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0章 军医学校-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20章 军医学校

    话分两头。



    徐锐和小桃红对裕仁的刺杀行动,已经暂时告一段落,但是冷铁锋他们四个对日本陆军军医学校研究所的袭击却才刚刚开始。



    中村俊为了实现尽快将徐锐他们几个送回中国的目的,这次不仅提供了细菌武器研究所就在陆军军医学校的绝密情报,甚至还提供了关于陆军军医学校的详细情报,甚至就连学校里的建筑分布都画了一份详图。



    根据中村俊所提供的情报,冷铁锋制定了周密的计划。



    下午两点,行动正式开始,这个时间是冷铁锋反复计算之后确定的,他们从下午两点开始行动,如果一切都顺利的话,三点钟之前就能完成任务,然后在三点半左右炸掉细菌武器研究所,这个时候裕仁小鬼子应该已经到了达鬼门的神社。



    然后当细菌武器研究所遭到袭击的消息传到鬼门神社,裕仁小鬼子身边的警备力量肯定会在无形之中放松警惕,甚至有可能抽调出部分警备力量驰援军医学校,这样一来,徐锐那边得手的机会就会极大的增加。



    这时候的冷铁锋,还不知道徐锐已经在皇居广场动手,并且失手了。



    下午两点,针对陆军军医学校细菌武器研究所的袭击行动正式开始。



    冷铁锋轻轻颔首,早就已经化妆成陆军军医学校学员的吴寒、莫子辰、莫汉魂先后走出了军医学校附近的一家风俗馆,所谓的风俗馆,其实就是妓院了,在三人离开之后,冷铁锋将一叠日元拍在桌上,然后抓起帽子出了房间。



    此时,不仅吴寒他们三个,冷铁锋也是一身军医学员的装束。



    他们四人身上的这身装束,并不是临时找裁缝定制的,而是从四个倒霉的军医学校学员身上抢的,当然,冷铁锋他们绝不可能留下活口,这四个倒霉的军医学校学员此刻早就已经化为了下水道里的四具尸体了。



    四个人排成纵队,昂首挺胸的走向学校大门。



    守大门的警卫根本没有盘问一下,直接放行。



    这倒不能怪学校门卫大意,关键这里是东京,是日本的首都,再加上日本又是岛国,几乎不可能遭受敌国的武装入侵,间谍渗透虽存在,却很少闹出什么大事,所以久而久之,日本的学校机关的警卫,警惕性就难免会出现下降。



    进了学校的大门,四人便立刻拐向右侧小路。



    在中村俊提供的地图上面,进大门后往右拐,穿过林间小道,再往前走大约五十米,就是细菌武器研究所了,四个人按照中村俊的地图,往前走没多远,果然就看到了一栋灰白色的三层钢筋水泥大楼,楼下还有单独的岗亭警卫。



    确定情报没有错,四个人并没有立刻前往那栋钢筋水泥大楼,而是退回到小树林中,然后沿着小树林来到了学校围墙,由冷铁锋翻过墙,从外面拎了一口皮箱进来,这可不是一口普通皮箱,而是一颗定时炸弹!而且爆炸当量足以炸翻一栋大楼!

华娱之巨星推手

    当下冷铁锋便拎着这口箱子,带着吴寒三人直奔那栋三层大楼而来。



    楼下的两名警卫看到四个人大步走过来,并未引起警惕,因为细菌武器研究所里的不少专家医生,还兼任着陆军军医学校里的教授,所以经常会有军医学校的学员前来细菌武器研究所请教疑难问题,或者协助开展医学研究。



    楼下的警卫明显把冷铁锋他们当成是协助研究的学员了。



    不过相比大门,这里的警卫就要严格些,需要检查证件。



    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毕竟这里进行的可是见不得人的黑暗研究,如果警戒措施不够完善的话,万一让西方国家的记者混了进来,再把他们正在开展的细菌武器研究曝光,那可就麻烦了,日本政府的名声分分钟就臭大街。



    冷铁锋给莫子辰和莫汉魂使了一个眼色,然后装模作样的掏出证件,递进了岗亭,再然后趁那两个警卫的注意力被吸引的短暂瞬间,莫子辰和莫汉魂便已经迅速的溜进岗亭,从身后一把捂住两个警卫的嘴巴,然后发力一拧,便把两个警卫的脖子拧断。



    干掉两个警卫之后,莫子辰和莫汉魂迅速换上警卫服装,接管岗亭。



    前后不到十五秒钟,楼下岗亭里的两名警卫就已经换人,莫子辰又向冷铁锋比了一个胜利的手势,冷铁锋便拎着箱子带着吴寒进了大门,按照计划,莫子辰和莫汉魂将会留在岗亭负责警戒,冷铁锋还有吴寒则负责夺取细菌武器。



