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6章 牺牲-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06章 牺牲

玄武馆后院密室。

  徐锐对冷铁锋说:“老兵,接下来你们几个要多多外出走动,尽快熟悉东京地形,尤其是东京的下水道系统,你们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摸清楚,如果有可能的话,最好把下水道系统的设计图也搞到,将来有大用!”

  “明白。”冷铁锋点点头,说道,“明天就开始行动。”

  徐锐还要再说时,忽然脸色微微一变,因为他听到有脚步声往这边过来。

  不过下一个霎那,徐锐的脸色便立刻又缓和了下来,因为他已经听出来,这是吴寒的脚步声,很快,冷铁锋也听到了脚步声。

  不一会,吴寒便到了密室的门口。

  徐锐便扭头说道:“吴寒,进来吧。”

  吴寒便移开木门走进密室,报告说:“团长,队长,杜滋肺鱼刚刚来了,他说源义杂货行随时都有可能暴露,让我们抓紧办理地瓜还有小桃红的身份,还有中村俊的接头人,也要尽快安排,他还说既便是被抓,也会守口如瓶。”

  冷铁锋闻言顿时变了脸色,沉声说:“鬼子可以呀,这么快就嗅到我们的气味了。”

  这次来东京,他们已经尽可能的谨慎小心,尽可能的低调了,原以为小鬼子很难发现他们的踪迹,可是,现在看起来,他们还是小觑小鬼子了。

  “这就是在敌国境内作战的无奈啊。”徐锐喟然说,“小鬼子可以在短时间内调集大量的人力物力,展开大规模的排查,而我们,却每一步都得如履薄冰,必须慎之又慎,因为一步踏空立刻就是万劫不复之结局。”

  这就是敌后跟敌境的不同,所谓的敌后其实是沦陷区,还能得到同胞的支持及掩护,可是在敌国境内,除了华人华侨,你得不到任何人的支持!

  冷铁锋点了点头,又问道:“老徐,现在该怎么办?”

  徐锐沉吟了片刻,沉声说:“你马上去把地瓜还有小桃红接过来,无论如何,源义杂货行都不能再呆了,暂时就先让他们躲在武馆里,身份的事再说。”

  停顿了一下,徐锐又说道:“还有杜滋肺鱼,让他尽快撤离。”

  “行,我现在就过去。”冷铁锋点了点头,站起身扬长去了。

  ……

  与此同时,在东京都警视厅。

  张大洋的担心并非杞人忧天,毛利小五郎真的发现了问题。

  毛利小五郎找到了龟田正雄,沉声说道:“总监,刚才在审讯一个从大阪搬来东京的华侨的时候,我无意中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哦?”龟田正雄沉声问道,“什么问题。”

  毛利小五郎沉声说道:“那个华侨在三年前从大阪搬来东京,从他身上,并没有找到关于徐锐和狼牙的任何线索,但是在酷刑之下,却也不是全无收获,原来这个华侨为了逃避债务曾经通过大阪警察本部的户籍警改变身份。”

  龟田正雄茫然不解道:“这能算是收获?”
万古杀帝
  毛利小五郎便解释道:“总监你想,这个华侨可以通过大阪的户籍警改变身份,是不是也可以通过户籍警伪造一个日本人身份?大阪警察的节操你也是知道的,只有你能够出得起价钱,他们什么事情都可以帮助你摆平。”

  大阪警察本部的风评,一向就不怎么好。

  不过这也在情理之中,因为大阪自古就是商贸业兴盛之地,大阪人的脑子相比别的地区的人,自古就要活泛的多。

  “八嘎!”龟田正雄道,“我现在就去找知事阁下!”

  龟田正雄说找就找,连夜找到了东京都知事石原猪太郎,石原猪太郎又连夜找到内阁大臣近卫文麿,然后由近卫文麿给大阪知事下达彻查令,首相亲自打电话过来督办,大阪知事又岂敢怠慢,当即便亲自跑到大阪警察本部坐镇办案。

  官大一级压死人,何况是大阪知事亲自坐镇督办?

  这个就是中央集权的政治体制的好处,一旦政府认真以来,办事效率奇高!

