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1章 鬼子学乖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71章 鬼子学乖了

吴淞要塞,山顶观察哨。

  叶铭因为“闲得无聊”,就不务正业的跑到山顶观察哨亲自充当哨兵,指挥四门要塞炮对江面上的鬼子军舰实施阻断射击。

  自从第二次淞沪会战打响之后,鬼子海军对吴淞口沉船封锁线的爆破,就从来没有停止过,遗憾的是,由于吴淞要塞存在,鬼子海军派出的小艇根本就无法靠近沉船封锁线,更不要说实施爆破,但既便这样,鬼子海军也没有放弃。

  这天傍晚,还没等天黑,又有两艘鬼子炮艇借着暮色的掩护悄悄驶近,要对沉船封锁线实施水下爆破,结果没等鬼子炮艇靠近,一发照明弹便从吴淞要塞的山顶观察哨打到吴淞口上空,瞬间将整个吴淞口照得亮如白昼。

  下一霎那,四门要塞炮便同时开火。

  片刻之后,两艘鬼子炮艇便已经各挨了好几炮,其中一艘更是起了火,透过炮队镜,叶铭可以清楚的看到,鬼子水手在甲板上灭火的情形,遗憾的是,还是没能把这两艘鬼子炮艇击沉,还是让它们逃了回去。

  在长时间的反复较量中,小鬼子也变得狡猾了。

  “狗曰的,让你们再来!”看着两艘鬼子炮艇仓皇逃跑,叶铭恶狠狠的挥了下拳头,吐出一大口浊气。

  这个时候,副营长宋立平走了进来,低声说道:“营长,命令下来了。”

  叶铭闻言立刻变了脸色,来的好快,这就要放弃了吗?还真是不舍啊。

  宋立平也是十分舍不得,多好多坚固的要塞啊,就这样放弃太可惜了。

  当下宋立平说道:“营长,要不然你跟团部打个电话吧,就让我们八营留在这里吧,让团部给我们留足粮食,还有足够的弹药,我们就能在吴淞要塞坚守好几年,小鬼子不在这里死上十几万人,休想拿下阵地!”

  “你在说梦话呢?”叶铭冷然说道,“没有身后的吴淞镇和市区保护,鬼子的重型野战榴弹炮可以轻松绕到我们背面,我们要塞的背面防护可不行,挨得了几炮?不用多说了,坚决服从团部命令,立刻撤离!”

  停顿了一下,叶铭又问:“爆破都安排好了?”

  “安排好了。”宋立平有气无力的说,“随时可以爆破。”

  “那行。”叶铭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又道,“现在时间是八点一刻,半个小时之后,准时撤出要塞,全营撤离,九点整准时实施爆破!”

  “是!”宋立平有气无力的答应一声,转身去了。

  过了大约四十分钟,吴淞口方向陡然响起一声低沉的轰鸣,紧接着,整个上海以及周边十几公里的范围,都能清晰的感受的脚下地面在颤动。

  ……

  鬼子第十二军司令部里的所有鬼子全都感受到了。

  多田骏还道地震了,本能的就从临时充为休息室的平房里冲了出来,一边大声问道:“怎么回事,是不是地震了?”

  旁边作战室里的鬼子参谋也都从房子里跑了出来。

  饭沼多稼藏也在这些鬼子中间,便赶紧上前几步来到多田骏的面前。异能小保安

  多田骏便再次问道:“饭沼君,你感觉到刚才地面的震动了吗?就刚才。”

  “哈依!”饭沼多稼藏顿首说,“卑职感觉到了,刚才有非常明显的震动。”

  “八嘎。”多田骏便随口骂道,“帝国本土地震不断,怎么中国也是这样?”

  饭沼多稼藏却摇了摇头,说道:“司令官阁下,卑职以为,刚才不像是地震。”

  “不是地震?”多田骏皱眉道,“那又是什么?难道是哪里发生大爆炸了吗?可是这也不对啊,如果是大爆炸,就这烈度,火光早就冲天而起,但是你看,哪里有火光?根本就没火光嘛?这应该是地震……”

  然而,话音还没落,一个通信参谋便匆匆跑了过来。

  “司令官阁下!”通信参谋顿首报告说,“海军急电!”

  “海军?急电?”多田骏闻言愣了一下,说道,“念!”

  “哈依。”通信参谋一顿首,展开电报朗声念道,“陆军第十二军:支那军刚放弃了吴淞要塞并实施了爆破!从外观看,吴淞要塞的主体已经遭到了严重破坏,正面四门要塞炮也已经不见踪影,吴淞口的封锁已经解除,我海军正准备再次组织爆破队,连夜对沉船封锁线实施水下爆破,望陆军予以配合,此令。”

  通信参谋说完,现场便立刻陷入到死一般的寂静。

  淞沪独立团居然放弃了吴淞要塞,还实施了爆破?

