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9章 关键人物-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499章 关键人物

天皇的安全不是小事,徐锐的威胁更是非同小可!

  接到华中派谴军的电报之后,日本首相近卫文麿,立刻召集总务省、陆军省、东京都警视厅等相关单位的负责人,召开安全会议,尽管目前仅仅只是华中派谴军的猜测,但是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近卫文麿也不敢有一丝的大意。

  徐锐的斩首本事,早已经被无数血淋淋的残酷事实给反复证明过了。

  伏见宫俊彦、冈村宁次等一大批陆军将官不就是死在徐锐的手底下?虽然说,这次的战场是在东京,在本土,徐锐要想对天皇陛下实施斩首,绝对没那么容易,但是谁又敢对这件事掉以轻心?至少近卫文麿是绝对不敢的。

  于是近卫文麿在第一时间就召集阁僚,商讨对策。

  会议由内阁大臣,也就是首相近卫文麿亲自主持,出席会议的除了相关官员,还有闲院宫载仁、伏见宫博恭等皇室成员,规格可以说是极高,要不是考虑到裕仁的安全,近卫文麿甚至想把天皇也请来,不过最终还是作罢。

  会议室里,近卫文麿环视一圈,说道:“诸君,天皇陛下的安全,高于一切,所以不论徐锐是否已潜入东京,相关部门都必须引起重视。”

  与会的阁僚纷纷点头,这件事确实要引起重视。

  近卫文麿又接着说道:“在这里我首先强调三点:一,对东京都的非常住人口立刻展开一次全面排查,排查重点是最近半个月刚到东京或者半个月之前曾经到过中国的所有人员,不管什么身份,全都要一查到底!”

  停顿了下,近卫文麿的目光落在两名官员身上,又道:“这项工作,由东京都警视厅负责主抓,总务省予以配合。”

  “哈依!”两名官员起身鞠躬,然后重新落座。

  等两名官员落座之后,近卫文麿敲了下会议桌,又加重语气说道:“第二点,皇居的安保工作必须在原有基础之上再加强,另外,近卫步兵第九联队的编组有必要提前,该联队编成后就驻扎在皇居附近,以保护天皇陛下,这项工作由陆军部来牵头。”

  代表陆军部前来参加会议的东条英机便赶紧起身,顿首说:“哈依!”

  停顿片刻,近卫文麿又说道:“第三点,就是对天皇陛下的要求了,在危险因素没有排除之前,天皇陛下就不要外出了,还是尽可能留在皇居为好,如果有不可抗拒的原因,非外出不可,则必须事先安排好安保。”

  ……

  两小时后,安全会议便结束了。

  整个总务省却立刻忙碌了起来。

  文部科学省因为是一个小省厅,所需的办公场地比较小,所以一直就跟总务省挤在一块儿办公,或者说的更加的难听一点,就是随便从总务省的办公场地留出了几间办公室,就把文部科学省的办公用场所给解决了。

  午饭时间已经到了,中村俊走出办公室,正准备去食堂吃饭,正好看到平素与他关系比较好的总务处事务次官樱井俊抱着一叠文件,从走廊匆匆走过去。小子我爱你

  中村俊便立刻问道:“樱井君,都到午饭时间了,还不去吃饭?”

  “哪还有时间吃饭。”樱井俊苦笑摇头说,“我还得给东京都警视厅准备资料呢。”

  “纳尼,给东京都警视厅准备资料?”中村俊闻言便愣了一下,职业敏感性告诉他,这件事情只怕是另有玄机,当下假装随意的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东京都警视厅不过是你们的下级单位,给他们准备什么资料?”

  樱井俊再次苦笑说:“有什么办法,首相阁下直接吩咐下来的。”

  “首相阁下吩咐的?”中村俊越发的肯定出事了,当下又问道,“出什么事了吗?”

  樱井俊看了看左右,见走廊已经没什么人,便凑过来小声说道:“中村君,你可千万不要告诉别人,我听人说,有一个叫什么徐锐的,一个很厉害的刺客,已经潜入到东京,要准备行刺天皇陛下呢,所以让我们给东京都警视厅准备相关人员材料,准备对最近半个月进入东京以及半个月前曾经到过中国的所有人员进行排查。”

  “索代斯奈。”中村俊恍然点头说,“那是要当心。”