  还不到两个小时,张大洋通过大阪警察本部户籍课伪造身份的事便败露了,连同张大洋一起被查出来的还有另外两个入籍的华侨,东京警视厅接到大阪警察本部的反馈之后,便立刻出动警备大队抓人。

  ……

  千代田区永田町,源义杂货行。

  地瓜还有小桃红已经被冷铁锋给接走了。

  已经是深夜零点,杂货行早就已经关门打烊了,妻子儿子和隔壁古董店的一对儿女也都已经睡下了,可是张大洋却还没睡,跟他妻子说要盘一下库存,其实却是在仓库里隔出来的小办公室里整理并且焚毁文件资料。

  张大洋毕竟在秘密战线上工作了十多年,虽然中间的绝大部分时间都在沉睡之中,但是被唤醒之后,却仍旧进行了大量的联络工作,要联络你必须得有密码本,得有电台吧?有台电就有天线,对不对?此外肯定会有些文件。

  眼下张大洋就在处理这些设备以及文件。

  因为许多机密文件都是阅后即焚,所以,张大洋原本以为不会有多少存留的文件,处理起来也很快,但是当他把那些非机密的文件收集起来,却发现数量颇多,这些文件未必会泄露党的机密,但是肯定也不能留下来。

  张大洋正在焚烧这些文件时,外面街上忽然再次响起警笛声及脚步声,而且迅速向着这边接近,听到这警笛声及脚步声,张大洋的脸色立刻变了,到了这个时候,他就用脚指头都能猜到,这次定然是冲着他来的。

  当下张大洋先把密码本烧了,再把电台以及天线砸了。

  再想把剩下的几张文件也烧掉时,却已经没有时间了,外面已经传来砸门声。

  当下张大洋胡乱的将剩下的几张非机密文件扔进火炉,然后从后腰拔出手枪,急匆匆冲出密室,密室外面就是杂货行的大厅,几乎是张大洋刚刚冲进杂货行大厅,沉重的大门就被警察给砸开,旋即十几个荷枪实弹的警察便一窝蜂冲进来。嫡妻不贤

  张大洋不及多想,隔着柜台朝冲进来的警察连续开火。

  冲在最前面的两个警察当即倒地,后面的警察赶紧半蹲或者趴倒在地,举起村田式步枪瞄准张大洋连续开火,张大洋一矮身,躲到了柜台的后面,杂货行柜台是实木的,里外两层实木竟能抵挡住子弹。

  但只见木屑纷飞,张大洋却毫发无损。

  一时间,冲进来的十几个警察竟然拿张大洋毫无办法。

  不过就在这时候,二楼的楼梯口却忽然传来脚步声响。

  张大洋的藏身处正对着通往二楼的楼梯口,抬头一看,便立刻看到了怀抱儿子出现在楼梯口的妻子,妻子的脸上充满了惊慌,显然并不知道下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怜的女人,甚至不知道她的丈夫是个中国人。

  张大洋的脸上立刻露出惨然之色。

  张大洋并不后悔加入组织,更不后悔为了祖国而牺牲,如果重来一次,他还是会毫不犹豫的选择这一条道路,只因为,他是个血仍未冷的中国人!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内心里就无所遗憾、无所愧疚,事实上,他还是有遗憾,有愧疚的。

  张大洋所遗憾的,是没能给儿子好的生活,甚至于还要把苦难带给他。

  张大洋所愧疚的,是没能把真相告诉妻子,到现在妻子都被蒙在鼓里。

  妻子看到了正拿着枪与警察对射的张大洋,满脸惊慌,儿子在她怀里哭成一团。

  因为视线被遮挡,大厅里的警察看不到楼梯口的情形,他们误以为楼上躲着张大洋的同党,当下纷纷举枪瞄准楼梯口,张大洋很清楚,继续下去,他固然是必死,就连他的妻儿也会被误伤,当下向着妻子笑笑,说了句对不起。

  接着,张大洋便掉转枪口,塞进自己嘴里,然后毫不犹豫的扣下扳机。

  张大洋知道,只要他死了,这些个警察就不会为难他的妻子还有儿子。

  不管怎么样,他的妻子是个真正的日本人,东京都警视厅并不会太过为难她。

  只听叭的一声响,张大洋脑后的白墙上便立刻绽开了一朵凄艳的血花,隐约间,张大洋听到他的妻子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不!再然后,他的意识便立刻堕入到了无边无际的黑暗中,泯灭之前,张大洋最后的念头依然是对不起。

  ……

  这次的抓捕行动是毛利小五郎亲自带的队。

  看到张大洋饮弹自尽,毛利小五郎当即带人冲进来,路过楼梯拐角时,一抬眼就看到了瘫坐在楼梯上的女人孩子,随行的向个警察下意识举枪,却让毛利小五郎给制止了,这个孩子也罢了,但是这个女人却很可能是唯一知道内情的人!

  然后,毛利小五郎带着警察冲进了柜台后面的密室。

  然而,非常遗憾的是,等毛利小五郎冲进密室里时,甚至就连那几张非机密的文件都已经在炉子里边化为了灰烬,伸手从炉子里掏出一把灰烬,毛利小五郎气急败坏的命令随行的警察对杂货铺展开地地毯式的搜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