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3章 细菌侵袭-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23章 细菌侵袭

    回头再说冷铁锋他们。



    翻墙撤离陆军军医学校之后,便立刻来到了第一个接应点,当然,在接应点不可能有队友接应他们,但是有一辆边三轮,这辆边三轮摩托车是冷铁锋租来的,东京就有专门的租车行,花上五个日元就能租一整天。



    莫汉魂率先跨上摩托车的驾驶座,发动车子,紧接着吴寒也到了,拎着装了三种细菌培养液的皮箱就跨进了边斗,再然后是莫子辰还有冷铁锋,冷铁锋先到,坐了后座,莫汉魂就只能坐在边斗后面的备用轮胎上。



    等到鬼子追兵翻墙追出来时,莫汉魂早已经发动摩托车冲上街道。



    不过小鬼子的反应还是挺快,往前疾驰了不到百米,便遇到了一个鬼子哨卡,这个哨卡明显是刚刚设立没有多久,甚至还在匆匆忙忙设置路障,看到莫汉魂他们驾驶着一辆边三轮摩托车疾驰过来,为首的鬼子便立刻打出手势示意停车。



    然而,莫汉魂非但没有减速,反而猛然加大了油门,再接着一低头。



    几乎是在莫汉魂低头的同时,坐在后座上的冷铁锋、坐边斗的吴寒还有坐在备用轮胎上的莫子辰便同时举起手枪,冲前方的鬼子哨卡连续开火,猝不及防的鬼子便立刻倒下了六七个,剩下的鬼子兵赶紧四散开来,寻找隐蔽物准备还击。



    不过,不等剩下的鬼子兵找到掩蔽物,边三轮摩托便已经闯过哨卡,然后在马达的轰鸣声中很快消失在街道尽头。



    小鬼子的反应并不慢,但是狼牙的行动更加的迅速。



    抢在鬼子对新宿区戒严之前,冷铁锋他们就已经带着三种病菌的培养液成功撤离,不过冷铁锋并没有一丝的大意,在进入到相邻的涩谷区之后,四个人便将摩托车停到了一个比较隐蔽的小巷子里,然后换乘电车直奔港区。



    两个小时后,近卫步兵第九联队以及东京都警视厅的警察部队陆续赶到新宿,遂即对新宿实施全面戒严,所有人都被勒令呆在家里,未经允许,任何人都不得擅自上街!邻近陆军军医学校的街区,更是遭到最为严密的封锁。



    闲院宫载仁的原话是一只老鼠都不许从新宿逃出去。



    这不是说笑,是真的不能让老鼠逃出去,因为老鼠能够携带上千种致命细菌,尤其是能够携带鼠疫细菌以及炭疽细菌,一旦让其中一只老鼠把这两种致命的细菌带出去,结果很可能就会酝成无可挽回的大灾难。



    闲院宫载仁和政府高层的想法是没有错,但是很遗憾,已经迟了。



    就在鬼子对新宿区实施高度戒严的同时,冷铁锋他们已经携带着三百份的细菌培养液来到了东京的港区。



    此时虽然已经是傍晚时分,可是港区的码头广场上仍是人流涌动,准备下工回家的装卸工人、商船的船员,还有刚刚上岸的长途旅客,甚至还有前来码头广场散步或者旅游的外国游客,十分的热闹。



    尽管冷铁锋四人都穿着白大褂,不过并没有引起注意。



    附近的人们把他们四个当成了来码头广场看日落美景的军医学员。



    冷铁锋给吴寒使了个眼色,吴寒立刻会意,立刻上前拦住了一个独行的装卸工人,用日语十分热情的说道:“这位先生你好,我们是陆军军医学校的学员,我们学校正在进行一项活动,旨在增强东京市民的免疫能力。”不要啊棺人



    “哈依。”装卸工人吓得连连鞠躬,卑微的说道,“需要我怎么做?”



    吴寒的神色间便有些微微的犹豫,但是当他们想到上海遭受鬼子细菌武器攻击之后的惨状时,一颗心便立刻冷了下来,说道:“非常简单的,只需要打一针防疫针就可以了,打完针你就可以永久获得对多种流行性疾病的免疫能力。”



    在吴寒说话时,莫子辰已经将手中的皮箱放下,从里边取出注射用具,这个箱子还有箱子里的注射用具是中途在经过一家医用品店时买的。



    吴寒从莫子辰手中接过注射针筒,又打开自己的皮箱,取出一剂炭疽细菌培养液,再吸进注射针筒,那个可怜的装卸工人完全没有意识到等待他的将是什么命运,非常欢乐的伸出右臂并且卷起衣袖,一边还连连道谢:“麻烦你们了。”



