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4章 血洗北辰一刀流-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94章 血洗北辰一刀流

    “西内!”徐锐暴喝一声,一刀斜撩,给面前的一名北辰一刀流弟子来了个大开膛,不过与此同时,另外一名弟子也在他背上留下了一道深可见骨的血槽,徐锐终究还是个人,在北辰一刀流弟子的疯狂围攻下,终于还是受伤。



    看到徐锐背上飙起的血花,千叶武藏嘴角立刻勾起残忍的笑意,正所谓蚁多咬死象,纵然你真是中条一刀流当代传人,纵然你的剑道修为真的冠绝于当世,那又如何?一百多弟子的轮番群战,就不信累不死你!



    你一个人再厉害,还能杀得了一百多弟子?



    千叶武藏不相信,因为从古至今,还从未有过一人独自斩杀上百人的记录。



    在受伤的一瞬间,徐锐就意识到自己犯了个错误,好在现在补救还来得及。



    当下一个箭步再接一个前扑,长大的身躯便已经高高越过天井右侧的回廊,然后一头撞上右侧练功房的糊了纸的木窗框,只听哗啦一声,糊纸的木窗框立刻碎裂开来,徐锐的身影也已经摔进了分隔开来的练功房,再顺势一滚就消失不见。



    “八嘎!”千叶武藏便立刻咒骂一声,这么快就反应过来了吗?



    日本的浪人都是一根筋,只知道拿刀砍人,很少会有动脑子的,千叶武藏还以为这个自称是中条秀一的家伙,也不会例外,却没想到,这个家伙这么快就反应过来了,不再在宽敞的天井里跟北辰一刀流的弟子群战。



    这下可就棘手了,一旦离开了宽敞的天井,北辰一刀流的弟子就失去了人数优势,每次面对这家伙时,就只有一部分弟子,这样一来,北辰一刀流的弟子的伤亡无疑会大增,搞不好一百多弟子,真有可能让人杀光!



    接下来的事实很快证明了千叶武藏的猜测。



    在那个中条秀一摔进练功房后,反应最快的四个弟子立刻从撞碎的窗框追了进去,但是进去不到五秒,练功房里便连续响起几声惨叫,然后一名弟子从碎裂的窗框倒飞出来,摔落在天井里之后,只是抽搐了两下就再没有动静。



    千叶西次郎带着十几名弟子再次追进去时,却发现之前进练功房的另外三名弟子,已经全部身首异处,惨死当场,而那个该死的中条秀一却已经不见踪影,只有练功房的背面墙上留了一个破洞,破洞的外面还有一串串的血迹。



    “给我追!”千叶西次郎一挥手,十几名弟子便纷纷钻过破洞,继续追击,后续追进来的弟子等不及,便索性将破洞两侧的墙壁也给撞碎,反正是木制的,并不牢固,很快,一侧的墙壁便整个塌陷了下来,露出空荡荡的后院天井。



    然而,后院天井里仍然没有看见那个中条秀一,不过有一串醒目的血脚印,穿过天井进了后院的厢房。



    千叶西次郎闷哼一声,大喝道:“追,别让他跑了!”



    话音方落,一道身影突然鬼魅般从房檐上倒翻下来。



    好个狡猾的徐锐,原来那一连串的血脚印只是假象,其实他就埋伏在房檐下。



    寒光一闪,一柄锋利的太刀便已经闪电般斩向千叶西次郎颈项,千叶西次郎甚至没有意识到危险临近,眼看就要人头落地,另一道耀眼的寒光突然从斜刺里斩了过来,两道寒光瞬间相撞,发出当的一声清越的交鸣。六念



    斩向千叶西次郎的寒光被撞开。



    生死关头救下千叶西次郎的不是别人,是千叶武藏!



    千叶西次郎往前一扑,再回过头看时,却只见中条秀一已经在这眨眼之间,又连续斩杀了两名北辰一刀流的弟子,然后撞穿木墙,摔进另一间相连的房间,奇怪的是,这次千叶武藏从始至终只在一边看着,并未出手相救。



    弟子们又嗷嗷叫着追进了破开的缺口,千叶西次郎却爬起来走到千叶武藏身边,小声问道:“流主,为什么不出手?”



    “还不到我出手的时候。”千叶武藏眸子里有莫名的寒光一闪而逝。



    顿了顿,千叶武藏又道:“这个中条秀一,真是个罕见的剑道高手!现在交手,我绝不是他的对手!还是等他体力耗尽了再出手不迟!”



    说这话,千叶武藏良心上没有任何的不安,更不会感到疼。



    也只有那些没有受过教育的武士,才会死守着武士的操守,讲究什么光明磊落,像他这样出身良好、又受过高等教育的武士,才不会把什么狗屁操守放在心上,人若死了,就什么都没了,留着操守又有何用?活着才是最真的!



