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4章 简直就是疯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84章 简直就是疯了

    “丧失理智?行事方式越来越邪乎?”朱老总不以为然道,“我怎么没觉得徐锐已经丧失理智?还有他的行事,也很有条理啊,别的不说,大别山之战和四次上海会战,他就指挥的不错,这可不像是丧失理智的样子啊。”



    **却摇了摇头,说道:“老总哪,你不要只看表象,我承认,大别山之战和四次上海会战的结果都很不错,一个是重创了来犯之敌,扩大了抗日根据地,再一个是成功的率领淞沪独立团主力突围了,但是,你们难道没发现,这两次战役徐锐都是被动应对,全没有主动出击之举?这就很不正常了,徐锐这小子可是从来就眼里不揉沙子,从来就只有他欺负别人,又哪有人能够欺负得了他?”



    朱老总闻言便一愣,好像还真是这样。



    **又接着说道:“而且我说徐锐行事方式越来越邪乎,指的不是他的军事指挥,这小子确实是个军事天才,就算是丧失理智,可他的军事素养摆在那里,所以指挥的战役再被动也不会被动到哪里去,我说的是呀,他处理许多事情的思维方式。”



    周副主席蹙眉说道:“主席你是说,小徐在上海执行的焦土政策?”



    “这只是其中之一,更严重的是人质绑架事件。”**沉声说,“之前无论是假借孤军营名义,羁押意大利驻军还是缴械英国廓尔喀皇家步兵营,甚至是之后的假借租界自有武装的名义实际收回上海治权,这小子的行事方式都是秉持了有理有据有节的原则,并没有一丝的逾矩,所以西方列强明明吃了暗亏却也无可奈何,但是……”



    说到这停顿了下,**又说道:“但是这次的绑架洋人人质事件,却使得中国的国家形象以及民族形象在国际上受到质疑,徐锐如果是在脑子清醒的状态下,是绝对不会出此下策的,他一定会想出更好的解决办法。”



    朱老总和周副主席不约而同的点头。



    **又道:“还有第四次上海会战,单从效果上看,淞沪独立团已经顺利突围,似乎是不错的,但是如果从实际指挥看,我却发现徐锐的指挥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的灵气,所以我很担心,他是不是已经被仇恨冲昏了头脑,丧失了理智?”



    朱老总和周副主席闻言沉默了,有些事并不是什么秘密。



    对于徐锐为什么非要擅离职守,作为淞沪独立团的团长,却非要跑到千里之外的大别山去打鬼子,就这事新四军的军部已经来电详细的说明了原因,所以朱老总他们都知道徐锐刚刚在大别山之战中失去了他的挚爱。



    深吸了一口烟,**又说道:“而且我更担心,这小子还会做出更疯狂的事情来。”



    “更疯狂的事?”朱老总闻言神情一凝,扭头跟周副主席交换了一记眼神,又问道,“比如呢?哪些事情够得上疯狂的标准?”



    **将烟头在鞋底用力掐灭,沉声说:“比如孤身前往日本,刺杀裕仁!”



    “什么?孤身前往日本刺杀裕仁?!”朱老总和周副主席闻言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这个就真的太疯狂了!简直就是疯了啊!



    ……绝世商女:蛇蝎美人骨



    感觉徐锐已经疯了的不止**,还有王沪生。



    王沪生在跟徐锐分别之后并没有立刻渡江前往大梅山,而是一直等在福山镇附近的一户堡垒户,他要等徐锐来与他汇合之后,才一起渡江!之前徐锐提出带着狼牙大队返回市区去接应火箭炮营,作为淞沪独立团政委,他无法反对。



    但是直觉告诉王沪生,徐锐此举绝对不同寻常,这家伙十有**又要搞事。



    所以在与徐锐分开后,王沪生并没有马上前往大梅山,而是选择留在福山,他要抢在徐锐搞事之前尽全力阻止他,因为王沪生清楚的知道,徐锐一旦又要搞事,肯定又是无组织无纪律的大事,这是绝对不允许的!



    组织纪律就是铁律,不容一丝亵渎,不是你打胜仗多、功劳大就能肆意践踏的!



    要不然,**与国民党又有何异?国民党之所以缺乏凝聚力,不就是因为缺乏铁一般的组织纪律?不就是因为党内的大佬肆意的践踏组织纪律?所以,在党的纪律面前,任何人都没有特权,也没任何情面可讲。



    一旦徐锐真的犯了党的纪律,到时候可就什么都晚了。



    所以,王沪生必须抢在徐锐违**的纪律之前阻止他。



    但是,王沪生千算万算还是算漏了,徐锐居然连福山都不来!



