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0章 机会来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10章 机会来了

    “机会来临?”裕仁凛然道,“什么机会?”



    “陛下外出的机会。”井千代子幽声说,“行刺的机会。”



    裕仁闻言凛然,有徐锐这样一个厉害至极的刺客随时窥伺在侧,这种感觉的确是十分糟糕,难道从今往后,他只能够一直窝在皇居,哪都不能去?



    井千代子似乎是猜到了裕仁的心声,说:“陛下也不会愿意一直窝在皇居吧?”



    裕仁默然点头,如果从今往后只能一直窝在皇居,哪都不能去,真不如死了算了。



    “事实,算是陛下一直窝在皇居,也并不一定是安全的,在国有句谚语,从来只有千日做贼,而没有千日防贼!”说到这,井千代子停顿了下,又道,“意思是说,做贼的可以天天盯着你,等待你松懈的时候,给予你致命一击,但是你却不可能天天守着,总会有松懈的时候,所以防贼不如抓贼,一劳永逸解决掉隐患。”



    “这道理,朕何尝不懂?”裕仁苦笑道,“可是这不是抓不着么?”



    确实是抓不着,东京都警视厅已经拼尽了全力了,却连徐锐的毛都没抓着。



    狼牙的反侦察能力,真是让人不寒而栗,也正因为这,裕仁才格外的忧心。



    “抓不着,那想办法。”井千代子幽幽的说道,“事实,东京都警视厅采取的是大海捞针的策略,请恕我直言,这是一种最为愚蠢的策略,为什么不能试试更简直、更直接但也更有效的引蛇出洞策略?”



    “井小姐,你这是在拿朕当诱饵。”裕仁有些不满的盯着井千代子,又说道,“徐锐可不是一般刺客,万一钓鱼不成,反让他吃了朕这个钓饵怎么办?”



    “陛下放心。”井千代子笃定的说道,“有我和影老在,你不会有事。”



    裕仁却还是不太敢放心,说:“你和影老的忍术固然厉害,可徐锐和狼牙除了会武术,更会用枪,他们的枪法可是极准!”



    井千代子说道:“陛下放心,我不会给他们开枪的机会。”



    “这种事情谁又能说得准呢?”裕仁说,“不怕一万,怕万一。”



    说来说去,裕仁还是很害怕,不过这也是意料之的事情,谁不贪生惜命?



    井千代子摊了摊双手,说:“陛下,任何事情都有风险,甚至连街散个步,都存在被陨石砸或者被车撞的危险,你是愿意提心吊胆窝在皇居,还是愿意拿自己为饵,把徐锐这个帝国死敌钓出来再消灭掉,好好想想吧。”



    说完之后,井千代子便退后一步,缩进了阴影之。



    看着井千代子的身影消失,裕仁陷入长时间的沉默。



    ……



    神田町,玄武馆。



    村俊怒冲冲的来到玄武馆,直接跟徐锐见面。


惊艳废柴:至尊美人驯兽师
    现如今,村俊与徐锐见面已经没什么顾忌了,因为徐锐是条一刀流的流主,还是玄武馆的馆主,而村俊则是部省剑道化课课长,双方可是正儿八经的业务关系,村俊这个剑道化课课长找条一刀流的流主属于业务往来。



    既便最后徐锐身份暴露,村俊也可以推说他不知情。



    所以说,现在村俊对于前来玄武馆没有一点儿顾忌。



    当然了,如果没有十万火急的事情,村俊也是不会亲自过来找徐锐的,但是,这次村俊却觉得非来一趟不可了!



    “徐桑,你们太过分了!”进了静室,村俊再也压抑不住胸的怒火,挥舞着胳膊冲徐锐咆哮,“永田町两条街的市民何辜?你们为什么要把屠刀对准这些无辜的市民?你们真是太过分,太让我失望了!”



    徐锐冷冷的看着村俊,并没有辩解。



    徐锐是不屑辩解?永田町两条街的一百多户真的无辜?



    事实,几乎整个日本都是侵华战争的受益者!要不是日本侵占了东四省以及华北、华大量土地,又从国掠夺了海量的资源,日本的国民经济早已经全面崩溃,全国早已经民不聊生了,事实在九一八事变爆发前,日本的农民已经开始卖女度日!



    许多农村甚至再也见不到未婚的少女!哪去了?被卖到大城市当妓女了!



