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9章 血洗陆军部-抗日之特战兵王-
抗日之特战兵王

第1529章 血洗陆军部

    三个老鬼子正在吃惊时,身后忽然响起一声惨叫:“啊!”



    这一声无比凄厉的惨叫,立刻惊动了三个老鬼子还有宫内厅长官阿部土,四人急回头看时,便看到之前一直都是昏迷不醒的裕仁,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苏醒了过来,这时候正蜷缩在榻榻米的角落,整个身体正在簌簌发抖。



    一边在发抖,一边则还在不断的惨叫。



    “不要,啊,不要不要,啊啊,不要!”



    裕仁颤抖着,一边发出不似人类的惨叫。



    明明已经苏醒过来了,可是给人的感觉,却仿佛还沉浸在梦境中没醒来。



    闲院宫载仁、伏见宫博恭、寺内寿一还有阿部土便立刻围到了裕仁床边,闲院宫载仁更是急切的安慰道:“陛下,没事了,你没事了!”



    伏见宫博恭也说道:“陛下,这里是皇居,很安全。”



    寺内寿一也劝慰说:“徐锐就再怎么厉在,也不可能杀进皇居……”



    在前面,闲院宫载仁和伏见宫博恭说话时,裕仁还没什么反应,但是当寺内寿一说到徐锐这俩字时,裕仁却突然越发凄厉的惨叫一声,身体也再次往角落缩了一下,然后居然像孩子般哭起来:“啊,不要,徐锐来了,徐锐来了……”



    紧接着,裕仁的裤裆里便洇出了一团明显的湿痕,竟然吓尿了。



    闲院宫载仁便立刻回头狠狠的瞪了寺内寿一一眼,好好的你提什么徐锐?看到天皇陛下给吓得,都吓尿了!



    寺内寿一便很尴尬的摊了摊手,心里苦笑,我哪知道只是提一下徐锐的名字,就能把天皇陛下给吓成这样?



    “徐锐,徐锐,徐锐他过来了,他要杀朕,啊啊,徐锐他要杀朕,快救命啊……”裕仁却仿佛仍旧沉浸在那天的刺杀现场,仿佛仍能看到徐锐大发淫威、大杀四方,连续斩杀几十个护卫高手,杀神一般向他冲过来。



    “陛下!陛下,这里是皇居,这里很安全!”



    “陛下,徐锐已经身负重伤,他已经威胁不到您的安全了!”



    “陛下,皇居有御前侍卫在,徐锐根本就不可能进入皇居!”



    闲院宫载仁、伏见宫博恭、寺内寿一还有阿部土连续宽慰,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裕仁还是吓得浑身簌簌发抖,裤裆里的那一团湿痕也是越来越显眼。



    到最后,一道白色身影从阴影中走出来,伸手轻轻握住裕仁的手。



    被这白色身影一握,裕仁终于镇定下来,嘴里边念叨着井上小姐,幸好朕身边还有井上小姐,然后便沉沉睡去。



    四个老鬼子这才把目光转身这白色身影。



    不用说,这白色身影肯定是井上千代子。



    只不过,相比两天前,井上千代子的气色已经好了很多,阿部土清楚的记得,那天跟徐锐交手之后,她的脸色苍白得就跟白纸似的,现在她的脸色仍然苍白,却至少不像之前那样苍白,看上去至少像个人,而不是像个僵尸。古代接生婆



    闲院宫载仁犹豫了下,却还是说了出来:“陛下的身体,不会留下后遗症吧?”



    闲院宫载仁说的委婉,可是伏见宫博恭他们三个却一下就听出他的言外之意,他的意思是说,就是裕仁会不会因为受到惊吓过度而变得神经不正常?因为刚才他的样子,神志确实有些不正常,但愿这只是暂时现象,伤愈之后就会恢复如初。



    伏见宫博恭似乎为了说服自己,也是为了说服别人,说:“这肯定是暂时现象,等到陛下伤势痊愈,就一定会恢复如初的。”



    当下闲院宫载仁三人便转身离开。



    然而才刚出皇居大门,寺内寿一便迎面看到陆军部部副阿南惟几急匆匆走过来。



    阿南惟几以笨拙著称,单只是考陆大就考了四次才考上,因此经常会沦为同僚取笑的对象,不过这老鬼子脾气好,而且做事十分认真,很有一种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韧劲,所以寺内寿一对于这个部下还是十分器重的。



    “阿南君,出什么事了?”寺内寿一问道。



    “哈依!”阿南惟几匆匆走到寺内寿一面前,重重一顿首,再向闲院宫载仁和伏见宫博恭见礼之后,才喘息着说道,“阁下,出大事了,半小时之前,陆军省遭到了两名刺杀的突然袭击,次长阁下当场玉碎,一起玉碎的还有……”



    “纳尼!”寺内寿一瞠目结舌的道,“你是说,东条君他?”



