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8章 剑痴、剑豪-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88章 剑痴、剑豪

天色才刚亮,街上才刚出现第一班电车,早餐的摊贩才刚开始支起炉子,徐锐和冷铁锋便联决上了大街,此时的两人已经是一身浪人的妆束,为了掩护身份,两人都只能捏着鼻子穿上和服、蹬上木履,腰间插一长一短两把太刀。

  更令两人糟心的,连头发都绞了,张大洋动的手。

  相比四周身材矮小的日本人,徐锐和冷铁锋这样的大高个就非常显眼了,再加上两人又是一身浪人妆束,所以途经之处,行人无不纷纷侧目,一个个身穿黑色警服的巡警则向两人投来警惕的目光,因为最爱闹事的就是这种带刀浪人。

  不过,并没有警察上前盘问,因为像这样的浪人,在东京太多了。

  而且,徐锐和冷铁锋也不怕警察上前盘问,因为现在两人的面目并非本面目。

  再加上最近东京并没有发生什么大案要案,警察也不可能太过刨根问底,所以张大洋临时替他们编的身份就足以应付过去,不仅东京,事实上,此时整个日本的警惕性都不高,因为能够威胁到日本本土的危险因素,几乎就是不存在的。

  两人在街边吃过早餐,然后按照张大洋留下的线路,搭乘电车到了郁金香町,日本的町相当于是中国的乡或者镇,是比市区低一级的行政单位,此时的东京当然不可能有徐锐穿越过来时的那个年代的繁华。

  在徐锐穿越来的年代,一个东京湾区的人口就能赶得上现在全日本的总人口。

  所以,这时候的东京,还有大片大片的荒野及森林,以及散落在其中的村庄,两人要找的福地村就是这样的村庄。

  两人先搭乘电车到了郁金香町,然后搭乘一个过路农夫的牛车来到了福地村,正在路边田野中劳作的福地村农夫,对于两个浪人的突然到来显得十分的好奇,纷纷驻足,有大胆的甚至还上前询问两人缘由。

  得知两人是来找村口神社里的浪人比武的,这些农夫脸上便露出恍然的神色,然后热情的给他们指路,说那个浪人借住的神社就在他们的村口,只要沿着这条土路往前,再走不到五里就能看见,还说那个浪人这时候一定是在神社前面的空地上练刀。

  “哈依。”两人向指路的农夫道过谢,然后继续沿着土路往前面走。

  正如农夫所说,往前走了不到五里地,穿过一片树林,前方视野中便出现了一间破旧的神社,日本信奉的国教是神道教,神社就是用来供奉神道教神灵的社屋,说白了,神社就是供奉所谓的天照大神的地方,跟中国的关帝庙、孔庙差不多是一个意思。

  视野之中的这间神社应该是属于福地村的,福地村的村民之所以向政府报告,目的恐怕还是为了将霸占他们神社的浪人给赶走吧,毕竟这浪人不仅占据了神社,肯定还要偷吃他们祭祀天照大神的供品,双方甚至有可能交过手。

  再然后,徐锐和冷铁锋就看到了一个身材高大的浪人。

  浪人演练的只是一个最简单的拔刀式,一站就是半天。时限游戏

  那个浪人背对着树林站在神社门口空地上,披头散发,身上的和服肮脏不堪,隔着老远都能闻着一股酸臭味,中人欲呕,冷铁锋便赶紧屏住呼吸,尼玛,这是多久没有洗澡了?才能臭成这样?徐锐脸上却还是那副冷冷的表情。

  这时候,背对两人的浪人忽然间有所察觉,微微侧首。

  浪人仅只是微微侧首,并没有真的转过头,更未转身,但是给徐锐和冷铁锋的感觉,却是已经被一道淡淡的气机给罩住,仿佛只要再往前走一步,就立刻会遭到最凌厉的攻击,冷铁锋便顷刻之间心头一沉,还真是个剑道高手?

  冷铁锋又扭头看徐锐,徐锐轻轻的一颔首。

  “哈依!”冷铁锋学着日本人的样,重重一顿首,然后锵的抽出长的那把太刀,然后以前方背对他的浪人为圆心,划了个半圆,一步步踱到了那浪人的正面,十几秒钟后,冷铁锋终于跟那个浪人正面相对,也看清了那个浪人的正脸。

  只不过,等于没看见,因为除了一双凌厉的眼神,剩下的脸部全部隐藏在了杂草般的乱发以及胡子中间,只不过,这个浪人的眼神是真凌厉,往冷铁锋扫过来的那一瞬间,他竟感到周围的温度似乎都在一瞬间冷了下来。

  然后两人就陷入到了长时间的对峙。

  足足对峙了有五分钟,最后还是徐锐示意,冷铁锋终于低喝一声,高举着太刀,向着浪人冲了过去,两人相距还有两米多远时,冷铁锋右脚猛烈的一蹬地面,整个长大的身躯便高高跃起空中,然后借着人体下落的惯性,挥刀斩下来。

  冷铁锋的这一斩,势如雷霆且刁钻,完全是一副放弃防守全力抢功的博命打法,这与日本剑道的真谛高度吻合,日本剑道的真谛就是,抢在被敌人斩杀之前斩杀敌人,这个就是所谓的一刀流,一刀致敌!

