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3章 混战-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93章 混战

    千叶武藏的目光冷下来,阴阴的盯着徐锐,好半晌没有吭声,饶是他涵养再好,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剑手如此挑衅,也是有些动怒了,想他千叶武藏可是名动日本的人物,跺一跺脚就能使整个剑道发生地震,又岂是好相与的?



    当下千叶武藏冷然说道:“我可以接受你的挑战,但是今天不行。”



    身为北辰一刀流的流主,全日本唯一公认的超九段大高手,千叶武藏当然不可能轻易出手,如果非要出手,肯定也要做好充足的准备,不仅是身体上、心理上的全面准备,还有宣传上以及媒体上的充分准备。



    这就好比后世的拳击赛,世界级的拳王是绝对不可能随随便便接受别人挑战的,必须是拳击组织安排好了,媒体的宣传到位了,观众的胃口吊足了,然后拳王才可能出来,跟挑战者上演一场火星撞地球般的终极拳击赛,决定金腰带的归属。



    然而遗憾的是,千叶武藏这次碰到了一个不按套路出牌的对手。



    徐锐从来就不是一个循规蹈矩的人,对他来说,世间任何法则就是用来践踏的。



    “然而,今天你答应得答应,不答应也得答应。”徐锐十分霸道的说道,“当然,如果千叶流主现在就认输,把大门口挂的那块牌匾取下来,也可以。”



    听到这话,千叶武藏的脸色顿时变得越发难堪,让他认输?



    千叶西次郎和二十多个北辰一刀流的弟子,则更是怒火冲冠。



    因为在真武馆大门上悬挂着的那一块牌匾,北辰一刀流五字,这可是日本当代天皇裕仁亲笔手书送给北辰一刀流的,这是在裕仁听闻,千叶武藏连续挑翻了当今日本一百零八个剑道流派的流主之后,写下的。



    这块牌匾,代表的是日本皇室对北辰一刀流的肯定,是北辰一刀流创派一百多年来所获得的最高荣誉,可现在徐锐却要求千叶武藏将牌匾取下,这已经不是简单的打脸了,这简直就是要把北辰一刀流踏在地底下,再踩上一万脚的节奏!



    这对于一贯视荣誉为生命的剑道中人来说,简直比杀父夺妻还要让人难以容忍。



    “认输?年轻人,你刚才说的认输?”沉默片刻后,千叶武藏忽然间笑了起来,不过笑声有些瘆人,又说道,“那么现在,我也送给你两个字,只要你现在认错,并且跪下来向我求饶,我可以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否则……”



    说到这,千叶武藏的表情忽然间变得狰狞,又说道:“否则,我就挑断你的脚筋,还有手筋,再打断你全身每一根骨头!让你走着进来,爬着出去。”



    徐锐闻言微微一笑,又说道:“好吧,那我现在改主意了。”



    “年轻人还算有眼力。”千叶武藏一抖身上的和服,身后两名弟子便很识相的搬来了一张太师椅,千叶武藏大马金刀的坐下了,又对徐锐说道,“那么现在,你就跪下来向我求饶吧,记住,态度一定要足够的诚恳!”



    徐锐自然不会跪下,哂然说道:“千叶流主,你恐怕是误会了。”卿本无心之魔妃难娶



    误会?千叶武藏闻言脸色一凝,什么意思?敢情你小子耍我啊?



    然而,徐锐就是在耍千叶武藏,他的目的,就是要设法激怒他,引诱北辰一刀流的弟子倚多为胜,动手群殴他,这样他就可以借机荡平真武馆,此来日本,他就是来杀人的,不仅要杀裕仁,像千叶武藏这样的人也在必杀之列!



    再说,他这次前来北辰一刀流,原本就是来踢馆的!



    徐锐微微一笑,说:“我说的改主意,是说,现在就算你认输,再把大门口挂的那块牌匾取下来,也已经不够,因为刚才,你已经冒犯到我了。”



    “哈,哈哈哈。”千叶武藏大笑,片刻之后笑声一顿,狞声说,“冒犯到你的后果,似乎是很可怕?”



    “可怕不可怕。”徐锐哂然说道,“马上你就会知道了。”



    “我还真是有些期待了呢。”千叶武藏说完,又猛的挥手喝道,“关门!”



