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6章 一号木马-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86章 一号木马

    只不过,现实的困难很快就出现了。



    第一个摆在面前的困难就是落脚点的问题。



    要想在东京搞风搞雨,尤其是完成刺杀裕仁这样的近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可不是嘴上说说的,因为徐锐对裕仁除了从历史书得到的一些认知之外,近乎于一无所知,他甚至于不知道皇居现在的内部结构。



    在穿越之前,徐锐倒是曾经到过皇居参观过,但问题是,皇居向公众开放的仅仅只是很小部分,而且既便是开放的这一部分,也是后来改扩建过的,并非原来的格局,也就是说在这个年代的皇居,徐锐完全就不知道。



    在这种情况下要想完成对裕仁的刺杀,那就是天方夜谭了。



    总不能要求徐锐真像个武林高手似的,到了晚上把脸一蒙,然后飞檐走壁进入皇居逐屋逐屋的去找裕仁吧?那纯粹就是武侠故事。



    所以当务之急是先找个合适的落脚点,然后搜集相关情报。



    但是在东京码头上岸之后,徐锐一行便与小野十六分开了。



    徐锐并没有强求小野十六为他们安排落脚点,小野十六所在的小野家族虽然也算得上是一个颇具实力的商业家族,但是小野家的影响力远在大阪,根本辐射不到东京,再一个,小野十六只是小野家的一个普通子弟,没什么地位。



    当然这是以前的事情,现在却已经大不相同,因为小野十六已经获得推荐,即将进入陆军大学深造,前途已经是不可限量,可以预见到,等小野十六从陆军大学毕业,将肯定晋升佐官并担任更高级别职务。



    所以对于小野家来说,未来肯定会重点培养小野十六。



    同样的,对徐锐来说,留着小野十六这样一只潜力股,对将来的情报搜集工作也是有很大的好处的,有鉴于此,徐锐便果断放了小野十六。



    当然了,徐锐之所以敢放过他,还是有所仗恃。



    就因为,徐锐手里还掌握着一号木马:中村俊!



    ……



    中村俊这个家伙比较倒霉,因为洗不脱身上的嫌疑,但也没有确切的证据证明他出卖了日本的利益,所以只能调回国,另行安排,正常情况下,高级将领被调回国内,再差也能安排一个要塞司令官,虽是虚衔,好歹还能够保留住军籍。



    比如石原莞尔,就曾经短暂担任鹤舞要塞的司令官。



    但是中村俊就没这个待遇,奉调回国之后直接就被勒令退役了。



    退役后,中村俊又被安排到了文部省的剑道文化课当了个课长,这真是一个能够让闲得蛋疼的职位,因为管他管的全日本大大小小的剑道会社,但是这仅只是名义上,因为实际上他根本就管不了这些剑道会社。



    现在哪个剑道会社没军方背景?



    现在哪个剑道会社没几个大佬?天后管家



    他一个小小的课长吃饱了撑的,敢管这事?



    所以说,现在中村俊每天上班,除了喝茶就是看报。



    《朝日新闻》是中村俊每天上班必看的,而且各个版面要从头至尾的浏阅,这倒不是说朝日新闻的文章写的真有多好,实在是中村俊太清闲了,不这么做,根本打发不了时间,就逐字逐句读,一份朝日新闻还打发不了一整天的时间呢。



    这一天,中村俊坐下之后,照例拿起了《朝日新闻》。



    不过当他读到了第四版时,目光突然间一凝,因为他在第四版的夹缝板块中间发现了一条寻人启事,八丈町的八十岁老翁松本茂一走失,还提供了身高以及相貌的描述,希望发现者能够与其亲人联系,并且提供了一个联络地址。



    这并不是普通的寻人启事,而是中村俊的专用线人“杜滋肺丝”叫他去接头。



    中村俊的眉头便立刻蹙紧,该死的中国人还真是阴魂不散,他都回到日本人,居然还要追过来找他,也不知道什么事?不过不管心里有多不爽,去还得去,有什么办法?他的生死甚至就连整个中村家族的生死都捏在人家手里呢。



    当下中村俊便拿起公文包,起身离开了剑道文化课,底下几个课员虽然奇怪今天课长这么早就走了,却也没有人敢问。



    出了文部省大门,中村俊没有开自己的轿车,而是选择坐电车,中途还特意换乘了好几条电车路线,这也是迫于无奈,为的是摆脱可能的跟踪,折腾半天,终于在中午时分来到了接头的地点,位于千代田区永田町的源义杂货行。



    跟中村俊不一样,中村俊在上海的许多行为,全都遭到了日军特高课的怀疑,但是作为中村俊专用接头人的杜滋肺鱼,却没有暴露行迹,所以到现在为止,日军特高课都还不知道张大洋其实就是他们一直在苦苦寻找的杜滋肺鱼。



    哦当然,张大洋返回东京之后又成了源义洋,这是他的日本名。



    中村俊带着一点点的怨气走进了源义杂货行,他原本以为是杜滋肺鱼在找他,但是进了杂货行的经理办公室之后才吃惊的发现,找他的竟是终极上线徐锐!面对着徐锐,中村俊好半天都没能回过神来,心忖这家伙怎么来东京了?



