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5章 不计毁誉-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65章 不计毁誉

    “老徐!”王沪生闻言立刻变了脸色,厉声喝叱道,“不要胡说。”



    “老王,我没有胡说。”徐锐依然面无表情的说道,“为了国家,为了民族,个人毁誉又算得了什么?就背负千年骂名,那又怎样?”



    说完了,徐锐吩咐地瓜道:“地瓜,看住海伦小姐!”



    “是!”地瓜轰然答应,背着枪站到了海伦的身边,看美女?他最喜欢了。



    “喔特?”海伦的美目瞬间瞪大了,指着自己鼻子说,“徐,你连我也绑架?”



    “是的。”徐锐面无表情的点点头,沉声说,“海伦小姐,你的身份骗得了别人,却骗不了我,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一直都没有公诸于众的姓氏,应该是洛克菲勒吧?所以对不起了,只能够先委屈你一下。”



    海伦闻言先是愣了一下,遂即又道:“就算我的姓氏是洛克菲勒,你也不能因此就限制我的自由,我抗议,我会向国民政府的外交部控告你的暴行,哦不不,我会向新四军的军部甚至延安,控告你的暴行的。”



    “随便你控告。”徐锐面无表情的道,“但是现在,请你配合我们。”



    说完,徐锐再不理会海伦的大声抗议,又扭头对杨瑞说:“老杨,你立刻带上两个营将公共租界以及法租界的洋人,全都抓起来,尤其是美国侨民,包括辛辛那提号巡洋舰上面的美国水手,全都给我抓起来,一个不放过。”



    杨瑞闻言却是有些犹豫,说道:“团长,真抓啊?”



    杨瑞心里慌啊,一家伙抓这么多的洋人,是要引发国际事件的呀。



    徐锐霍然回头,冷厉的目光像箭一样刺进杨瑞眸子,说:“杨副团长,执行命令!”



    徐锐可真不是说着玩的,他是真的下定决心要抓这些洋人充当人质了,此举或许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美国政府对中共的态度,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反正现在美国政府也不可能给予中共任何援助,反正结果不会比现在更糟,不是么?



    “是!”杨瑞便本能的立正,敬了一记军礼,然后转身就走。



    “等等,站住!”然而还没等杨瑞走出大门,一边的王沪生终于反应过来了,赶紧将杨瑞给喊住了,“老杨,我不许你抓人。”



    杨瑞便回头以为难的眼神看看王沪生,又看看徐锐,你们一个团长一个政委,一个说抓一个说不抓,我到底听谁的?



    王沪生便回头对徐锐说:“老徐,你别乱来!”



    “乱来?”徐锐冷然道,“老王,我没有乱来,我在救人!”



    “我知道你是为了救人,但是救人也不是你这么个救法。”王沪生急声说道,“你这么做会引发国际争端,要酿成外交事件的!”



    “国际争端?外交事件?”徐锐面无表情的说道,“无非就是孙美瑶的下场!”



    孙美瑶在1923年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临城火车大劫案,劫持了几十个洋人和近百名中国旅客,甚至还打死了一个英国人,最后他的匪帮被北洋政府收编,当了一个旅长,但是这个旅长只当了六个月,就被北洋政府设下鸿门宴给处决了。非卿不娶,腹黑公子追妻难



    徐锐也是急了,都不惜拿自个跟孙美瑶这土匪类比。



    但这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孙美瑶绑架旅客是为了个人的私欲,而徐锐绑架上海的洋人却是为了营救上海的三百多万难民!



    王沪生的脸便立刻拉了下来,叱道:“你胡说什么呢?孙美瑶是土匪,你可不是,你是一名中国共产党员!”



    “正因为我是一名共产党员,所以才必须这么做。”徐锐冷冷的说道,“入党誓辞里的最后一句是怎么说的?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永不叛党!我现在所做的,就是为了人民牺牲个人的毁誉!我只是在践行我的入党誓言!”



    “胡说什么呢?”王沪生也是急了,厉声道,“入党誓辞里确实有说,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但这不是让你去做有违道德的事!更不是让你去绑架别人,党和人民也不需要你做出这种牺牲,不需要,你知道吗?”



    “不需要?”徐锐说道,“你现在有更好的办法?”



    王沪生闻言便立刻语塞,他现在当然没有更好的办法。



    好半晌后,王沪生才说:“也许鬼子并不会真发动霍乱、鼠疫细菌战,毕竟这可是******的战争罪行,他们未必就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



    “也许?未必?”徐锐说,“我可不敢把三百多万上海百姓还有全团一万多官兵的生命安全寄托在虚无缥缈的也许、未必上!”