    “哈依!”其中两名弟子迅即转身飞奔而去,将真武馆的大门给关上了。



    紧接着,更多的弟子从院子两侧的练功房蜂拥而出,保守估计,都至少有上百人,而且这次涌出来的弟子,手持的就不再是竹制的刀具,而是明晃晃的真刀。



    千叶武藏从太师椅上起身,哂然说道:“小子,好好享受人生中最后的时光吧。”



    千叶武藏原本还打算留徐锐一条性命,可是徐锐刚才说的话却把他彻底激怒了,所以决定痛下杀手,反正对于他来说,杀个把前来向他挑战的浪人根本就不算事,这些年,死在他剑下的剑手或者浪人,可以说是不计其数。



    “嘿呀!”随着千叶武藏的话声,两名弟子率先冲过来。



    徐锐狰狞的一笑,老子等的就是这个,你们可算是动手了!



    但只见寒光一闪,徐锐已经抽刀在手,然后一个箭步就从北辰一刀流的两名弟子中间滑了过去,下一个霎那,那两名弟子的身形便立刻僵在了那里,而且仍然摆着举起刀准备下劈的姿势,片刻后,两名弟子的颈侧才绽露出一道细微的血线。



    然后血线迅速放大,两名弟子的脖子便如金鱼嘴般绽裂,身体也颓然倒地。



    四周举刀戒备的上百名弟子顿时一片哗然,快,太快了!他们根本没看清楚徐锐是怎么出的刀,甚至只看到徐锐一个箭步从两人中间穿过,然后两名弟子便颈侧中刀,毫无抵抗之力的倒在了地上,这尼玛完全就是屠杀啊!



    千叶武藏的脸色也是微微一沉,刚才离得较远,没有看清楚竹下进被杀的细节,可现在他却清楚的看到了徐锐出手的瞬间,速度是真快啊!千叶武藏不由得做了一下假设,假设刚才面对这一刀的是他本人,是否能够挡住或者躲开?超级通信帝国



    答案是不能!连他也无法挡住或者躲开这一刀!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全力争取在被对手斩杀之前斩杀对手!但是,最终能不能做到,那就只有天知道!想到这,千叶武藏的身形便又往后退缩了几步,这样的可怕对手,还是先让弟子消耗一下他的体力,尽管这么做会导致大量的低等阶的弟子伤亡,但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只要他还在,北辰一刀流还在,真武馆还在,低等阶弟子多的是!



    “上,杀了他!”千叶西次郎敏锐的领会到了堂兄流主的意图,一挥手,又有弟子挥舞着太刀猛扑了上去,这次不是两个,而是足足八个!八个北辰一刀流的弟子,排成一排,挥舞着明晃晃的太刀,向徐锐扑过来。



    徐锐怪叫一声,非但没有退避,反而脚下一个加速撞进了八名弟子中间。



    处于中间的一名弟子来不及出刀,便被徐锐一记沉肩撞中胸口,整个人便立刻如出膛的炮弹般往后倒飞出去,左近的两名弟子赶紧回刀斩杀,却来不及了,徐锐手中的一长一短两把太刀早已经刺出去,从他们的腋下闪电般刺了进去。



    “呃啊!”



    “八嘎!”



    两名弟子惨叫着,瘫倒在地。



    剩下的五名弟子急转身回头,试图向闯入他们中间的徐锐发起攻击,徐锐却又是一个滑步绕于了他们的侧面,寒光一闪,又一名弟子的脖子便被他的长刀刺穿,得手之后,徐锐脚下绝不停顿,又一个滑步来到另一个弟子背后,反握在左手掌心的短刀反过手一扎,便扎透了那弟子的背心要害。



    转眼间,又有两名弟子倒下,八人便只剩下三人。



    剩下的这三名弟子终于胆寒,好在这时候,更多的弟子已经冲上来。



    这一次,北辰一刀流的一百多名弟子全部出手了,一个个挥舞着雪亮的长太刀,嗷嗷叫着围住了徐锐的四周,不过真正有机会向徐锐出刀的弟子不会超过十个,剩下的只能候补或者呐喊助威,一时间,北辰一刀流的真武馆杀声一片。



    混战中,不断有北辰一刀流的弟子倒在血泊之中。



    千叶武藏和千叶西次郎站在场外,脸色已经变得十分难堪,他们完全没有想到,这个自称是中刀一刀流当代传人的家伙,剑术竟然如此高超!单打独斗厉害也就算了,群战居然也是如此厉害,难道他真的是中条一刀流的传人?



    ……



    处于震惊和愤怒之中的千叶武藏并不知道,在真武馆院墙外的一颗大树上,躲藏着朝日新闻的一名见习记者,因为还是见习记者,岗位并不是把稳的,所以这个小记者挖掘起新闻就十分卖力,不过他能找到北辰一刀流来,却是因为有人向他提供了一条线索,说是今天在北辰一刀流的真武馆有好戏上演。



    小记者并不知道向他提供消息的是谁,但是现在他感谢他,因为他所提供的这条线索很有可能会改变他的整个职业生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