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8章 血洗首相官邸-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28章 血洗首相官邸

“八嘎!”近卫文麿听到这话后的第一反应不是吃惊,更不是恐惧,而是暴怒,老鬼子当即从椅子上腾的起身,伸手指着冷铁锋的鼻子就要开骂,这老鬼子也是记性不好,这么快就忘记了东京还潜伏着狼牙的刺客!

  很可惜,不等近卫文麿骂出声,冷铁锋就已经欺近到老鬼子的跟前。

  下一刻,冷铁锋只是伸手一抹,反握于右手掌心的匕首便已经呲的一声切开了近卫文麿的咽喉喉管,老鬼子刚刚吐到喉咙口的骂声便立刻卡在喉管里发不出来,嘶嘶作响,然后身体颤抖两下,便颓然瘫倒在了地上。

  这进候,近卫文麿的秘书刚好抱着文件走到办公室门口。

  看到近卫文麿手捂着咽喉倒在地上,并且还有鲜血从指缝里渗出来,秘书便立刻大吃了一惊,当即转身就要跑,一边张开嘴巴准备大喊,遗憾的是,冷铁锋不可能再给他这样的机会了,脚下只一个箭步,冷铁锋便追上鬼子秘书。

  接着,冷铁锋左手捂住鬼子秘书的嘴,右手再轻轻一抹,鬼子秘书的喉管也霎那间就被割断,冷铁锋再一松手,鬼子秘书便抽搐着倒在了血泊之中,连杀两个人之后,冷铁锋犹不罢休,反握着匕首继续去寻找下一个目标。

  直到冷铁锋连杀了十几个鬼子的官员,首相官邸的警卫终于被惊动,不过,此时首相官邸几乎所有的警力全都被抽调去了新宿区,急切之间甚至都找不出一个佩带枪支的警卫,所以只能够依靠那些私带枪支的官员来抵抗。

  但是这些官员大多已经过了壮年时期,年轻时虽然也曾经进入部队训练过,但是已经很多年没有正儿八经打枪,所以相比年轻时,战斗力简直惨不忍睹,结果也就可想而知了,在冷铁锋的面前,他们几乎就没有还手之力。

  凭借一个人的力量,冷铁锋就将整个首相官邸杀得血流成河。

  东京的首相官邸又叫首相官舍,为一栋西洋风格的两层木楼,位于千代田区永田町,这里说的首相官邸并不是首相的住处,而是办公区,除了首相之外,还有首相的幕僚团体,也在首相官邸内一并办公,人数不少。

  有不少凶悍的幕僚明知道不敌,却还是不顾一切的向冷铁锋发起攻击,为的就是拖住冷铁锋,等待警备部队赶到将之击杀,这些幕僚前赴后继上前送死,从他们身上流淌下的鲜血几乎将首相官邸的地板都给染红了。

  终于,第一支警备部队赶到了。

  在接到首相官邸的报警电话后,东京都警视厅还是尽可能抽调了一支警备部队过来,不过此时的东京都警视厅,绝大部份警力都已经调往新宿区,留在警视厅总部的应急警力,原本就已经十分的紧缺了,所以只派来了半个小队。

  然而,区区半个警察小队又能有什么鸟用呢?

  还没等这半个警察小队进入首相官邸的大门,就遭到了阻击。

  这次前来血洗首相官邸的狼牙二人组除了冷铁锋之外,还有莫子辰,其中冷铁锋负责进入首相官邸杀人,莫子辰负责阻击。涅海流沙

  看到大约半个小队的警察过来,埋伏在首相官邸副楼上面的莫子辰便立刻来了精神,拉动枪栓推弹上膛,迅速的瞄准带队的鬼子小队长,然后轻轻的扣下扳机,由于距离不远,几乎是在莫子辰扣下扳机的一霎那间,鬼子小队长便应声倒在了血泊之中。

  东京都警视厅的警察部队平时也就负责维持一下秩序,军事素养根本就无法跟中国战场上的野战师团比,看到带队的小队长突然间倒下,后面跟进的二十多个鬼子警察竟然全都愣在了原地,接着,又是叭叭两声响。

  伴随着枪声,又有两个鬼子警察倒在了地上。

  这下,剩下的二十多个警察终于反应过来了,然后按照条令齐刷刷的卧倒在了地上,然后开始四下里寻找开枪的敌人在哪。

  看到这一幕,莫子辰险些笑哭。

  国内战场上的小鬼子都有些二,却没想到,日本国内的鬼子更加二!这要换成是中国的士兵,这个时候的第一反应肯定是就近找掩护,而不会傻兮兮的趴地上,你连敌人在哪都不知道,趴到地上那不是等着挨打么?

