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8章 击中要害-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78章 击中要害

    收听徐锐广播的并不只有鬼子,还有美国辛辛那提号巡洋舰上的美国水手,以及随舰撤离的美国公使馆的外交人员,当然,也还有媒体记者。



    此时,辛辛那提号巡洋舰还被困在吴淞口没出去。



    不过,日本海军的水下爆破队已经在对吴淞口的沉船封锁线进行爆破,由于没有了吴淞要塞掣肘,水下爆破就变得容易了。



    因为正好是早餐的时间,所以几乎所有的人都听到了徐锐的广播演讲。



    徐锐似乎早就知道会有美国人甚至是撤离的英国人收音他的广播演讲,首先用日语演讲完了之后,接着又用英语讲了一遍。



    听到徐锐在广播里煞有介事的叙述关于日本皇室“秘辛”,正在餐厅吃早餐的美国人顿时愣住了,不少人甚至将牛奶喝到了鼻子里,险些被活活呛死,裕仁竟然是他祖父跟母亲乱仑所生的?难道真的有这样的事情?



    不过,日本的天皇好像真的是非常矮小。



    难道,徐锐说的是真的?不然怎么解释?



    卢卡斯便有些将信将疑,说道:“或许徐锐说的是真的哦。”



    “胡说什么呢。”海伦娇嗔道,“这就是个无赖,他的话你也信?”



    卢卡斯挠头说:“可是他说的有鼻子有眼的,就像是亲眼见过似的。”



    “说的有鼻子有眼才更不可信。”海伦在卢卡斯额头上戳了一手指,嗔道,“徐锐比裕仁天皇都还小十几岁,他能见过睦仁跟那啥乱仑?”



    “也是哦,差点就让他给骗了。”卢卡斯挠挠头,又说道,“不过,徐锐这么污辱日本的皇室还有天皇,日本人肯定受不了,他们要是因为生气闯入上海市区,那可就是中了徐锐的诡计了,徐锐早就在市区设下陷阱等着他们了……”



    说到这里,卢卡斯忽然间嘶的倒吸了一口冷气。



    然后卢卡斯压低声间对海伦说:“徐锐该不会是故意的吧?因为他知道日本皇室还有天皇是和人族的精神图腾,所以才故意污辱日本皇室和日本天皇,目的就是激怒日本人,引诱他们闯入市区?去送死?”



    “你才反应过来呀?”海伦斜睨了卢卡斯一眼,旋即又道,“徐锐就是一个无赖,不过这家伙的算计是真厉害,不出意外,这次日本人又要吃个大亏。”停顿了下,又说道,“我现在唯一关心的,是这家伙如何脱困?”



    卢卡斯说:“兴许他早算计好了。”



    海伦说道:“有可能。”



    ……



    与此同时,重庆蒋委员长官邸。



    蒋委员长和蒋夫人正在吃早餐。



    吃了几口,蒋委员长忽然对站在一旁的王世和说:“世和,打开收音机。”龙领主



    王世和答应一声,当即便上前打开了收音机,又将频率调到中央广播台。



    蒋委员长却是摆了摆手,说道:“我不要听中央台,给我调到淞沪广播台。”



    王世和苦笑说道:“委座,淞沪广播台昨晚就预告说是最后一次播音,没了。”



    昨天晚上,梁一笑在撤离之前,还对听众进行了最后一次广播,蒋委员长从头至尾收听了昨晚的节目,心下也是有些失落。



    蒋委员长自然知道昨晚是最后一次播音,却还是说:“我让你调,你就调。”



    王世和没有办法,赶紧将频率调到淞沪独立团的频段,结果还真的是巧了,频率才刚刚调好,收音机里边便立刻传出了徐锐的声音,而且正好用英语在广播,蒋委员长当然是听不懂的,但是蒋夫人却听了个一清二楚。



    蒋夫人刚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牛奶,结果冷不丁听到徐锐在广播里说,裕仁天皇是睦仁跟昭贞明皇太后乱仑所生,结果来不及咽下去的一口牛奶便噗的喷射出来,喷了坐在她对面的蒋委员长脸上身上都是。



    蒋委员长的老脸便立刻垮了下来,听个广播,至于乐成这样?



    旁边站着的王世和,还有几个侍卫便赶紧转开脸去,不行了,不能再看了,要是再看下去,他们就憋不住要笑出来了,可是真不能笑啊。



    蒋夫人也意识自己的失态,赶紧放下牛奶杯,然后掏出手绢,走过来手忙脚乱的替蒋委员长擦拭脸上和胸口的牛奶渍,结果擦完了脸上和胸口的牛奶渍,却发现还是有一大滩牛奶滴了下去,滴在了蒋委员长的裤裆上。



    蒋委员长终于回过神来了,怨道:“夫人,你这是在搞沙西呀?”