    吴寒这次没有一丝的犹允,当即将超过五毫升的高浓度炭疽病菌培养液直接注射进了那个装卸工人的右臂。



    “好了。”注射完了,吴寒小心翼翼的收好针头,又对那个装卸工人说,“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休息,多多喝水,如果这两天有发烧的现象,也不必过于担心,这只是注射疫苗之后的正常反应,过几天就没事了。”



    “谢谢,真的是太感谢了。”装卸工人千恩万谢的去了。



    冷铁锋却又把目标转向了一个骑着自行车经过的邮递员。



    片刻后,邮递员便十分愉快的举起右臂,再把衣袖卷起,吴寒又用针筒吸了超过五毫升的鼠疫病菌培养液,注射进了邮递员的右臂。



    半个小时之后,吴寒便已经将一百多份带有病菌的培养液注射进了不同的对象。



    这时候,天色也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码头广场上的行人也少了许多,这个时候,继续留在码头广场上搞什么免疫活动就有些显眼了,当下冷铁锋便又带着吴寒三人以及剩下的病菌培养液转移到了码头附近的一所大学校园里。



    当天晚上,相似的场景便在东京各个区、各个町陆续上演。



    在港区一个贫民窟的某一栋民居里,一个码头装卸工人吃过晚饭后,原本还想到外面巷子里乘会儿凉,不过才刚出门却忽然感到一阵恶寒,当下便赶紧回家加了一件衣裳,他的妻子便觉得有些反常,这么热的天居然还要穿双衫?当下关切的问他:“小野君,你的身体没什么问题吧?要不要去看看医生?”



    “不用,没事。”装卸工却摆了摆手,笃定的说道,“真的没事,傍晚下工的时候,我在码头上遇到了几个军医学校的学员”装卸工把他遇到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他的妻子便也信以为真,当下也不再多说什么。



    中央区,某栋豪华别墅。



    一个瓷娃娃般的小姑娘正在对她的宠物小狗洗澡。



    正洗呢,宠物小狗却忽然连打了几个喷嚏,最后还将晚上刚吃下去的狗食都吐了,吐了小姑娘一身,那小姑娘却也不嫌脏,就连身上的呕吐物都没顾上擦,就心疼的把那小狗紧紧的抱在怀里,甚至还亲了小狗几口。小仙追妖记



    在东京大学,校园的树阴深处。



    随着一阵悉悉碎碎的声音响过,一对头发散乱、脸红心跳的男女学生便从小树丛中走了出来,看到左右无人,两人又立刻紧紧拥抱在一起,亲昵半天之后,两人才终于分开,然后依偎着走向树阴之外。



    不过,走着走着,女生却忽然间打了一个寒颤。



    男生便立刻搂住女生肩膀,关切的问道:“花子,你不服舒么?”



    “没事。”女生回眸看了男生一眼,红着脸说道,“可能是刚才着凉了。”



    “没事就好。”男生闻言松了口气,又接着说道,“那我送你回宿舍吧。”



    女生轻嗯了一声,又凑上来咬着男生的耳朵说道:“你今晚表现可真棒。”



    男生便嘿嘿一笑,然后压低声音说:“是这么回事,傍晚回学校的时候,在校门口遇到军医学校的几个学员,他们在请人免费试喝一种口服液,据说有壮阳的作用,我就喝了一小瓶,没想到还真有效,嘿嘿嘿,改天一定花钱多买几瓶。”



    “讨厌。”女生害羞的轻捶了男生几下。



    明治学院高中部。



    这是所私立高中,管理十分严格,而且还是全宿制。



    随着铃声的响起,几个班级的学生陆续走出了教室,前往食堂准备用餐。



    明亮的食堂里边,几个义工正往一字摆开的餐盘里盛放寿司,还有稀饭,其中一个义工一边往餐盘里装稀饭,一边小声对旁边的另一个义工说:“鬼冢君,刚才好像有个鬼鬼祟祟的家伙进了我们餐厅,你有没有看到?”



    “有吗?”名叫鬼冢的义工说道,“我怎么没有看见?”



    “是吗?”之前说话的义工便愣了一下,喃喃自语道,“难道我看花眼了?”



    “你肯定看花眼了。”名叫鬼冢的义工幸灾乐祸的说道,“这几天股票交易所里的股票全都跌成狗了,你都已经好几宿没有睡觉了吧?”



    “可不是?”之前的义工便叹道,“早知道我这几个月的薪水的全买国债。”



    名叫鬼冢的义工便也叹了一口气,说道:“你是不知道,国债也跌成狗了。”



    就在两个义工叹息经济不景气时,一道白影从他们身后不远处悄然走过,在经过那口热腾腾的粥桶时,一扬手将几支试馆里盛放的带有鼠疫、炭疽以及霍乱病菌的培养液,全部倾倒进了粥桶里,然后迅速消失不见了。



    片刻之后,学生便吱吱喳喳进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