    “说,你倒是说啊,你倒是快说啊!老徐他现在在哪?他在哪,在哪?!”王沪生的表情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狰狞,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失态,只见他揪着钻山豹的衣襟疯狂的摇晃推搡,又连声责问。



    钻山豹本可以很轻松的推开王沪生,却没敢。



    杨瑞上前一步劝道:“政委,我们真不知道团长现在人在哪……”



    话还没说完,却让王沪生给喝止了:“你闭嘴,我还没有说你呢,老杨,你身为团党委的成员,你身为副团长,为什么不阻止老徐胡来?你为什么不阻止他?你说,你为什么不阻止老徐?为什么?你说,你为什么不阻止他!”



    杨瑞苦笑道:“政委,团长的脾气你又不是知道,我哪阻止得了他?”



    听了这话后,王沪生整个人便立刻像泄了气的皮球,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疯了疯了,疯了,这真是疯了啊!”王沪生叹息道,“老徐疯了还情有可愿,他毕竟才刚刚疼失了爱人,可你们竟然也跟着他一起疯,这真是……”说到这王沪生便又恨起来,手指着杨瑞等人说,“你们这就是在把老徐往死路上送啊!”



    “不至于吧,政委。”钻山豹不以为然道,“不就去个日本么,杀个天皇,咱团长这么厉害的人,还能应付不来?嘁。”



    杨瑞也说道:“我看也不至于。”



    “你们懂个屁!”王沪生便立刻爬起身来,抬脚就往钻山豹的小腿上踹,结果却跟踹到铁板似的,钻心疼,当下抱着脚尖一边直叫唤,一边又厉声骂道,“老徐再厉害也是人,就浑身是铁,又能打几颗钉啊?痞子张和总裁李[娱乐圈]



    在日本可不比在国内,到了日本周围可全都是鬼子,都是敌人,老徐就想找个躲的地方都没有,想找个老乡掩护他都找不到,所以只要他出手,就会暴露,一旦暴露就会遭到全日本追杀,他就是天神下凡,又能杀得了多少人?”



    钻山豹撅着嘴巴说道:“不是还有队长他们几个呢么?”



    “你还说,你还敢说,你还敢说!”王沪生踹得脚疼,索性脱下布鞋拿在手,一下下往钻山豹背上抽,王沪生已经很用力了,可是对钻山豹来说,却还是跟挠痒痒似的,还得很辛苦的憋着,才没把“政委,别再把你的手给伤了”说出来。



    钻山豹辛苦憋了半天,最后问道:“政委,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啊?去追团长?”



    “追?你想的倒是美,老徐什么人你不知道?都这个时候了,还能追得回来?”说到这王沪生忽然又叹息了一声,黯然说道,“不过这也怨我,千算万算,我就没有算到,老徐最后竟然会给我来这个,唉……”



    王沪生确实没有想到,徐锐居然要去日本刺杀裕仁!



    这回他倒是没有违反组织纪律了,可是话又说回来,如果可以选择的话,王沪生倒宁愿徐锐违反组织纪律了,因为从军部首长的一贯态度来看,既便违反组织纪律,顶多就是撤个职啊啥的,可是去了日本,却是要完,这是真的要完啊!



    不过,事情已经出了,一味怨天尤人终究也不是个事。



    既然徐锐已经做出了这样的决定,而且都已经带着冷铁锋他们六个踏上了前往东京的征途,那么作为政委,他现在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尽可能的给予配合,别的他做不到,但是制造徐锐阵亡的假象,打打掩护却是可以的。



    无论如何,他都要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想到这里,王沪生便彻底冷静了下来。



    当下王沪生便将钻山豹等几个狼牙队员还有杨瑞、毕宪成等火箭炮营的几个连级以上干部都叫了过来,沉声说道:“从现在开始,你们全都给我统一口径,团长已经牺牲,火箭炮营的全体官兵,还有跟团长一起去的狼牙大队,也全都葬身大火了!”



    “啊?”钻山豹、杨瑞等人面面相觑的道,“可是政委,我们不都活得好好的?”



    “笨,我当然知道你们还活得好好的。”王沪生窝火道,“所以才需要统一口径。”



    钻山豹恍然说道:“政委,你是说制造假象迷惑小鬼子,然后小鬼子会才放松警惕,这样团长他们到了东京,成功的可能性才会更大?”



    “对,就是这理。”王沪生点头说道,“所以你们一定要尽量约束好自己的部队,尽量别透露风声,至少在老徐他们暴露之前绝对不能透出任何风声,我们这边隐瞒得越久越好,老徐他们在东京就越安全,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