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4章 全乱套了-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24章 全乱套了

    一支小小的蜡烛照亮了一方阴暗、潮湿并且逼仄的空间,空间的四周除了两个怪兽嘴巴般的入口,就是四堵冰冷的水泥墙壁,顶上还有水珠在渗漏,不时凝结成一滴滴的水珠滴落在地板上,发出嗒的一声轻响。



    在空间的角落有一张床垫。



    此时,徐锐就正躺在床垫上昏睡。



    睡梦中也不知道梦见了啥,徐锐忽然惊恐的叫起来:“爸,狼,有狼!”



    坐在旁边擦枪的地瓜便刷的扭头,诧异的看向徐锐,趴在床垫上休息的小桃红也被徐锐的叫声给惊醒,抬头一看便看到徐锐正在拼命的挣扎着,手也抬起来,似乎拼命的想要阻止什么事情发生,额头上脸上也沁出了豆大的冷汗。



    小桃红便立刻心疼坏了,赶紧拿起毛巾**,细心的替徐锐擦汗。



    “爸,爸!”徐锐的噩梦仍在继续,不断的发出撕心裂肺的低叫,不过马上又变得咬牙切齿面目狰狞,“我跟你们拼了,去死,给我去死!”



    一边惨叫,徐锐一边开始奋力挥舞双手,似在驱赶着什么。



    小桃红便赶紧伸手搂住徐锐的脑袋,轻轻叫唤:“姑爷,没事了。”



    在小桃红轻柔的劝慰声中,徐锐的表情逐渐松弛了下来,再次沉沉睡去。



    旁边地瓜的好奇心却彻底被勾起来,凑过来问小桃红道:“红姐,团长好像从来没有讲过他的家人呢,他的父母是干什么的呀?”



    小桃红翻了记白眼,叱道:“小孩子家家问那么多干什么?”



    地瓜讨了个没趣,吐了一下舌头又缩回去细续擦拭他的手枪。



    小桃红一边继续用毛巾替徐锐擦脸,一边却也同样有些好奇,姑爷的爸爸还有妈妈是干什么工作的呢?是否还在人世?还有平时姑爷为什么从来不提起?不仅是父母,姑爷甚至连他的过往也从未曾跟人提起过。



    在小桃红的柔声劝慰之下,徐锐再次沉沉睡去。



    地下空间里再次安静下来,偶尔才响起水滴声。



    过了好久,正在擦枪的地瓜忽然之间手上一顿,侧耳聆听片刻之后轻声说:“红姐,好像有人过来了!”



    小桃红便赶紧吹熄了蜡烛,然后准备好了枪枝。



    地瓜也把手机的枪栓拉开,做好了射击的准备。



    没过多久,小桃红便也听到了细微的脚步声响。



    脚步声越来越近,紧接着,便响起一长两短三声青蛙叫。



    听到这三声蛙叫,小桃红和地瓜的表情便立刻松弛下来,地瓜更是一下就翻身跃起,然后从一人多高的洞口迎了出去:“队长,你们回来了?”



    洞口外亮起了一盏手电筒,一下照在了地瓜的身上。



    进来的只有冷铁锋一个人,吴寒他们三个并没有跟下来。最强武尊



    在走进这个地下空间之后,冷铁锋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床垫上的徐锐,当即脸色一变,一个跨步来到徐锐面前,急问道:“老徐怎么了?”



    “没有什么大碍。”地瓜随口答道,“只是进入虚弱期了。”



    “虚弱期?”冷铁锋立刻蹙紧眉头,又道,“老徐又开启秘术了吗?”



    “这都怪我没用。”小桃红便颇为内疚的将发生在皇居广场的事说了,最后又说道,“要不是因为没击中裕仁,姑爷也就不用开启秘术。”



    “这怎么能怪你。”冷铁锋摆摆手,有些遗憾的道,“这么说,裕仁没死?”



    “应该是中弹了。”小桃红低声说,“我通过瞄准镜看到裕仁倒地了,不过有没有命中要害就很难讲了,但是大概率重伤没死。”



    冷铁锋便轻叹了一声,说:“这狗曰的倒是命大。”



    说完了,冷铁锋又说:“地瓜,你背上老徐,我们去二号安全房,这下水道里的湿气太重了,不利于老徐的恢复。”



    二号安全房可是在地表上的,当下地瓜愕然说道:“二号安全房?”



    小桃红也说道:“队长,小鬼子出动了大量的军警,正对整个千代田区实施全面戒严并且挨家挨户的搜查,这时候去二号安全房不太安全吧?”



