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2章 徐锐你这个骗子-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22章 徐锐你这个骗子

    石原猪太郎刚刚也在手术室外,不过中途被秘书叫去接电话去了,然后接完电话回来后就变成了这副“肾衰竭”的鬼样子。



    内阁总理大臣近卫文麿便问道:“石原君,你这是怎么了?身体不舒服么?”



    “哈依。”石原猪太郎下意识的鞠了个躬,然后马上又反应过来,摇头说,“呃,我没有身体不舒服,我只是,只是……”



    只是了两声之后,石原猪太郎就再只是不下去,额头上却有豆大的冷汗渗出来。



    这下不仅仅是近卫文麿,就连闲院宫载仁、伏见宫博恭、东条英机他们几个也注意到了石原猪太郎的异常了。



    与石原猪太郎关系还算不错的寺内寿一便关切的说:“石原君,你都已经这样了,还说没有什么事,既然身体不舒服,就赶紧回去歇着去,陛下这里有我们守着呢,没事的,你先回去歇着吧,陛下这边有什么消息我就马上通知你。”



    “不是,我真没什么事儿。”石原猪太郎摇摇头,苦涩的说道,“不过,东京有事,而且还是大事情!”



    “东京有事?”寺内寿一闻言心头一凛,沉声道,“而且还是大事情?什么事情?”



    石原猪太郎深吸了一口气,竭力平息了一下慌乱的心情,沉声说道:“新宿的陆军军医学校刚刚遭到了狼牙部队袭击。”



    “纳尼?!陆军军医学校?”



    “八嘎,狼牙袭击了陆军军医学校?”



    “怎么可能?徐锐他们才区区几人,居然还敢兵分两路?”



    一听到这话,在场的军政大员便纷纷变了脸色,霎那间,这些个军政大员便同时想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这些该死的狼牙,该不会是冲着细菌武器研究所去的吧?毕竟细菌武器研究院可就在新宿的陆军军医学校呢。



    当下陆军次长东条英机急问道:“石原君,细菌武器研究所没有遇袭吧?”



    “怎么可能?”石原猪太郎很苦涩的摇了摇头,又说道,“事实上,这伙狼牙根本就是冲着细菌武器研究所去的,他们根本就没碰陆军军医大学的别的建筑物,仅仅只是炸掉了细菌武器研究所所在的大楼。”



    “纳尼?”东条英机勃然色变道,“他们炸掉了细菌武器研究所所在的大楼?”



    “哈依。”石原猪太郎再次顿首,然后又说道,“而且据陆军军医学校的警卫报告,袭击细菌武器研究所的几个狼牙还带走了一个大皮箱子,我很担心……”稍稍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道,“我担心皮箱里装的是鼠疫、炭疽或者霍乱的病菌培养液。”



    听到这,其余的十几个军政大员也是勃然色变,因为作为军政要员,他们自然知道细菌武器研究所里正在进行的是什么研究,那里边正在开展的可是关于鼠疫、炭疽以及霍乱病菌的武器研究,这三种病菌的危害极大,传染性极高,一旦造成泄露的话……



    想到这,在场所有的军政大员就不敢再往下想,因为这后果实在是太可怕了。
龙瞳战神


    整个等候大厅顷刻间变得死一般的寂静,在场所有人都是面面相觑,都懵了。



    这个消息对在场十几个军政大员的冲击,甚至比裕仁遇刺的消息还要更震撼,裕仁虽然遇刺,但是至少性命无忧,再退一万步来讲,既便裕仁最后变成植物人,对于整个国家的运转来说也没什么实质影响。



    对于内阁总理大臣近卫文麿来说,裕仁变成植物人才更好,这一来,他这个首相就成了日本的真正的实际掌控者,不像现在,就连调整一下财政政策,都必须通过裕仁专门召集御前会议决策,他这个首相,与其说是个首相,不如说是个管家。



    但是,细菌武器研究所遭到袭击,鼠疫、炭疽、霍乱病菌泄露的话就严重了,真要是让这三种致命的病菌泄露出去,甚至有可能造成全国性的瘟疫!



    真要是这样,日本的国力将遭受重创,输掉远东会战将是毫无疑问的结果,进而还会丢掉满洲甚于朝鲁,最终输掉中日战争也将成为大概率的事件,真要是这样的话,日本的国家崛起的进程就将被彻底打断!



    这对于日本来说,将是不可承受之重!



    这样的后果,可比裕仁受伤严重多了!



    这个时候,一个实习医生正好从手术室出来,石原猪太郎便立刻迎上前来,可怜兮兮的问道:“那个,我想请问,如果说带有鼠疫、炭疽或者霍乱病菌的培养液泄露,会不会造成大规模的鼠疫、炭疽或者霍乱疫情的扩散呢?”