    王沪生说:“那也不能绑架洋人做人质!这种行为,跟鬼子有何区别?”



    “有区别,鬼子是为了侵略中国,我们是为了救人。”徐锐冷冷的说道,“老王,既然你没更好的办法,那就按照我说的去做!”



    “不行!”王沪生厉声道,“这件事我不同意,组织更不会由着你胡来。”



    此前徐锐在租界缴械英国廓尔喀皇家步兵营,甚至发动学生进行游行,要挟租界工部局将治权还给中国人,王沪生都是支持的,因为在这两件事情上面,他们是正义的一方,徐锐无论怎么做都可以,但是现在却不一样。



    现在徐锐却是要抓旅居上海的洋人充当人质,这个性质就十分恶劣了。



    这样的行径与临城火车大劫案的始作俑者孙美瑶有什么区别?但是人家是个土匪,可你徐锐却是共产党员,你一个共产党员怎能学土匪?



    王沪生急声说:“老徐,别的事情我可以听你,但这事不行!”



    徐锐冷冷的说:“老王,这事没得商量,上海的洋人必须抓!”



    “不行!”王沪生急道,“我是政委,这事我不同意,坚决不同意!”



    “我是团长!这事我说了算。”说完之后,徐锐又扭头对杨瑞说道,“杨副团长,你还愣在这里干吗,立刻执行命令!”



    “是!”杨瑞答应一声,转身就走。



    王沪生在身后喊破嗓子,杨瑞都没有回头。都市绝品真仙



    不管怎么样,徐锐终归是淞沪独立团的团长。



    拦不住杨瑞,王沪生便回过身气急败坏的说:“老徐,你闯大祸了,你知道不?你闯下大祸了,这下谁也保不住你,你真的闯下大祸了!”



    “我不在乎。”徐锐冷冷的说道,“我早说了,为了上海三百万百姓,为了国家,为了民族,我不惜一切,甚至连灵魂都可以出卖给魔鬼,个人毁誉又算得什么?此间事了,我会亲往梅县负荆请罪,任由军部首长处置!”



    “你……”王沪生闻言顿时语塞。



    片刻后王沪生又是长长一声叹息。



    淞沪独立团很快开始了抓捕行动。



    ……



    公共租界中区,美国驻沪公使馆。



    公使馆首席武官威尔逊上校正在房间里收拾行李,准备撤离。



    行李才刚刚收拾到一半,便陡然听到外面传来杂乱的脚步声,威尔逊也是一名老兵,当即判断出这是部队行进时发出的脚步,这是怎么回事?公使馆遭到入侵了?谁这么大胆,竟然敢入侵美国政府的公使馆?



    威尔逊下意识的掏出了左轮手枪,再把机头张开。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的房间的门忽然被人一脚重重的踹开,遂即十几个荷枪实弹的中国士兵便冲进了房间里,看到威尔逊手中的左轮手枪,那十几个中国士兵立刻紧张起来,纷纷掉转枪口瞄准威尔逊,大声的喝令威尔逊放下武器。



    “放下武器!”



    “缴枪不杀!”



    “快放下武器!”



    “不然我们开枪了!”



    十几个中国兵的叫喊声立刻充满整个房间,神情紧张,似乎随时都可能开枪。



    威尔逊的神情也很紧张,却不肯放下手枪,高声喊道:“这里是美国公使馆,相当于美国的领土,你们已经侵入了美国的领土,你们已经侵犯了美国的主权,我命令你们立刻撤出公使馆,立刻撤离美国领土,否则,因此而引发的一切后果,将由你们淞沪独立团,将由你们中国政府全部承担,我重申一遍……”



    正不可开交之时,一道身影从窗外鬼魅般飘进来,欺近到威尔逊身后,再照着他的后脖子就是轻轻一记手刀,威尔逊便立刻呜咽一声倒下来,两个士兵上前一步,便轻松的架住了威尔住,再拖往门外。



    几乎同样的场面,在英国驻沪公使馆、苏联驻沪公使馆、德国驻沪公使馆、意大利驻沪公使馆,等西方使馆,反复的上演,甚至就连法租界的法国公使馆也没能幸免,足足一个营的武装部队,浩浩荡荡开进法租界,以迅雷不及掩耳控制住了整个法租界,遂即就对法租界内的各西方国家使馆以及驻外机构,展开了抓捕行动。



    不仅西方各国驻沪的外交使节,旅居在上海的各国侨民,也没能幸免,甚至就连缠着头布的锡克族印度阿三也没能够幸免,悉数遭到了逮捕,最后,淞沪独立团足足抓捕了一万两千多名人质,这下事情真的闹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