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1章 天皇护卫队-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11章 天皇护卫队

    “当然。”徐锐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从来不会失信于人。”



    “哟西。”中村俊点点头,又说,“日本的细菌部队很多,分别驻扎在满洲、朝鲜以及日本本土各地,但是这些细菌部队只是分支机构,并不具备研发细菌武器的能力,真正具备研发细菌武器能力的是,新宿区的陆军军医学校。”



    “新宿区的陆军军医学校,是么?”徐锐心下冷冷一哂。



    作为一个穿越者,徐锐其实知道日本的细菌武器研究院就在陆军军医学校。



    只不过,现阶段他们的任务却是刺杀裕仁,在裕仁还没被干掉之前,他们暂时还顾不上摧毁细菌武器研究院。



    中村俊说完之后,起身告辞离开。



    送走中村俊之后,冷铁锋有些担心的对徐锐说道:“老徐,关于永田町的事,中村俊的反应出乎预料的激烈,完全可以想象,如果让他知道我们的真正目标其实是裕仁,他的反应只会更加激烈,到时候会不会有麻烦?”



    冷铁锋是在担心,中村俊会出现反复。



    中村俊知道的秘密实在是太多了,甚至就连他们现在冒用的身份,都是中村俊一手安排的,如果这老家伙出现反复,暗中向鬼子特务机关告密,那他们的处境就危险了,到时候最好的结果也是成为过街老鼠,仓皇的逃命。



    徐锐点点头,沉声说道:“不能不防,我们必须得做好最坏的打算。”



    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徐锐都没有在秘密战线上工作过,但是没吃过猪肉,不代表他就没有见过猪跑,对于秘密战线的一些生存法则,他是知道的,就目前来说,中村俊几乎掌握他们所有秘密,这当然是不允许的。



    必须尽快想办法改变这样的局面。



    冷铁锋说道:“我也觉得有必要多留几条后路,否则既便中村俊不反复,可万一他暴露了,我们也会立刻陷入到巨大的被动之中。”



    徐锐点头说:“这事由你负责,要尽快。”



    “行。”冷铁锋点点头,又道,“我马上就去办。”



    目送冷铁锋的身影远去,徐锐的脸色却冷了下来,预留后路只是自保的手段,并不是他们来日本的目的,他们此行的目的,还是为了杀裕仁!四天之后就是神田祭,裕仁小鬼子也要参加祭祀活动?这或许是个机会。



    ……



    转眼之间两天时间过去。



    才两天时间,冷铁锋就已经准备好了好几条退路。



    此外,吴寒、莫子辰他们几个也完成了对新宿陆军军医学校的踩点。



    东京都警视厅的警察也没闲着,对整个东京都展开了地毯式的搜索,甚至连中条一刀流的玄武馆也遭到了搜查,前来搜查的警察找遍了玄武馆内的每一个角落,甚至就连厕所的阴沟也没放过,最终自然是毫无发现。羔羊



    可怜的小鬼子并不知道,他们要找的徐锐和狼牙,其实就站在他们面前。



    ……



    第三天上午,一大清早就有来自皇居的御前侍卫来到玄武馆通知徐锐说,裕仁有很重要的事务找他商量,徐锐立刻预感到,裕仁跟他商量的事极可能跟神田祭有关,当下便吩咐武馆弟子自行修炼,然后跟着御前侍卫径直奔皇居而来。



    徐锐的猜测完全正确,今天裕仁找他并不是为了学习剑道,而是为了明天的神田祭,更加确切点说,就是为了明天神田祭活动中的安保问题。



    保护谁?当然是保护裕仁自己,这小鬼子为活命,也是够拼的,居然想到将整个东京的剑道、柔道、空手道高手集中起来,组建一支庞大的保镖队伍,到时候让这些高手化妆成为武士,团团簇拥在他周围。



    当徐锐来到紫宸殿时,里边已经聚集了不少剑道、柔道以及空手道高手,近藤勇五郎也在场,徐锐走进紫宸殿时,殿外值守的侍卫大声唱名,中条一刀流流主中条秀一到,听到唱名声,殿内的一百余名高手便齐刷刷的扭头往外看来。



    只不过,除了近藤勇五郎冲徐锐微微颔首致意外,其他人都是表情冷漠。



    很显然,徐锐的人缘并不太好,除了近藤勇五郎,几乎所有人都讨厌他,徐锐假借中条秀一的名义干下的许多事,尤其是答应成为裕仁的道剑教习这件事,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已经严重破坏了道上的规矩。



    对于不守规矩的同道,没有人会喜欢。



    不过不喜欢归不喜欢,却没人敢出面找碴,因为通过斩杀千叶武藏一战,中条秀一的威名早已经传遍整个剑道界,不久前与近藤勇五郎在皇居广场的一战,更是把他的威名推上了巅峰,不少人认为中条秀一已经是剑道第一人。



    徐锐面无表情的前行,殿中的剑道、柔道、空手道高手便下意识的让开,徐锐径直穿过人群,走到近藤勇五郎跟前才站下,傲然站立最前排!看着徐锐高大的背影,不少高手面露怒色,却是敢怒而不敢言,真让他们挑战徐锐,他们还真没这胆量,说到底,他们连千叶武藏都打不过,何况是斩杀千叶武藏的中条秀一?