    “哈依!”千叶西次郎对此就有充分的理解。



    当下两人继续冷眼旁观,眼睁睁的看着北辰一刀流的弟子继续送死,反正对于整个北辰一刀流来说,这样的弟子根本不算啥,大不了事后给每一名死难的弟子家里赔点钱,北辰一刀流不缺钱,他们千叶家族更不缺钱。



    ……



    真武馆外大树上,隐藏在浓密树阴中的稻田成美兴奋的脸都涨红了,他没想到,这次无意中的尝试,竟能换回这样一条爆炸性的新闻!血洗,北辰一刀流居然被人血流了!尽管混战还没结束,但是他已经预感到北辰一刀流要被血洗!



    这绝对算得上是一条足以震惊整个东京乃至整个日本的爆炸性新闻!



    说真的,剑道流派火并、被血洗并不是什么新闻,这种事情在日本是时有发生,这次也就是死的人多了一些,规模大了一些,但是北辰一刀流被血洗,这个绝对非同小可,因为北辰一刀流可是日本最强大的剑道门派!



    而更让人不敢相信的是,血洗北辰一刀流的仅只是一个人!



    一个人就血洗了一整个剑道门派,而且,还是北辰一刀流!



    稻田成美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要从胸膛里蹦出来,连吸了几口空气,他才竭力压下激动的心情,然后再次举起相机,连续摁下快门。



    ……



    足足两个小时后,真武馆内的混战终于接近尾声。



    由于真武馆坐落在较偏僻的位置,再加上平时训练时就经常发出阵阵杀伐声,所以街上的过往行人并没有引起注意,甚至就连路过的巡警都没意识到,就在武馆大门内,一场惊天大杀戮已经接近尾声。刀塔之电竞神将



    “中条君,你比我想象中更坚韧!”千叶武藏幽幽的说道。



    此时此刻,千叶武藏和千叶西次郎已经一前一后,将徐锐堵在了后院走廊里。



    徐锐的情形不是十分好,血水就跟雨水似的从他的身上滴滴嗒嗒的滴落下来,滴落在他脚下的地板上,很快就汇聚成一小滩,这些血水有他自己的,不过更多的,却是北辰一刀流的弟子的鲜血,那一百多个北辰弟子,已经被他全部杀光了!



    所以千叶武藏刚才的话是由衷的,他真的很佩服,徐锐的强悍的体能!



    千叶武藏曾经尝试过与弟子群战,他的最好记录,是挑翻四十名弟子!当然,当时他使用的只是竹刀,如果是使用真刀的话,数量应该会更多一些,但是再多也绝对不可能超过五十人,这是他的体能决定的,与剑道造诣没什么关系。



    所以,先不说剑道造诣,单以体能来说,他就不如对方。



    徐锐以身上的和服擦去刀上血迹,说道:“现在再也没有垃圾挡道了。”



    “哈依,现在确实再也没有垃圾挡道了。”千叶武藏嘿嘿一笑,又说,“不过,中条君你还有体力吗?你还有力气与我决斗吗?”



    “决斗?”徐锐嘴角忽然间绽起一抹古怪的笑意,“千叶君,我不会与你决斗。”



    “纳尼?”千叶武藏闻言一愣,然后又误会了,还道徐锐想求饶,当下摇头说,“中条君你真是太天真了,你杀了北辰一刀流这么多弟子,你以为我还会让你活着离开吗?如果让你活着离开,我们北辰一刀流的面子还能往哪儿搁?”



    “千叶君,你误会了,我不会与你决斗,但是……”徐锐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但是我还是会杀了你们两个!”



    话音未落,徐锐便亮出笼在和服衣袖中的左手,向着千叶武藏猛的一扬。



    千叶武藏看到一团灰色物体倏的飞过来,便不假思索的扬刀劈砍,啪的一声响,飞过来的物体被劈成两半,下一刻,一团白灰却猛的炸开,喷了千叶武藏满头满脸,有不少白灰更是飞进了他的眼睛,立刻感觉到火辣辣的烧灼疼痛。



    “八嘎,石灰!”千叶武藏立刻咒骂起来,“好卑鄙!”



    借着这个机会,徐锐早已经一记直刺,向着千叶武藏猛刺过来。



    “流主,小心!”千叶西次郎见状顿时大急,也是一刀猛刺过来。



    千叶武藏不愧是超九段的剑道大高手,尽管视力已经全部丧失,但是神智未乱,凭着听觉以及感觉,他感觉到杀机正在临近,便大喝一声,平举手中太刀,一记横斩八方,向着前方猛的旋斩了过来。



    然而徐锐只是虚招,只是做了个架势便从一侧滑过去。



    千叶武藏的太刀仅仅以毫厘之差,从徐锐的腹部划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