    “哈依。”阿南惟几再次顿首说道,“东条阁下已经玉碎了。”



    寺内寿一闻言便傻在那里,闲院宫载仁和伏见宫博恭也是面面相觑,什么情况?首相官邸才刚遭血洗没多久,陆军省又遭袭击?



    ……



    让我们把时间拨回到半个小时之前。



    几乎是在冷铁锋和莫子辰展开对首相官邸的血洗之前,吴寒和莫汉魂也悄无声息的来到了陆军部所在大楼前。



    陆军部毕竟是个军事单位,所以它的安保工作并不像首相官邸是由东京都的警视厅来负责,而是由陆军负责,在平时,陆军部常驻一个步兵中队负责其安全保卫,但现在,由于新宿的骚乱越来越严重,所以陆军部的警卫部队也被抽调去了新宿,只留了一个小组。



    但既便只有一个警卫小组,这毕竟也是一个军事单位,在陆军部大楼里办公的可都是军人,几乎是人人带枪,所以袭击陆军部的难度要远远超过首相官邸这样的文官机构,正因为此,冷铁锋给吴寒两人的命令,是埋伏在陆军部大门**杀几个高官即可,比如说陆军部长寺内寿一或者说次长东条英机。



    但是吴寒却觉得,如果仅仅只是射杀几个陆军部高官,也太不过瘾了,既然要杀那就必须杀他个人仰马翻、血流成河!



    吴寒跟莫汉魂一说,莫汉魂当然是满口答应。



    不过陆军部毕竟跟别的政府机构不同,警戒还是很严的,但是这根本难不住吴寒,吴寒很快就想到了一个办法。斗神非神



    当下两人便到附近一家医院偷了两身白大褂,再弄了两个药水喷壶。



    再然后,两人就穿着白大褂,戴着白口罩,背着药水壶,堂而皇之的走向陆军部,陆军部的警卫立刻上前盘问,但是一听说是厚生劳动省派来消毒的防疫人员便立刻放行了,毕竟鼠疫、炭疽、霍乱病菌就像一把剑悬在东京头上。



    几乎没费什么波折,吴寒和莫汉魂便轻松进入了陆军部。



    ……



    吴寒和莫汉魂混进陆军部时,东条英机正在他的办公室里大发雷霆。



    东条英机发火的原因是多田骏居然不同意将特战大队调回东京来,之前东条英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才终于将井上千代子率领的两个特战中队从远东战场调到上海,结果这两个特战中队才刚刚赶到上海,淞沪独立团就撤离上海了。



    而现在,东京正面临徐锐和手下狼牙的威胁,东条英机便决定将滞留在上海的两个特战中队调回来,却没想到,此举竟然遭到了新任华中派谴军司令官多田骏的抵制,而且大言不惭的说什么,要提防狼牙大队对华中派谴军高层实施斩首战。



    开玩笑,是天皇陛下和政府高层的安全重要,还是华中派谴军高层的安全更重要?更何况华中派谴军的高级将领还有军队的保护,而天皇陛下和国内的政府高层却正面临着空前的非对称威胁,毫无疑问,国内更需要这两个特战中队的保护!



    东条英机是越想越觉得生气,当即扭头喝道:“稻田小姐?”



    稻田朋子是东条英机的秘书,而且是个十分漂亮的女秘书,这老鬼子还是很懂得享受生活的,找个秘书都要漂亮的女性。



    然而东条英机连续喊了两声,外间却始终没人应答。



    东条英机的眉头便立刻蹙紧,这个稻田朋子,在搞什么呢?



    当下东条英机背着手走出办公室,来到外间秘书室,却发现稻男朋子并不在办公室,里边只有一个穿着白大褂、戴着白口罩的防疫人员正在喷洒药水。



    东条英机皱了皱眉,沉声问:“你的是什么人?什么的干活?”



    “哈依!”那防疫人员顿首说,“我们是东京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医生,奉命前来给陆军部的大楼进行防疫消毒。”



    “防疫消毒?”东条英机的眉头便越发蹙紧,不解的说道,“不对啊,我记得厚生劳动省还没有下发防疫消毒的指令啊?”说到这里,老鬼子便立刻反应过来了,这是个奸细!当下反手想要掏枪,却是已经晚了。



    不等东条英机掏出王八盒子,那防疫人员便已经猛扑过来。



    这个假冒防疫人员不是别人,就是莫汉魂,刚才进了陆军部大楼之后,他跟吴寒便立刻分开了,一人负责其中一栋大楼,在找到东条英机的办公室前,莫汉魂就已经悄悄的血洗了二十多间办公室,这一次却终于是逮着大鱼了。



    不等东条英机把手枪掏出来,莫汉魂便已经扑到他的面前,再一伸手,便握住了老鬼子握枪的右手,同时一根手指也抵住了手枪扳机,老鬼子便再无法扣下扳机,下一个霎那,莫汉魂反手就拔出一把锋利的匕首,呲的一声就捅进老鬼子心窝。