    一时间,紫宸殿里的气氛便显得有些凝重。



    好在这样的气氛并未维持太久,因为宫内厅长官阿部土很快就赶了过来。



    “抱歉,真是抱歉,让诸位大师久等了。”阿部土一走进大殿便连连致歉。



    阿部土之所以来迟,却是因为直到刚才,参加御前会议的十几位大臣都还在争吵,并没有达成一个统一的意见,简单来说就是有人支持裕仁参加神田祭,有人却反对,坚持认为天皇陛下不应该以身犯险。



    两派意见各有重量级大臣支持,一时间争执不下。



    裕仁本人对此也有些犹豫不决,这就导致意见更加难以统一。



    不过刚才裕仁终于做出了决定,决心参加神田祭,这才终止了御前会议上的争吵,然后阿部土就匆匆赶来紫宸殿宣布决定。韩娱造星师



    阿部土的目光从以徐锐、近藤勇五郎为首的一百余名高手脸上扫过,又接着说道:“今天请诸位大师来的目的,想必诸位大师都已经猜到了,是的没错,这次特意请你们来,就是为了明天的神田祭游行,确切点说,是要委屈你们充当一回武士,在明天的游行活动中护卫在天皇陛下的御辇周围。”



    阿部土话音才刚落,大殿里便立刻响起窃窃私语。



    日本是个政教高度合一的国家,天皇已经被神化,在国民心目当中拥有至高无上的神圣地位,但也不是所有的日本人都认可天皇的神圣地位,尤其是武士阶层,对天皇****的神圣地位的认可度最低。



    这跟日本历史有关,因为在明治维新之前,天皇根本就是一个傀儡,真正供养武士阶层的其实是幕府将军以及各藩的大名,所以武士只会效忠幕府将军或者各藩的大名,对天皇并没有太大的敬畏或认同。



    而在明治维新之后,国政西化,日本官僚机构以及武力机构发生了根本转变,昔日幕府将军及各藩大名依靠武士逐鹿天下的格局被彻底打破,军校以及新式军队的崛起,使得武士更加落魄、更加边缘化,从此至后,武士就逐渐退出了日本的权力中枢。



    随着武士地位降低,剑道流派、柔道流派及空手道流派的影响力也日渐式微,所以武士阶层对天皇是有怨言的。



    阿部土话音才刚落,近藤勇五郎便顿首说道:“阿部阁下,老朽老了,恐怕是不能为天皇陛下效忠了,请见谅。”



    说完之后,近藤勇五郎转身就走。



    看到近藤勇五郎离开,不少剑道、柔道以及空手道的高手便也纷纷告辞离开,看到这一幕,阿部土的脸色便立刻阴沉了下来,招募民间的高手组建临时的护卫队,是保护天皇陛下安全的很重要的一个环节。



    如果这个环节做不好,天皇的安全就很难保证。



    毕竟以皇室现有的安全保卫力量,保护皇居安全绰绰有余,但是要想在人流集中、人员复杂的大游行中保护天皇陛下的安全,却是力有不逮,所以必须借助民间力量的保护,尤其是剑道界、柔道界及空手道界的高手。



    毕竟,这次要面对的对手是徐锐,以及他的狼牙!



    不到片刻,紫宸殿里的高手便已经走了三分之二。



    看到这么多高手离开,阿部土的脸色有些不好看,只不过,他也并没有太过失望,老实说,能够有超过三分之一的高手留下,尤其是新近才刚刚崛起的剑道第一人中条秀一大师也留了下来,阿部土还是稍稍松了口气。



    像中条秀一这样的超一流大高手,一个能顶十个!



    “哟西,诸位大师能够自愿留下,我真的很感激。”看到再没有人起身离开,阿部土才长出一口气,深深鞠躬说,“那么明天,天皇陛下的安全就拜托诸位大师了,还有明天希望诸位大师能够早点来皇居,提前做准备。”



    “哈依!”留下的五十多人齐齐顿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