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7章 功亏一篑-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17章 功亏一篑

局面一下就回到最初的情形,甚至更糟!因为阿部土已经带着一部分御前侍卫,赶到了御辇的周围,并将御辇团团护住,这些御前侍卫的身手或许不如护卫队的各界高手,但是他们胜在人多,足有四五百人之众!

  一旦让这些御前侍卫全部赶到并且御辇团团护住,徐锐就再没有机会刺杀裕仁。

  想到这,徐锐心下便不免有些焦躁,不过再焦急,也只能从地面一层层推过去,因为一旦腾起空中,立刻就会遭到近卫步兵第九联队的射杀,近卫步兵第九联队的步兵可是一直举着三八大盖,在外围虎视眈眈呢。

  “吼呀!”徐锐猛然一记沉肩,将挡在他面前的一个剑道高手的胸骨生生撞塌,接着一个倒挂金钩,将另一个柔道高手的脑袋硬生生的踢爆,然后背部着地再接鲤鱼打挺,刷的又翻身跳起来,不过双脚落地之后,却是猛的一个踉跄。

  “糟了!”徐锐心下便猛的一沉,秘术的时限就快到了!

  短时间集中激发生理潜能的秘术,虽然厉害,但却有着好几个致命的缺陷,一是持续的时间太短暂,再一个施术之后会有半个月的虚弱阶段,前三天甚至都无法行走,最后就是会对身体造成严重的摧残,而且是不可修复的永久伤害。

  这之前,徐锐已经施展过几次秘术,对于秘术的时限有着十分准确的估计。

  两分钟,最多还剩下两分钟的时限,秘术的效果就要完结,然后他就会瞬间进入到致命的虚弱阶段,也就是说,现在,他已经只剩下一分钟的时间了,因为剩下的一分钟时间他还得用来逃命,他可没想过跟裕仁小鬼子同归于尽!

  所以说,必须在一分钟之内将裕仁小鬼子给干掉!

  一分钟,冲垮面前挡道的二十多个高手不是问题,问题是,躲在御辇里的那个女人,回想起刚才那个女人刺出的一刀,徐锐仍有些心有余悸,那绝对是跟他同一个级别的高手,既便是他开启了嗜血秘术,也未必就能够稳操胜券。

  但是都已经到了这个份上,无论如何都要搏一把!

  这一切说起来话长,其实只是徐锐脑子里的一个转念而已。

  “西内!”做出决断之后,徐锐再次猱身往前猛扑,接着一个错步,再接移形换位,轻松躲过了一个剑道高手的直刺,在两人错身而过的瞬间,徐锐的太刀便已经呲的一声从对方的颈部划过,剑道高手的咽喉便立刻鱼嘴般绽裂了开来。

  只不过,一个柔道高手迅速接替了被杀的剑道高手。

  这次挡住徐锐去路的是柔道古同流派的流主,拥有柔道九段的造诣,虽然无法跟阿部刚毅和高山太郎这样的十段相比,却也算得柔道界罕见的高手了,一矮身,接着疾探双臂,古同流主便已经抱住徐锐的熊腰,接着就想要发力,试图给徐锐来记背摔。

  然而遗憾的是,就在古同流主将将要发力的瞬间,徐锐便已经一肘重重顶在他的背心要害,只听喀的一声,古同流主的背部骨骼便生生碎裂,尖锐的骨刺瞬间就倒刺回去,一下就刺穿了心脏,心脏遭到刺穿,古同流主瞬间萎顿于地。

  徐锐脚下却是片刻不停,继续大步流星往前突进。

  转眼间,徐锐便已经连杀六名高手,距离裕仁的御辇已经不足两米!

  而时间,才过去不到半分钟,时间足够!足够他把裕仁小鬼子干掉,徐锐的眸子瞬间变得一片灼热,仿佛真有两团火在眸子里燃烧。

  “滚开!”徐锐暴喝一声,扑向了最后挡道的高手。

  最后挡道的是神道无念流的流主宫本左一郎,这小鬼子才刚刚接任流主没多久,剑道造诣也才七段,因为资历太浅、实力也不足以服众,所以才厚着脸皮加入天皇护卫队,想要刷点声望以便坐稳流主的宝座。

  宫本左一郎原本以为只是走走过场,却万万没想到真的遇上了刺杀!