    徐锐就那样坐着,冷冷的看着中村俊走进来。



    中村俊便立刻感到背上像有刺在扎,徐锐的眼神实在太瘆人了。



    片刻后,中村俊实在受不了里边的压抑气氛,主动开口说话道:“徐桑,你不留在中国为祖国而战,怎么不远万里跑东京来了?”



    徐锐说:“此来东京,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办。”



    既便中村俊是一号木马,既便中村俊的生死荣辱已经与他们捆绑在一起,徐锐也不敢轻易透露此行是来刺杀裕仁的,前文说过,日本皇室尤其是日本天皇,已经神化为整个和人族的精神图腾,中村俊虽然希望日本战败,却绝不希望看到裕仁被杀。



    所以说,如果让中村俊知道他此行的真正目的,是要坏大事的。杀手的情与爱



    “很重要的事情?”中村俊凛然道,“我可以冒昧的请问,是什么事情吗?”



    “当然,这件事原本就没打算瞒你,因为这需要你的鼎力帮助。”徐锐对此也是早有准备,接着说,“我们就是冲着你们的细菌部队来的,我是把日本的细菌部队连根拔地,确保日军无法再对中国实施细菌战。”



    “原来如此。”中村俊立刻就相信了。



    中村俊虽然已经脱离军界,军中的关系也废了,但是级别还在,还是可以阅读一定保密级别的内部文件,所以对发生在上海的细菌战了如指掌,他不仅知道日军对上海实施了伤寒病细菌攻击,还知道这次的细菌攻击导致了至少十万上海百姓的死亡,这也就难怪徐锐会因此远渡重洋,深入敌国国境。



    停顿了一下,中村俊又苦笑着说道:“不过徐桑,我所能够帮到你们的恐怕不多,因为现在我不仅是已经脱离军界转入了政界,而且在政界也混得很不好,被分配到了文部省的剑道文化课,这是个非常冷门的文化部门,你知道的,冷门也就意味着没什么权力可言,所以现在就是想帮你,我恐怕也是有心无力。”



    “冷门不怕。”徐锐面无表情的说道,“帮我们弄一个新的身份,再找一个落脚点,这个你总可以办到吧?”



    除了落脚点,还要一个新的公开身份,这是肯定的。



    毕竟徐锐一行七人现在所使用的身份,根本就经不起查,一旦被日军特高课发现,随便派人到永田町一查就知道压根没有西村小次郎这一号人,既便是有也跟徐锐对不上号,到时候就暴露无遗了,所以必须弄一个毫无破绽的公开身份。



    所以,西村小次郎这身份,临时用用没事,长时间的用,很容易暴露不说,还会把小野十六这个前途无量的二号木马也给连累了,在决定前来东京这件事情上,徐锐做的确实有些不够理智,但是他的基本保密素养却还在。



    但是制造身份这样的事情,徐锐自己是绝对不行的,毕竟这时候还没网络,所以没办法借助网络技术入侵日本的官网,从而凭空造出七个适合他们的掩护身份,所以得借助日本官方的力量,徐锐唯一能找到的就是中村俊。



    中村俊知道他没办法拒绝,当下点头说道:“行,这事交给我来办。”



    “中村君,记住了,要快。”徐锐冷冷的盯着中村俊,幽幽的说道,“我不会限定具体的期限,但是最好不要超过三天。”



    中村俊闻言脸色微变,尼玛,这也叫不限定具体期限?



    不过这话中村俊没敢说出来,顿首说:“哈依,我会尽力。”



    “不,中村君,不是尽力,而是必须。”徐锐却继续施压,冷冷的说道,“你必须把这件事情办好,而且我也相信你一定能够办好。”



    “哈依。”中村俊再次顿首,“必须办好。”



    “哟西。”徐锐点点头说道,“那么我就在这里静候中村君您的佳音了。”



    “哈依。”中村俊君再顿首,又起身向着徐锐微微一鞠躬,然后转过身,愁眉苦脸的离开了源义杂货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