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8章 逃命-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18章 逃命

前后不到半分钟,徐锐便已经冲破御前侍卫的封锁,紧接着就狂暴的撞进最外围的近卫步兵第九联队的队列。

  不过,这个时候,徐锐也早已经远离了裕仁的御辇。

  不用担心误伤到天皇陛下,近卫步兵第九联队的军官立刻没有了顾忌。

  “撒丝改,撒丝改改……”一个少佐军官便立刻举起军刀,冲身后架起的两挺九二式重机枪厉声咆哮,尽管在徐锐突进的方向还有不少本联队的官兵,来不及疏散掉的东京市民数量就更多,但是鬼子少佐根本就不在乎。

  “噗噗噗噗……”两挺九二式重机枪便立刻猛烈喷吐火力,密集的子弹顷刻间雨点般向前方倾泄,正试图阻挡徐锐的鬼子官兵、还有来不及逃走的东京市民,便纷纷惨叫着倒在了血泊之中,徐锐的处境便立刻险象环生。

  “撒丝改,撒丝改改……”负责指挥的鬼子少佐却还嫌火力不足,对着刚刚架起来的另外两挺九二式重机枪大吼,“撒丝改改……”

  不过,话音还没有落,一颗子弹便已经高速旋转着穿过他的脑袋。

  随着子弹的穿过,一蓬血雾瞬间从鬼子少佐的右太阳穴绽放开来,鬼子少佐的吼叫声便嘎然而止,然后一头栽倒。

  开枪击毙鬼子少佐的不是别人,正是小桃红。

  按照计划,小桃红在开枪之后,无论有没有击中裕仁,她都需要迅速撤离狙击点,前往冷铁锋事先租好的安全房,在安全房里换装易容,乔妆成一个普通的和服少女,然后趁着骚乱迅速撤离皇居广场,前往玄武馆。

  但是,小桃红没有按计划行事。

  当她看到自己没能够命中目标,徐锐又开启嗜血秘术,便毫不犹豫的放弃了转移,而是坚持留在原地,随时准备接应徐锐。

  对于小桃红来说,徐锐的命远比她自己的命更加重要。

  庆幸的是,刚才由于皇居广场上的噪音很大,再加上枪声又来得十分突兀,所以外围的鬼子兵并未发现小桃红的藏身方位,到现在为止,近卫步兵第九联队派出去的一个步兵中队都还在其他的几条小巷子里无头苍蝇般到处搜索。

  刚才,看到徐锐身临险境之时,小桃红急得都快哭了。

  不过,再急小桃红也没有办法,因为她远在一千米外,子弹飞到现场需要一秒半,这么长的时间,徐锐和跟他交手的那个女人早就已经换了方位,所以根本就无法提供支援,说不定还会误伤了徐锐,所以她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

  不过到了现在,小桃红却是终于可以提供火力支援了。

  一枪击毙发号施令的鬼子少佐,小桃红接着连开四枪,将四名重机枪手全部击毙,然后拉开枪栓,再往枪膛里边装填子弹,趁着鬼子重机枪熄火的短暂间隙,徐锐脚下一转,以超越极限的恐怖速度冲进人群密集处。

  不过,近卫步兵第九联队的小鬼子是真凶狠。

  既便徐锐冲进了密集的人群中,可是接替指挥的鬼子大尉仍旧毫无顾忌,当即举起军刀仰天咆哮:“七点钟方向,撒丝改,撒丝改改……”

  伴随着鬼子大尉的愤怒的咆哮,原来的四挺重机枪纷纷转向,再次向着密集的人群猛烈喷吐火力,正在惊慌失措的逃跑的东京市民便如被割倒的野草般,一片片倒伏下来,从他们身上流淌下来的鲜血,很快就染红了皇居广场。

  这下徐锐苦逼了,因为皇居广场上除了人,再没别的遮掩物。

  在密集的重机枪火力的扫射下,密集的人群迅速变稀疏起来,能够给徐锐提供掩护的遮掩物已经越来越少了,到最后实在没有办法了,徐锐只能一手抓了一个逃跑的市民,拿这两个鬼子当成人肉盾牌,掩护自己突围。

  往前冲了几十米,终于冲到了一顶神轿前。

  这顶神轿也不知道是千代田区的哪个町的,虽然不如裕仁的御辇奢华,却也是用实木做成的,木板十分厚实,足可以给徐锐提供掩护,徐锐便大喝一声,单手拖着神轿杠往前一路飞奔,这时候加入扫射的鬼子机枪已经增加到七八挺,密集的子弹雨点般扫射过来,霎那间将神轿打得木屑纷飞,不过躲在神轿另一侧的徐锐却是毫发无损。

  拖着神轿往前狂奔了大约五十米,徐锐突然之间感到眼前一阵阵发黑。

  糟了,徐锐心中便立刻一阵泛苦,嗜血秘术的时限就快到了,最多再过十秒钟,他就会进入极度虚弱的状态,到时候甚至连自杀都将是奢望!要不要趁现在自己还有能力,把自己给结果了?徐锐脚下没停,内心却陷入了巨大的挣扎。

  空气在这一刻凝滞了,徐锐甚至能够听到时间流逝的滴嗒声。

  十秒,最多还剩十秒,而距离前方的巷口却至少还有三十米!

