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2章 千叶武藏-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92章 千叶武藏

    不过,千叶西次郎很快就不纠结这个问题了。



    因为不管对方是不是真的中条一刀流的传人,但是对方已经上门踢馆,这却是不争的事实,如果他们北辰一刀流没有必要的表示,比如说将这家伙打成半身不遂,或者挑断他的手筋及脚筋,那么北辰一刀流的名声就毁了。



    当下千叶西次郎狞声说道:“就凭你,也想挑战我们流主?痴人说梦!”



    徐锐哂然一笑,冷然说道:“怎么,名满天下的千叶武藏也要当缩头乌龟么?”



    “八嘎,不许你污辱我们的流主!”站在千叶西次郎身后的几十名弟子闻言大怒。



    “污辱?我看这就是事实!”徐锐狞笑着说道,“要不然,怎不见他出来接受挑战?”



    “简直是可笑!就凭你这种货色,也配向我们流主发起挑战?先过了弟子这一关再说其他吧!”千叶西次郎冷冷一笑,又道,“竹下,你去!”



    “哈依!”一名身着白衣的弟子上前两步,站到徐锐面前,朗声说,“北辰一刀流弟子竹下进,剑道七段,请足下不吝赐教。”



    说完,竹下进便亮出了练习专用的竹刀。



    徐锐冷冽的目光从竹刀上扫过,哂然说:“真正的武士,从不用假刀!”



    竹下进闻言心下一动,千叶西次郎的脸色却是微微一沉,来者不善哪!



    因为用竹刀跟用真刀,后果是截然不同的,用竹刀既便落败,顶多也就受点皮肉之苦,但是如果用真刀,一个不慎就极可能丧命!



    北辰一刀流之所以能够有今天的地位,能成为全日本最大的剑道流派,除了因为流主千叶武藏是超九段高手,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千叶武藏创造性的将练习用刀从真刀改成了竹刀,还给弟子制作了护具,这极大的减少了弟子在练剑时的意外死伤。



    要不是这样,剑道就永远只能是少数狂热爱好者的玩具,而无法吸引到大多数普通弟子的参与,因为对于绝大多数弟子来说,学习剑道主要的目的,就是为了强健身体装逼,真正为了学习杀人技而练习剑道的,终究只是少数。



    很凑巧的是,竹下进就是一个剑道的狂热爱好者!



    当下竹下进说道:“西村君,麻烦你把我的刀拿来。”



    一名身着青衣的弟子便飞奔而去,不一会,便用双手捧着一把刀回来,又恭敬的双手递给竹下进,竹下进接刀在手,整个人的气势立刻一变,对徐锐说道:“中条君,既然是真刀比武,那么按照规矩,就必须得签下生死文书。”



    说完,竹下进再一挥手,便有人递上生死文书。



    两人签好了文书,千叶西次郎作为见证人也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一直到这个时候,千叶西次郎都对自己的弟子竹下进很有信心,绝对不相信这个前来踢馆的家伙能够赢得了竹下进。



    “动手吧!”徐锐简简单单一记拔刀式,亮出了长太刀。



    徐锐现在用的这一把太刀,就是原本那个浪人的,确实是一把好刀!



    “西内!”竹下进跟着拔出太刀,然后手腕微微一翻,以一个刁钻的角度照着徐锐的颈项斜斩了下来,一刀流的真谛就是快准狠,就是要抢在被对手斩杀之前斩杀对手,所以根本无需太多套路,反而是越简单直接越厉害。盛宠之下



    但是说到快准狠,天下无出破锋刀法之右者!



    很不幸,徐锐正好学习过最本真的破锋刀法!



    徐锐根本没有理会竹下进斩下的太刀,脚下陡然一个滑步,便已经鬼魅一般欺近到了竹下进的面前,然后寒光一闪,便从竹下进的身侧滑了过去,竹下进的太刀在惯性的作用下继续斜斩下来,却斩了一个空。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凝滞了。



    几乎所有的北辰一刀流的弟子,都把目光投向竹下进。



    却只见竹下进的目光一片呆滞,仿佛对刚刚发生的一切感到难以置信,但是身上看上去似乎也没有什么伤势,然而下一刻,竹下进的颈侧便猛的绽放出一道血线,紧接着,他的脑袋便从脖颈处断裂开,滑落了下来。



    “噗!”竹下进的首级滑落在地。



    然后,失去脑袋的尸身才颓然扑倒在地。



    四周围观的北辰一刀流弟子顿时一片哗然,他们中间最有天赋的弟子,拥有剑道七剑造诣的竹下师兄,竟被来人一刀斩杀!



