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7章 有仇就报-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07章 有仇就报

    凌晨三点,毛利小五郎满身疲惫的从审讯室走了出来。



    就在刚才,毛利小五郎对张大洋妻子实施了突击审讯。



    躺在外面长椅上和衣而睡的龟田正雄听到了脚步声响,便立刻从睡梦中惊醒,抬眼看到是毛利小五郎,便立刻满怀希冀的问道:“毛利君,审讯结果怎么样?”



    毛利小五郎神情落寞的摇摇头,说:“总监,这个女人什么都不知道。”



    “纳尼?”龟田正雄便立刻感到被一盆冷水当头浇下,怔忡片刻之后,还是有些不死心的问道,“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哈依。”毛利小五郎点点头,说道,“我已经用尽了所有能用的手段,但是结果却还是一样的,她确实对她丈夫的所作所为丝毫不知情,她并不知道她丈夫是个中国人,更不知道她丈夫是个间谍,只能说那个间谍伪装得太好了。”



    “八嘎!”龟田正雄咬牙切齿的说道,“现场就没留下什么有用的线索?”



    “没有。”毛利小五郎摇摇头,说道,“这个间谍明显已经预感到即将要出事,等我们赶过去时,他就已经在烧毁文件了,虽然我们从炉子里抢救出了一部分文件的残片,并且让技术课还原了字迹,但是并没有获得有价值的信息。”



    龟田正雄还不甘心,又问道:“周围的住户都走访了吗?”



    “已经连夜走访了。”毛利小五郎点点头,又接着说道,“唯一有价值的信息,就是在之前的那几天,确实曾经有六七个不速之客来源义杂货行借住,不过这些人入住后,几乎就没有出门,所以周围邻居对他们并没有什么印象。”



    “八嘎!”龟田正雄恨声说道,“晚了一步,晚了一步啊!”



    “哈依!”毛利小五郎也是不无遗憾的说道,“如果我们能够早一天发现端倪,能够早一天捣毁源义杂货行的话,没准就能逮住那几个该死的狼牙了。”



    “唉,现在说这个还有屁用啊。”龟田正雄叹息一声,不无懊丧的道,“等会知事阁下就要上班了,据说首相阁下还有闲院宫亲王也要听取汇报,该死的家伙啊,到时候我可怎么跟他们说啊,这日子是真的没法过了。”



    “总监,我再去现场排查一下,看看是否还有遗漏的线索。”毛利小五郎闻言便赶紧祭起了遁字决,跟石原知事、近卫首相还有闲院宫亲王解释的事,还是交给总监吧,他这个小小的调查课长就不去凑这个热闹了。



    “去吧。”龟田正雄不耐烦的挥挥手。



    毛利小五郎如蒙大赦,转身匆匆去了。



    ……



    一刻钟之后,毛利小五郎便带着调查课的十几名警察重新回到了源义杂货行,再次对杂货行开始了搜索,不过从密室搜到后院,从后院搜到地窖,再从地窖搜到大门口,还是毫无发现,最后实在累了,毛利小五郎便决定在门口休息一会。



    然而才刚坐下来,毛利小五郎便突然间感到浑身的汗毛毫无来由的倒竖起来,这种可怕感觉,就像是被某种噬人的猛兽盯上了!毛利小五郎霍然回头看向前方小巷深处,只不过小巷深处漆黑一片,根本就什么都看不到。



    旁边的一名警察发现了毛利小五郎的异常,当即问道:“课长,你身体不舒服?”女主每天都要被雷劈



    毛利小五郎闻言愣了一下,然后刚才的那种汗毛倒竖的战栗感顷刻间消失无踪,难道真的是因为太累了,所以出现了幻觉?摇了摇头,毛利小五郎再次走进了源义杂货行,开始又一次的仔细搜索,期望着能够有所发现。



    ……



    然而,毛利小五郎并没有出现幻觉。



    他确实是被盯上了,不过盯上他的不是什么猛兽,而是人!



    几乎是在毛利小五郎转身回到源义杂货行的同时,小巷深处的阴影中便鬼魅般走出两个黑影,这两个黑影不是别人,而是去而复返的冷铁锋还有徐锐。



    零点之前,冷铁锋已经来过一次源义杂货行,并且把地瓜和小桃红接了过去,不过当冷铁锋要求张大洋也一起走时,却遭到了张大洋的婉拒,表示还有扫尾工作没完成,等他处理完了扫尾工作,就立刻转移。



    冷铁锋也就没有再坚持。



    接着,徐锐便带着冷铁锋他们六个开始熟悉地形。



    花了几个小时熟悉地形,看看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徐锐便让吴寒他们先回去,自己却跟冷铁锋直奔源义杂货行而来,徐锐是觉得张大洋差不多应该已经做好扫尾工作了,所以想把他也一并转移,毕竟张大洋也是一名宝贵的老情报员。



    却没想到,两人还是来迟了一步,源义杂货行已经出事了!



