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5章 东京,老子来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85章 东京,老子来了!

    两天之后,徐锐阵亡的消息就从大梅山根据地“恰当”的扩散开来,最先得到消息的当然是远在重庆的蒋委员长。



    “讲沙西?”蒋委员长吃惊的看着戴笠,“徐锐阵亡了?”



    “回委座的话,是的。”戴笠微弯着腰,小声说道,“新四军军部的内线报告,从上海突围的淞沪独立团主力两天前就已经回到大梅山根据地,但是留在上海的炮兵营,还有后来又折返回去救人的徐锐以及狼牙大队,却一直联系不上。”



    蒋委员长便立刻嗨了一声,说:“这只是联系不下,怎么就说他阵亡了?”



    戴笠连忙说道:“委座,这可不是卑职的判断,而是新四军方面的判断,卑职以为,新四军方面一定有确定的手段,估计是所有原定跟徐锐联络的方法都联络不上,这种情况,也就只有一种可能了,那就是留在上海的人已经全体阵亡。”



    蒋委员长却本能的怀疑这一个消息的真实性,问道:“你的消息怎么来的?别是**故意泄露给军统局,然后假借军统局之手混淆日本人的视听吧?”



    要不怎么说姜还是老的辣?蒋委员长真是一猜就中,事实还真就是这样的。



    这一消息还真就是新四军高层故意泄露给军统局的眼线的,意图就是假借军统之手,将徐锐阵亡的消息间接泄露出去,因为直接把这一消息泄露出日本人实在太蠢了,日本人肯定不会相信,通过军统泄露出去,可信度就会大增。



    至于说新四军怎么就敢肯定日本人一定会从军统知道消息?你这不是傻么?自从中日战争全面爆发之后,日军特高课和军统互相之间打入了大量内线,这些内线到最后基本上都成了双面间谍,两边贩卖情报。



    所以,军统知道了,也就等于日本人知道了。



    所以,新四军高层才会“不经意”间将消息泄露出军统眼线,只不过,军统眼线并不知道这是一个局,戴笠更不会相信他是别人的棋子,从来就只有他拿别人当成棋子下棋,什么时候他戴老板当过别人的棋子?根本就不存在嘛。



    戴笠说道:“委座放心,消息来源绝对可靠。”



    虽有戴笠信誓旦旦的保证,可蒋委员长却还是本能的不相信。



    摇了摇头,蒋委员长说道:“我还是不信徐锐已经阵亡,既便是消息属实,那也可能是徐锐连新四军高层也一并骗了,你别忘了,之前徐锐就死过,日本人还因此吃了大亏,所以这个事还需要更长时间的观察。”



    蒋委员长做梦都盼着徐锐死,可他担心最后空欢喜一场。



    “是,卑职知道了。”戴笠微微躬身,怏怏不乐的从书房里退出,心下不无失落,原以为向委座报告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定能得到嘉奖甚至是晋升,谁知道,委座压根不信,嘉奖什么的就更加不用提了,慰勉几句都没有。



    ……



    不出意外,徐锐阵亡的消息很快就通过双面间谍透露给了日本人,日本人的反应跟蒋委员长如出一辙,不相信。冷帝的绝情逃妻



    “假消息,这一定是假消息。”多田骏连连摇头,非常肯定的说道。



    “卑职也以为这是个假消息。”饭沼多稼藏说道,“这消息肯定是新四军方面故意透露出来,想假借军统之手迷惑我们的,或者,甚至就连新四军高层都被徐锐给蒙在鼓里,都不知道其中的真相,但是我绝不相信,徐锐就这样死了。”



    “索代斯。”多田骏点头说道,“徐锐这个家伙,狡猾狡猾的,以前他就假死过一次,不仅使得当时的华中派谴军司令官畑俊六出尽了洋相,更使得大日本皇军吃了个大亏,不过同样的诡计连续使用两次就不灵了,真当我们傻的么?”



    “哈依。”饭沼多稼藏顿首说,“司令官阁下明鉴。”



    多田骏嘿嘿一笑,又道:“不过这个假消息也并非全无价值,至少从侧面证明我们之前的判断是十分正确的,此时,徐锐、狼牙大队及被困在上海的淞沪独立团残余部队,肯定躲在某个大型地下掩体,徐锐是想通过释放假死的消息,来打消皇军搜索上海的计划,这个却是痴心妄想,皇军对上海的搜索只会比之前更加细致!”



    “哈依。”饭沼多稼藏顿首说道,“卑职这就致电前线各个师团,一俟大火熄灭,便立刻对整个市区展开地毯式搜索,搜索重点就是地下空间!哪怕只是一条阴沟也不放过,一定要把徐锐这只狡猾的支那老鼠给揪出来!”



