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3章 剑道教习-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03章 剑道教习

    事实上,在北辰一刀流的真武馆,徐锐之所以能够在不开启嗜血术的前提下杀了千叶武藏,完全是因为他利用了千叶武藏的大意,然后还使诈了!当时要不是千叶武藏大意,再加上又被徐锐用石灰蒙了眼,最后鹿死谁手,真的很难预料。 



    可现在,近藤勇五郎绝对不可能大意,使诈也很困难! 



    不过这也激起了徐锐的好胜心,他想看看,在不开启嗜血秘术、在不使用特种作战技巧的前提之下,纯比拼刀法,破锋刀法是否能战胜日本剑道?徐锐也不担心使用破锋刀法会被日本人识破,因为破锋刀法的精髓跟剑道的精髓是一致的。 



    “嘿呀!”徐锐再次低喝一声,整个人骤然之间腾空而起,在空中连续两个翻身,再骤然亮出太刀,照着近藤勇五郎恶狠狠的劈下来,这一次却是劈!刺追求的是极致的快、极致的准,而劈追求的是极致的快,以及极致的猛! 



    说白了,劈追求的是先声夺人,使敌丧失正面抵抗的勇气。 



    饶是近藤勇五郎修为高深,却也是不敢硬接徐锐的这一劈! 



    当下近藤勇五郎猛一转身,徐锐的太刀几乎是贴着他的右肩切下,仅仅毫厘之差,这一刀便把他的右肩膀整个卸下来,饶是近藤勇五郎修为精深,也不免惊出一声冷汗,他原以为中条秀一的修为跟千叶武藏差不多,现在看来,却是错了。 



    这个中条秀一的剑道修为,绝对要超出千叶武藏一截! 



    然而还没完,徐锐一刀直劈先声夺人之后,紧接着就是反手上撩,锋利的太刀自下往上径直奔着近藤勇五郎的裆部切过来,这一刀如果切个正着,立刻就是一个大开膛,近藤勇五郎除非金刚不坏,否则就必死无疑。 



    近藤勇五郎在躲避徐锐刚才那一劈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徐锐接下来必然是撩。 



    事实上,不要说近藤勇五郎了,就算是裕仁这个剑道修为仅只有二段的渣渣,也看出徐锐在一劈得手后,接着肯定就是撩。 



    只不过,知道是一回事,能不能躲开或者挡住却又是另外一回事。 



    因为破锋刀法跟日本剑道的精髓是一样的,追求的都是极致的快! 



    电光石火间,徐锐的太刀便已经照着近藤勇五郎的裆部撩了上来,换成别人,绝对是不可能躲开这一刀,但是近藤勇五郎却不愧是整个日本公认的剑道宗师,生死关头,双脚猛一蹬地再往后一跳,然后就是“噗”的一声轻响。 



    近藤勇五郎往后跳出了三步远,然后稳住身形。 



    徐锐也没有继续追击,因为三个回合已经到了,潇洒的收起太刀。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都凝滞住了,包括裕仁在内,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近藤勇五郎的身上,全都急切的想要知道,近藤勇五郎有没有中刀! 



    从近藤勇五郎的身上,裕仁看不出任何的端倪。 



    当下裕仁问身后的和服老者道:“高羽老师,近藤大师有没有中刀?” 



    “近藤大师并未中刀。”被问到的和服老者摇了摇头,又说道,“不过……” 
我回魂后那些年


    话音还没落,近藤勇五郎身上的黑色和服忽然间从裆部噗的裂开,露出里边白色的兜裆裤,不过在白色兜裆裤上,并没有发现红色的血迹。 



    四周围观的东京市民见状,立刻哄堂大笑起来。 



    裕仁小鬼子也是忍俊不禁,掩着嘴巴轻声失笑。 



    近藤勇五郎闹了个大红脸,赶紧扯过裂成两爿的和服,掩住兜裆裤。 



    徐锐收刀回鞘,向近藤勇五郎行了一个抱剑礼,说道:“近藤流主,你赢了,从今天开始,我将会改用竹刀与人决斗。” 



    三个回合过去,近藤勇五郎并没有被徐锐摞倒,这一场赌斗确实是他赢了。 



    只不过,近藤勇五郎并不认为自己赢了,正不知道应该怎么回应时,一个御前侍卫忽然间走了过来,来到了两人面前。 



    “近藤大师,还有中条大师。”御前侍卫向着徐锐和近藤勇五郎深深一鞠躬,然后无比恭敬的说道,“天皇陛下请你们二位过去。” 



    “哈依。”近藤勇五郎向徐锐肃手说,“中条君,请。” 



    近藤勇五郎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裕仁会接见他们,对此竟是毫不意外。 



    徐锐却是怦然心动,裕仁小鬼子居然请我过去?还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啊!老子可是专程从中国赶来杀你的,居然请我见面? 