  “八嘎,这又是怎么回事?”多田骏有些凌乱了。

  饭沼多稼藏跟司令部的十几个作战参谋也是面面相觑。

  这时候,又有好几个通信参谋匆匆跑过来,先后报告。

  “司令官阁下,前沿观察哨报告,浦东的支那军已经全部撤离。”

  “司令官阁下,前沿观察哨报告,吴淞镇的支那军已经全部撤离!”

  “司令官阁下,前沿观察哨报告,龙华的支那军已经全部撤离阵地!”

  “司令官阁下,前沿观察哨报告,闸北的支那军已经放弃阵地,全面收缩。”

  “司令官阁下,前沿观察哨报告,杨树浦的支那军正在向着租界中区收缩。”

  多个前沿观察哨的情报,连续不断的呈送到了第十二军司令部,搞得多田骏、饭沼多稼藏外加十几个参谋目不暇接。

  多田骏根本猜不透淞沪独立团此举的用意,扭头问饭沼多稼藏:“饭沼君,你怎么看待这件事?淞沪独立团为什么突然之间放弃外围,将所有的兵力收缩到租界中区?这背后是不是隐藏着徐锐的某种不可告人的算计?”

  饭沼多稼藏沉吟了片刻,沉声说:“司令官阁下,徐锐此人一贯诡计多端,他的每一个动作都不会无的放矢,其背后必定隐藏着深意,这次的收缩肯定也有所图,如果卑职没有猜错的话,这极可能昭示着淞沪独立团要突围了。”

  多田骏皱眉说道:“淞沪独立团会选择突围,这一点不奇怪,事实上,自从三百万难度撤离上海之后,淞沪独立团在上海就已经失去了持久抗战的底气,因为他们根本无法获得人力物力的补充,仅凭储备的物资以及现有的人员,是坚持不了太长时间的。”心灵疯暴

  停顿了下,多田骏又道:“但是,眼前的收缩与撤离又有什么内在联系?”

  “有关系。”饭沼多稼藏沉声说,“司令官阁下,你难道忘了嘉定县城的教训了?”

  “嘉定县城?”多田骏脸色一变,沉声说,“饭沼君,你是说,徐锐是想通过主动收缩引诱皇军深入上海市区,再发动玉石俱焚之计,重创皇军?”

  “极有可能是这样。”饭沼多稼藏点头说道,“皇军还是要小心。”

  “哟西。”多田骏欣然点头,又扭头吩咐身后站着的副官,“命令,各师团务必严守各自防线,绝不可擅自出击,胆敢抗命者,严惩不贷!”

  “哈依!”副官重重一顿首,转身去了。

  ……

  这时候,在百老汇大厦。

  徐锐和冷铁锋就像是两杆标枪,直挺挺的插在大厦前的广场上。

  徐锐侧耳聆听片刻之后,扭头对冷铁锋说:“老兵,听到了吗?”

  “我听到了。”冷铁锋点了点头,沉声说道,“刚刚有两架,不,有三架飞机从公共租界的上空飞过,而且听飞机引擎的轰鸣,不像是轻型单发战斗机。”

  “是双发轰炸机,比较诡异的是,轰炸机飞过却没扔炸弹。”徐锐冷冷的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两架轰炸机上坐着的应该就是鬼子的细菌部队,没准现在,霍乱还有鼠疫的细菌就已经从天而降,洒落在黄浦江还有苏州河上了。”

  “狗曰的小鬼子。”冷铁锋说道,“真是丧尽天良。”

  “老兵,相信我。”徐锐仰望着夜空,幽幽说道,“鬼子会付出代价的,他们在中国战场犯下的罪孽越是深重,将来付出的代价就越发惨重。”

  “老徐,你该不会是……”冷铁锋话还没说完,地瓜忽然匆匆跑过来。

  “团长,坏事了!”地瓜急声报告道,“前沿观察哨报告,小鬼子并没有上当,在几主力营放弃原有阵地之后,小鬼子并没有跟进,而只是继续呆在原有的封锁线,并且继续摆出一副要严防死守的架势。”

  被地瓜这么一打岔,冷铁锋便立刻忘了刚才那茬。

  当下冷铁锋沉声说:“老徐,看来小鬼子也学乖了,这次居然没上当,我们之前在各个区的火攻安排要落空了,这样一来,突围就有些麻烦了。”

  按计划,在淞沪独立团收缩后,鬼子就会相应跟进,这时候发动火攻,就能给鬼子造成足够的重创,淞沪独立团趁势反扑,选定一个方向猛攻,很容易就能凿穿鬼子的防线,但是计划永远只能是计划,而不是事实。

  鬼子并没有照着徐锐定好的预案走。

  不过这也很正常,有道是兵无常势、水无常形,徐锐又不是神仙,怎可能屡屡事先料到鬼子的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