    其实,主要是吴寒,因为吴寒是学军医出身,认识标签。



    两人进了大楼之后,发现走廊上面静悄悄的,一个人影都没有。



    这也是情理之中的,因为今天有两年一次的神田祭游行,而且连裕仁都已经发布诏告表示要参加今年的大游行,所以陆军军医学校里边的绝大部分学员都上街参加游行去了,少了协助研究的学员,细菌武器研究所立刻冷清许多。



    在一楼大厅,俩人一眼就看到了一块竖立的巨大指示牌。



    指示牌上面画着大楼的简略结构图,每个楼层单独为一个区域,每个区域都用日文写着诸如“免疫系统神经系统生化系统”等字,看到这些,两个人顿时间目光一凝,因为这些日文标示都是代号,这是中村俊提供的情报。



    比如免疫系统,其实就是鼠疫病菌科的代号。



    比如神经系统,其实就是炭疽病菌课的代号。



    又比如说生化系统,其实就是霍乱病菌课室。



    冷铁锋打了个手势,两人便立刻走向一楼标示着“免疫系统”的区域,也就是鼠疫病菌研究学课,走了没多远,走廊上便又是一道铁门,铁门里边又有一个警卫,而且这里的检查相比大楼外还要更严格。



    “站住!”看到两个大步走过来,警卫立刻喝道,“你们什么人?”武弄苍穹



    作为鼠病病菌学课的警卫人员,他几乎跟本学课的所有专家教授、以及协助研究的学员全都认识,但是眼前的这两个家伙,虽然穿着陆军军医学校学员制服,却面生得紧,所以警卫便本能的站出来喝止。



    冷铁锋脚下不停,继续不疾不徐往前走。



    吴寒却闪电般拔出加装了销声器的手枪,噗噗两枪便射杀了警卫,然后又从警卫身上掏出钥匙,打开了铁门,几乎是铁门刚刚打开,靠近铁门的一间办公室的门便打开了,一个穿着白大褂戴着眼睛的鬼子军医从里边走出来。



    “八嘎,你们的什么人?”鬼子军医厉声喝道,“谁让你们进来的?”



    冷铁锋没有废话,上前放下装了定时炸弹的大皮箱,然后伸出右手一把就捂住鬼子军医的嘴巴,再用左手摁住脑门,发力轻轻一拧,只听喀巴一声,鬼子军医的脑袋便以一个诡异的角度弯了过来,脖子已经被冷铁锋拧断了。



    冷铁锋再一松手,鬼子军医便立刻瘫倒在地上。



    当下冷铁锋便蹲下身,打开皮箱的密码锁,将里边的定时炸弹取出来安装进了墙侧上的消防橱窗,然后设置定时。



    吴寒则持着加装了销声器的手枪,逐一检查鼠疫研究学课的十几间办公室,结果发现就只有刚才被干掉的老鬼子,其余的十几间办公室里居然一个人影都没有,看来,都是去参加神田祭游行去了,也难怪,这毕竟是日本三大祭之一嘛,热闹。



    发现没危险,吴寒便立刻拿起已经腾空的那口皮箱,然后走进一间储藏室。



    这间储藏室里摆放了十几个立柜,柜子里则密密麻麻的摆放着许多试管架,每个试管架里都盛放着多管透明白色的培养液体,吴寒看了下标签,这些标签就没有再像大厅里那样故弄玄虚了,而是很明确的标示着鼠疫病菌字样。



    当下吴寒很小心的取出十架放置着鼠疫病菌培养液的试管,每架试管有十支培养液,十架就是一百支鼠疫病菌培养液,已经是不少了,吴寒先用事先准备好的防震棉布包裹好,再固定在皮箱的一个角落,在做完了这一切之后,吴寒想了一下,又打开了另外一个柜子,又取出十个试管架装进了皮箱里。



    等到吴寒从储藏室里出来,回到走廊上时,冷铁锋也已经安装好定时炸弹。



    两人对了一下眼神,然后默契的离开鼠疫病菌学课,转身上了二楼,二楼是炭疽病菌学课,跟一楼鼠疫课一样,二楼的炭疽病菌学课也有警卫,而且是两个人,不过,这两个鬼子警卫的警惕性同样不足。



    他们把冷铁锋和徐锐当成了偷偷混进来的西方记者,所以只想阻止,而没有想过要把两人开枪射杀,直到冷铁锋和吴寒走到近前,两个鬼子警卫才意识到不妙,再想要开枪时却已经来不及了,不等两个警卫掏出枪,吴寒便已经抢先掏出了手枪,连开两枪将这两个倒霉的鬼子警卫射杀当场,然后打开铁门,大步走进了里边的研究区域。



    PS:这几天陪家人出去玩,尽量保持每天两更,已经将近两年没有陪孩子出去玩了,希望大伙能够谅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