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9章 月夜、杀戮-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89章 月夜、杀戮

    一路无话,当徐锐和冷铁锋回到源义杂货行时,已经是傍晚时分,这个年代的交通工具还是有些慢了,不像后世那么快捷。



    杂货行里,小桃红他们五个已经着急得不行了。



    看到徐锐和冷铁锋安全的回来,张大洋忍不住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笑说:“徐先生,你们要再不回来,我可真拿他们没办法了。”



    刚才地瓜、小桃红他们五个可是吵吵要去郁金香町福地村找徐锐。



    徐锐一记冷峻的眼神打过来,吴寒他们五个赶紧心虚的避开视线。



    不过徐锐并没有说什么,而是拉着张大洋和冷铁锋一起进了房间,却把地瓜、吴寒、莫子辰、莫汉魂、小桃红他们五个留在了外面院子里。



    一进房间,徐锐就说道:“老张,你这就联系中村俊,就说他选的目标不错,让他那边可以着手准备起来了!然后再给我们租一辆轿车回来,今天晚上就要用!再就是把你工具箱借我一用,我得先化一下妆。”



    “行!”张大洋爽快答应。



    ……



    深夜,郁金香町福地村。



    村里的农夫早早的就睡下了,既便日本在明治维新之后已经进入工业社会,但是对这个时代的绝大多数日本人来说,尤其是广大农村的农夫,晚上基本是没有娱乐的,所以早早的就熄灯睡觉了,明天一大早还要爬起来劳作呢,身累。



    不过村口的神社里却还有微微的亮光透出,村里虽然没有给神社安装电灯,但是寄居神社的浪人仍旧可以从附近的树林里边捡拾枯枝回来烧,这十多年,浪人的夜间照明基本就是靠着燃烧枯枝,偶尔才会点蜡烛。



    福地村的神社除了一间正屋,就只有两侧的耳房。



    浪人未经村民允许就强行住进了神社,但是也没有做得太过,并未住进用来祭祀的正屋里边,而是住在右侧的那间耳房,这会儿,浪人才刚刚从正屋拿回来村民供奉给天照大神的两串玉米棒子外加三只地瓜,正放在火堆上焦。



    不一会儿,屋子里便弥漫起烤玉米的香味。



    然而,当正浪人准备从火堆上拿下玉米棒,准备享用美餐时,原本关着的窗户忽然之间被风吹开,跟着风一起洒进来的,还有清冷的月辉,浪人猛回头,透过敞开的窗户看到了一轮皎洁的明月,今天晚上的月色可真好啊!



    不过月色中有杀气,冰冷的犹如实质般的杀气!



    目光一寒,浪人便放下手中的玉米棒,然后站起身推门而出。



    踢踢踏踏,木履与地面叩击的轻响中,浪人一步步走到了神社外面的空地上。



    前方,一道颀长的黑影正站在林子的边缘,几乎与身后的树林阴影融为一体,要不是浪人的目力够好,根本就发现不了这黑影的存在。



    这浪人不仅目光极好,六识也是极其敏锐。



    “是你!”几乎是一霎那间,浪人便从黑影身上透露出来的气机感应到了,来人是白天一起过来时的两个剑客中的一个,而且是未曾出手的那个!



    随着浪人的话音,那个黑影往前踏出两步,终于从阴影中走出来。万象搜索器



    浪人一眼就看到了黑影手中所持的长太刀,寒气逼人,是把好刀!



    “好刀!”浪人微微的眯了一下眼睛,因为月色洒落在对方的太刀刀身上,腾起了一层炫目的寒芒,刚才稍稍刺了一下他的眼睛。



    不过让浪人稍有些困惑的是,两人明明已经见过一面,却为什么还要蒙脸?



    然后更令浪人满头雾水的是,白天见面时,对方衣着明明很光鲜,一看就能知道经济条件十分不错,但是晚上再次见面,对方所穿的和服却是变得破烂不堪,还不止,不仅破而且还肮脏无比,隔着老远都能闻着刺鼻的酸臭味。



    这光景,跟他这个闭关苦修十几年的人也是没差别了。



    这黑影不是别人,就是徐锐,是专门来杀这个浪人的。



    徐锐手中的太刀,是从小鹿原俊泗手里缴获的,一把真正的好刀!



    从阴影中走出来,徐锐以太刀的刀尖微微下垂,斜斜的指向地面。



    看到这,浪人的眸子便不由得微微的一凝,只是这简单的起手式,他便能够清楚的感受到,眼前这个家伙的剑术,比起白天与他交手的人,要高出一筹不止!当下浪人也是不敢托大,伸出右手微微握住腰间长太刀的刀把。



    “你是哪个剑道流派的?”浪人本想忍住不问,最后还是没忍住。



    徐锐却根本就懒得理会,倒提着太刀,一步步的向浪人逼了过来。



    浪人的浓眉微微的一蹙,果断的拔刀,双手端着举到了脸颊右侧。



    走到距离浪人还剩下十步远时,徐锐便停下了,然后两人便陷入漫长的对峙,或者说漫长的等待,等待对方最先露出破绽,然后一击致命!



