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3章 丧失理智-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83章 丧失理智

    此时,在东京。



    一大清早起来,裕仁脸都没洗、牙都没刷,就带着侍卫,乘车来到海边,然后坐在海边的一块巨大岩石上,看着宁静的海湾半天没动。



    等到闲院宫载仁和东条英机闻讯赶过来时,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了。



    闲院宫载仁担心裕仁着凉,便小声的说道:“陛下,海边风大,回皇居吧?”



    “风?”裕仁遥望着东京湾的眼神终于动弹了一下,幽幽说道,“皇叔祖,台风季就快要到了吧?”



    太平洋的台风与大西洋的飓风虽然名称不同,却都是让人谈之色变的天灾,日本作为一个岛国,则更是深受台风之苦,每年都有不少人因为风灾家破人亡、颠沛流离,裕仁作为今上天皇,当然是非常忌惮台风。



    闲院宫载仁轻呃了声,说:“算算时间,应该快了。”



    “皇叔祖,还有东条君,你们看东京湾,多么的宁静,多么的风平浪静啊?”裕仁说到这里忽然一顿,然后语气一转又紧接着说道,“然而,风起于青苹之末,朕已经预感到了今年夏天,帝国子民将会遭受空前的台风灾害。”



    “陛下?”闲院宫载仁和东条英机闻言都是勃然色变。



    啥情况?天皇陛下神经不正常了?学神棍预言天象呢?



    一想到上一代天皇就是因为神经不正常而被迫退位的,两个老鬼子的心头便顷刻间笼上了一层阴霾,上一代天皇退位时,今上天皇好歹已经成年,已经可以当国摄政了,但是当今的皇太子还只有三岁,怎么当国?怎么摄政?



    裕仁却毫无察觉,幽幽说道,“皇叔祖,东条君,你们是不是不相信?”



    闲院宫载仁咽了口唾沫,很小心的说道:“陛下,台风的事有气象省呢,而且渔业省和农业省也都已经做好了防备,往年也都是这么过来的,不会有什么特别的事,陛下你完全不必为此过多担心……”



    “但是今年不同。”裕仁摇摇头,打断闲院宫载仁道,“朕已经预感到了,一场巨大的风暴正在大洋的彼岸酝酿生成,很快就要对帝国发动侵袭,皇叔祖还有东条君,朕知道你们不相信,还觉得朕一定是疯了,但是,朕真的是预感到了。”



    东条英机皱了一下眉头,心忖让天皇陛下一直沉浸在这种神神叨叨的状态中可不好,万一时间长了真出个什么问题,那可不妙,所以还是尽快将他从这种状态之中拉出来才好,那么用什么办法把他拉出来呢?得下重药!



    当下东条英机沉声说道:“陛下,大本营刚刚接到华中派谴军急电,上海陷于大火,而且火势完全失控,火熄之后,上海将肯定化为一片焦土。”



    东条英机的法子真管用,一听这话,裕仁的脸肌便立刻抽搐了起来。



    听闻上海陷于大火,裕仁的第一反应是心疼,心疼到几乎快要窒息!



    上海,这可是上海,整个东方最大的大都会,比东京都还要繁荣的上海!一年就能给帝国带来数亿甚至十数亿日元税收的国际大都会啊,却居然被人一把火给烧了,这就好比到嘴的肥肉又被人给抢走了,裕仁能不心疼?史上第一纨绔妃:傻王宠妻



    不对,这分明是已经吃进肚子的肥肉又让人给毁了,所以裕仁更加心疼!



    不过,除了心疼,裕仁心里还有恨,当下咬牙问道:“徐锐呢?跑了没有?”



    东条英机顿首说:“华中派谴军电报,自淞沪独立团主力突围之后,再没有一人逃出封锁线,如果不出现意外的话,徐锐和被困的淞沪独立团余部应该是在某个大型地下掩体躲起来了,不过由于火势太凶猛,暂时还无法派兵进城展开搜捕。”



    “那就加强戒备,务必不能让徐锐跑了。”裕仁咬牙切齿的道,此时此刻,裕仁是真恨不得吃徐锐的肉,喝徐锐的血,寝徐锐的皮,帝国死敌,这家伙可真是帝国死敌啊,自从这家伙出现,已经给帝国造成了多大的损失了?难以计数!



    哈依!东条英机重重顿首,心下却松了口气,天皇终于正常了。



    闲院宫载仁又趁机再劝道:“陛下,海边风大,还是回皇居吧?”