  “嘿呀!”冷铁锋高举太刀恶狠狠的斩下。

  几乎是在冷铁锋太刀斩下来的同时,那个浪人也闪电般拔出了鞘中的太刀。

  一把好刀,刀锋上透出的寒意仿佛随时都能凝成实质,更难得的是,两侧刀身上竟然还有一叠又一叠的波浪纹,很明显,这是百炼钢打造的太刀,刀身上留下的波浪纹就是百炼锻打时留下来的,绝对是一把罕见的好刀。

  电光石火之间,两刀已经在空中猛然相击。

  “光,叮!”一声清越的金铁交鸣声响过,接着就是金属断裂的轻吟。

  只是一击,冷铁锋手中的太刀便断成两截,生死关头,冷铁锋猛的一拧身,接着猛的一塌肩缩腰,堪堪躲过了浪人顺势斩过来的太刀,毫厘之差,才没有被开膛破肚,顺势退出十几步之后,冷铁锋不由惊出了一声冷汗。

  说到底刀法并非冷铁锋所长,刚才就险些阴沟里翻船。

  再回头看,浪人的太刀却已经回鞘,并无追杀的意思。

  “身手不错,不过刀差了点。”浪人说完,鹰隼似的目光便转到了徐锐身上,又道,“下次记得带一把好刀过来。”星空天路

  徐锐没有理会浪人,冲冷铁锋微微一摆首,说:“开路。”

  “哈依!”冷铁锋微微一顿首,灰头土脸的回到徐锐身边。

  浪人没有阻止两人离开,而是继续演练刚开始时的拔刀式,仿佛一切都不曾发生过,很快他便又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中。

  返回永田町的路上,冷铁锋却久久不能够平静。

  “老徐,这小鬼子是个高手。”冷铁锋心有余悸的说。

  “我知道,这是个剑痴!”徐锐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和人族真的是个奇葩的民族,所以经常会有许多奇葩的人,而其中最广为人知的就是那种痴人,痴棋、痴剑、当然还是大名鼎鼎的电车痴汉。

  那些棋痴为了打磨棋术,竟然可以花一生的时间,背着一副棋枰、一副围棋踏遍整个日本,只为了向各路高手讨教;而那些剑痴,仅只是为了练一个拔刀式,就可以一个人临渊练习拔刀几十年,终老而不悔!

  福地村这个浪人,明显就是一个剑痴!他之所以隐姓埋名、不修边幅隐居福地村,很可能只是为了练好一个拔刀式!

  冷铁锋皱眉说道:“我说的是他的剑术!”

  “我知道。”徐锐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冷冷的说道,“他的剑术,已经超脱九段,进入到剑豪的等阶!”

  日本的剑道境界,入门为初段,最高为九段,但其实在九段之上还有剑豪的存在,就像柔道九段之上有还有紫带十段存在,而且某种程度上来讲,剑豪跟剑道九段间的差距,要大于柔道九段跟紫带十段之间的差距。

  也就是说,这个浪人甚至比阿部刚毅更可怕。

  当下冷铁锋说道:“老徐,我忽然有些不看好这次的东京之行了。”

  停顿了下,冷铁锋又说道:“老徐你想啊,在这么个旮旯小村庄,都存在这么一个可怕的剑道大高手,裕仁小鬼子的皇居就可想而知,那还不得高手如云?不用多,像这样的剑道高手来上五个,就够我们喝一壶的了。”

  “老兵你想多了。”徐锐摇头说道,“这样的剑豪,全日本不会超过三个。”

  “不会超过三个?”冷铁锋将信将疑的道,“你的运气就这么好?全日本不超过三个的剑豪,一下子就让你给遇上了?”

  徐锐没有接这茬,冷冷的说道:“这小鬼子剑术是不错,但是我杀他易如反掌。”

  “是吗?”冷铁锋还是不相信,又道,“你杀阿部刚毅都开启了嗜血秘术,这小鬼子甚至比阿部刚毅还厉害,你却说杀他很容易?”

  “情况不同。”徐锐摇摇头说道,“在万马渡杀阿部刚毅,主要是为了救人,所以只能开启嗜血秘术,但现在我没有任何后顾之忧。”

  PS:第一章补更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