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8章 杀两条街-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08章 杀两条街

    随着毛利小五郎倒下,另一个黑影从他身后走了出来,同样戴着川剧脸谱。



    这两个戴着川剧脸谱的黑影自然就是徐锐还有冷铁锋,刚才下手拧断毛利小五郎脖子的黑影就是冷铁锋。



    “便宜这小鬼子了。”冷铁锋踹了毛利小五郎尸体一脚。



    徐锐说道:“再把留下的那两个活口拖过来,确认一下!”



    冷铁锋答应一声,当即把两个被打晕的警察拖到院子里,在刚才的突袭中,他们并没有干掉所有的鬼子警察,而是留了两个活口。



    徐锐拎起一桶冷水浇在两个鬼子警察脸上。



    那两个鬼子警察激泠泠打了个冷颤,从昏迷中惊醒过来。



    毛利小五郎认得川剧的脸谱,这两个小鬼子却是不认识,骤然看到面前两个鬼脸,其中一个鬼子警察居然直接被吓得昏死过去,另一个鬼子警察虽没有当场昏死过去,却也是吓得牙齿格格打战,遂即徐锐两人便闻到了尿骚味,居然吓尿了。



    冷铁锋蹲下身来,用短刀拍打着那鬼子警察的脸,问道:“我问你,这家杂货行的老板呢?他人现在在哪里?”



    “死死死,死了。”这鬼子警察明显比毛利小五郎熊多了,颤声说,“饮弹自尽的,尸体已经被拉到火葬场了。”



    冷铁锋和徐锐闻言便同时叹息一声。



    两个鬼子口供完全一致,看来张大洋是真的已经牺牲了。



    既然张大洋已经牺牲了,就没有必要再逼问他的下落了。



    当下徐锐冲冷铁锋微微颔首,冷铁锋便立刻反手一刀割开了那鬼子警察的咽喉,接着又一刀扎进了昏死过去的鬼子警察的心窝,两个鬼子警察便立刻瘫倒在地上抽搐起来,抽搐片刻之后便再没有了任何声息。



    徐锐又闭上眼睛,放出六识对整个杂货行进行最后筛查,确定再没有漏网之鱼,两个人才收起短刀,准备从后院翻过围墙离开。



    只不过,在翻过围墙后,徐锐却忽然脚下一顿。



    冷铁锋便跟着停下脚步,沉声问道:“怎么了,老徐?”



    “不行,不能这样离开。”徐锐摇了摇头,沉声说道,“小鬼子吃了亏,肯定会把怒火倾泄到东京的华侨身上,展开更加疯狂的报复。”



    “这个我们可没有办法。”冷铁锋苦笑道,“这里毕竟是日本。”



    “未必,办法还是有的。”徐锐摇了摇头,沉声说道,“我们可以警告,警告小鬼子不要乱来,否则,他们将会付出更加惨重的代价!”



    “警告?”冷铁锋茫然道,“怎么个警告法?”



    “杀两条街!”徐锐咧嘴一笑,露出两排冷森森的牙齿,又接着说道,“就前面的那两条街吧,无论男女、不分老幼,一个活口都不要留!杀完之后再留下血书,警告东京都警视厅的鬼子不要乱来,否则就会有更多的日本人惨死!”
毒凰来仪


    冷铁锋闻言神情猛一凝,问道:“老徐,这样好吗?”



    徐锐沉声说:“这是两个民族之间的殊死较量,所以不要妇人之仁,你难道没听说过一句名言,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好吧。”冷铁锋重重点头,说,“那就开始吧。”



    徐锐点点头,冷森森的说道:“我这边,你那边!”



    话音才刚落,徐锐的身影便已经鬼魅般消失在前方街口。



    目送徐锐的身影消失在前方,冷铁锋脚下一拐拐进了另外一条大街。



    这时候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也正是东京的市民睡得最熟之时,借着远处昏暗的路灯灯光,冷铁锋鬼魅般欺近到一栋两层楼的民居前,然后双脚轻轻一蹬,整个身躯便已经腾空而起,再伸手攀住了屋檐一记倒翻,翻上了二楼。



    蹑手蹑脚摸到二楼的窗户前,再以短刀从缝隙中伸进去轻轻的一撩,窗栓便被推开,冷铁锋再推开窗户,然后一个前滚翻就翻进了房间里,没有发出一丝声响,再侧耳一聆听,便立刻听到一个十分响亮的呼噜声。



    顺着呼噜声摸到榻榻米前头,冷铁锋手起一刀,照着榻榻米上模糊的人影猛扎下去。



    既便是在黑暗之中,冷铁锋的视力也是极好的,这一刀准确的扎进了床上鬼子心窝,那鬼子只是两腿蹬了两下,再然后就没有什么动静了。



    很快,冷铁锋又顺着呼噜声解决了第二个鬼子,感觉应该是个女人。



    接着,冷铁锋便又顺着细微的呼吸声摸向第三个鬼子,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房间里的电灯却忽然啪的亮了起来,然后冷铁锋就看到一个大约十一二岁的小鬼子,迷迷瞪瞪的从前面的榻榻米上面坐了起来,竟然在这个时候起夜撒尿?



