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6章 当街杀人-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96章 当街杀人

    经过一夜排查,走访了真武馆周围十几家商铺住户,同时传唤了十几个行人之后,整个案情已经呼之欲出,不过,对于最终的“案情”,无论是东京警察局长龟田正雄,还是东京都知事石原猪太郎,都有些不敢相信!



    这并不是一起凶杀案,而只是一起十分平常的踢馆。



    在剑道门派中,上门踢馆是常有的事情,总有许多学了几年剑的浪人想一步登天,成为名闻日本的剑术家,就会不自量力找上那些比较有名的剑道流派去踢馆,很遗憾的是,这样的踢馆鲜有成功的,他们中间的绝大多数都会铩羽而归,甚至搭上性命。



    顺便再说一句,不仅仅只是剑道,柔道、空手道或者截拳道都这样。



    所以在每一次踢馆中,杀人或者被杀也是稀松平常,因为日本还没有相关的法律,明确禁止在踢馆或决斗中使用真正的太刀,只要用的是真刀,死伤也就难免,但是像这次,把一整个武馆的人全都给杀了,却是十分罕见的。



    更何况,这次被灭门的还是北辰一刀流。



    北辰一刀流可是号称整个日本最为强大的剑道流派,居然被灭门了!



    北辰一刀流在日本国内以及海外有超过一百个道场,但是真武馆才是流派的总部,千叶武藏兄弟俩更是流派灵魂,现在流派总部已经被人踢了,作为流派灵魂的千叶兄弟俩,也被人给杀掉了,其实相当于就是被人给灭门了。



    当然了,对石原猪太郎两人来说这并不是最重要的。



    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是前去踢馆的人并没有犯罪!



    “龟田君。”石原猪太郎揉了揉通红的眼睛,扭头对龟田正雄说道,“这么说,这并不是一起凶杀案件,而仅只是一起大规模的踢馆事件?”



    龟田正雄咽了口唾沫,小声说:“哈依,好像是的。”



    “八嘎,什么叫好像。”石原猪太郎道,“是就是,不是就是不是。”



    “哈依!”龟田正雄便一顿首说,“知事阁下,这就是起踢馆事件。”



    “哟西。”石原猪太郎欣然点头,既然只是踢馆事件,这事处理起来就容易了,不过北辰一刀流毕竟不是小流派,千叶家族更有不小的影响力,所以这个前去踢馆的家伙,还是要尽快的找到,方方面面都要一个交待,是吧?



    当下石原猪太郎说道:“龟田君,你尽快找到肇事者!”



    “哈依!”龟田正雄重重一顿首,沉声说,“卑职回头就给各町役所发海捕公文,争取尽快将肇事者抓捕归案。”



    “八嘎!”石原猪太郎闻言大怒,劈手扇了龟田正雄一记耳光,骂道,“不是抓,而是找到他,是找,明白吗?”停顿了一下,石原猪太郎又说道,“这些个浪人,我们能不招惹还是不要招惹,以免惹祸上身,你的明白?”



    鬼知道这些浪人背后是否站着一个剑道流派?如果只是一个独行侠,惹了就惹了,可万一背后站着一个剑道大流派,招惹了一个那就是捅了马蜂窝!石原猪太郎年轻的时候,就曾经因为不知天高地厚,吃过一个柔道流派的大亏。网游之邪神逆天



    “哈依!”龟田正雄连连顿首,如梦方醒。



    ……



    石原猪太郎和龟田正雄并不知道,他们想找的人此刻就在离知事府不到百米外。



    在冒用了福地村浪人的身份之后,徐锐就不能再回源义杂货行了,要不然这番苦心孤诣的准备就白费了,所以在完成了对真武馆的踢馆之后,他先是在附近找了一家小诊所处理了一下身上的伤口,然后又在附近找了一家旅社住下来,安静等待事件的发酵。



    说直白一些,徐锐现在就等着名扬天下就可以了,当然,是以中条秀一的名义。



    无论如何,北辰一刀流都是日本最强大的剑道流派,而千叶武藏更是全日本唯一的剑道超九段大高手,就好像是阿部刚毅在柔道界的存在一般,然而现在,千叶武藏被杀,真武馆被神秘人踢馆,这件事情很快就会传遍整个日本剑道界。



    徐锐并不担心因此承担法律后果,因为日本的门派势力或者说黑帮是很强大的,只要不是针对普通人,警方不敢过多的干涉,从某种意义上讲,日本与其说是个现代国家,不如说更像一个江湖,许多事情都需要按照江湖的规矩来解决。



    徐锐的体质是真强悍,一夜休息,就又恢复得差不多了。



    所以挎着刀在街上闲诳时,徐锐都是一路横冲直撞,一副谁敢惹我的嚣张模样,一路所经之处,还真没人敢招惹,不过夜路走多了难免遇见鬼,经过一处街角时,迎面走来一个身材高大的浪人,两人都没让路的意思,最后就顶上牛了。



    “八嘎。”对面的浪人推了徐锐一把,骂道,“你的让开!”



