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2章 裕仁出现-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02章 裕仁出现

与此同时,在皇居御所,裕仁正在抓心挠肺的来回踱步。

  事情还得从三天前说起,三天前,裕仁正在御书房练字,猛听得前苑传来一阵巨大的喧嚣声,惊得裕仁毛笔都扔掉。

  听到这巨大的喧嚣声浪,裕仁还道是皇居广场出啥事了,因为处在二重桥外的前苑是对普通人开放的,所以前苑广场也就是皇居广场,每天都会有大量的人流聚集,以前也不是没有发生过群体性的踩踏事件。

  当下裕仁赶紧让侍卫去前苑广场察看究竟。

  结果侍卫却回来报告说,朝日新闻上报道的那个中条一刀流的中条秀一,居然在前苑广场摆下了擂台,向整个东京剑道界发起了挑战!裕仁一听顿时下巴都惊掉了,这个叫中条秀一的家伙还真是狂妄得可以,居然一人单挑整个东京剑道界?

  之后几天,前苑广场就从早到晚热闹非凡,跟赶集似的。

  裕仁也是心里痒痒,想要微服去前苑广场,现场观摩中条秀一跟前来应战的剑道高手之间的连番绝斗,却遭到了宫内厅长官的无情拒绝,因为官房长官刚刚给宫内厅下了令,让他们近段时间内,无条件的禁止天皇陛下离开皇居。

  所以,裕仁其实也够可怜的,到了关键时候,连人身自由都没有。

  刚刚,又有侍卫前来报告说,素有“剑道宗师”美誉的近藤勇五郎,已经来到了皇居广场,看样子马上就要跟中条秀一之间上演一场惊天动地的剑道高手对决,裕仁便有些按捺不住,这样的巅峰对决可是不多见,又怎么能错过?

  裕仁本人的剑道修为并不高,但却很喜欢剑道。

  当下裕仁又对宫内厅长官阿部土说道:“阿部君,你就通融通融吧?”

  “陛下,恐怕不行!”阿部土摇了摇头,面无表情的说道,“眼下是非常时期,毕竟徐锐和他手下的六名狼牙还没有找到,谁知道他们有没有隐藏在围观人群中?一旦天皇陛下你出现在广场上,就很可能招致攻击,所以不行!”

  裕仁赔着笑脸说道:“阿部君,朕身边有那么多的侍卫,此外还有高羽、高山等几位老师暗中保护,就算徐锐真的来了,也威胁不了朕的安全。”

  阿部土却摇摇头说:“高羽大师他们虽然修为高深,却也抵挡不了子弹!陛下你可不要忘了,徐锐和他手下的狼牙,可都是神枪手!”

  说来说去,阿部土就是不同意裕仁走出皇居。

  裕仁便怒了,大吼道:“八嘎,你们是要把朕当成一头猪,圈养在皇居吗?”

  这话说的可就诛心了,阿部土虽然一心为裕仁的安全着想,却也承受不了这个,眼看裕仁是铁了心要外出观摩这场决斗,阿部土便只好给首相官邸打了个电话,近卫文麿考虑再三最后还是同意了,但是只准许裕仁在二重桥上观看。

  裕仁欣然同意,能争取到这样的结果就不错了。

  当下裕仁便带着一群御前侍卫直奔二重桥而来。

  ……
穿越异界养包子
  皇居广场之上。

  近藤勇五郎还在尝试着,对徐锐进行劝阻教育。

  近藤勇五郎抱着臂说道:“年轻人,我们来一场赌约如何?”

  徐锐微微扬台,面无表情的看着近藤勇五郎,冷然道:“怎么赌?”

  近藤勇五郎微微一笑说:“我们来一场切磋,我只守不攻,你如果能在三招之内把我摞倒在地,就当我什么都没说,你该怎样就还怎样,但如果你不能在三招之内把我摞倒,那么今后与人切磋比武,就必须改用竹刀!”

  徐锐目光一凝,沉声说:“你是说,你只防御不进攻?”

  “哈依。”近藤勇五郎微微顿首说,“我只防御不进攻。”

  徐锐冷然说道:“这场赌约我应了,现在就比,还是改天另寻场地?”