  “谁说不是,天皇陛下的安全无小事。”樱井俊叹了一口气,抱着文件走了。

  目送樱井俊的身影远去,中村俊却也没了吃午饭的心思,直接就旷工下班,再乘坐轨迹道电车直奔源义杂货行而来。

  ……

  源义杂货行。

  地瓜正在嚷嚷着要上街。

  冷铁锋他们几个终归已经是成年人,能耐住性子,但是地瓜终究还是个半大孩子,自从来到了东京之后,早就盼望着能够上街,到处乱诳了,可惜,自从来到了东京,却始终被关在源义杂货行的后院库房里,甚至就连大门都不让出。

  几天关下来,地瓜就已经熬不住了,吵着要出门去诳街。

  不过当地瓜提出要求时,却遭到了冷铁锋的无情的拒绝。

  “不行!”冷铁锋沉声说,“这几天你哪都不许去,就给我老老实实呆在这,再老老实实的学习日语,这几个人中间,现在就数你的日语口语最差劲。”

  “喂嗳。”地瓜背着冷铁锋做了个鬼脸,只能够打消念头。

  说话间,杜滋肺鱼张大洋忽然带着中村俊走进来,冷铁锋见状便脸色微变,如果没有十万火急之事,中村俊是不可能找到这里来的,当下吩咐地瓜几个认真学习日语,然后转身走了后院库房,跟着中村俊两人来到了安全房。

  “中村。”冷铁锋冷然说,“你不该来这里。”

  “我知道,但是事态紧急。”中村俊沉声说,“你们已经暴露了!”

  “我们已经暴露了?”冷铁锋闻言脸色一沉,说,“这话怎么说?”重回八零末

  中村俊便把他从樱井俊那里得到的消息说了,然后说道:“冷桑,你们之前所使用的假身份根本就经不起查证,一旦东京都警视厅查出你们的身份存在问题,很快就会怀疑到二号木马的身上,到时候抓住二号木马一拷问,就什么都完了。”

  冷铁锋的脸色便猛的一沉,他知道中村俊并非危言耸听。

  他们七个人所用的假身份,确实经不起查证,因为日本前往中国的日本侨民都是有着清楚的记录的,只要两下一对照,就能够发现前往中国的日本侨民中间,并没有他们这样的七个日本商人,到那时候就什么都暴露无遗了。

  再然后,小鬼子很容易就能查出来小野十六跟他们之间存在问题。

  小野十六就是个典型的大阪商贩,贪生怕死且贪婪成性,他之所以愿意当木马,是因为他们的手里捏着他叛国的证据,可一旦这家伙落在东京都警视厅手里,都不用拷打,他就会把所知道的一切全都摞个干净。

  凭借东京都警视厅的能量,如果再有了小野十六的配合,东京虽然大,只怕也没有他们的藏身之处,这一来他们就连个落脚地都没,只能像过街老鼠般东躲西藏,这时候,不要说刺杀裕仁了,能不能活着逃回中国都是问题。

  “冷桑!”中村俊沉声说道,“你们必须得做出决断了,而且必须要快!”

  冷铁锋重重的点头,事实上,早在当初唤醒十野十六之前,他们就已经做好了壁虎断尾的准备,牺牲掉小野十六固然非常可惜,尤其现在小野十六还进入了日本陆军大学,可说前途无量,但是跟刺杀裕仁的任务比起来,立刻就又不算什么了。

  当下冷铁锋沉声说:“中村,你回吧,我这就去处理掉二号木马。”

  中村俊闻言松了口气,只要及时处理了二号木马,就算是东京都警视厅的人查出乘坐阿部丸号前来东京的七名日本侨民存在问题,也没有什么关系了,因为小野十六这个关键人物已经消失了,警视厅就不可能获得任何有价值的线索。

  东京毕竟那么大面积,那么多的人口,警视厅的能量再大,要想从茫茫人海中找出冷铁锋等几个人,也绝无可能!然后一切就又回到了正轨,徐锐以中条秀一的名义在剑道界闯出名声,再创立武馆,再然后就可以将冷铁锋等六人安排进武馆。

  这时候,冷铁锋等七人在东京就都有了合法身份,再然后,就可以按部就班的调查细菌部队的驻地,找到了细菌部队的驻地之后,再想办法予以摧毁,中村俊觉得,以徐锐和狼牙部队的能力,这次行动的成功率非常之高。

  可怜的中村俊,直到这时候都不知道,徐锐真的是来刺杀裕仁的!

  不过话说回来,就算中村俊知道徐锐其实是来刺杀裕仁的,他顶多也就是消极对待,不肯配合行动,让他去向特高课或者东京都警视听告密,是绝对不敢的,因为徐锐完蛋了,他还有整个中村俊家族也就完了,他还没有这样的魄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