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7章 发现端倪-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97章 发现端倪

    在上海,租界中区。



    这时候,几乎波及到整个上海市区的大火早已经熄灭了。



    说真的,徐锐是真打算一把火将整个上海滩烧为焦土的,他宁可上海化为焦土,也不愿意上海成为日本人手中一只下蛋的金鸡,不过非常遗憾的是,在大火烧了四天之后,上海市区及周边降了一场大雨,把大火浇灭了。



    所以说,上海滩并没有如徐锐所愿,彻底化为一片焦土。



    不过既便如此,这场大火也仍旧给上海造成了惨重损失。



    当华中派谴军司令兼第十二军司令多田骏在参谋长饭沼多稼藏以及十几名军官的簇拥下,出现在租界中区时,呈现在他面前的是一片破败的废墟,放眼望去,昔日繁华似锦的租界中区居然再也找不出一栋完整的建筑。



    尤其华懋大厦,更化为了一片瓦砾。



    多田骏手拄着军刀,很感慨的说道:“尤记得四十多年前,当我第一次踏足上海时的情形,那时的我就如进了大观园的刘姥姥,被上海的繁华以及熙熙攘攘的人流给震惊到了,我从未想过,世上还能有如此繁华的城市。”



    说到这停顿了一下,多田骏又说道:“可是现在,呈现在我面前的除了废墟,还是废墟,昔日的繁华已经不再了,租界建筑的损毁超过五成,华界建筑的损毁就更严重,上海要想恢复到昔日的光景,至少也要十年的时间。”



    随行的饭沼多稼藏却没这么多感触,他只关心徐锐的下落。



    饭沼多稼藏转过身,对身后站着的那个女人说道:“井上小姐,搜捕徐锐还有狼牙残部的事,拜托你们了!”



    多田骏和随行的十几个军官的目光便立刻落在那个女人身上。



    这个女人一袭白衣,脸上蒙着白纱,身姿婀娜,简直是极品。



    这个女人不是别人,就是刚刚从远东飞赴上海的井上千代子。



    在小鹿原俊泗败亡大梅山之后不久,东条英机就下达了调令,调井上千代子和她所率领的两个特战中队前往淞沪战场对付徐锐,调令下达之后,还是被石原莞尔借故拖了一个多星期,然后才终于肯放人。



    所以,井上千代子昨天才赶到淞沪战场。



    然后,今天就应多田骏之邀,进入上海市区废墟帮助找人来了。



    而且,说真的,要不是有井上千代子和两个特战中队随行保护,多田骏还真不敢进入到市区废墟,鬼知道徐锐和狼牙大队的人是死是活?万一他们还活着,正躲在某个地方,他进入市区可不是送死?狼牙的枪法那可真不是盖的。



    霎那间,多田骏和十几个军官的目光便落在了井上千代子身上。



    多田骏的眼神也是有些灼热,井上千代子这个女人是真诱人哪,而且这个女人不仅肤白貌美身材好,关键她还是传说之中的影忍者!他的这辈子要是能够骑一回这样的女人,就是折寿二十年也是心甘情愿,可惜只能是幻想。



    因为连天皇陛下都不能够将她收为禁脔。



    对于周围男人的灼热的目光,井上千代子却是熟视无睹,因为她早就已经习惯了,什么时候周围男人不用这种目光看她,那才奇怪。全职神医



    井上千代子无视男人的目光,扭头用关切的眼神看着朝比奈舞,柔声问:“小舞,你真的没问题吗?”



    朝比奈舞是在前次针对上海市区的破袭行动中受的重伤,但也正是因为这次受伤,才使得她没有参加后来的大梅山之战,因而阴差阳错的躲过一劫,否则,她一定也跟她的妹妹朝比奈清一样,惨死在徐锐的手下。



    这时候,朝比奈舞的伤势已经基本复原,不过身体还是有些虚。



    “哈依。”朝比奈舞微微顿首,恭敬的说,“村长,我没问题的。”



    “哟西。”井上千代子点点头,接着说道,“那么,开始搜索吧。”



    “哈依!”朝比奈舞再次顿首,然后转身,跟井上千代子两个人,沿着北西藏路遗址分别走向两端,不过她们两人并不是简单的在走,而是一边走一边用眼、耳、鼻甚至是玄之又玄的第六感,在反复的搜索着周围的废墟环境。



    前文曾说过,朝比奈姐妹都有追踪秘术,她们的追踪秘术就是井上千代子教的,所以井上千代子也会追踪秘术,而且造诣更加高深。



    好半天,井上千代子率先回到了出发点,接着朝比奈舞也回来了。



    多田骏便紧张的问道:“怎么样,井上小姐,找到狼牙的行踪了吗?”