    “咳,达令,真是对不起,真是对不起啊。”蒋夫人赶紧致歉,话说到一半,却忍不住又噗的笑出声来,扶着腰说道,“刚才太好笑了。”



    停顿了一下,蒋夫人又说:“刚才就是徐锐,你听出来了没有?”



    “听出来了,他的声音我还是能够分辨得出,不过他究竟说什么好笑的事了,让夫人你乐成这样?”蒋委员长说到这,也端起面前的牛奶杯轻轻呷了一口,原本不想喝,不过被蒋夫人喷射了一脸,却忽然间又想喝了。



    蒋夫人说道:“徐锐刚才在广播里煞有介事的说,嘉仁天皇是那啥,裕仁天皇是他爷爷睦仁天皇跟贞明皇太后那啥所生的呢,还说得有鼻子有眼的,可真是的,怎么能这样编排人家皇室还有天皇,不管怎么说,都是一国的元首呢嘛。”



    蒋委员长却一下没听明白,问道:“那啥?那啥是哪啥?”



    蒋夫人白了蒋委员长一眼,嗔道:“那啥,就是乱仑了。”



    “噗!”蒋委员长刚喝进嘴的第二口牛奶,也噗的喷出来,而且无巧不巧的,正好射在了蒋夫人的脸上,那边王世和刚刚回过头来看,结果正好看到了这一幕,一张脸便瞬间憋得紫红紫红,老天,真憋不住了。步步惊华:庶女无毒



    过了好半天,蒋委员长才终于控制住情绪,喟长说道:“这个徐锐,打起仗来简直就是战神下凡,可要是耍起无赖来那也是无人能及,这种话居然也说得出口,看来这次日本人还是要失手,还是要让他跑掉哪。”



    ……



    蒋委员长还是有先见之明,徐锐已经得逞。



    在日本军界,由于少壮派军官有裕仁这个年轻的天皇给他们撑腰,所以养成了以下克上的恶习,其中最著名的就是石原莞尔泡制的柳条湖事件,区区一个中佐就将当时的关东军司令官本庄繁大将指挥得团团转。



    还有就是淞沪会战结束后,华中派谴军的前线军官,就是那些大队长、联队长,屡屡突破大本营定下的终战线,直接将战火烧到了南京。



    但是此时,包括第十二军参谋部的参谋在内,这些个鬼子少壮军官的激烈反应,却不是因为以下克上的思维习惯在作祟,而完全是出于他们发自内心的对天皇陛下的热爱,现在徐锐如此污辱天皇,他们当然不能容忍。



    这其实就是一种典型的政治正确。



    比如前些年,谁敢说党和政府的好话,立刻就会被批得狗血淋头,这是因为国内的几家有外资背景的大型门户网站将网络舆论的节奏给带歪了,在网络上面批判党和政府,成为了当时的政治正确,维护党和政府的人被呛得不敢发声了。



    不过现在,这样的歪风邪气已经得到了极大的扭转。



    言归正传,维护皇室和天皇的荣誉,在日本军界是绝对的政治正确,所以,既便是多田骏也不敢反对,因为再大的理由也大不过皇室和天皇的名誉,所以多田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参谋部的这些少壮军官怒冲冲的往外走。



    此时此刻,多田骏只希望收听到广播的只是极少数军官。



    但是,等到多田骏走出司令部之后,却发现这只是奢望!



    真正收听到徐锐广播的确实是少数,但是这并不妨碍那些听到广播之后的军官,将这个事情传播开来,所以很短时间内便迅速扩散到了整个司令部,徐锐竟然敢污辱天皇?竟然说天皇是明治天皇跟贞明皇太后乱仑所生?是可忍,孰不可忍!



    片刻之间,整个司令部里几乎所有的少壮军官都挎着军刀从各个单位冲了出来,而且脸上都是一样的怒意勃发,还有更让多田骏绝望的,除了军官,大量的士官以及士兵也义愤填膺的加入进来,迅速汇聚成了一股人流!



    徐锐这下,可算是击中了小鬼子的要害之处!



    徐锐对于日本皇室以及天皇的污辱,激怒的不只司令部,还有下面的各个师团,因为每个师团都有不少的军官是无线电爱好者,这些军官也全都收听到了徐锐的广播演讲,几乎是同时,第十二军所属各个师团的军官们,尤其是近卫第二师团的来自东京的军官们,便纷纷自发组织起来,紧接着大量士官以及士兵也加入到他们中间。



    到了最后,整个局面就完全的失控,第十二军所属五个师团以及多田骏增调过来的第三师团,十几万小鬼子竟然全部怒发冲冠,叫嚣着要杀进市区,将徐锐切成无数碎块,多田骏和几个师团长眼见无法阻击,便也索性下令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