  这么好机会,莫子辰当然是不可能错过的。

  当下莫子辰拉开枪栓,又往枪膛里压了三发子弹,然后再合上枪栓,再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连开五枪,卧倒在地的五个小鬼子便相继两腿一蹬,见天照大神去了,不过剩下的十几个小鬼子终于发现了莫子辰,掉转枪口连续开火。

  鬼子仅有的一挺机枪也被架起,对准莫子辰藏身的副楼猛烈的开火。

  只可惜,莫子辰早已经先一步转移,任由小鬼子将那栋小木楼打得木屑纷飞,却连莫子辰的汗毛都没能伤着一根,交火不片刻,冷铁锋也杀光了首相官邸内的鬼子官员,然后左右手各持一把夺来的勃郎宁,从首相官邸大门口冲出来,配合莫子辰对外面街上的小鬼子发起攻击,这些鬼子原本就菜,面对两个兵王的前后夹击,很快就死个精光。

  将赶过来增援的鬼子警察杀光之后,冷铁锋才又回到首相官邸之内,打着一辆德国奔驰轿车,然后招呼莫子辰上车,扬长去了。

  ……

  皇居,御所。

  闲院宫载仁、伏见宫博恭还有寺内寿一,再一次联袂前来探视裕仁。

  在寝居之外,三个老鬼子见到了阿部土,正愁眉苦脸的站在那叹气,甚至就连闲院宫载仁他们三个过来都没有发现。

  直到寺内寿一出声喊叫,阿部土才惊觉。

  “闲院宫殿下!伏见宫殿下!寺内阁下!”阿部土赶紧走上前见礼。

  闲院宫摆摆手,皱着眉头问道:“阿部君,天皇陛下醒过来了没有?”

  阿部土便立刻恢复了愁眉苦脸的模样,摇摇头说道:“没有,还是老样子。”

  伏见宫博恭便沉不住气,当即走上前,一把就移开了裕仁寝居的木门,门开处,三个老鬼子一眼就看到了仰躺在御榻上面的裕仁,裕仁的脸色依旧像之前那样的苍白,稀疏的眉头也是深深的蹙紧着,似乎仍未从遭遇刺杀的惊恐中走出来。左少,我们离婚吧

  裕仁动完手术,已经过去整整四十八个小时,按道理,早就应该醒过来了,然而诡异的是,裕仁却到现在还没醒转,这就不能不让三个老鬼子浮想联翩:天皇陛下会不会永远都醒不过来,从此变成个植物人?真要是这样,那对于大日本帝国绝对是个莫大的打击,对于帝国正在进行的圣战,也将造成致命的影响。

  总而言之,这个后果真的是太严重了。

  “八嘎!”闲院宫载仁低低的咒骂一声,也不知道是在骂谁,又扭头问阿部土道,“阿部君,御医们都是怎么诊断的?”

  “哈依!”阿部土一顿首,小心的答道,“御医们说,天皇陛下随时有可能苏醒。”

  “八嘎牙鲁,这不等于没说么?”伏见宫博恭闻言立刻气急败坏的怒骂了一声,这些个狡猾的庸医,当下又对寺内寿一说,“寺内君,我记得美国驻东京公使史密斯爵士,他的医术非常高明,而且你跟他关系很好,要不明天叫他过来给陛下诊断一下?”

  “不行!”闲院宫载仁便立刻大声反对道,“陛下的事绝对不能够让美国人知道!”

  伏见宫博恭这次罕见的没有跟闲院宫载仁顶牛,因为刚才话一说出口他就后悔了,像天皇陛下昏迷不醒,很有可能变成植物人这样的消息,当然是绝对不能让外国使节知道,否则等明天上午,这些消息就会传遍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这样的消息,将给日本带来什么样的消极影响,没人能估计得出来。

  闲院宫载仁又对阿部土说道:“消息还是要继结封锁,尤其是给陛下会诊过的御医,一个都不许离开皇居,听明白没有?”

  “哈依。”阿部土一顿首说道,“卑职明白。”

  这时候,一个御前侍卫急匆匆的跑了过来,顿首见礼:“长官!”

  阿部土便不耐烦的挥了一下手,皱眉问道:“宇佐美君,什么事?”

  “长官,刚刚接到东京都警视厅下属永田町役所的电话,就刚才,首相官邸已经让人给血洗了!包括已经辞职的前首相近卫文麿在内,一百余人无一人幸免!”名叫宇佐美的御前侍卫神情凝重的道。

  “纳尼?首相官邸遭到血洗?!”

  “八嘎,就连近卫文麿也被杀了?”

  闲院宫载仁和伏见宫博恭顿倒吸一口冷气。

  寺内寿一也是心下大吃了一惊,悚然说道:“徐锐,一定是徐锐干的!”

  “八嘎,我们居然忘了徐锐和他的狼牙仍在东京!”闲院宫载仁咒骂了一声,接着咬牙切齿的说道,“这下可真是麻烦大了。”

  伏见宫博恭和寺内寿一深以为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