    冷铁锋哂然说:“小鬼子现在哪还顾得上千代田区。”



    ……



    小鬼子确实已经顾不上千代田区了。



    这时候,整个东京几乎所有的军警都已经调集到了新宿区,不仅是军警,甚至就连附近几个要塞的海军陆战队也全都调了过来,但既便如此,负责现场指挥的东京都知事石原猪太郎却还是感到兵力不足,真是兵力不足。



    一个近卫步兵联队,差不多三千人,东京都警视厅两个警备大队,再加上一百多个役所的警察部队,差不多也是三千人,还有四个要塞的海军陆战队两千人,加起来差不多也有八千人的兵力,手握这么多的军队,要对区区一个新宿区实施全面戒严,正常情况下是绝没有什么问题的,但问题是,现在恰恰不是正常情况!



    入夜前,也不知道是谁泄露的消息,新宿区的机关、学校、市民、驻军,忽然就都知道了细菌武器研究所遭袭击,鼠疫、炭疽、霍乱细菌已经泄露了的消息,这消息一出,立刻就引发了新宿以及相邻几区的恐慌性骚乱。



    对于炭疽细菌,日本民众所知不多,但是鼠疫和霍乱却是知道的。



    鼠疫其实就是中世纪几乎将整个欧洲都席卷一空的黑死病,霍乱更是在近代时,几次在东亚各国大肆肆虐,中国、日本、朝鲜都有相应的记录,每一次肆虐,都会造成发病当地百姓大量死亡,有时候甚至会造成几百里的无人区。



    所以说,一听说鼠疫、霍乱病菌已经泄露了,新宿的百姓立刻就争先恐后出逃。



    结果也就可想而知,扶老携幼、拖家带口出逃的新宿市民,一头就撞上了实施封锁的军队以及警察,刚开始时,军警还试图要劝说市民,但是市民根本不听,随着时间推移,市民的情绪变得越来越激动,最终局势就彻底失控了。豪门钻石婚约



    恐慌的市民先是冲垮了军警的人墙,紧接着开始冲击哨卡。



    军警在连续多次鸣枪警告无效之后,终于把枪口对准市民,这下就捅了马蜂窝了,好几条街都爆发了流血冲头,新宿区的市民、学生甚至军警在求生欲望的支配下,纷纷拿起各式各样的武器,向军警的封锁线发起冲击。



    到现在,整个新宿区已经彻底打成一锅粥了。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更加糟糕的是,恐慌效应一旦形成了,是会向外快速传播的,伴随着细菌武器已经泄露的消息的快速传播,恐慌情绪很快就从新宿区漫延到整个东京都,到了第二天中午,整个东京几十个区都已经乱了套了。



    再加上,整个东京几乎所有的警力都已经抽调去了新宿区,这就导致其余各个区以及车站、码头等公共场所的警力严重的短缺,再然后,伴随着恐慌性的出逃潮的到来,几乎所有的东京市民都疯狂的涌向车站以及码头。



    顿时间,东京的十几个车站、码头全被挤爆。



    再然后,就无可避免的发生了恶性踩踏事故。



    ……



    首相官邸,近卫文麿办公室。



    秘书已经进来好几次,提醒近卫文麿去用餐,可近卫文麿哪还有心思吃饭?他现在感觉头都大了一圈,在这之前,他原本就已经为帝国接近崩溃边缘的财政操碎了心,身为堂堂内阁总理大臣,干的却是财政大臣的活。



    以至于财政大臣广田弘毅自嘲说,他都成了财政次长了。



    为了日益枯竭的帝国财政,近卫文麿已经是竭尽了全力,可是现在,却又闹出了因为细菌武器泄露,导致全东京的市民恐慌性出逃这样的恶性事件!这根本又是要拿他这个内阁总理大臣当东京都知事用的节奏。



    看着窗户外暗沉沉的天空,再看看大街上那拥挤的人潮,近卫文麿心中忽然泛起一种强烈的无力感,紧接着,一个强烈的念头便从近卫文麿的心底滋生了出来:八嘎牙鲁,这内阁总理大臣当的跟个补锅匠似的,谁爱干谁干,反正我不干了!



    事实上,这个时空的近卫文麿已经比另外一个时空多干了好几个月。



    在另外一个时空,或者说原本的历史上,近卫内阁在今年年初就应该集体辞职,只不过由于徐锐这么个穿越者的出现,导致一系列历史事件出现了相应的偏差,也间接导致近卫文麿在内阁首相的位置上多坐了五个月。



    不过现在,近卫文麿终于坚持不下去了。



    说真的,近卫文麿现在的地位非常尴尬,首先军方的大佬不在乎他,身为首相,可是近卫文麿的话却根本无法影响到军方任何决定,东条英机把控陆军部之后,就更不把他这个首相放在眼里,有时甚至连表面文章都懒得做。



    再然后,内阁的阁僚们也不怎么尊重他。



    最后就是裕仁也不像最初那么的信任他。



    各种因素累加,近卫文麿早就不想干了,只是因为面子才没有辞职,可是现在,他终于坚持不下去,终于在这么个最为困难的时候,做出了最不负责任的决定:集体辞职!老子不受这夹板气、不当这补锅匠了,你们爱谁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