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3章 狙击-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13章 狙击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东京,远没有上海繁华。



    看过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上海的老照片,大抵也就能够知道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东京是个什么模样了,事实上这个年代的东京真不如上海,建筑不如上海的建筑漂亮,街道不如上海的街道宽敞,甚至电车也不如上海的电车线路多。



    只不过,这个年代的上海,显现出的是一种病态畸形的繁华,一种暮气。



    而东京,显现出的却是一种蒸蒸日上的朝气,这是中日两国国势的实际体现,当下的中国正处于深重的灾难之中,而日本却是朝气蓬勃,当然,小日本的这种蓬勃朝气,很快就会因为大跨步的扩张而中断。



    有时候步子迈得太大,就难免会扯到蛋,这就是日本的写照。



    小日本如果在吞并东四省之后见好就收,一边消化东北四省,一边修补国际形象,搞好与西方尤其是美英两国的关系,只要平安撑过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当时日本的国力、军力及工业制造基础,在战后的世界秩序的重建中,一定会占据一个举轻足的地位,届时,小日本还真的有可能完成从岛国到大陆国家的蜕变!



    真要这样,东亚的历史乃至世界史恐怕都要重写了。



    而我们中华民族,也可能要迎来有史以来最为可怕的对手!



    庆幸的是,军国主义的战车一旦开起来,就很难再刹住车,历史上,在还没有真正完成对东四省的同化融合的前提下,小日本又率性的发动了全面的侵华战争,最终被中国人广阔庞大的战略纵深以及庞大的人口资源拖垮了。



    至于后来的南下或者北上,那只是战术层面的选择,无论最后小日本是选择北上,还是南下,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的,因为当小日本在三七年七月七日扣响中日战争的扳机,它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那就是丧失掉和人族历史上唯一一次登顶的机会!



    言归正传,此时的东京看上去朝气蓬勃,不过市容市貌还不如上海。



    便是皇居所在的千代田区,其街道建筑,也远不如上海的租界繁华,甚至就连皇居正前方的前苑广场,其实也没多大,而且在前苑广场的对面就是密集的民居,这个时代的日本民居就像一个个纸糊的小盒子般,密集得吓人。



    房子逼仄,街道更是逼仄,除了皇居正前方的主干大街还算宽敞外,其余的分支街道全都非常的狭窄,小巷更不用说,几乎只能供两个人错身通行,正因为这,四五年的东京大轰炸才会造成灾难性的滔天大火。



    ……



    夜深人静,整个千代田区都已经进入到了梦乡。



    主干大街两侧有高耸的路灯,洒下昏暗的灯光,但是灯光根本照不进两侧的小巷,所以幽深的小巷里,仍旧是一片漆黑,已经是凌晨时分,这时候,既便是妓女都已经歇业,只有流浪的野猫不时从小巷子里窜过,发出凄厉的叫声。



    “喵~呜!”又是一只野猫被不知名的生物惊起,凄叫着窜向远处。



    巷子两侧的民居里便立刻发出几声男人的咒骂,还有孩子的呢喃,但是片刻之后,整个小巷便再次进入到了沉沉的梦乡,又过了几分钟后,之前野猫盘踞过的墙角里,有两团阴影慢慢的蠕动着,慢慢的站了起来,最终幻化成为两道模糊的身影。神印



    这两道身影不是别人,就是趁夜前来寻找合适狙击位的冷铁锋还有小桃红。



    在这之前,冷铁锋和小桃红已经寻找了好几条小巷,不下五十户的民居了,不过那五十多户民居不是射界不够好,就是距离太远,再或者就是有人居住,不适合潜伏。



    倒不是冷铁锋心慈手软不愿下手杀人,而是这里的邻里关系非常好,如果明天早上起来某一户民居的主人迟迟不起床,很容易招来怀疑,一旦邻居报告给警察,小桃红立刻就暴露了,所以最好还是找一户空的,这样才利于潜伏。



    这已经是最后一条小巷了,如果这条小巷子里还是找不着空的民居,那就只能放弃第一个机会窗口了,因为这次的行动不比以往,冷铁锋必须做到极致的保险,哪怕只是一丁点的隐患,也要尽可能的设法排除。



    打出手语示意小桃红警戒,然后冷铁锋便闭上眼睛将六识释放出去。



    霎那之间,方圆五百米范围内的所有的声响都汇聚到冷铁锋的耳畔,然后再根据以往的经验对这些声响进行辩识归类,最后惊喜的发现,离他五十米外的其中一栋民房内,似乎没有任何的声响,应该是没人住,至少暂时没人住。