  更坑爹的是,刺客竟然是中条秀一!看着中条秀一挥舞着太刀猛扑过来,宫本左一郎本能的闭上了眼睛,天可怜见,宫本左一郎真不是存心想要挡道以及保护裕仁,他只是因为双腿打颤走不动道,正好撞上徐锐的刀口。

  宫本左一郎本能的闭上眼,心忖这下死定了。

  然而,预期中的死亡却并没有到来,只是觉得好像有一阵风从耳畔刮过。

  过了片刻后,宫本左一郎便忍不住睁开眼睛,便看到了令他毕生难忘的一幕,只见一道淡淡的白影,已经跟那个中条秀一纠缠在了一起,真的是白影,就只是一个影子,正绕着中条秀一身体,以惊人的速度在上下翻飞。

  中条秀一明显也加快了出手的速度,出刀比刚才更快更狠,一对眸子也变成了彻底的猩红色,随时都有可能滴出血来,只不过,他的速度相比白色的影子还是略有不如,只听呲呲声不绝于耳,中条秀一身上已经多了不少道伤口。

  ……

  徐锐已经陷入了巨大的危机之中。

  就在刚才,眼看只要杀掉最后一个高手就能再次突入御辇,可就在这个时候,躲在御辇里的那个神秘的女人却主动冲了出来,向他发起了疯狂的攻击,之前的两个回合,这个女人给徐锐的印象,就是出刀的速度很快!

  这个时候,两个人正面交锋之后,徐锐才发现,这女人的出刀速度不是很快,而是已经快到了极致了,既便是他在狂化之后,出刀的速度也不及对方!而更加糟糕的是,这个女人的移动速度也快到了让人发指的程度!

  转眼之间,徐锐身上便已经挨了十几刀。

  庆幸的是,徐锐身上披着武士铠,好歹提供了一定的保护,而对方为了追求极致的移动以及出刀速度,在力量以及精度方面就稍有些不足,不过这样才算合理,就像电竞高手为了追求极致的手速,就难免会出现许多无效的空操作。

  正因为这,徐锐虽然挨了十几刀,却都不致命。

  但这样下去肯定不是长久之计,实在太被动了!

  因为太快,对方甚至于就连身体都仿佛虚化成了影子!

  一霎那间,徐锐脑子里就幻出一个可怕的念头,影忍!

  传说之中,影忍可以将身体化为影子,变得无处不在,但这只是传说,事实上血肉之躯怎么可能虚化?这其实只是一种视觉欺骗!以特殊的技巧,再辅以光线以及走位,就可以实现对人类视觉的欺骗,给人以虚化的错觉。

  想到这有可能是一个影忍,徐锐便当机立断闭上眼睛。

  闭上了眼睛之后,情形果然好了许多,在破除了对方的忍术干扰之后,徐锐凭借敏锐的听觉以及嗅觉,终于能够“看”清楚对方的出刀了,也能跟上对方节奏了,霎那之间,两人便已经对了二十多刀,丁丁当当的交击声不绝于耳。

  危机暂时解除了,但是更大的危机却接踵而至。

  因为一分钟时限就快到了,徐锐已经没时间了!

  妈蛋的,要是再耽搁下去,今天就真要完蛋了!

  除非能在几秒钟之内解决掉眼前的这个影忍者,否则今天的刺杀就肯定要失败了,但是他能在几秒钟之内解决对手吗?很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这次刺杀事实上已经失败,当下徐锐仰天咆哮了一声,挡开对手太刀转身就往后跑。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事已不可为,还是赶紧逃命去吧!

  挡在徐锐面前两名高手猝不及防,一下就被撞翻在地,再后面的那个剑道高手虽然及时反应过来了,也全速出刀阻击,却还是挡不住,寒光一闪,那个剑道高手的颈侧就飙起一股血箭,颈总动脉被切开,萎顿在地上。

  转眼间,徐锐就已经破开几个高手的阻挡,犹如虎入羊群般撞进了御前侍卫中间。

  御前侍卫的身手远不及各界高手,顷刻被杀得血肉横飞、哭爹喊娘,外围近卫步兵第九联队的士兵虽然举着步枪,却没一个人敢朝内开枪。

  因为三八大盖的穿透力实在太强了,误伤自己人怎么办?

  误伤御前侍卫或者护卫队的高手还没什么,万一流弹打中御辇怎么办?如果打中了御辇中的天皇陛下就更加麻烦,谁又负得了这责任?

  “八嘎!”看到御前侍卫被徐锐砍瓜切菜般砍翻在地,宫内厅长官阿部土气得吐血,然后略略有些埋怨的对井上千代子说道,“井上小姐,为什么不追?”

  井上千代子冷冷瞥了阿部土一眼,说道:“你敢担保附近再没有刺客?”

  阿部土便脸色微变,这个他真没有想到,万一护卫队的高手中还有其他隐藏的刺客,而井上千代子又被引开了,那天皇陛下可真就危险了!

  看到阿部土不再吭声,井上千代子轻哼一声,转身回到御辇。

  只不过,在登上御辇的时候,井上千代子忽然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当下急伸手扶住御辇扶手,阿部土听到异响急回头看时,却只见井上千代子露在蒙面白纱外的脸庞已经变得一片煞白,看样子仿佛是受了不轻的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