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1章 剑道宗师-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01章 剑道宗师

    小野十六的线索彻底中断了。



    因为死人是绝不可能开口的。



    毛利小五郎立刻在现场传唤风俗馆的老板娘。



    风俗馆的老板娘交待,预定甲字三号房的是一个蓬头垢面的浪人,而且胡子拉碴,再加上当时又已经是傍晚时分,正好是天黑了但又没有开灯的时候,所以根本没看清楚这个浪人长什么样,只知道身高比较的高。



    口音方面也没有问题,一口地道的关西腔口音。



    这个就非常的坑爹了,仅凭这几点已知的线索,要想找出这个曾经在甲字三号房与小野十六见面的浪人,简直难如登天!因为满足条件的浪人实在是太多了!既便保守估计,像风俗馆老板娘所形容的浪人,也至少有好几万个之多!



    难道把几万个浪人都抓起来,逐一的审问他们?明显就不可能嘛。



    毛利小五郎又回到陆军大学,想从门卫那里获得一些有用的线索,却意外的发现,假称小野十六娘舅的中年浪人,跟风俗馆里的浪人竟然不是一个人,并且,还从门卫那里知道这个浪人跟小野十六接头后,进了对面的一条小巷子。



    毛利小五郎如获至宝,当即追进那条无人小巷,可是最终,却在小巷深处一个无人的角落里发现了那个浪人,遗憾的是,那个浪人早已经死了,尸体都凉了!追查到了这里,毛利小五郎就反应过来了,这是对方主动的掐断了线索。



    显然,对方已经知道日本政府正在大规模排查,所以提前掐断了小野十六这条线。



    “厅长阁下,不用再追查了。”毛利小五郎在仔细搜索了现场之后,摇摇头说道,“对方的反侦察手段非常之高明,手脚也做得十分干净,再查下去也不可能有任何的收获,所以还不如及早换一个侦察方向。”



    龟田正雄道:“换什么方向?”



    毛利小五郎说道:“全面排查东京的华人华侨。”



    对于一个真正的刑事侦察专家来说,办法永远都比困难多,对方的反侦察经验确实很丰富,灭口小野十六这件事上手脚也做得十分干净,但是这又能怎么样呢?毛利小五郎还是有办法找到新的突破口,那就是旅日的华人、华侨。



    “哟西。”龟田正雄闻言眼睛一亮,欣然说道,“立刻对旅居东京的华人、华侨展开全面排查,时间跨度要尽可能的延长,因为有不少华人、华侨已经加入了日本籍,所以,最好将追索时间倒推到十年之前!甚至更久!”



    “哈依。”毛利小五郎顿首。



    ……



    东京都警视厅对旅日华人、华侨的排查行动,很快反馈到了源义杂货行。



    对此张大洋只是轻蔑一笑,因为他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经完成了入籍日本,而且他入籍的方式跟别的华人、华侨不一样,他是首先在大阪加入的日本籍,然后再被他的岳父源义雄招赘成为女婿,所以在东京根本查不到他的华侨身份。



    事实上,既便到大阪去查,也已经查不到他的华侨身份了。极道天虚



    因为张大洋早就通过贿赂,把他的身份资料重新登记过了,大阪毕竟是商业氛围浓重的地方,只要你能够出得起价钱,就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办理的,你就是想要买一个落魄武士家族的身份,也是可以办到的。



    事情到此就已经告一段落。



    至少在短时间内是查不到源义杂货行头上来了。



    只不过,考虑到现在正在风口,而且吴寒他们几个的日语还是说的不够地道,所以冷铁锋仍然禁止他们外出活动,追查细菌部队的事也就只能往后延。



    暂且不提冷铁锋他们几个在源义杂货行的生活,先说徐锐。



    《朝日新闻》连续三天在头版头条对中条秀一进行了报道,做成了一个系列报道,天底下的老百姓基本上都差不太多,对国家大事的兴趣并不是很大,但是对明星八卦、江湖恩怨之类的故事,就十分的感兴趣。



    事实上,日本人对国家大事已经算比较关心了,但是自从中日战争爆发之后,每天充啻于各家报纸头版的都是跟战争相关的新闻以及消息,看得太多,早就已经腻味了,所以这次朝日新闻曝出的关于中条秀一的系列报道,就引起了极大轰动。



    每个人心中都有个武侠梦,而中条秀一的故事几乎与他们的武侠梦完美融合。



    中条秀一经过几十年时间的艰苦修炼,终于练成绝世剑术,然后一出山就挑翻了名气最大的北辰一刀流,并且斩杀了试图倚多为胜的北辰一刀流流主、千叶武藏,这可不就是他们心底最深处隐藏的那个武侠梦?