    徐锐只是肩膀一抖,就卸了浪人的力,那浪人猝不及防,闪了个趔趄,站起身之后立刻就怒了,反手就拔出刀,喝道:“八嘎牙鲁,我要跟你决斗!”



    在日本,浪人自恃武力,遇到纠纷都喜欢用决斗来解决。



    那个浪人只是嘴上说说,并不是真想跟徐锐来一场决斗,毕竟徐锐块头比他还大,身高也比他更高,看上去就不是怎么好惹的样子。



    然而非常不幸的是,此时的徐锐没事都想找事,又岂会放过这种机会?



    当下徐锐也反手拔出刀,冲着浪人勾了勾手指,冷然说:“放马过来吧。”



    看到两个街头偶遇的浪人准备上演决斗,过往行人非但没有走避,反而围了上来。



    那浪人便有些骑虎难下,这时候他就是不想决斗都不行了,不然今后就没办法再在剑道界混下去了,当下大吼一声,双手端着太刀向徐锐猛冲了过来,很不幸的是,这个浪人的剑道造诣也就四段左右的水准,差太远了。



    徐锐只是一个侧身滑步,接着再是一记简简单单的撩刀式,锋利的太刀便已经噗的一声切开那个浪人的颈侧总动脉,那个浪人在惯性的作用下继续往前冲了好几步,然后才一跤重重摔倒在地,倒地之后就再没能爬起来。



    不片刻,浪人的身下便洇开了一大滩的血迹。风铃怨系列一:怪校奇谈



    四周围观的市民纷纷鼓掌欢呼起来,一个个都兴奋的不行。



    所以说,和人族骨子里就崇尚武力,是一个很嗜血的民族。



    “嘟嘟……”尖锐的警哨声响起来,围观的市民纷纷散开,然后两个手持警棍的巡警急急跑了过来,看到地上倒卧了一具死尸,两名警察都变了脸色,不过再拉住过往行人稍一盘问,两人便立刻又松了口气,原来只是当街决斗。



    两名巡警拉着徐锐简单的做过笔录,就示意徐锐可以走了。



    只不过,徐锐走出去还不到十米远,其中一个巡警忽然大叫起来:“等一下!”



    徐锐闻声回头,看着那个巡警不语,那个巡警却飞快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画像,却是警察局的画像师根据行人口述描绘出来的,那个前去真武馆踢馆的浪人的画像,巡警仔细的看了一眼徐锐,再低头看画像,发现还真有几分像。



    得承认,东京警察局雇用的画像师还是有点水准的。



    当下巡警小心翼翼的问:“你的去过北辰一刀流的真武馆?”



    “哈依。”徐锐顿首说道,“不仅去过,而且还踢了真武馆。”



    “哟西,果然是你。”巡警闻言大喜,肃手说,“那个,跟我们走一趟吧。”



    徐锐自然不会害怕,当即大大咧咧的跟着两名巡警走了,三人走了没一会,一名报童忽然背着书包从街上跑过,一边高声大喊:“卖报啦,卖报啦,剑道超九段大高手千叶武藏居然倚多为胜,最终却遭神秘挑战者反杀。”



    仅仅只是这一嗓子,过往行人的阅读欲望就被勾起来。



    报童却继续高喊道:“神秘剑道高手上门踢馆,连杀真武馆一百多名弟子,独占剑道鳌头整十年的北辰一刀流惨遭灭门,卖报,卖报喽……”



    听到这,过往行人再忍不住,纷纷涌上来围住了报童。



    没一会,报童书包里面的那一百多份报纸便售卖一空。



    过往行人也终于看到了稻田成美刊登在朝日新闻头版头条的那篇文章,除了文章,还有三张十分清晰的照片,其中一张照片是一名神秘浪人挥刀群战北辰一刀流的多名弟子,另一张照片则是神秘浪人高高跃起摘下真武馆大门悬挂的牌匾。



    第三张照片却是那个神秘浪人的近距离抓拍的近身照。



    看到这张照片后,其中一名市民忽然叫道:“咦,这不是刚才那个浪人?”



    再然后,更多的市民纷纷发现了,照片上面的这个浪人,可不就是刚才当街决斗、当街杀人的浪人?没想到就是他踢了北辰一刀流的真武馆,而且还杀了千叶武藏,说真的,千叶武藏还真是不要脸呢,百多人杀一个,最后还让人给反杀了!



    所有看过报纸的市民全都热烈的展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