    “哈依。”医生一顿首说道,“这是必然的结果。”



    顿了顿,医生又语气凝重的说道:“而且,鼠疫、炭疽还有霍乱全都是传染性极高的疫病,一旦造成大规模的扩散,后果将不堪设想,如果确定有带有以上三种病菌的培养液泄露的话,还是应该尽快找回来,以免酝成灾难性的后果。”



    说完了,那个医生还向着石射猪太郎深深的鞠躬,又道:“拜托了。”



    “八嘎!”这下闲院宫载仁也终于反应过来,急得都快要跳起来,当即对东条英机还有龟田正雄说,“东条君、龟田君,赶紧派兵封锁新宿,实施全面戒严,不许什么人,全部只许进不许出,就连一只老鼠都不许从新宿出来!”



    “哈依!”东条英机一顿首,当即转身去了。



    东京都警视厅总监龟田正雄却是有些搞不清状况,讷讷的问道:“可是,殿下,我们警视厅人手有限,既要封锁千代田区又要封锁新宿区,怕是应付不过来……”



    “八嘎!”闲院宫载仁恨不得一把将龟田正雄给掐死,这都什么时候了,哪还顾得上封锁千代田区?哪还顾得上搜捕刺客?这万一要是让鼠疫、炭疽还有霍乱疫情全面扩散,搞不好整个东京的人都得死光,所以还抓什么刺客啊?



    怒骂一声,闲院宫载仁又吼道:“都这时候了,还封锁什么千代田区?立刻将所有的警力全部调往新宿区,立刻对新宿区实施全面的戒严!”



    “哈依!”龟田正雄重重一顿首,转身匆匆去了。



    ……幽灵时代



    永田町,中村俊寓所。



    因为心中有鬼,所以中村俊今天并没有去文部省上班,也没有去参加神田祭游行,不过他的妻子还有孩子都去参加游行去了。



    随着时间一点点流逝,中村俊心中的焦躁和不安一点点的加重。



    中村俊也是到了刚才,才突然想起来一种可怕的可能,徐锐和他的狼牙在袭击了隐藏在陆军军医学校的细菌武器研究所之后,会不会把里边的带有鼠疫、炭疽、霍乱病菌的培养液带出来,然后再扩散出去?



    真要是这样,那东京可就危险了。



    一想到有可能因为自己的出卖,导致成千上万的东京市民惨死,中村俊的内心里就立刻涌起强烈的不安,如果有可能的话,他真想现在就立刻联系上徐锐和他的狼牙,告诫他们千万不要把带有病菌的培养液带出来。



    可遗憾的是,中村俊根本联系不上徐锐他们。



    玄武馆倒是有电话机,但是他根本就不敢打,因为打玄武馆的电话会在电话局里留下转接记录,万一最后徐锐的身份败露,特务机关就能过过电话局的转接记录,顺藤摸瓜把他给揪出来,中村俊可不希望因此暴露。



    所以中村俊现在唯一能做的事,那就是等待!



    就在中村俊感到坐立不安的时候,外面大街上忽然响起刺耳的警笛还有一阵阵杂乱的脚步声,中村俊现在几乎成了惊弓之鸟,一听到警笛声还有脚步声,便吓得一屁股坐在客厅沙发上,他还以为是间谍身份已经暴露,警察抓他来了。



    不过等了足足有一刻钟,却始终不见警察来踹门。



    中村俊这才稍稍松口气,然后坐起身来爬到窗前,再透过百叶窗往外看,便看到一队荷枪实弹的警察已经在他公寓楼下的街口设立了警戒哨,然后将所有路过这个路口的行人都赶回去,无论是政府官员、学生还是普通市民,都一律不准许通行。



    这是怎么回事?中村俊一下就懵逼了?算算时间,此刻徐锐和他的狼牙,应该已经发起针对细菌武器研究所的袭击,但是细菌武器研究所在陆军军医学校是在新宿,就算封锁不也应该封锁新宿区么?怎么反而封锁永田町?



    中村俊正百思不得其解,身边的电话铃突然响起。



    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吓了中村俊一跳,险些将窗台上的盆栽打翻。



    定了定神,中村俊才抓起电话筒问道:“麻西麻西,这里是中村家。”



    电话是文部省的一名同事打来的,说:“中村君,两个小时前,天皇陛下在皇居广场遇刺,据说是徐锐和他的狼牙所为,现在军方和警视厅已经对整个千代田区实施戒严,所以这几天你就别上班了,留在家里休养吧。”



    “纳尼?天皇陛下遇刺?”中村俊闻言立刻傻掉。



    不是说好袭击陆军军医学校的细菌武器研究所的么?怎么又刺杀天皇陛下去了?徐锐你这个骗子,还能不能愉快的合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