    “八嘎!”千叶西次郎见状顿时间勃然大怒。



    千叶西次郎完全没有想到竹下进居然会落败,他更没有想到,这个名叫中条秀一的家伙居然真敢下杀手,居然真敢在他们北辰一刀流的道场杀人!这简直就是不把他们整个北辰一刀流看在眼里啊!狂妄,简直是狂妄!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剑道的比斗,死人是很常见的。



    徐锐摆了一个非常潇洒的收刀式,将太刀收入刀鞘中,说道:“比武,原本就是生死各按天命,北辰一刀流该不会输不起吧?”



    “纳尼?”千叶西次郎闻言顿时间神情一凝。



    他原本还想借机发作,然后以多打少群殴的,不过让徐锐这么一说,却不好意思下这个手了,但是现在让千叶西次郎下场比武,他却是不敢了,因为刚才徐锐的出刀实在太快,快到千叶西次郎根本没看清。



    甚至连对方怎么出刀的都没看清楚,这架还怎么打?



    所以,千叶西次郎若硬着头皮下场,结局绝不会比竹下进好到哪去,他的剑道修为比竹下进要高这是不争的事实,但是也仅仅只高出一个段位,他若要想一刀斩杀竹下进是绝对没有可能的,可是对方却一刀斩了竹下进。



    千叶西次郎便立刻陷入了进退维谷,这个可怕的剑手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怎么以前从来没听说过有这样一号?或许真只有堂兄能与之一战,但是堂兄身为北辰一刀流的当代流主,身负天下之名望,又岂能随便与人决斗?



    这是明摆着的事,因为千叶武藏即便赢了这次决斗,也不会对他的名声有任何帮助,因为世人知道他赢了一个无名小卒,这个原本就是应该的,但是如果输了,那就会把一世的英名以及北辰一刀流的名誉都毁了。



    这种只赔不赚的买卖,当然是不能做的。



    当下千叶西次郎喝道:“来人,把这个闹事的赶出去!”另类乡医



    “北辰一刀流这是想要耍赖么?”徐锐狰狞的笑了笑,拉开了架势。



    看到徐锐非但不服软,反而摆开了架势,千叶西次郎不由心头一凛,虽说他们这边人多势众,但是真正剑道修为高深的弟子却不多,除了他本人,剩下的几十个弟子修为最高的也就剑道六段,所以人多未必就能行。



    尤其是混战中难免会造成大量人员死伤!



    但问题是现在局面已经是这样,已经是骑虎难下了!



    千叶西次郎咬了咬牙,就要下令动手时,一声断喝声突然传了过来。



    “住手!”一声低沉而又不失威严的声音传了过来,将千叶西次郎和蠢蠢欲动的几十名北辰一刀流弟子给喝住了。



    徐锐抬头一看,便看到一个身穿黑色和服、系着紫色腰带的年轻人从侧门走进来,然后穿过天井,踢踢沓沓走到了一众北辰一刀流的弟子跟前,千叶西次郎和二十多个弟子便纷纷顿首致意,口中喊:“流主!”



    流主?徐锐微微的一哂,来人便是千叶武藏?



    徐锐仔细打量千叶武藏,发现这小鬼子身高大约一米七零出头,这在日本人中间是罕见的高个了,但是跟他相比却还是矮了至少半个头,不过这小鬼子的背很挺,虽然不高,却像一颗挺拔的白杨树,看上去非常有精神。



    尽管穿着很宽大的和服,但是徐锐仍能够感受得到,千叶武藏隐藏在和服下的强健的四肢及身体,尤其是一对胳膊,非常粗壮!



    一对强壮并有力的胳膊,是练好剑法的先决条件!



    徐锐打量千叶武藏之时,千叶武藏也在打量着徐锐。



    徐锐给予千叶武藏最直观的感受就是高大并且强壮!然后是刀法精湛!



    刚才徐锐斩杀竹下进的一幕,千叶武藏其实看见了,在替自己首席弟子感到无比惋惜的同时,也为徐锐在刚才的那一刀中、所展示出来的剑道造诣而深深的震撼,这小鬼子是个识货的,刚才那一刀,已经足够他看出许多东西了。



    就凭刚才那一刀,就可以肯定对方已经踏入剑道九段!



    这让千叶武藏情感上有难以接受,突然间就冒出一个剑道九段?



    千叶武藏深深的看着徐锐,问道:“你真是中条一刀流的当代传人?”



    “怎么?足下可是不相信?”徐锐面无表情的说道,“不过,你信或者不信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天下第一剑手的称号,很快就不再属于你了。”



    “八嘎,太嚣张了!”



    “是啊,真是太嚣张了!”



    “竟敢在我们流主面前冒大气,简直是找死!”



    “流主,这小子杀了竹下师兄,不要放过他!”



    一听到徐锐这话,在场的二十多个弟子立刻就炸了。



    徐锐却双臂抱胸,冷冷的注视着千叶武藏,浑没有一丝惧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