    被闲院宫载仁再这么一说,裕仁还真感觉到了一丝凉意,当下紧了紧身上睡衣,在侍卫的簇拥下上了车,返回了皇居。



    ……



    关心徐锐死活的,可远不止裕仁。



    有一个人甚至比裕仁还要关心徐锐的死活,他就是蒋委员长。



    天还没亮,蒋委员长就一个电话把军统局长戴笠叫到了他的书房。



    “雨农。”蒋委员长一见面就问道,“上海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这个……”戴笠的额头上便立刻微微冒汗,绑架人质事件之后,徐锐与西方各国彻底闹翻,之后滞留上海的三百多万难民被强行迁离,中间就包括军统局上海站的特工,无论他们情愿还是不情愿,全都被当成难民强制迁离了。



    所以现在,戴老板在上海已经没有任何情报来源。



    庆幸的是,军统局在伪军内部以及东京方面也有内线,多少还是能知道些消息。



    当下戴笠抹了抹额头的微汗,小声说:“回委座的话,关于上海的战局,卑职所知的情况也是不多,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上海已经被徐锐一把火给烧了,公共租界和法租界也没能幸免,完全可以想象,火熄之后,上海铁定要化为焦土了。”



    听了戴笠的这话,蒋委员长的脸肌也开始猛烈的抽搐起来。



    徐锐这家伙竟然一把火把上海给烧了?把上海给烧了?烧了?了?



    话说第一次淞沪会战溃败前,蒋委员长也曾动过火烧上海的念头。



    可最终,蒋委员长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上海除了华界,还有租界,火烧华界他没有任何顾忌,可是他没有办法将火势控制在华界之内,一旦火势漫延到租界,这个严重的国际影响是他无论如何承受不起的。



    没想到,徐锐这个愣头青居然办成了他想办而不敢办的事情。复仇三公主的水晶之恋



    这一刻,蒋委员长忽然觉得,自己似乎有些佩服起徐锐来了,这个家伙,是真年轻,可也是真愣啊,真是什么都敢干哪!



    只不过,蒋委员长现在最关心的并不是上海,而是徐锐本人!



    当下蒋委员长又问道:“雨农,徐锐他本人呢?已经突围了呢,还是已经被他自己放的这把大火给烧成了飞灰了?”



    “这个……”戴笠低声说道,“根据日本方面的情报,在淞沪独立团余部纵火前后,并没有部队从上海突围出去,所以,不出意外的话,徐锐此时应该还留在上海,不过,是否已经死于大火,目前还是不得而知,还需继续侦查。”



    “侦查,立刻去侦查!”蒋委员长急切的说道,“一定要查清楚!”



    “好的。”戴笠答应一声,又小心翼翼的说道,“委座,那如果您没有别的吩咐,卑职这就先回罗家湾处理局务了。”



    “去吧。”蒋委员长挥了挥手,戴笠便立刻转身去了。



    目送戴笠的身影远去,蒋委员长又收回了目光,定定看着面前已经铺开的宣纸,然后提起毛笔蘸满了浓墨,在纸上重重的写下了一个死字,这个死字饱含了蒋委员长心底隐藏的情绪,竟有一股浓烈的死气透纸而出。



    ……



    蒋委员长在练字时,毛主席也在写字。



    不过说真的,毛主席的诗词是真的好,大气磅礴,那种睥睨天下的气势,古往今来没有一人能够及得上,但在书法造诣上,却真的差了蒋委员长一大截,所谓的毛体书法,更多的是那些无良文人拍马屁。



    毛主席又喜欢草书,所以写出来的字,真是笔走龙蛇,一般人很难分辨。



    毛主席是在草拟发给新四军的电报呢,意思只有一个,徐锐绑架西方洋人为人质的事情不要急于下结论,还有徐锐纵火之举,虽然未经请示组织,却是一级指挥员应有的担当,所以让新四军暂先不处理,待救出徐锐再说。



    拟完电报后,毛主席又把手书交给朱老总和周副主席两人过目,两人都签了字,然后毛主席才把电报交给侍卫,让侍卫送电报班。



    目送毛主席的侍卫离开,朱老总感慨的说道:“这个徐锐,胆子是真大哪,一万多洋人说抓就抓,偌大一个上海滩,说烧他就烧,面对鬼子六个师团围堵,他区区一个团的兵力竟然就敢正面突围,嘿,最后还真让他成了!”



    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不过他在突围之后又返回市区,试图带着为了掩护团主力突围而被困在市区的炮营突围,也是真有担当,这小子有担当哪!”



    周副主席一拍桌子说道:“我们共产党的干部,就应该有这样的担当!”



    “但是你们发现没,这小子的行事方式可是越来越邪乎了。”毛主席点了颗烟,一边抽一边幽幽的说道,“我倒不是担心他的行为会给抗战带来啥损失,而只是觉得,这小子似乎有些丧失理智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PS:今天感觉好多了,晚上肯定还有一更,另,前两天欠下的四章会补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