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7章 中条一刀流-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87章 中条一刀流

    因为时间还早,所以中村俊并没有回家,而是回了文部省。



    一回到办公室,中村俊便将房门给关上,然后瘫坐在大班椅上开始唉声叹气,原本以为调回国内就可以摆脱徐锐这个可怕的魔鬼了,可是万万没想到,这个魔鬼居然又飘洋过海追过来了,这是要把他往死里逼啊。



    不过怨可以怨,可事情却还是必须去办。



    除非中村俊有拼上自己的身家性命以及整个中村家族玉石俱焚的决心与魄力,否则他就再不可能逃出徐锐的五指山,然而中村俊有这种决心与魄力吗?很显然是没有的,所以他只能够向冰冷残酷的现实低头。



    胳膊终究拗不过大腿呀。



    认清形势之后,中村俊便开始急速的盘算起来,应该给徐锐找个什么身份呢?



    太普通的身份肯定不行,徐锐这家伙肯定不干,有过这么长时间的合作,中村俊对徐锐的性格也算是了解,比如说上次初到上海时,这家伙居然伪装成梁鸿志侄子,在上海滩很是过足了富家公子呼风唤雨的瘾头。



    想到这,中村俊忽然之间心头微微一动。



    或者说,可以给徐锐找一个已经失去传承的古老剑道流派?



    徐锐这家伙一贯就高调,要是弄个这样的身份他肯定喜欢。



    而且这样的身份容易弄,甚至比最普通的农夫身份还好弄!



    就说这个古老的剑道流派其实并没有失去传承,只是因为历代传人都没有领悟祖师传下的剑道真谛,所以遵守祖师遗训一直没有出世宏道,但是到了这一代的徐锐,却终于领悟了剑道的真谛,终于可以将古老的剑道流派再次呈再在世人面前!



    真要是这样,他中村俊还能够获得一份功营引荐的功劳呢。



    毕竟他现在可是剑道文化课的课长,发掘失传的剑道流派正经是他的份内之事!



    想到这,中村俊的心情就开始激动起来,然后便立刻摁铃叫来秘书,让她把全日本所有的剑道流派资料找出来,并在下班之前送到他面前,秘书还是挺能干的,还真的在下班之前把所有的剑道流派资料整理好并且送了过来。



    拿到资料之后,中村俊便立刻将女秘书打发走,然后迫不及待翻阅起来。



    这一翻阅就是整整两个多小时,中村俊甚至都懒得下班了,只是让秘书给他叫了一份寿司,吃完之后又接着看,直到深夜十一点多,才终于把所有的资料都看完了,好家伙,全日本的剑道流派还真不少,大大小小有上千个!



    这么多的流派,真有不少断了传承的古老流派。



    中村俊原本只想给徐锐找一个不起眼的小流派,但是临了却又改了主意,因为他从徐锐乔妆成梁武义却始终未曾引起影佐的怀疑这一个例,得到灵感,有时候反其道而行之,或许更能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在特高课,挑选特工的第一先决条件就是不能引人瞩目,你最好是那种扔在人堆里,别人根本就找不出你的普通类型,这样的类型往往是最安全的,也最合适被培养成特工的,那些外形很出色,个性很鲜明的,反而容易暴露。重生之金枝庶叶



    但徐锐在上海的那段时日,却是反其道而行之,他不仅没有乔妆成普通人,反而乔妆成了汪伪政府前行政院长梁鸿志的侄子,而且一到上海便杀了张啸林还有傅筱庵,这样的亮相方式简直高调到不能再高调了。



    但也正是因为这,影佐祯昭直到死都没有怀疑过梁武义!



    因为影佐祯昭陷入到了思维定势,认为特工的潜伏必须遵守不起眼的规则,所以这么高调的梁武义根本就不可能是敌方特工。



    从这件事上,中村俊获得了灵感。



    所以,中村俊又把翻过去的资料又翻了回来,翻到了第一页。



    中条一刀流!哟西,对是这个中条一刀流了!中条一刀流早已经断了传承,而且还是全日本最古老的剑道流派,甚至连有着一刀流鼻祖美誉的伊东一刀斋也是中条一刀流的始创者中条长秀的弟子,所以这是一个十分显赫的流派!