    当下冷铁锋睁开眼睛,再向小桃红打出手语。



    小桃红回了一记手语,然后跟着冷铁锋借着夜幕的掩护,悄无声息的来到五十米外那栋民居的屋檐下,保险起见,冷铁锋再次闭上眼睛释放出六识,对这栋民居进行监听,结果确定真的没有人,这才掏出匕首,轻轻顶开窗门栓。



    进屋之后,冷铁锋打亮了事先备好的手电筒,手电筒的功率非常小,光线很暗,仅仅只能让人勉强看清楚屋中的环境,这样的好处就是,光线不会泄露到屋外让别人发现,昏暗的手电筒光一闪即灭,冷铁锋和小桃红却已经看清屋中的环境。



    这绝不是没人居住的房子,因为到处都残留着活人气息。



    所以这只可能有一种解释,这一家子应该是走亲戚去了。



    真是天助我也,冷铁锋跟小桃红打了个手势,顺着楼梯,蹑手蹑脚的上了二楼。



    这栋民房的主人应该是小康之家,所以建造的房子也要比周围的房子高大一些,因此二楼窗户的视野极好,小桃红将二楼正北的窗户推开一道细篷,正好可以看到皇居前苑广场上透射过来的路灯光,射界极好!



    冷铁锋从窗户上收回目光,打出手语询问道:“能行吗。”



    小桃红立刻以手语回复说:“队长,这里能行,就这了!”



    “好,你小心!”冷铁锋回复了一句手语,然后转身下楼。



    很快,冷铁锋便从一楼跳窗走了,小桃红将一楼窗户框上,然后重新回到二楼,再将三八大盖架在窗台上,开始枯寂的守候,这杆三八大盖是张大洋找关系弄来的,很新,小桃红已经试过,射击精度还是相当不错的。古武皇后你别惹



    美中不足的是,没有配备销声器。



    所以一旦开枪,小桃红的方位立刻就会暴露。



    不过也没关系,冷铁锋早就已经准备好退路。



    因为离天亮还有几个小时的时间,而且裕仁要到下午两点才会出现在皇居广场,然后从广场北边的二重桥登上游行用的御辇,时间还早,所以小桃红从屋里找了一个靠垫,垫在窗台下小睡了一会儿,当然,身为狼牙,既便是睡觉时候也仍然保持着足够的警惕性。



    将近天亮时分,一阵细微的声响将小桃红从睡梦中惊醒,侧耳一聆听,应该是某个早起的邻居正开门外出,接着,巷子里便热闹了起来,小桃红便将窗户给关上,只在窗户纸上戳了个小洞,透过这个小洞,监视北边的皇居广场。



    这一监视就是一上午,期间小桃红只吃了几块压缩饼干,喝了一点水。



    这户民居的主人绝对走亲戚去了,直到中午,都没有一个邻居来敲门。



    ……



    皇居,宫内厅。



    阿部土听取了井上千代子的建议,从昨晚起,临时召集的五十多名剑道、柔道以及空手道高手就一直住在宫内厅的客馆里边,杜绝他们与外界的一切联系,这不是说阿部土对这些高手起了什么疑心,纯粹是为了保密。



    因为,裕仁离开皇居的时间与之前向外界宣布的时间并不一致。



    之前向外界宣布的时间是下午两点离开皇居,但实际上,裕仁会在下午一点半离开皇居登上御辇,然后在日本桥等待半小时,与来自东京几十个町的游行队伍汇合,再穿过大手町及丸之内,前往鬼门的神田神社祭祀。



    中午十二点整,宫内厅的侍从忽然走进客馆,通知包括徐锐在内的五十余名高手,立刻换上古代武士装束,前往紫宸殿汇合,接到通知,徐锐便立刻换上武士服饰,等他走出自己的房间时,其余高手也陆续的出来了。



    然后,一众高手便在侍从引领下前往紫宸殿。



    日本皇室可说是世界上延续时间最长的皇室,所以一应礼仪都保留下来,程序可以说十分的繁锁,等到一应仪式全部都走完,时间就已经来到了下午一点钟二十分,这时候就该前往二重桥登御辇了。



    ……



    皇居广场南边,民居。



    透过窗户纸上的小孔,小桃红正百无聊簌的监视着二重桥。



    倏忽之间,一队队荷枪实弹的鬼子兵忽然从二重桥开过来,迅速在皇居广场四周设下了一个个的岗哨,原本正在广场上留恋闲诳的行人也纷纷被驱散,戒严开始,紧接着,便是一队队御前侍卫,披挂着鲜艳醒目的铠甲,正从二重桥上开过来。



    小桃红立刻精神一振,裕仁小鬼子,终于要出来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