就再也看不下去了。

  因为照片上记录的日军暴行,简直令人发指!

  海伦将照片收好,很严肃的对徐锐说道:“徐,请你务必相信我,并且将这些照片交给我,我一定会设法让这些照片大白于天下的,是的,我一定会将侵华日军在淞沪战场上所犯下的兽行公诸于世的,一定会的。”

  徐锐点点头说道:“我相信你。”

  “谢谢你的信任。”海伦将照片放进挎包,上前跟徐锐拥抱了下,然后转身告辞。

  江南一直将海伦送出了百老汇大厦的大门,然后回来对徐锐说道:“阿锐,这些照片会给海伦带来大麻烦的,毕竟,现在美国政府更看重与日本政府的关系,海伦如果将这些照片披露出来,无疑就是与政府唱反调。”

  “你小看海伦了。”徐锐摇头说,“她的背景比你想象的深厚得多。”

  “嗯,海伦很有背景么?”江南讶然道,“这个我还真没有看出来。”

  “先不说这个了。”徐锐摇摇头,他一点都不替海伦担心,既便海伦没什么背景,美日之间的友谊小船也快要翻了,最多还剩一年,当下又说道,“江南,这边的工作就交给你和老叶了,我得马上赶去嘉定,老杨也得赶往青浦,看样子,小鬼子就要有大动作了。”

  “嗯,你们就放心去吧。”江南点点头说,“家里有我和眉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