  “择日不如撞日,就现在,这里吧。”近藤勇五郎微微一笑,脑子里却回想起了他跟千叶武藏间的那次交手,事实上,他跟千叶武藏是交过手的,千叶武藏在晋升剑道九段之后第一个发起挑战的对象,就是近藤勇五郎。

  只不过,这次决斗并不为外人所知。

  在那次决斗之中,千叶武藏将剑道的攻击发挥到极致,却始终未能攻破近藤勇五郎密不透风的防御,最后这场决斗以平手收场,但其实是千叶武藏输了,不过近藤勇五郎并没有对外大肆宣扬,千叶武藏就更不会去宣扬。

  对于自己的剑术,近藤勇五郎是很有自信的。

  眼前的这个家伙,剑道修为或许要比千叶武藏高那么一点点,要不然他也不可能杀了千叶武藏和千叶西次郎,更不可能单人独剑挑了北辰一刀流,不过,最近他的剑道修为又有了明显的突破,所以挡住中条秀一三回合绝对是不成问题的。

  “哟西,那就开始吧。”徐锐说完,从地上站起,然后缓缓拔出太刀。

  近藤勇五郎退后两步,也将腰间的太刀拔了出来,刀尖遥遥指向徐锐。

  就在这个时候,四周看热闹的人群忽然骚动起来,然后纷纷向着徐锐身后的方向挥手欢呼起来,仿佛来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人物。

  看到这样一幕,徐锐心头顿时一动。

  好家伙,该不会是裕仁小鬼子出现了吧?

  徐锐选择的决斗地点处在皇居广场北侧,背后就是二重桥。

  徐锐回头看时,便看到原本空荡荡的二重桥上果然已经站满了荷尔蒙枪实弹的卫兵,还有不少腰揣着太刀的侍卫,而这些鬼子,全都众星拱月一般围着一个矮子,那个矮子最多也就一米六零,身材很瘦削,不过眼神很锐利。

  只一眼,徐锐便把裕仁给认出来了,跟照片中几乎一个样!

  霎那间,徐锐的心情便热切了起来,费了这么多波折、付出这么大的代价前来日本,可不就是为了杀这个小鬼子?现在这个小鬼子已经站在他的面前,两人相距还不足五十米,不要说用枪了,就是用飞刀,都可能把他干掉!狞宠记

  不过这还得有个前提,那就是无人阻碍!

  然而,这是不可能的,裕仁身边围满了卫兵还有侍卫,尤其是那三个穿和服的老者,徐锐的目光从他们身上扫过,立刻感受到了满满的同类气息,很显然,这三个和服老者都是跟阿部刚毅、千叶武藏一个级别的大高手!

  不仅如此,徐锐还发现裕仁身边的侍卫站位很有讲究,他们并没有遮挡裕仁的视线,却很好的护住了裕仁的四周,既便皇居广场前方的那几栋零星的建筑物之中隐藏有狙击手,射界也会被侍卫完全的遮挡,根本没办法完成对裕仁的锁定。

  一霎那间,徐锐的心就冷静了下来,彻底打消了暴起杀人的念头,这时候暴起杀人,非但杀不了裕仁,反而只会搭上自己性命,既便开启嗜血术,让自己进入到狂化状态之中,也未必能够干掉裕仁小鬼子。

  何况开启嗜血术之后,他就必死无疑,这可是在日本!

  这种亏本的买卖他是绝对不会做的,裕仁小鬼子的安保队伍足够的专业,要想杀他,看来还需要制定一个周密详细的行动计划。

  这个时候,耳畔忽然传来一个声音:“年轻人,你分心了。”

  不用回头,徐锐就知道说话的是天然理心流流主近藤勇五郎。

  当下徐锐便低喝一声,然后挥舞着太刀冲向了近藤勇五郎,日本的剑道孜孜追求的是在被对手斩杀之前斩杀对手,所以追求的是剑术最为本真的内涵,演化到极致,所谓的招数统统都消失不见,只剩最简单的五个动作:劈、砍、刺、撩、削!

  徐锐一个箭步就来到了近藤勇五郎面前,然后挥刀一记直刺!

  因为出刀的速度太快,以至于人类的视觉曝光跟不上,所以在围观人群的视野中,徐锐的太刀竟然化为了一道道,模糊的太刀残影!隐隐约约间,甚至还能听到利刃撕裂空气时发出的嘶嘶尖啸,只这一刀,便已经将刺的奥义发挥到极致!

  ……

  五十米外,裕仁浑身的汗毛瞬间竖起来,他的剑道修为不怎么样,眼力却是不错,他看出了这一刺的极致的速度,当下兴奋的说道:“三位老师,中条秀一的这一记直刺,应该就是传说中的会心一击了吧?”

  其中一个和服老者说:“的确是会心一击。”

  两人说话之间,徐锐的会心一击已经刺中近藤勇五郎。

  接着就是叮的一声响,生死关头,近藤勇五郎的太刀正好挡在自己的胸前,挡开了徐锐的这一记直刺,下一霎那,徐锐的太刀滑向一侧,近藤勇五郎也顺势一个滑步,滑到徐锐的右侧,然后重新拉开距离。

  裕仁用力挥了下拳头,兴奋的说:“朕就知道,近藤老师一定能够挡得住!”

  徐锐也是心下猛一凛,虽只一刀,却足够他获得大量的信息,显然,眼前这个近藤勇五郎是一个极其可怕的高手,其修为绝对不在阿部刚毅以及千叶武藏之下!如果不使诈或者不开启嗜血术,要想解决他,绝非易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