    时间,在令人窒息的等待之中,一点点的流逝!



    徐锐双目如炬,一眨不眨的盯着十步外的浪人。



    其实,徐锐要想杀掉这个浪人,可谓易如反掌,因为他可以用枪,这个浪人的剑术或者真的不错,但是他的刀再快也绝对不可能快过子弹,只需要轻扣扳机,徐锐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干掉他,冷铁锋也是这么个意思。



    但是,徐锐经过权衡之后却放弃了用枪的念头。



    因为可以预见,至少在接下来的半个月甚至一个月的时间内,他要以中条一刀流嫡传弟子中条秀一的身份,在东京市进行公开的活动,那么不可避免的,就势必要与各路闻讯而来的剑道高手们过招,所以他必须提前领教一下剑道。



    更何况,徐锐对于自己的刀法,也是极为自信。



    风起了,树林哗哗的响,风又停了,四野无声。



    一片乌云飘来,遮住天上明月,四野瞬间陷入一片黑暗!



    就是这个时候,徐锐轻喝一声,一个踏步就欺近到浪人近前,扬刀下劈,浪人几乎是同一时间出刀,却没有去格挡徐锐劈下来的太刀,而是错开了方位,斜着上撩,锋利的刀光直奔徐锐的颈项而来。



    夜如墨,刀无光!



    剑道的真谛就是,在被对手斩杀之前斩杀对手!绑架全人类



    浪人确信他的刀,能够在自己被斩杀之前,首先斩杀掉对手!



    然而很不幸的是,并没有!就在浪人举刀斜撩的一霎那之间,一篷炫目的寒芒再次从对方的刀身上绽放出来,浪人已经被晃花过一次眼睛,这次却是不敢再托大了,当即本能的侧过头再眯眼,这才堪堪躲过这一蓬炫目的寒芒。



    然而就是因为这片刻的耽搁,浪人势在必杀的一刀竟然落了空,两人瞬间错身而过,浪人往前两步再转身回头,借着明亮的月色,浪人很错愕的看到,对手竟毫发无损,背对他以一个十分潇洒的收刀式,收起了手中太刀。



    对手竟然是收刀了?难道他已经赢了?



    想到这,浪人的心头便立刻猛的一沉。



    下一刻,浪人的眉心便噗的绽露出了一道血线。



    紧接着,血线便从眉心处下延到鼻尖、人中穴、下巴,再然后一路下延到咽喉,最后整个人从中间豁然绽裂开来,硬生生的分成了两爿,好残暴的一刀,竟然直接就将浪人从顶门到裆部,生生劈成了两爿!



    “果然。”徐锐收刀,喃喃低语,“说到刀法,还得是破锋刀!”



    说完了,徐锐伸手轻轻击掌,几个黑影便立刻从林子里走出来,将浪人的两爿尸体拖进了树林之中,然后又将滑落在地的肚肠内脏什么的也仔细的清理掉,就连残留的血迹也用泥土和沙子进行必要的掩埋。



    快速做完这一切之后,几个黑影便迅速撤离。



    片刻后,树林的另一侧便响起汽车引擎轰鸣,然后一辆汽车便顺着土路疾驰而去。



    不过徐锐却没有离去,而是转身走右侧耳房,这时候,架在火堆上的另外两串玉米棒子早已经烤焦,但是埋在灰堆里的三只地瓜却已经烤得熟透,散发出诱人的甜香,徐锐用木枝从灰堆里边扒出一只地瓜,剥开已经烤焦的外皮,露出金黄的瓜肉,浓香扑鼻,然后张嘴就咬了一大口,味道真不错。



    ……



    驶离福地村的汽车里,气氛却显得有些沉闷。



    中村俊看了眼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冷铁锋,似乎想要说什么,可最后却什么都没说。



    中村俊其实是想问他,徐锐的刀法是从哪里学的?怎么那么的精通日本的一刀流?



    冷铁锋却从始至终只是目光冷洌的注视着前方的路面,并没有理会中村俊,他是懒得跟中村俊解释,日本的刀法其实同样脱胎于中国的刀法,所谓的一刀流,只不过是把以命博命的打法发扬到了极致而已。



    这在刀义上比中国的刀法差了不止一筹。



    车到源义杂货行门口,坐在后排的吴寒、莫子辰开门下车。



    冷铁锋在下车之前扭头问中村俊道:“尸体没什么问题吧。”



    “哈依。”中村俊微微顿首,恭声说,“尸体我会处理好的。”



    “那就拜托了。”冷铁锋微微一侧首,转身下了车。



    ps:今天周日,两更完成,还欠五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