    但是在九一八事变之后,在关东军占领东北后,伴随着东北市场的打开,伴随着大量失地农民被编为开拔****往东北强占国百姓的土地,伴随着东北的海量资源源源不断的进入日本,日本很快渡过了经济危机,生活迅速向好。



    正因为经历过日战争爆发前的苦难,又品尝过日战争爆发后的红利,所以,整个日本无论男女、不分老幼都是侵华战争的狂热支持者!普通的日本家庭将丈夫、儿子送到国战场,不仅可以获得政治红利,更可以攥取经济利益。



    一个侵华日军每月寄回家的外快津贴,足可以养活一大家子!



    所以说,整个日本七千多万人,除了襁褓的婴儿,没有一个是无辜的!



    而既便是襁褓的婴儿,在这样的社会体系,长大后也会成为刽子手!



    所以徐锐在永田町杀两条街时,心下没有一丝波动,日本人都他妈该死!



    这是两个种族之间的殊死较量,种族之间的较量从来不是温情脉脉的!



    村俊显然是知道这个道理的,但是却装作不知道,其实是在借题发挥。



    顿了顿,村俊又说道:“你们不是一直控诉日本军人在国犯下的******罪行么?可是你们在永田町的所作所为跟日本军人又有什么区别?你们一直控诉日本的军人是野兽,可是你们现在的行为与野兽何异?”



    徐锐还是一语不发,冷冷的看着村俊。



    村俊却余怒未消,又说道:“我是反战,我也衷心希望帝国输掉这场侵略战场,所以我才会不遗余力的帮助国抗战,为此我甚至不惜背弃自己的社国,背弃自己的同胞,但是我绝不希望看到自己的同胞惨遭这样子的残杀!”七秒记忆的高冷女王



    直到村俊的情绪平静下来,徐锐才说道:“说完了?”



    “还没完。”村俊沉声说道,“现在我严重怀疑你们来日本的动机!”



    “这个你不用怀疑。”徐锐面无表情的说道,“永田町的事只是意外,而且这件事情其实并不能怪我们,要不是东京都警视厅的人太过分,大肆抓捕并且迫害无辜的华人华侨,我的人也不会因此大开杀戒,血洗了永田町的两条街。”



    村俊皱着眉着说:“徐桑,这真的只是意外?”



    “真的只是意外。”徐锐撒起谎来,眼睛都不带眨一下。



    “好吧,我相信你,不过我不希望还会有下次!”村俊最终还是选择信任徐锐,或者他的内心其实是不信的,不过他似乎没有别的选择,不是么?



    “不会再有下次了。”徐锐淡淡的说道,“我可以向你保证。”



    “好吧,那么我这里其实还有个好消息。”村俊点了点头,又说道,“徐桑,我现在正式的通知你,机会来了。”



    “机会来了?”徐锐闻言心头微微一动,说道,“什么机会?”



    “摧毁细菌部队的机会!”村俊顿了顿,又道,“实不相瞒,最近这段时间,我其实一直在暗打听关于细菌部队的情报,在昨天,我终于探听到了细菌部队的确切代号以及秘密驻扎地点,尤为难得的是,再过四天是神田祭了,到时整个东京的人都会参与这场盛大的祭祀活动,甚至连天皇陛下都会参与神田祭……”



    听到这,徐锐眸子里陡然掠过一道不易察觉的寒芒。



    四天后,东京要搞什么神田祭?裕仁小鬼子也参加?



    村俊却完全没有察觉到徐锐神色间的异常,又道:“到时候,整个东京都的所有治安力量、甚至驻军的注意力都会集到神田祭面,此时,细菌部队驻地的安保以及防卫力量必定会削弱,此时你们再发起袭击,得手的可能性会极大的增加!”



    “哟西!”徐锐欣然点头,又道,“那么,麻烦村俊将细菌部队的确切代号以及秘密驻地告诉我们,得手之后,我们立刻撤离日本,绝不多留片刻!”



    “徐桑。”村俊闻言心下大定,又说道,“你可要说话算数。”



    事实,村俊其实一直知道细菌部队的代号以及秘密驻地。



    要知道,村俊在被调回本土前,可是驻国最大的特务机关的机关长,诸如细菌部队这样的事情,他又怎么可能毫不知情?只不过,他之前一直在装傻,是不愿意配合徐锐捣毁细菌部队,可是现在他却只能把细菌部队和搬托出了。



    因为村俊觉得,只有这么做了,才能尽快把徐锐这尊瘟神送回国去。



    要不然,再让徐锐和他的狼牙留在东京都,鬼知道还会惹出什么乱子来,所以村俊牺牲起细菌部队来也显得心安理得了。



    /b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