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2章 兵分两路-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12章 兵分两路

    皇居御所。



    尽管已经公开声称参加明天的神田祭,但裕仁的内心还是充满了不安。



    宫内厅长官阿部土是裕仁的忠实走狗,甚至不需要裕仁说话,只需要一个眼色,他就能知道裕仁心里的想法。



    看到裕仁皱着眉,刚刚从紫宸殿回来的阿部土便对井上千代子提议说:“井上小姐,东京各剑道流派、柔道流派及空手道流派的流主大多不愿意接受皇室的征召,近两百多人,只有不到五十人愿意临时担任陛下的护卫队。”



    “五十人?”井上千代子撇了撇小嘴,说,“比我预期中多了近一倍,我原本以为只会有二十余人接受征召。”



    裕仁的脸色便立刻垮下来:在你眼里,朕就那么没有魅力?



    井上千代子似乎是猜到了裕仁的心思,不过并未多做解释。



    从根本上,井上千代子只是皇室客卿,所以无需过多迁就天皇的感受。



    阿部土接着说道:“但是,这样一来天皇陛下的护卫力量就有些薄弱了,井上小姐,能不能找个替身,冒充天皇陛下参加游行呢?”



    裕仁立刻背着井上千代子,冲阿部土比了下大拇指:还是你最了解朕。



    井上千代子却轻叹了一声,摇头说道:“阿部阁下,你觉得找个替身能骗过徐锐吗?”



    “为什么就不能?”阿部土执着的道,“徐锐虽然厉害,可这里毕竟是东京,他再是神通广大,也不可能将耳目安插进皇居里来,我们暗中找个容貌与天皇陛下相似的,在出皇居之前就把他扮成天皇,徐锐怎么可能知道?”



    井上千代子默然,只是用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阿部土。



    阿部土被井上千代子看得有些不舒服,皱着眉头说:“井上小姐,有问题么?”



    “当然有问题了。”井上千代子强忍着骂人的冲动,幽幽的说道,“阿部阁下,你也不想想,如果没有人接应,徐锐和他手下的狼牙又岂能在东京消失无影?并不是我危言耸听,说不准宫内厅的警卫中间就有中国人的间谍!”



    “这不可能!”阿部土断然道,“宫内厅的警卫绝对可靠!”



    “阿部阁下,这世上没有任何事是绝对的,甚至就连我,也有可能是中国人的间谍!”井上千代子轻哼一声,又接着说道,“所以在考虑问题的时候,必须将所有的可能性都考虑到,否则最后就只能是徒劳而无功,甚至反而让局面变得更糟。”



    阿部土闻言默然,他必须承认,井上千代子说的是完全正确的。



    假设徐锐在皇居内部没有眼线,假设他不可能知道天皇被掉包,确实有些一厢情愿,而且一旦因为这次掉包让徐锐发现这是个陷阱,下次再想引诱徐锐上当就难了,从这个层面来讲,这么做确实会让整个局面变得更加糟糕。



    井上千代子回头看着裕仁,幽幽的说道:“陛下,我最后向您保证一次,只要有我还有影老在,就一定不会让你有事!请您,无论如何放心。”网游之虚拟同步



    “哈依。”裕仁尴尬的说道,“朕当然相信你了。”



    井上千代子嫣然一笑,往后一步融入阴影之中。



    ……



    徐锐一回到玄武馆,便立刻将冷铁锋叫进密室。



    放出六识,确实周围几十米内没有人隐藏之后,冷铁锋便迫不及待的问道:“老徐,裕仁老鬼子找你,是不是为了明天的神田祭?”



    “没错。”徐锐说道,“就是为了明天的神田祭。”



    “太好了!”冷铁锋闻言恶狠狠的挥舞了下拳头,狞声说,“这叫什么来着?这叫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裕仁小鬼子,你死定了!”



    徐锐摆了摆手,示意冷铁锋淡定,然后接着说道:“神田祭游行的具体流程及路线,我们都已经知道,裕仁小鬼子的御辇会在游行队伍经过皇居广场时加入,时间是下午两点,这里是第一个适合下手的机会窗口。”



    冷铁锋点点头,沉声说:“我今晚就去皇居广场外围找一个合适的狙击点,让小桃红埋伏在那里,裕仁小鬼子在出皇居、登上御辇前,大概率会暴露在小桃红的射界之下,哪怕只有几秒钟,都足够小桃红下手了。”



    徐锐点点头说:“一定要事先考虑好退路!”