  除了最后的这三十米,更糟糕的是,徐锐用来充当掩蔽物的那顶神轿,已经在鬼子七八挺重机枪的集火之下,已经快要散架了!不仅是机枪,小鬼子甚至还拖来了一门炮,一门三七毫米口径的战防炮,只是一炮就掀掉了神轿的轿顶。

  小桃红已经尽最大努力给予支援,不过仅凭她一杆三八大盖,明显不可能压制七八挺机枪!何况现在小桃红的方位已经暴露,好几挺重机枪正对准了她猛烈扫射,她现在已经是自顾不暇了,根本无法给徐锐提供掩护。

  难道,今天真的要完?徐锐苦笑。

  不过,就在徐锐几乎绝望的时候,一个瘦小的身影忽然闪电般冲过来。

  地瓜?徐锐便明显愣了一下,这小子不是应该在鬼门么,怎么会在这?

  没错,这个瘦小的身影就是地瓜!按照原定计划,地瓜应该在鬼门的神社等着,等到徐锐动手后,他再借机从外围制造骚乱,不过这家伙根本就闲不住,你让他在鬼门等,那简直比杀了他还让他难受,所以就偷偷的溜到了皇居广场。

  地瓜是这样想的,反正徐锐也要等裕仁的御辇赶到鬼门神社才会动手,所以他完全可以跟着游行队伍一起走,既可以看热闹,而且不会误事。

  正因为地瓜喜欢热闹,才阴差阳错救了徐锐一命。

  不然徐锐这次真就交待在这里了,说来真是侥幸。

  在往前冲的同时,地瓜甩手就扔出了两颗烟雾弹。

  再接着几个起落,地瓜便已经冲到徐锐的身边,两颗烟雾弹也冒出了浓烈的烟雾,瞬间遮掩了两个人的身影,地瓜一把就将徐锐背在背上,然后转身就跑,几乎是地瓜的前脚才刚刚逃离神轿,一发战防炮弹便已经命中了那顶神轿。

  轰的一声巨响,原本就已经快要散架的神轿瞬间就支离破碎。

  远处,小巷里,正躲在另一个窗户后面往这边张望的小桃红,一颗心都悬起来,直到地瓜背着徐锐从浓烟中冲出,悬着的一颗心才终于又落回到肚子里,然后毫不犹豫的从窗户里探出上身,冲地瓜高喊道:“地瓜,这边!”

  地瓜便毫不犹豫的背着徐锐冲进小巷。

  鬼子的重机枪迅即扫射过来,不过小桃红已经先一步缩回去,刚刚那扇窗户瞬间被打得支离破碎,不过小桃红已经来到另一扇窗户后面,抬手就是一枪,对面的一个鬼子机枪手便立刻应声往前一扑,压在机枪上面不动了。

  拉动枪栓再推弹上膛,小桃红再想要开枪时,浑身的汗毛忽然倒竖起来,只见,鬼子的那门三七战防炮的已经调转方位,黑洞洞的炮口已经瞄准了这边,下一霎那,小桃红便立刻娇叱一声,娇躯往后倒翻了下去。

  几乎是在小桃红从楼梯口翻下去的同一瞬间,一发三七毫米口径的动能弹便已经狂暴的打进小楼,炮弹所携带的巨大动能,瞬间就将整个小楼的二层撕得支离破碎,大量的断椽瓦砾瞬间垮塌下来,险些将小桃红整个活埋掉。

  灰头土脸的从废墟中爬起,脸都没有擦,小桃红便抱着三八大盖翻出窗户。

  就这片刻间,地瓜已经背着徐锐跑到了小楼前,不过身后有十几个鬼子也跟着追进了巷口,小桃红便一个娴熟的翻滚,躲到了一个墙角后,然后连开两枪,击毙了最前面的两个鬼子,然后冲地瓜高喊道:“地瓜,你带上姑爷快走!”

  地瓜只是嗯了一声,背着徐锐就越过了小桃红。

  “叭叭叭叭……”剩下的七八个鬼子便立刻单膝跪地,举枪跟小桃红对射。

  小桃红藏身的墙角瞬间被打得碎砖纷飞,其中一块碎砖还划过了她的俏脸,瞬间就留下一道淡淡的血线,来不及替自己的脸蛋心疼,小桃红又一个娴熟的团身前滚翻,从小巷的这一侧换到另一侧,然后迅速起身,连开三枪。

  又是三个鬼子应声倒在地上,剩下的几个鬼子兵赶紧掉转枪口、追逐射击。

  小桃红却一个倒翻,撞进了身后的民居,鬼子追逐过来的火力被挡在门外,借着这个短暂的间隙,小桃红迅速拉开枪栓、装填子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