    当下徐锐便跟着近藤通五郎,在那名御前侍卫引领下,昂首阔步上了二重桥。 



    不片刻,徐锐和近藤勇五郎便已经来到了裕仁的面前,徐锐也终于得以近距离的观察这个最终逃过历史审判的甲级战犯! 



    裕仁小鬼子虽然矮,但是身材匀称,长相也算得英俊。 



    从日本人的角度看,裕仁身上或许有王者之风,但是徐锐感觉不到。 



    当着这小鬼子的面,徐锐脑子里就只一个念头,把他的脑袋拧下来! 



    不过,很遗憾的是,徐锐只能够在脑子里想想,因为他根本没机会,裕仁身后那三个和服老者看似非常随意的站在那里,但是他能感觉到,这三个高手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他的身上,一旦他有任何导动,立刻就会遭到他们的阻击。 



    何况,除了这三人,身边还有一个近藤勇五郎! 



    刚才的较量已经充分的说明,近藤勇五郎十分的可怕。 



    这四名大高手联手,徐锐纵然是开启嗜血秘术,只怕也未必是对手! 



    所以,无论心中的杀念有多么的炽烈,徐锐也只能咬紧牙关忍下来! 



    “近藤大师。”裕仁似乎早就认识近藤勇五郎,所以打招呼比较随意。 



    “中条大师。”裕仁跟徐锐却是初识,打招呼就显得拘谨、严肃一些。 (修真)重生驭兽师



    “天皇陛下!”徐锐跟着近藤勇五郎,向着裕仁深深鞠躬,罢了,只要能在裕仁小鬼子面前混一个脸熟,还怕今后没有行刺机会? 



    “两位大师。”裕仁微微鞠躬,说道,“我想聘请你们为朕的剑道教习,当你们有空闲的时候,就来皇居教导一下朕的剑道,可否?” 



    裕仁这个,绝对属于临时起意,事先没有跟任何人商量过。 



    随行的宫内厅长官阿部土就有些懵逼,不过裕仁话都已经说出口,他就不好再说什么,不管怎么样,裕仁终究是至高无上的天皇,更何况,他对近藤勇五郎这样的剑道大高手多少也有些了解,他们接受皇室招揽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高羽大师他们三个要不是当年受过先皇的恩泽,也绝不可能留在皇室担任教习。 



    近藤勇五郎明显不想跟皇室有所瓜葛,婉拒道:“天皇陛下,中条君的剑道造诣胜过我十倍,所以还是由中条君担任您的剑道教习吧,至于我,就不显丑了。” 



    裕仁听了不免遗憾,不过还是没死心,当下又以满怀期待的目光看向了徐锐。 



    阿部土原以为徐锐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拒绝,却没有想到,徐锐竟然欣然应允:“哈依,能为天皇陛下效劳,这是我的荣幸。” 



    开玩笑,他正愁没有机会接近裕仁呢,这样的天赐良机,又岂能错过? 



    若成了裕仁小鬼子的剑道教习,不仅是意味着他可以自如的出入皇居,更意味着他会有大把机会接近裕仁,这样一来,杀裕仁还不跟杀只小鸡似的?更重要的是,他还有足够的时间谋划布局,将整个行动布置得天衣无缝。 



    所以,徐锐几乎是一口就应承了下来。 



    近藤勇五郎明显没有想到徐锐会答应,先是一愣,遂即脸上便露出轻蔑之色,一个拥有剑道超九段修为的高手,却如此毫无节操的跪舔皇室,肯定是要被别人瞧不起的,近藤勇五郎明显没想到徐锐竟然会如此没节操的跪舔皇室。 



    当然,近藤勇五郎更不知道,徐锐其实是个刺客! 



    裕仁闻言之后却是大喜过望,他原本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却没想到,真的替皇室招揽到了一个剑道超九段的大高手! 



    当下裕仁赐了徐锐一面腰牌,凭借这面腰牌可以自如的出入皇居,当然仅限于外苑、前御苑、宫内厅以及宫殿,裕仁日常住的御所,还是不能够随便出入的,毕竟徐锐刚担任剑道教习,还没有获得足够的信任呢。 



    徐锐跟着裕仁来到皇居外苑,向裕仁演示了剑法,直到裕仁尽兴,才告辞离开皇居。 



    身为裕仁的剑道教习,徐锐原本可以住在皇居内,因为皇居内部的宫内厅,就专门有安排给皇室教习居住的别院,裕仁的另外一位剑道教习,还有柔道教习、空手道教习就都居住在宫内厅安排的教习别院,但是徐锐婉拒了这一安排。 



    因为徐锐的目的不是真的想要当裕仁的剑道教习,他的目的是要刺杀裕仁! 



    更何况,徐锐接下来还要创立中条一刀流,再将冷铁锋他们安排进入中刀一条流,这样的话,住在皇居就有些不方便了,所以还是外面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