    “我知道。”冷铁锋点头说道,“在皇居广场东南边有一大片密集的居民区,我已经在那里租下了一座小楼,并且在小楼里准备好了化妆用的物品,原本是留待以后的,这次却正好用上,小桃红在完成狙击任务之后可以迅速撤入那栋小楼,化妆然后从容撤离,东京都警视厅的鬼子警察、还有裕仁的安保部队,绝对反应不过来的。”



    徐锐点头,又接着说道:“如果错过第一个机会窗口,第二个机会窗口是从皇居到鬼门的神田明社的中途,这中间,我们可以在任何一个合适的地段发动袭击,此外,第三个机会窗口就是鬼门的神田明社了。”



    停顿了下,徐锐又说道:“在神田明社,裕仁小鬼子大概率会发表演讲,然后亲自主持祭祀仪式,这个机会窗口也是最后一个窗口,因为祭祀仪式之后,裕仁就会直接乘车返回皇居,而且他的车子是防弹的,步枪无法打穿。”



    冷铁锋说:“神田明社早在五天前就已经实施了戒严,没有宫内厅长官阿部土亲笔签署的特别通行证,任何人都不得出入,所以要想在神田明社下手难度非常之大,我建议还是在从皇居到神田明社的中途某处下手。”



    “我的意见恰恰相反。”徐锐摇了摇头,沉声说道,“老话说,最危险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那么反过来,最安全的地方也是最危险的,宫内厅早在五天前就对神田神社实施全面戒严,看似很安全,其实却不然。”



    冷铁锋不以为然道:“何以见得?”



    徐锐沉声说:“正因为宫内厅对神田神社实施了全面戒严,严防一切闲杂人等出入,所以包括宫内厅的警卫部队在内,裕仁小鬼子身边的安保人员才会本能的以为,只要裕仁小鬼子进了神田神社,也就安全了。”EXO之从开始爱上你



    停顿了一下,徐锐又说道:“这一来,裕仁小鬼子身边的安保人员就难免出现懈怠,这时候如果再有其他的消息传来,裕仁小鬼子身边的安保人员,就会更加放松、更加懈怠,这时候我们再动手,得手概率就会大大增加!”



    “其他消息?”冷铁锋道,“什么消息?”



    徐锐沉声道:“比如陆军军医学校遭到袭击!”



    冷铁锋闻言神情一动,说道:“老徐,你是说兵分两路,两边同时下手?”



    “对,兵分两路,同时下手!”徐锐重重点头,又说道,“我们时间不多,没有功夫在东京陪鬼子一直耗下去,所以索性趁这机会把两件事一并办了,在干掉裕仁小鬼子的同时,再把新宿陆军军医学校的细菌武器研究院也给捣毁。”



    冷铁锋狞声说道:“还要拿细菌武器研究院里现成的细菌武器,对东京发动细菌战,让狗曰的鬼子也尝尝细菌战的滋味!”



    徐锐冷冷的说道:“那是当然。”



    冷铁锋点了点头,又道:“但是人手会不会不足?”



    这一次来东京的,毕竟只有七个人,兵分两路同时袭击裕仁还有新宿陆军军医学校,就难免人手不足,此外,小桃红还要埋伏到皇居广场外,就又少一人,也就是说六个人却要分成两路同时袭击两地,这就更加的艰巨。



    “我已经想过了,人手勉强够。”徐锐沉吟着说道,“你带吴寒、老莫、道长去新宿,小桃红埋伏在皇居广场,地瓜去鬼门广场。”



    冷铁锋皱眉说道:“只有地瓜配合你,会不会太单薄了?要不然我让吴寒也去鬼门,捣毁新宿陆军军医学校,有我还有老莫、道长三个人就足够了,毕竟到时候新宿陆军军医学校的警卫力量很可能也会被调到鬼门广场附近维持游行的秩序。”



    “不行,要想摧毁新宿陆军军医学校,三个人实在太少。”徐锐摇摇头,沉声说道,“毕竟小鬼子的军医学校,所采取的可是严格的军事化管理,里边的鬼子学员,甚至比一般的鬼子步兵还要更加凶狠,你们千万不要大意。”



    “可是……”冷铁锋还要再说,却让徐锐给打断了。



    “没什么可是。”徐锐冷然说道,“这是命令,必须服从!”



    冷铁锋便只能闭上嘴巴,心里却想道,看来只能让小桃红赶去鬼门广场接应两人了,因为小桃红如果在皇居广场外一击得手,就没有徐锐什么事了,如果小桃红没有机会下手,也就可以及时赶往鬼门广场,接应徐锐和地瓜两人。



    当下徐锐又问道:“老兵,还有什么问题吗?”



    “没了。”冷铁锋摇头说,“该问的我都问了。”



    “那行。”徐锐点点头说,“那你就赶紧召集大伙宣布行动计划吧,我还得赶去皇居,而且今晚必须得留在皇居过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