    看到是一个小孩子,冷铁锋便立刻犹豫了一下。



    那小鬼子冷不丁看到一张鬼脸出现在面前,便立刻吓傻了,都忘了求救。



    就这样,一个犹豫,一个却吓和傻在那里,对峙片刻之后,最后还是那小鬼子最先回过神来,当即跪地求饶道:“求求你,不要吃我,求你不要吃我……”



    可怜的小鬼子,还以为冷铁锋是从地狱里跑出来的吃人恶鬼呢。



    这时候,冷铁锋也终于狠下心,手起一刀扎进了小换子的心窝。



    为了坚定自己的决心,在刀子扎进心窝之后,冷铁锋甚至还狠狠的绞了一下,正如老徐所说的,这可是两个民族之间的殊死较量,你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就说眼前这个小鬼子,在几年之后焉知他不会拿着武器踏上中国战场?



    在杀掉了这个十一二岁的小鬼子之后,冷铁锋就仿佛解开了心结,之后再杀起年幼的鬼子也没有任何的心理障碍!



    最后杀得兴起,甚至连好几个襁褓中的鬼子婴儿他都没放过,都一刀结果了,杀人的时候,冷铁锋脑子里幻起的却是鬼子兵拿刺刀挑着中国婴儿的画面,血债就要用血来偿还,小鬼子怎么在中国造的杀孽,今天就怎么还回去!网王之遗逝的风



    ……



    石原猪太郎一大清早就兴冲冲来到了警视厅。



    “龟田君!”一见到龟田正雄,石原猪太郎便兴冲冲的问道,“昨晚的行动结果如何?有没有找到狼牙部队的同党?”



    “哈依。”龟田正雄顿首说道,“找到了。”



    这话龟田正雄说的理直气壮,确实是找到狼牙的同党了嘛。



    “哟西。”石原猪太郎闻言欣然点头,又说道,“那就加紧审讯,尽快找出徐锐还有狼牙的落脚地点,再尽快把他们揪出来再干掉,再过四天就是神田祭了,闲院宫亲王给我们的期限也只剩下三天时间了,你们可要抓紧哪。”



    “这个,那个……”龟田正雄便有些目光闪烁。



    石原猪太郎便立刻发现了龟田正雄神情的异常,问道:“龟田君,怎么了?”



    龟田正雄哈依一声,苦笑说:“知事阁下,狼牙部队的同党确实是找到了,不过在抓捕过程中出了一点小意外,最后没能抓到活口,还有,那家伙已经预料到会出事,所以提前把所有线索给销毁了,我们并没能找到有价值的线索。”



    “纳尼?”石原猪太郎先是一愣,遂即大怒道,“没有找到有价值的线索?”



    “哈依。”龟田正雄重重顿首,又说道,“不过,毛利君已经回去,正带人对源义杂货行展开大排查,或许能找到什么遗漏的线索也未可知……”



    龟田正雄话音未落,一个警察便气喘吁吁进来,惶然向他报告道:“总监,出事了,出大事了,毛利课长还有前去源义杂货行排查的十几名同事,都让人杀了,还有,再还有,附近的两条街,一百多户,也都让人给血洗了!”



    “纳尼?”龟田正雄闻言顿时脸色大变,“毛利君死了?”



    让石原猪太郎感到吃惊的却是另外一句:“两条街一百多户,让人血洗了?”



    两个老鬼子面面相觑了片刻,然后同时跳起来,一起往外冲,龟田正雄一边往外冲,一边大声吩咐:“快,赶快通知军方,立刻出动部队封锁永田町所有街区,再让警备第一大队以及警备第二大队集合,赶快集合,跟我去永田町!”



    “哈依!”那个警员重重一顿首,转身飞奔去了。



    前后不到半个小时,石原猪太郎和龟田正雄便带着大批的武装警察赶到永田町辖区,这时候,永田町役所的警察早已经封锁了现场,出事的两条街都实施了戒严,两个老鬼子几乎是一到现场,便立刻闻到极其浓重的血腥味。



    石原猪太郎的一颗心便霎那间沉了下去,得杀多少人,又得流多少血,才会在空气中弥漫开如此浓冽的血腥味?



    紧接着,永田町役所的所长便迎了上来。



    “总监,知事阁下,你们到里边看看吧。”所长指了指其中一间民居。



    石原猪太郎和龟田正雄跟着所长走进去,然后一眼就看到民居北边刷白的墙壁上,用血水写了一行醒目的大字:这只是警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