    那么,现在,就只剩如何包装徐锐的问题了。



    如果徐锐要找一个普通人的身份,那就麻烦,你总不能是石头缝里绷出来,你总得有父母家族吧,你得有家乡籍贯吧?这些可是很难伪造的,一旦被特高课的人盯上,随便一查就能把你查个底掉,但是作为中条一刀流的传人就没有这个麻烦了。



    剑道传人么,而且还是一个消失在世人视野中很久很久的隐世流派的传人,当然是越神秘才越好,不过,既便是这样,中村俊也还是要尽可能给徐锐找个掩护的身份,毕竟日本早就已经没有了真正的深山老林,要想真正隐世早已经是不可能了。



    于是,中村俊又开始调阅各省厅搜集上来的疑似剑道中人的报告。



    日本那么大,总有不少地方存在行为古怪的怪人,其中有不少带刀的怪人,就被附近的乡民误会成剑道中人上报政府,这样的报告每天都有,不过政府基本没理会过,有门有派的剑道流派政府都还管不过来呢,还管得了这些个浪人?



    但是,现在,中村俊却要用到其中的某个浪人了。



    中村俊开始快速翻阅这些资料,资料还挺齐全的,除了文字以外,不少资料中甚至于还附有照片,对于那些外形明显与徐锐不符的立刻过掉,最后选出了十几份与徐锐形象颇为相符的资料,而且这些资料都有照片。



    权衡再三后,最后中村俊选中了其中的一份资料。



    这份资料是足立区郁金香町福地村役所报上来的,说是在十多年前村里来了个浪人,这个浪人身材高大,不过性格很孤僻,几乎不与人接触,所以十多年过去了,近在咫尺的福地村民都不知道他姓什么叫什么,只知道他每天都练刀!



    中村俊之所以选中这浪人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蓬头垢面,一年到头几乎不修发洗脸,所以也几乎没人见过他长什么样,这个就很有利了,徐锐完全可说是因为他在祖师面前立过誓言,刀法没有大成之前不修发、不洗脸!



    哦对,徐锐这个名字肯定是不能再用了,西村小次郎这个名字也不行,必须得另外再想一个合适的名字,那个,既然是中条一刀流,那就索性说是中条长秀后裔,就姓中条了,至于名字么,就叫秀一吧!爱情彼岸



    至于另外的六个人,只要安排好了徐锐,就都不成问题了。



    因为中条秀一在领悟刀法真谛出世之后,肯定要重振中条一刀流宗门,以徐锐那可怕的刀法身手,到时候肯定会有大量的浪人来投,安排六个人进入中条一刀流,对于已经重新崛起的中条一刀流来说根本就不算个事。



    哟西,就这么办了,这个办法好!



    ……



    千代田区,源义杂货行。



    凌晨四点,除了负责守夜的冷铁锋,徐锐等六人仍还在酣睡。



    不过这毕竟是初来乍到,徐锐就算睡觉也还是暗中睁着只眼,所以当门外响起轻轻的敲门声时,他立刻就被惊醒了,不过他并没有马上翻身坐起,因为他并没有感受到杀机,来的应该不是敌人,也没有伏兵。



    门敲三下,徐锐便悄然松了口气,是杜滋肺鱼张大洋。



    稍顷门开,张大洋跟冷铁锋低低的说了几声,然后将一张小纸条递到冷铁锋手里,再然后又推上房门,悄然离开了。



    冷铁锋却蹑手蹑脚过来,轻轻的推了推徐锐。



    徐锐微微的翻了一个身,轻声问:“老兵,什么事?”



    冷铁锋将杜滋肺鱼刚刚给他的纸条递过来,小声说:“这是中村俊刚刚送过来的。”



    徐锐接过纸条,然后打开手电筒,借着手电筒的微光匆匆看完,徐锐不由微微一愣,他倒是没有想到,中村俊的办事效率竟然这么高,给了他两天的期限,这才不到一天时间,他就已经把事情办妥,而且看上去还十分的圆满。



    冷铁锋也看到了纸条上面的内容,刚要说话时却让徐锐制止了。



    徐锐担心会吵醒房间里的其他人,当下推开了房门,跟冷铁锋两人来到了院子里边,冷铁锋一走进院子便小声说道:“老徐,这个不行。”



    徐锐面无表情的反问道:“我觉得这个身份挺好。”



    “太高调了。”冷铁锋说道,“很容易引起特高课注意的。”



    “高调就对了。”徐锐说道,“太低调才更容易招来怀疑。”



    冷铁锋轻呃一声,不吭声了,他忽然间也想到了梁武义的例子,心忖有些事还真不能够以常理来衡量,灯下黑这句俗语能流传如此之广,不是没有原因的,让老徐伪装成中条一刀流的当代传人,或许真的可以呢?



    徐锐抬起手腕看了一下时间,说:“待会天就亮了,等天亮后,我们就去这个郁金香町福地村走一趟,如果有可能的话,还要近距离的接触一下那个浪人。



    “行。”冷铁锋很干脆的答应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