    “没有。”井上千代子摇了摇头,遗憾的说,“刚才我已经和小舞对整个租界中区进行了反复的搜索,却没有发现任何活物!”



    “纳尼?还是没发现。”多田骏大失所望道。



    这时候,多田骏和饭沼多稼藏便有些将信将疑了,这两个老鬼子没有跟小鹿原特战大队并肩战斗过,所以对于井上千代子和朝比奈舞的追踪秘术缺乏足够概念,一开始他们两个就是将信将疑,现在就更加不相信了。



    不过这两个老鬼子还算是克制。



    随行的十几个军官已经忍不住说些风言风语。



    “租界中区已经是最后的未经搜索的区域了。”



    “然而,徐锐和他的狼牙部队还是不见踪影。”



    “难道徐锐还有他的狼牙部队都被烧成灰了?”



    “可笑,还说有什么追踪秘术,能够找到人,结果就找到个这?”



    “就是,要我说这两个女人不可信,还是赶紧多派些搜索小队,对整个上海市区展开地毯式的搜索,这才是正道。”



    “索嘎,两个女人能有多大的能耐?”



    “八嘎,能耐还是有的,不过是床上的能耐。”



    十几个随行军官的说话,开始变得越来越露骨,越来越难听了。



    朝比奈舞的俏脸便立刻阴沉了下来,井上千代子却是微笑依旧,仿佛没有听到这些充满挑衅以及侮辱意味的戏谑话。医流高手



    事实上,井上千代子早就已经见惯了男人的质疑及嘲讽。



    井上千代子对多田骏说:“司令官阁下,你们要是不相信,尽管派搜索队对上海市区进行全面搜索,但是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们,在整个市区之内,除了老鼠,你们不可能再找到别的活物,徐锐和他的狼牙部队不在这里!”



    饭沼多稼藏蹙眉说道:“井上小姐,有没有可能,真被烧死了呢?”



    “参谋长阁下。”井上千代子的美目转向饭沼多稼藏,微笑着说,“我刚才说的已经非常明白了,徐锐和他的狼牙,并不在这里!”井上千代子的言下之意,徐锐和他的狼牙就算烧成了灰,只要还在上海她们就能够找到。



    饭沼多稼藏脸色微微一变,从井上千代之的话里边,他听出了一丝微不可察的冷意,很显然,他已经冒犯到她了,一想到眼前这个美丽的女人,却是个动一动小手指头就能够致人于死地的的影忍者,他便感到不寒而栗。



    当下饭沼多稼藏说道:“井上小姐,您千万不要误会,我并无冒犯您的意思,我只是想说有没有这种可能?”



    井上千代子语气依旧温和:“那我现在告诉你,绝无这种可能。”



    说这话,井上千代子还是有底气的,因为易地相处,假如当时被困在上海的是她和她手下的两个特战中队,她至少有三四种办法带着这两个特战中队神不知鬼不觉的撤离上海,既然她能办到,不出意外徐锐也能够办到。



    多田骏皱眉说:“也就是说,还是让徐锐和他的狼牙部队跑了,然而,他们又会跑到哪里去呢?根据我们的眼线报告,他们并没有逃回大梅山老巢!而且从新四军方面反馈回来的消息看,徐锐和狼牙应该是全部阵亡了。”



    这也是多田骏和饭沼多稼藏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如果徐锐和狼牙部队并没有被烧死,而是已经逃离上海,可新四军方面为什么要放出风声说他们已经阵亡?



    饭沼多稼藏说:“难道说,新四军方面是在掩饰什么吗?”



    “这正是我所担心的地方。”井上千代子的一对柳眉微微蹙紧,说道,“情报显示,徐锐从来就不是个肯吃亏的人,这次他不仅失去了他的至爱,更失去了地盘,以他的性格,如果不展开疯狂的报复,那就太不可思议了。”



    多田骏皱眉说:“徐锐虽然失去了他的至爱,可他不也杀了小鹿原君?至于上海,帝国和皇军并未占到什么便宜,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司令官阁下,这只是我们的逻辑。”井上千代子说,“不是他的逻辑。”



    “徐锐的逻辑?”饭沼多稼藏说道,“按照他的逻辑,他还要如何报复?”



    井上千代子的美目微微眯起,说道:“我虽然还没有跟徐锐直接交过手,但是根据小鹿原君平常时的聊天,再综合一部分情报,可以清楚的发现,这人是个睚眦必报的性格,所以他极可能潜往东京刺杀天皇陛下!”



    “纳尼?潜往东京刺杀天皇陛下?”



    多田骏和饭沼多稼藏顿时变了脸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