    “哟西。”多田骏很满意的点点头。



    ……



    “哈欠,哈欠!”



    正站在甲板上的徐锐一连打了两个喷嚏。



    坐在旁边的小野十六便立刻关切的问道:“西村君,你没事吧?”



    此时的徐锐又用上了西村小次郎的化名,冷铁锋也用回了永田次男的日本化名,反正唯一知道这两个化名的竹野田矶绝对不可能出现在这里,那个小鬼子或许早就已经不在人世了吧?所以两人用起以前的化名也是毫无顾忌。



    两天前,一行七人按照小野十六的安排,乔妆成了一支日侨商队,其中徐锐和化名为小泽优美子的小桃红为主家夫妇,化名为永田次郎的冷铁锋为主家朋友,而化名为松岛寒的吴寒、化名为菊地瓜的地瓜、化名为朝比奈辰的莫子辰以及化名为朝比奈魂的莫汉魂,则是主家雇的保镖,朝比奈辰和朝比奈魂为两兄弟。



    徐锐一行七人伪妆成商队,在半路上跟小野十六的车队偶然相遇,然后小野十六就热情的邀请西村一行与他同行,到了镇江码头后,又帮忙疏通海军的关系,让西村一行七人搭乘海军的运输舰一起回东京。



    只不过,因为要卸货,在镇江码头上耽搁了两天。



    所以直到今天,这艘名为“阿部丸号”的货轮才算离开镇江码头,沿长江东下,准备经由琉球返回到东京,这会,阿部丸号刚好经过吴淞口,徐锐和冷铁锋在船舱呆不住,便来到阿部丸号的甲板上,眺望上海。丑颜倾城:废材二小姐



    其实,徐锐和冷铁锋说船舱里闷、呆不住是假的,他们就只是想到甲板上看看上海现在怎么样了,主要是大火是否还在燃烧?



    结果,两人到了甲板上往西一看,便看到整个上海上空依然是浓烟遮天蔽日,由于距离远,虽然看不见火焰,但是可以想象,这场大火仍然还没有熄灭!已经过去两天,这场大火却还没有熄灭的迹象,那么最后的结果也就可想而知。



    “老徐,上海算是彻底完了。”冷铁锋以只有徐锐能够听到的声音幽幽说道。



    徐锐面无表情的点点头,冷铁锋说的对,经历这场大火之后,上海确实完了,没有三五十年的建设,只怕是很恢复到之前的气象了,既便是三五十年后,上海重建完成,还能不能恢复到之前在国际金融、贸易界的那种地位,那也只有天知道了。



    想到这,徐锐心下忽然有些动摇:在上海执行焦土政策,宁可上海化为焦土,也绝不把她交给鬼子,看似畅快,也确实给鬼子造成了非常大的损失,但是从长远看,损失最大的却还是中国人,因为未来中国很有可能会因此失去一座世界前五的国际大都会!



    但很快,徐锐的目光又变得坚定,为了国家的主权完整,为了民族独立,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也完全是值得的!



    就在这个时候,徐锐忽然打了两个喷嚏。



    小野十六立刻说道:“西村君,你没事吧?”



    “没事。”徐锐摇头,脸上的表情却越发的冷了。



    冷铁锋心下轻叹一声,他能够体会徐锐身上所背负的压力,火烧上海的命令毕竟是他下达的,这个命令所造成的影响,很可能会困扰徐锐漫长的一生!但这种困扰,别人是帮不了他的,他冷铁锋也一样帮不了,而只能站在旁边看着。



    这时候,两艘军舰从阿部丸号附近驶过,驶入黄浦江,军舰的主桅杆上悬挂着刺眼的旭日旗,却是日本海军的两艘巡洋舰,阿部丸号便鸣笛示意,两艘鬼子军舰也以旗语回应,告诉它,前方海面一切正常,可以顺利的返航。



    鬼子军舰的航速极快,很快就进入黄浦江消失不见了。



    阿部丸号的航速就慢得多,像蜗牛一般慢腾腾的往前挪了半天,才终于出了吴淞口,眼前豁然开朗,终于进入了东海!接下来的几天就没什么可以多说的,先到琉球停了两天,卸了一批货物,然后再一次起航,这次却是直奔东京而来了。



    一周后,阿部丸号终于顺利的抵达东京,也到达了此行的终点。



    徐锐穿越之前曾经在东京培训过三个月,每当有闲暇就会来到东京湾的海边看落日,所以见识过东京湾的繁忙的景象,这时候再见,东京湾的繁忙景象竟是丝毫不输八十年后,唯一不同的是,海边的建筑却是要差得太远了。



    只不过,这些都不是重点。



    重点是:东京,老子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