    “该死的!”冷铁锋恨声说道,“没想到我们还是来迟一步。”



    徐锐目光冷冽,一声都没有吭,源义杂货行已经出事,张大洋也肯定出事了!现在就不知道他是被抓了,还是已经牺牲了。



    冷铁锋问道:“老徐,现在怎么办?”



    徐锐冷然道:“报仇,先干掉这些鬼子!”



    “行!”冷铁锋很狰狞的笑了笑,亮出了锋利的短刀。



    下一个霎那,两人往后退了半步,身影再次融入阴影之中。



    ……



    源义杂货行。



    毛利小五郎打着手电筒,正在逐寸逐寸的搜索后院的地面,这小换子选择在凌晨光线最暗、环境最寂静的时候来地源义杂货行进行又一次的全面搜索,不是没有原因的,因为这个时候的干扰最少,发现蛛丝马迹的几率最高。



    不过这一次,毛利小五郎却是注定要毫无收获了。



    搜索了半天,还是没有什么发现,毛利小五郎扶腰站起身,正准备喘口气时,却忽然之间发现周围的环境有些诡异,太安静,实在太安静了!刚刚调查课的十几名下属,还在杂货行里这来回穿梭,时不时还小声交谈。



    可是这会儿,非但脚步声消失了,对话声也没了。



    这种情形绝对非同寻常,出事了!要有大麻烦了!
次元聊天群


    “八嘎牙鲁!”毛利小五郎也算是个经验丰富的老刑警了,瞬间意识到危险,右手便本能的伸向了后腰,准备掏枪。



    可遗憾的是,不等他把枪掏出来,一个黑影便鬼魅般从前方阴影中走了出来。



    毛利小五郎的视线落在黑影脸上,便立刻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黑影的脸上居然戴着一张中国川剧脸谱,毛利小五郎恰好对中国的川剧变脸很感兴趣,所以一眼认出来,这是中国川剧的脸谱,川剧的脸谱?中国人?!



    “支那人?”毛利小五郎下意识的往后退,一边沉声问道。



    “我就是你们正在寻找的徐锐。”黑影冷然说道,“张大洋呢?”



    “你是说这家杂货铺的老板吗?”毛利小五郎伸向后腰的右手已经摸到了王八盒子的手把,握枪在手,顿时之间心神大定,当下又接着说道,“他已经被捕,并且把他所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了,我劝你们还是投降,不要再试图顽抗。”



    “呵呵呵。”黑影发出很瘆人的笑声,说道,“你很不老实。”



    “去死吧!”趁着黑影仰头发笑之际,毛利小五郎闪电般拔出枪,然后扣下扳机。



    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他的大脑确实向右手食指下达了扣动手枪扳机的命令,但是他的右手食指却没能执行这条指令,因为,在他下达指令的瞬间,他的右手从手腕处被利刃一刀斩下,整个手掌连同手枪噗的掉地上。



    毛利小五郎先是感到右手手腕一凉,接着就是钻心的剧疼。



    然而,还没等毛利小五郎惨叫出声,一只蒲扇般的大手便从他身后探出来,一把就捂住了他的嘴,可怜的毛利小五郎便只能从鼻孔里发出唔唔的惨叫,断腕处的鲜血,立刻箭一样飙射出来,不一会就溅满了面前的地面。



    戴着川剧脸谱的黑影缓步走到毛利小五郎面前,阴恻恻说:“现在我再问你,源义杂货铺的老板人在哪里?”



    随着黑影问话,毛利小五郎背后那人的大手稍稍松开一些,让他能回答问题,又确保他没有机会大声叫喊。



    毛利小五郎惨然说道:“我刚才说了,他被我们给抓起来了。”



    “还是不老实。”戴着脸谱的黑影说完,反手一刀扎在毛利小五郎的大腿上,紧接着又是第二刀、第三刀……一连扎了十几刀,脸谱黑影才终于罢手,毛利小五郎的嘴再次被身后黑影捂住,无法发出惨叫,但是身体却开始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显然,毛利小五郎正忍受着巨大的痛苦,他就快要崩溃了。



    “老实回答我,就可以少吃点苦头。”脸普黑影拿短刀拍了拍毛利小五郎脸,然后再次沉声问道,“我再问你一遍,杂货铺的老板人在哪,怎么样了?”



    身后的黑影适时松开手,毛利小五郎惨然说道:“死了,拒捕,饮弹自尽了。”



    听到这个回答,脸谱黑影微微颔首,毛利小五郎身后的黑影便立刻发力一拧,只听得喀巴一声响,毛利小五郎的脖子便以一个诡异的角度扭转过来,身后黑影再一松手,毛利小五郎便立刻像一团烂泥一般瘫倒在了地上。



    PS:推荐一本书,军事大神巨巨的新书《兵锋王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