    所以朝日新闻的报道一出,便立刻引起了轰动。



    通过这三天来的系列报道,朝日新闻已经成功甩开另外两个老对手一个身位,俨然已经成为全日本最大的报业巨头了!



    当然了,获得好处的绝非只有朝日新闻。



    获益最大的还是中条秀一,或者说徐锐。



    现在徐锐已经成为了名人,无论走到哪都会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



    而徐锐也将一个剑痴的形象发挥到极致,在东京最大的皇居广场设下了擂台,向整个东京所有的剑道高手发出了挑战,扬言只要是剑道中人,无论修为高深,哪怕是刚刚踏入剑道初段的剑手,都可以前往皇居广场与他决斗。



    而且,挑战一律采取决斗的形式,生死各按天命!



    这就十分嚣张了,因为从古至今,还没一个人敢摆下这样的擂台,这几乎是以一人之力单挑整个东京剑道界!消息传开之后,整个东京的剑道界立刻沸腾了,此后数天,每天都有数以十计的剑手前往皇居广场,与徐锐决斗。



    虽然报纸上已经公开报道,说中条秀一单人独刀灭了北辰一刀流,但是总有一些人不愿意相信报纸上的新闻,非得亲眼见过或者亲手领教过中条秀一的厉害,他们才信,所以设下擂台的前三天,每天来应战的剑手络绎不绝。



    最终结果,当然毫无悬念,挑战者全败,而且无一例外都被斩杀!邪王猛追妻:娘子好乖别乱跑



    于是从第三天起,前来挑战的人就少了,东京剑道界的人终于被徐锐杀怕了,也是到了这个时候,东京剑道界的人才终于接受事实,相信千叶武藏真的是徐锐的斩杀的,北辰一刀流的真武馆也是徐锐一个人单枪匹马挑翻的。



    认识到这一点后,就很少有人敢挑战了。



    然后又过了两天,终于有大人物出现了。



    这次前来皇居广场挑战的,是天然理心流流主近藤勇五郎。



    日本的剑道流派数以千计,势力最大的当然是北辰一刀流,光是海外的道场武馆就多达几十个,以修为而论,最强大的也是北辰一刀流流主千叶武藏,他也是全日本剑道界公认的唯一一个超九段高手,当然,这一切都已经是过去式了。



    但是,千叶武藏在日本剑道界的名声其实并不太好。



    在日本的剑道界,声望最高的,就是天然理心流的流主近藤勇五郎。



    近藤勇五郎虽没有超九段的荣誉称号,却是剑道界公认的剑道宗师。



    要特别说明的是,剑道超九段跟柔道十段一样,都是一种荣誉称号,其实并不存在这样一个段位,所以要获得这样的称号,也没有一定的标准,但潜规则就是,你至少得击败三个九段高手,才有资格获得超九段的荣誉称号。



    近藤勇五郎也曾经击败过两个九段高手,但是在连续击败两个九段高手之后,他就收手了,没有继续挑战第三个九段高手,所以坊间就有传言,说近藤勇五郎其实完全有实力获得超九段的称号,只是不想太过张扬。



    诡异的是,千叶武藏挑战了整个日本剑道界几乎所有的九段高手,却唯独没有向近藤勇五郎发起挑战,有传言说,这是因为千叶武藏知道自己的修为比不上近藤勇五郎,而更让人啧啧称奇的是,千叶武藏并没有专门辟过谣。



    久而久之,近藤勇五郎就有了剑道宗师的荣誉称号。



    此时此刻,日本剑道界唯一的剑道宗师,就负手站在徐锐的面前。



    “年轻人,你杀戮太过了。”近藤勇五郎幽幽的说道,“身为剑道中人,不断与人切磋剑术,孜孜追求更为精深的剑道,这是应该的,但是一味的杀戮就不应该了,尤其是那些个修为浅薄的剑手,你原本其实可以放过他们的。”



    “很抱歉,我眼里只有胜负,没有生死!”徐锐抱胸而立,表情冷酷。



    既然要装,那就索性装出战国时代那些醉心于剑道修炼的武士的做派。



    在日本的战国时代,还真有那种狂热的剑客,杀人证道是常有的事情。



    近藤勇五郎立刻蹙紧了眉头,心忖这究竟是从哪一个旮旯里跑出来的?现在又不是战国时代了,切磋个剑术还打生打死,换上竹刀,大家安安全全的分一个高低,然后和和气气的一起骗那些富家子弟的钱,难道不是更好吗?



    PS:说一句,还欠大家五章,但是什么时候补上,可不一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